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想要從我手中奪取東西,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兩隻手臂同時擡起,骨頭和肌肉發出雷爆一般的聲音,打出十三條龍魂和十三條象魂,圍繞身體急速旋轉,形成一個直徑數十丈的掌力光殼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座座山體不斷落下,與掌力光殼碰撞,被反震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最後,那根比水桶還粗的鎖鏈,抽擊而下,打得掌力光殼表面的聖光崩碎,十三條龍魂和十三條象魂亦是四散飛出去。

    眼看鎖鏈就要結結實實的落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本帝子的這根鎖鏈,是使用深淵寒鐵鑄煉而成,是一件八耀萬紋聖器,希望別一擊將你打成飛灰,倒是浪費了一缸美味的鮮血。”武界帝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別自以爲是,你還沒那麼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臂上,一個個竅穴,浮現出奪目的亮光,噴薄出大量聖氣,融入進火神拳套和火神護臂。

    拳套和護臂燃燒起來,浮現出一道道古老的紋路,並且爆發出強大的神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掌撐了起來,一隻手掌,化爲一片火雲,與鎖鏈猛烈碰撞。

    金屬碰撞的聲音,響徹天地,相當刺耳。

    一瞬間,張若塵腳下那片大地燃燒了起來,就連空氣中都飛着一團團火焰。

    “已經被武界帝子一擊打成碎片了嗎?”長臉帝女盯着遠處。

    “恐怕沒那麼容易,時空傳人不至於如此浪得虛名。”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,畢竟境界差距太大,就算他張若塵是年輕神靈,也得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武界帝子站在半空,目光凝視下方那片火域,臉上的笑容早就已經收起,因爲他是直接與張若塵交手之人,所以十分清楚,他剛纔那一擊,被張若塵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火海中,一道光柱衝了出來,竟是一條金色巨龍,嘴裏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。

    “這是你修煉的中階聖術嗎?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並不是不識貨的人,通過剛纔的交手,已經知道張若塵手臂的上的拳套和護臂,都是神遺古器,內蘊神力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若是再與中階聖術結合在一起,兩股力量疊加,能夠達到什麼程度?

    “龍遊九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全身的掌道規則,都調動起來,融入進龍爪,一爪拍擊了出去。

    另一頭,武界帝子怡然不懼,手中的鎖鏈,散發出驚人的寒氣,隨着不停旋轉,天空飄落下一片片雪花,地面上,則是浮現出越來越厚的冰晶。

    鎖鏈形成的寒氣旋轉,與龍爪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強大的能量風暴飛揚出去,將二人周圍的大地,撕裂成了碎片,造成強大的破壞力。那股破壞,一直延伸到中古留下的神紋附近,最後被殘破的神紋抵擋住。

    “有點本事啊,與武界帝子交手,居然還有主動攻擊的機會。”雲帝子道。

    一位帝女,有些輕蔑的道:“知道貓抓老鼠嗎?武界帝子的真正手段,還沒使用出來呢!現在,只是在陪他玩。等到貓真正想要吃老鼠的時候,會一擊讓他擊斃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道:“如果,武界帝子真的將張若塵當成了一隻老鼠,那麼最後誰是老鼠,誰是貓,就還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夏神子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夏問心淡淡的道:“繼續看下去,不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揮出鎖鏈,將張若塵打出的掌印不斷化解,笑道:“你若是,只有這麼一點本事,一切就該結束了!”

    “暴風破滅漩渦。”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,從武界弟子的體內涌出,與八耀萬紋聖器級別的鎖鏈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隨即,鎖鏈急速旋轉,化爲一個九層漩渦,有着一道道能夠撕裂天地的風刃峽谷,在漩渦中飛行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品級不低的中階聖術!

    境界差距畢竟是擺在那裏,張若塵自然是不會輕敵,打起十二分精神,將真理規則源源不斷調動起來,與掌法結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龍象通天。”

    雙掌同時打出去,爆發出七倍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暴風破滅漩渦崩碎,就連天空中的雲和氣,都被掌力震得劇烈一顫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手臂上,皮膚裂開,流淌出大量鮮血,魁梧的身體猶如炮彈一般,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乘勝追擊,單手抓住鎖鏈,手臂發力,將武界帝子向他所在的位置拉扯過去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就像是線上風箏,竟是真的飛了過來。

    不過,在他距離張若塵還有百丈的時候,突然臉上露出一道猙獰的笑容,背上雙翼展開,速度猛然提升了數倍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似乎並沒有傷多重,剛纔是在故意誘敵嗎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“天庭界將真理之道修煉到你這種程度的修士,可是少之又少,難怪憑八步聖王境界,就敢與本帝子交手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手臂上的傷,眨眼之間便是痊癒。

    “但是,就憑真理之道,爆發出來的幾倍攻擊力量,你還遠遠不夠。真理之道是有剋星的。”

    “剋星?難道是……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身上散發出的血光越來越強,嘴裏發出大笑聲:“沒錯,真理的剋星,就是命運。命運之門,出來吧!”

    在武界帝子的身後,由命運規則,凝聚出了一道若隱若現的光門。

    受到光門力量的影響,張若塵只感覺自身的力量,在快速下降,只是片刻時間,已是下降了四五倍之多。

    以前張若塵就聽別的修士說起,天庭有真理神殿,修煉真理之道,可以讓修士施展出來的聖術,爆發出數倍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而地獄界,則是有命運神殿。

    修煉命運之道,可以讓對手的實力,下降數倍。

    “武界帝子的背後,怎麼能夠凝聚出一道命運之門?憑藉命運之門,他豈不是可以一直壓制我的實力?就算是真理規則,也只能在施展聖術的那一瞬間,爆發出數倍攻擊力量。而且,調動真理規則,還需要一定的時間,不可能瞬間施展出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意識到了極大的不妙,道:“難道他是命運神殿的弟子?”

    шшш ▪ttKan ▪C○

    只有命運神殿的弟子,才能修煉出命運之門,可以利用命運之門的力量,持續不斷壓制對手。

    有命運之門的壓制,命運神殿的弟子,可以輕輕鬆鬆的擊殺境界超越自己的敵人。

    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,則是可以修煉出“真理界形”,這也是別的天庭界修士,無法做到的事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搖頭一笑:“收拾一個張若塵,武界弟子居然將命運之門都施展出來,有那個必要嗎?”

    “他這是在炫技,畢竟命運之門可不是什麼人都修煉得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覺得,他是想要生擒張若塵,所以才使用出了命運之道。看來張若塵是難逃他的手掌心,命運是逃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說時遲那時快,武界帝子揹負命運之門,已是衝到張若塵的身前,拳頭擊向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拳頭上攜帶一股鋪天蓋地的拳風,給張若塵一種無法抵擋的感覺,就像這一拳,是由一位大聖打出,一拳就能打碎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“不對,不是他變得更強了,而是我變弱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去調動真理規則,和武界帝子硬拼,而且時間也來不及。

    恐怕真理規則還沒有匯聚,武界帝子的拳印,已經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一拳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將他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但是,武界帝子的臉上卻沒有喜色,立即收回拳頭,警惕着四周,自言自語的道:“終於施展出了空間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那四分五裂的身體,在半空,消散而開,化爲一道道殘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出現到武界帝子的頭頂上方,手中提着沉淵古劍,向下直刺了而去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一直都在防備,所以,張若塵從空間中走出的一瞬間,纏在他身上的鎖鏈,便是自動飛了起來,橫抽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來的這一劍,並非普通的劍法,而是時間劍法。

    鎖鏈本是可以抽擊在他身上,但是,在靠近他的時候,速度卻變得越來越緩慢,最後幾乎是完全靜止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不知經歷過多少次生死大戰,在這電光火石之間,立即做出反應,施展出一種中階聖術級別的步法,疾速躲閃。

    “哧。”

    本是應該穿透他頭顱的沉淵古劍,從他的臉頰位置劃過。

    臉頰處,百聖血鎧破碎而開。

    劍罡在他的臉上,留下一道淺淺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心中,涌出一股濃烈的怒火。

    一個八步聖王,居然擁有威脅到他性命的力量,這是根本不應該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更加讓武界帝子心驚的是,若是先前沒有人提醒他,眼前這個人類男子就是時空傳人張若塵,他必定會輕敵,必定不會時刻提防對方動用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在那樣的情況下,他還能避開剛纔那一劍嗎?

    百幻神子還真有可能,是死在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遠處觀戰的帝子和帝女,全部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樣,明明都已經提醒了武界帝子,難道他依舊輕敵,根本沒有料到張若塵會施展空間力量?”

    “以武界帝子的豐富戰鬥經驗,不應該出現這樣的失誤纔對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失誤,是差點丟掉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道:“你們真的以爲,知道了對方是時空傳人,就一定有應對空間和時間的手段?只能說明,你們以前遇到的時間修士和空間修士,都不夠強大,對力量的運用還不到火候。”

    “夏神子的意思是,武界帝子並不是沒有料到張若塵的攻擊,而是已經料到,卻根本避不開?”一位帝女,請教道。

    夏問心道:“你說對了一半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