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東域王陳胤,單手提著血淋淋的戰戟,身形筆直的站在一座坍塌的靈山頂部,身上傷痕纍纍,戰得很是慘烈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環顧四周。

    眼前是屍山血海,蒼涼無比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還活著的半聖和聖者,絕大多數都受了重傷。其中有幾位半聖,聖體已經在崩碎的邊緣。

    以來往人、去行者為首的聖境修士,全部都穿著黑袍,身上濃罩著黑霧,能夠遮擋身形和容貌。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不敢暴露身份,擔心留下證據,被人告到天宮和功德神殿。

    一道道黑袍身影,站在靈山下方,並沒有繼續攻擊。

    反而,他們的眼中,帶有一抹忌憚之色。

    因為先前陳胤使用出一張符籙,凝成一道殺戮之光,斬掉了一位九步聖王。

    殺戮之光相當可怕,即便是來往人和去行者這種級別的強者,也沒有十足把握抵擋住。

    那是中古時期的陳家先祖,留下的符籙,為陳家的底蘊之一。

    這種底蘊,用一件少一件。

    花藏影輕輕搖動白骨扇,風度翩翩的站在半空,聲音悠揚:「陳胤,你繼續頑於抵抗,只會害得陳家滅族。不如,痛痛快快交出《四九玄功》,我們還能放你和陳家子弟一條生路?」

    陳胤長笑一聲:「生路?真當陳某是三歲小孩?實話告訴你們,你們滅不了陳家,就算本王戰死在這裡,今後也必定有人找你們報仇,清算今日這筆血賬。」

    「冥頑不靈。」

    一位身形高達三丈的光頭,冷哼一聲,道:「將陳家的直系子弟帶上來,本座要當著這位東域王的面,吃掉他們。」

    數十位陳家的直系子弟,被驅趕到光頭的身旁。

    光頭的修為,不在來往人和去行者之下,釋放出聖威,將那群陳家直系子弟,全部鎮壓得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「嚎!」

    光頭嘴裡發出一聲長嘯,頭頂上,長出醜陋的菱角,變成一顆磨盤大笑的獸頭。

    獸頭伸到那些陳家直系子弟的上方,露出鋒利如刀的獠牙,口中散發出刺鼻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一位年輕的陳家子弟,剋制不住心中的恐懼,顫抖著嚎哭:「聖王太爺爺……救迅兒……迅兒不想……想死……」

    陳胤怒得眼中噴湧出火焰,大吼一聲:「你們不得好死。」

    這一聲反擊,顯得太過蒼白無力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三丈高的人身獸頭生靈,一口咬住那個叫做「迅兒」的陳家修士的頭顱,脖子甩動了一下,咕嚕咕嚕,將其吞進喉嚨。

    那畫面,相當血腥。

    「殺!」

    一位陳家聖者,不顧陳胤的阻抗,拚命向那位人身獸頭的生靈衝去。

    飛在半空,他的身體,便是燃燒起來,皮膚上出現一道道金色裂紋。

    「區區一個下境聖者,竟以自爆聖源的方式來與本座同歸於盡,太不自量力。」

    人形獸頭生靈嘲笑了一聲,喚出一隻銀白色鐲子,打出去,擊在那位陳家聖者身上,將其聖軀打得爆碎。

    但是,聖軀碎裂釋放出來的能量,轉移到另一個方向,衝擊在那群陳家直系子弟身上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一連串爆響。

    那群陳家直系子弟,全部都神形俱滅,化為一片血霧。

    濃密的血氣,在空氣中飄蕩。

    花藏影笑著搖頭,嘆道:「慘,真是慘,何苦呢?」

    陳胤的雙眼中儘是血絲,雙手捏出鮮血,從他成為東域王以來,第一次像現在這麼憤怒。付出任何代價,都想將眼前的敵人通通殺盡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卻沒有那樣的力量,敵人太強大了!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驀地,天地間的聖氣和規則,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一道道上古銘紋,從東域聖王府的地底浮現出來,像是蛛網一般縱橫交錯。

    來往人、去行者、人形獸頭生靈、花藏影等人皆是大吃一驚,連忙激發出聖甲和聖衣,護住全身。

    很快,花藏影揚聲一笑:「大家不必如此驚慌,激發上古銘紋的一定是神崖先生,東域聖城已經落入……我們……」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一道雷電,從天而降,擊在花藏影頭頂,將他劈成一團劫灰。

    這位修為強大的九步聖王,瞬間斃命,就連護體聖衣,都化為灰燼。

    本是捏在花藏影手中的白骨扇,變得破破爛爛,冒著青煙,墜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在場所有修士,全部都被驚住。

    怎麼會出現這樣的變故?

    「難道掌控上古銘紋的人,根本不是神崖先生?」想到此處,攻擊東域聖王府的聖境修士心涼了半截,皆是感覺到不妙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修士,則是大喜過望,興奮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一定是羽化老祖激活薪火塔,開啟了上古銘紋……太好了,殺,將他們全部殺死……」

    「上古銘紋開啟,一切敵人都將灰飛煙滅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在這時,東域聖城的上空,出現一座高大巍峨的聖塔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聖塔頂部,俯看腳下遼闊無邊的大地。東域聖城的山河地理,猶如一幅地圖,在眼前展開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如凌駕於眾生之上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修士,看著站在聖塔頂端,宛若一顆小黑點的人影,皆是一驚。

    「是,是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有眼力過人的修士,看清了張若塵的容貌,驚呼的道。

    「果然是張若塵,他腳下的聖塔,不會就是傳說中的薪火塔吧?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可是我們崑崙界的修士,既然他現身,也就絕對不會放任異界的修士,繼續在東域聖城放肆。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曾經可是我們東域聖院的學員,我與他是同一個系。」

    來往人和去行者,對視了一眼。

    兩人同時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來往人的嘴裡,吐出一口紫霞,紫霞中包裹著一件梭形聖器。

    「嘩!嘩……」

    梭形聖器的表面,衝出一層又一層聖力光波。

    三個呼吸的時間過去,光波的數量,達到七層,梭形聖器爆發出七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去行者則是雙手合十,結出一道指法,隔空一指點出去。

    他施展的是,佛門中的一種中階聖術,小坤屯指,有超過十萬道指法規則融入聖術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上古銘紋的力量,在虛空凝聚,凝結成兩隻七里長的金蚺虛影。兩隻金蚺飛出去,與梭形聖器和佛道指光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梭形聖器被打得顫動,七層聖力光波全部碎裂,向地面墜落。

    中階聖術級別的指光,則是化為一粒粒金色光點。

    但是,兩條金蚺虛影卻沒有消散,從天穹衝下去,分別攻向來往人和去行者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竟是能夠操控上古銘紋?」「上古銘紋不可擋,趕緊退。」

    來往人和去行者的臉色巨變,激發出身上的最強防禦手段,並且爆發出最快的身法速度,想要避開兩條金蚺虛影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主城中,傳出兩道振聾發聵的巨響,緊接著,兩個蘑菇雲團升騰起來,劇烈的聖勁風暴在天地間肆掠。

    來往人的右半邊身體消失不見,幸好頭顱沒有受創,保住了一條性命。

    去行者的下半截身體被擊中,腰部以下,變成了血泥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掌控了上古銘紋,趕緊除掉他,否則我們所有人都將死在東域聖城。」來往人一邊向東域聖王府外逃,一邊大吼。

    「呼!」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的上空,上古銘紋快速匯聚,凝成一個由罡風組成的風暴漩渦。

    每一道罡風,都比聖刀還要鋒利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罡風漩渦俯衝下去,撞擊在那位人形獸頭的九步聖王身上。它使用出銀白色手鐲,凝成一層銀色光幕,護住全身。

    但是,銀色光幕只是支撐了一個剎那,就被罡風擊穿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怎麼可能……擋不住……」

    那位人形獸頭生靈的聖軀碎裂,化為一團緋紅的血霧,骨頭都變成粉末。

    罡風漩渦繼續沖了出去,攻向別的聖境修士。只要被席捲進漩渦,無論修為多高,都會屍骨無存。

    頃刻間,有十多位聖境修士,死在罡風漩渦中。

    「放肆。」

    一道三十餘丈長的血手印,從一片血雲中拍出,將罡風漩渦打得破碎。

    是一位堪比道域境界的神秘強者出手。

    那人,站在血雲中,看不清身形和容貌,只能隱隱看見四隻巨大的血翼。

    血翼輕輕扇動,就會颳起颶風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他是誰?」

    大曦王輕咬嘴唇,沒有回答張若塵。

    「為我做事,真的有那麼為難嗎?反正你都已經殺了那麼多天堂界派系的聖境修士,還有什麼秘密不能講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大曦王緊咬貝齒,杏目瞪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她覺得,張若塵就是一個惡魔,正在一步步將她帶入進深淵。

    剛才,她操控上古銘紋,殺死大批天堂界派系聖境強者的畫面,肯定已經被張若塵記錄了下來。今後,就算她逃出去,也難以擺脫張若塵的控制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中,捏著一幅捲袖,將捲袖打開。

    大曦王猜得沒錯,張若塵的確是將剛才的畫面,全部記錄了下來。

    大曦王飽滿圓潤的胸口,猛烈起伏了一下,最終妥協,回答道:「他是血戰神殿上一代四翼猩紅天使,天臣,修為已經達到規則大天地。」

    「你與這一代的四翼猩紅天使交過手,應該清楚四翼猩紅天使的厲害。」

    「天臣的修為,雖然沒有達到道域境界,但是道域境界的解滄海,曾經敗給了他。張若塵,這等人物,你現在招惹不起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