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另一半又是什麼?”

    就連九目天王,也有些好奇起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還沒有用盡全力。”夏問心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一個八步聖王而已,與武界帝子戰到現在這個程度,已經是驚世駭俗,怎麼可能還有保留?”長臉帝女驚道。

    夏問心道:“在東域聖城,我曾見過張若塵出手,他的手中,可是有一件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白骨山上的一衆修士,集體沉默。

    若是,一個八步聖王,掌握有至尊聖器,即便是正面交鋒之中,都能對道域境的強者造成一定程度的威脅。

    更何況,那個八步聖王,還是時空傳人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憑藉空間和時間的力量,張若塵幾乎是立於了不敗之地。若是再加上一件至尊聖器,倒是進可攻,退可守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笑了笑,道:“這一戰,越來越有意思。如今看來,張若塵對武界帝子的確是一個不小的考驗。”

    雲帝子道:“武界帝子的修爲,比張若塵強大太多,其實佔盡了上風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能夠修煉到現在的境界,都不是凡俗之輩。

    他們比誰都清楚,自身修爲強大,纔是真正強大,憑藉外物和術法就算能夠佔據上風,終究還是落入了下乘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摸了摸臉頰處的血痕,眼神變得凌厲無比,情不自禁向白骨山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,彷彿已經看到雲帝子和九目天王等人在嘲笑他,在鄙視他。與一位八步聖王交手,竟然受了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所察覺,順着武界帝子的目光,向遠處的那片白色雲朵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的實力不錯,可是,接下來,你不會再有任何機會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自覺臉上無光,動了真怒,嘴裏沉吼一聲:“草木皆兵。”

    他的眉心浮現出一道金色印記,散發出與烈日一般刺目的金芒。金芒所過之處,地面上的一切,全部都變成金屬。

    岩石、草木、水流、泥土……皆像是有黃金鑄成,並且離地飛了起來,凝聚成十二尊黃金巨人。

    每一尊黃金巨人散發出來的氣息,都不弱於道域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即便沒有命運之門的壓制,張若塵想要戰勝這十二尊黃金巨人都是難如登天的事。更何況,命運之門還將他的實力,壓制了四五倍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戰力,不在擁有血皇蜂羣的血蜂修羅王之下,倒是一個可怕的人物。而且,暗中是不是還隱藏有,更加可怕的不死血族高手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出現到數十里之外,急速向鎮獄古族的方向衝去。

    “想逃,哪有那麼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點石成金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隔空一點,張若塵前方一座一千多米高的山嶽,變成金屬大山,並且離地飛起來,向他衝擊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擊,不僅封死了張若塵的去路,更是要將他逼得倒退而回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腳掌踩在金屬山嶽上面,急速向上,很快登到山頂。隨後,縱身一躍,落到一百多裏之外,進入中古神紋的區域之內。

    那些神紋雖然殘缺不全,可是威力依舊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正是有這些神紋,所以纔將不死血族的這些高手,阻擋在鎮獄古族的外面。

    “走不了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連六道金光燦燦的身影,從天而降,在張若塵前方的地面上,砸出六團厚厚的塵土煙霧。

    等到塵土煙霧散開,張若塵看見六尊金色巨人,按照一定的距離和方位,將他的所有退路,全部都封死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後,武界帝子與另外六尊金黃巨人,緩緩的行來。

    “你使用空間挪移的最大距離,應該不超過百里吧?只要你繼續向鎮獄古族裏面逃,無論怎麼使用空間挪移,必定會有一尊金身戰士,在一個眨眼內,殺到你的面前。一個眨眼的時間內,你不可能施展出第二次空間挪移。”

    “而在你對抗那位金身戰士的時候,我和別的金身戰士,打出的攻擊,必定已經落在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就算你是時空傳人,今天也已經無路可逃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背後懸浮着命運之門,身上纏着鋼龍一般的鐵索,眉心散發出耀眼的金芒,每向張若塵走一步,都像是喪鐘在進一步敲響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笑意,道:“誰告訴你,我是要逃?退到神紋陣法的邊緣,只是不想你的同伴,打擾我們之間的戰鬥。確切的說,我是不希望,在我要殺了你的時候,有人出手救你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眼睛一縮,隨即又露出笑意:“嚇唬我?玩心理戰?可惜,在修爲差距如此明顯的情況下,玩心理戰,根本沒有任何意義。接下來,就由我來結束今天這場戰鬥。”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手掌向前一按,頓時纏在身上的鎖鏈,蜿蜒的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的眉心,更是有一道金色的光束飛出。

    光束飛過的地方,地面的岩石和泥土立即融化,變成金色的河流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含笑,右手捏出一道指劍,控制沉淵古劍飛了出去,與那根鎖鏈碰撞在一起,隨後順着鎖鏈,向武界帝子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青天浮屠塔飛了出來,懸浮在他的頭頂上方,散發出至尊之力,將他全身護住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武界帝子打出的鐵索,還是眉心飛出的金色光束,或者是那些金身戰士打出的攻擊,全部都被至尊之力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時半會,它們難以攻破青天浮屠塔形成的防禦。

    白骨山上,那些早就知道張若塵擁有至尊聖器的帝子和帝女,全部都露出不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竟然用至尊聖器防禦,他就那麼怕死?”

    “原來張若塵如此愚蠢,如果是本帝子,肯定是使用至尊聖器去攻擊武界帝子,也只有至尊聖器,纔有可能傷到他。使用至尊聖器防禦……哏哏,這種防禦,就算能夠堅持一段時間,最終還是會被攻破。畢竟,以他八步聖王的境界,不可能持續不斷催動一件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勝負已定,夏神子,這次,你是真的看走了眼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道:“現在下結論,還爲時過早,沒看見張若塵催動了一柄劍,去攻擊武界帝子?”

    “難道夏神子認爲,武界帝子連一位八步聖王攻出的一劍都擋不住?就算張若塵已經修煉出劍魂,遇到武界帝子這樣的對手,也不會有任何取勝機會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再次沉默不語,雙目緊緊的盯着,那柄飛向武界帝子的劍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拖着長長的劍芒,不停旋轉,無數凌厲的劍罡,圍繞劍身飛行,猶如一片黑色的劍雨,直衝武界帝子周身各大要害。

    “無知,這種程度的攻擊,對我沒有任何用處。不過這柄劍,似乎品級還不錯,我就笑納了!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笑一聲,擡起右手五指隔空一按,強大的聖道力量涌了出去,將所有劍罡全部都震得碎裂,化爲無形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這一手,便是足以讓無數道域界的高手感到驚恐。

    “搬兵訣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武界帝子施展出一種神祕的聖術,竟是直接將沉淵古劍奪取到手中,鎮壓在掌心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猛烈顫抖,卻無法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造化物質煉製出的聖劍,太好了,說不一定將來能夠脫變成一件至尊聖器。”武界帝子又驚又喜。

    看着武界帝子欣喜的模樣,張若塵的嘴角微微上揚,“連時空傳人的劍,你都敢收取,你也太大意了!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本能的意識到不妙,下一刻,渾身一顫,只感覺一股強烈的虛弱感傳遍全身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因爲變得虛弱,武界帝子無法繼續控制十二尊金身戰士。

    它們全部爆碎,化爲一粒粒金色粉末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掙脫了武界帝子的壓制,發出一道“錚”鳴聲,重新飛回張若塵的手中。提着劍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武界帝子的身旁。

    “是時間力量……你用時間力量斬掉了我的壽元……時間力量就附着在那柄劍上……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心中極其憤怒,卻又知道,以他現在的狀態,絕對不可能是張若塵的對手,於是將一張符籙貼在身上,疾速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“不錯嘛,這麼快就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,看來你的戰鬥經驗,的確是相當豐富。厲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橫劍一斬,在武界帝子還沒有退走之前,一劍將他的身體攔腰斬斷成兩截,鮮血飛灑。

    不過,以不死血族變態的生命力,這一劍顯然是還沒有殺死武界帝子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速上前,準備再補一劍。

    白骨山上,夏問心俊美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笑容:“原來這就是張若塵的殺招,武界帝子還是有點本事,至少試探出了張若塵的底牌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的手指一彈,滅神十字盾從指尖飛了出去,化爲一座長達百丈的巨大十字架,將方圓數千裏都映照成了血紅色。

    一道道神紋,在十字盾上面流動,並且隱隱間可以看見,一尊神靈被釘死在上面,神血化爲江河,流動在天空和大地之間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滅神十字盾插在了張若塵身旁的地面,土石飛揚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空間被定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舉起的沉淵古劍,只差一寸,劍尖就能刺入武界帝子的眉心。但是,他卻變得靜止不動,猶如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卻被定在空間之中,就跟當年的須彌聖僧一樣可笑,明明是時空掌控者,卻被流放到了時間長河裏面。哈哈。”九目天王揚聲大笑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