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冰牀上,靜靜的躺着一具蒼老的身體,他四肢捲縮,瘦弱得像是剛從泥中挖出的樹根。

    一根根白色長髮,如蛛絲一般,散落在冰牀的四周,數百年都沒有修剪過。

    躺着冰牀上的,不是史明淵是誰。

    “老族長竟然還活着,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若是老族長能夠恢復過來,以他在精神力和符道上面的造詣,我們鎮獄古族還需懼怕不死血族?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的聖境長老們,分成兩列,整整齊齊的站在下方,眼神既是震驚,而又擔憂,同時也要一股深切的期待。

    三個時辰前,張若塵將史明淵送入進乾坤界,請接天神木出手,淨化了他體內的邪道意識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史明淵不再癲狂,也不再攻擊別的修士,但是他體內的還有冥王血毒,所以陷入了沉睡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、豹烈、項楚南、羅乙一起出手,動用自身的聖氣,打入史明淵體內,將冥王血毒一滴一滴的逼出。

    他們四人,花費了大半天時間,也只是將三分之一的血毒逼出。

    史仁迎了上去,詢問道:“張兄,怎麼樣?”

    “清除了三分之一,你趕緊給老族長喂服一些增加血氣的丹藥,明天還要繼續清除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下方,鎮獄古族的聖境長老們,全部都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其中一位長老道:“一次就能清除三分之一,豈不是再過兩天,老族長體內的血毒,就能完全清除?”

    “沒那麼簡單。老族長中毒太深,全身血液都和冥王血毒融爲一體,以我們的修爲,根本不可能完全清除,大聖出手還差不多。只有通過不斷換血和生血,讓血毒變得越來越淡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史仁道:“那麼爺爺得多久才能清醒過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道:“半個月吧!半個月後,老族長體內的血毒,應該只剩下不到千分之一。憑藉他自身的修爲,足以壓制血毒,那個時候,或許就能醒來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張兄,我們鎮獄古族欠了你太多,從今以後,史仁的這條命,便是你的。”史仁的神情十分嚴肅,眼睛發紅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好好照顧老族長,我的離開劍冢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裡?”史仁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很快就會回來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消失在劍墓宮中。

    離開劍冢,張若塵刻錄出了一道傳訊光符,向天外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道光符,他是傳給遠在西域的因陀羅大師,準備將存放在他那裡的滔天劍取回。

    “劍冢和鎮獄古族被中古時期留下的陣法神紋守護,想要傳一道訊息,竟是還得出來一趟,真是麻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正準備返回劍冢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眼神一凜,立即結成一道掌印,打出一條火焰巨龍,向右方三十里外的一座荒山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荒山中,浮現出一道血紅色的圓形印記,像是憑空出現了一座洞穴。

    一道身穿百聖血鎧的人影,從血色洞穴中跳躍出來,背上肉翼散開,頓時濃密的血氣覆蓋方圓千里之地。

    “嘩啦啦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中,提着一根鋼龍般的鎖鏈,與張若塵打出的火焰巨龍碰撞在一起,將巨龍打得粉碎,化爲一團團火球。

    “哏哏,警覺性不錯,居然能夠察覺到我的氣息。”武界弟子笑了一聲。

    血氣蔓延到張若塵的身前,將他籠罩了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感受到血氣中流動着一股奇異的力量,就像是淤泥一般,在壓制他的修爲和行動速度。

    “居然能夠破掉我的一道掌印,這位不死血族的修士,絕不是簡單人物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的修爲,距離九步聖王也只是一步之遙,哪怕只是隨便打出一掌,威力也是排山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處變不驚,掃視四周,道:“不死血族來了不少人嘛,除了一個百幻神子,竟然又冒出一個。其餘的人,也都現身吧!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眼睛一眯,道:“你遇到了百幻神子,還能活下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枚血紅色的聖源,託在掌心。

    聖源中的氣息,散發出去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臉色,頓時一變,道:“是百幻神子的氣息,誰殺了他?”

    “他的聖源,既然在我手中。你說誰殺了他?”張若塵反問。

    “是你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警惕了起來,不敢再小看眼前這個人類男子。百幻神子的戰力,或許算不上頂尖,可是他的幻術和變化之術,卻是出神入化,一般的大聖都是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能夠殺死百幻神子的人,絕對是高手。

    遠處,一座白雲中,懸浮着一座白骨山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等人都眺望着武界帝子和張若塵,當他們感應到聖源中傳出百幻神子的氣息,臉色皆變得不自然起來。

    “百幻神子居然死在一個無名之輩的手中,還真是冤啊。看來他是真的太狂,太目中無人,所以陰溝裡翻了船。”一位臉十分長的帝女,冷笑一聲。

    沒有一絲憐憫,有的只是嘲笑,和一道針對張若塵的殺意。

    “無名之輩?你們似乎低估了他。”

    這時,白骨山最頂端的位置,傳出一道充滿磁性的聲音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兩位神子、六位帝子帝女的目光,都向那道人影投過去,其中不少人的眼中都帶有敬畏和尊敬之色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,背對着衆人,有着一頭血紅色的美麗長髮,身形高瘦,正捧着一卷竹簡在研讀。

    緩緩的,他轉過了身,露出一張俊美到極點的容顏。

    若非他長有喉結,聲音也是男聲,恐怕任何修士都會以爲他是一位絕世美女,美貌不下於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。

    “夏神子,莫非你知道他是何人?”長臉帝女問道。

    夏問心不疾不徐,道:“此人名叫張若塵,爲崑崙界年輕一輩中最驍勇善戰之人,並且繼承了須彌聖僧的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,又成爲月神的神使。無論是天賦、氣運,還是背景,都是一等一的存在,你們居然以爲他是一個無名之輩?”

    “原來他就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露出一道十分感興趣的神色,臉上的五目同時睜開,隔着千里虛空,觀望那個正在與武界弟子對峙的人族男子。

    片刻後,九目天王卻是有些失望,道:“夏神子似乎也有看走眼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說?”夏問心道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道:“就算那張若塵繼承了須彌聖僧的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,在同境界可以呼風喚雨。可是,他現在的修爲境界,應該還不到九步聖王。如此修爲,就算別的方面再強,整體實力又能強到哪裡去?”

    “在八步聖王境界,他可以無敵。在規則小天地的境界,還能嗎?在規則大天地的境界,他又能排到第幾?遇到道域境的強者,恐怕他只能逃命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長臉帝女笑了一聲:“原來只是一個八步聖王,這樣的弱者,也能稱爲崑崙界最驍勇善戰的人,看來崑崙界真的是沒落得厲害。”

    一位眉心長着一道道銀色紋路的帝子,笑了一聲:“武界帝子體內有着濃厚的大聖血液,在八步聖王境界,就能與規則大天地的強者短暫交鋒,正好可以試一試這位時空傳人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雲帝子,你是在開玩笑嗎?武界帝子如今可不是八步聖王境界,在功德戰場上,吸了大量聖血之後,已經凝聚出道域。他的修爲,可是比張若塵,整整高了三個境界。你確定這是在試探張若塵的本事,而不是直接就會將他碾殺?”長臉帝女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們別忘了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,可是厲害得很,張若塵的戰力恐怕沒有那麼簡單。要不然百幻神子,怎麼會變成一塊聖源?”第三位神子,身形猶如鐵塔一般,聲音低沉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或許,百幻神子根本就不是被張若塵殺死,而是另有別的強者出手。”雲帝子道。

    “還是得提醒武界弟子一聲,免得他被張若塵打了個出其不意。”

    長臉帝女的嘴脣動了動,傳出一道無聲音波,進入武界帝子的耳中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眼神豁然一亮,笑了起來:“原來你是須彌聖僧的傳人,好啊,真好,那麼今天你或許還有一條生路。將傳承秘典交出來,本帝子饒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意識到附近必定還有別的不死血族高手,而且很有可能不止一位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是身經百戰之輩,看見張若塵的眼神變化,便是意識到這位時空傳人,是在尋找機會退走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別做夢了,今天你走不了!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手中的鎖鏈急速旋轉起來,變得長達千丈,隨着旋轉得越來越快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將周圍一座座山嶽都撕碎,並且席捲到天穹之上。

    “給了你機會,讓你主動交出,你卻不交。本帝子只能親自來取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鎖鏈攜帶着一座座岩石山體,使得天空黯淡無光,呼嘯的聲音不斷傳出,隨即,毀天滅地的力量向張若塵轟擊下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