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打破了滅神十字盾的壓制,張若塵當即施展出空間挪移,以最快的速度退回到了中古神紋覆蓋的區域。

    一揮手,沉淵古劍和青天浮屠塔盡皆被收了起來,他的目光遠遠與夏問心等人相對視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不是很狂嗎?爲什麼要逃?出來與本王一戰!”九目天王怒吼道。

    大意之下被張若塵所利用,這讓他心裏面感到特別的不爽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就不應該留手,乾淨利落的將其鎮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冷一笑,道:“是你弱智,還是我傻?想要與我一戰,等你進得來再說吧。”

    他可不傻,對方人多勢衆,繼續留在外面,哪怕他的手段再多,恐怕也討不了好。

    唯一讓他感到遺憾的是,剛纔沒能夠將武界帝子擊殺,就只差那麼一點點。

    深深的看了夏問心一眼,他轉身進入了冥王劍冢內。

    能夠將滅神十字盾的威力真正發揮出來,此人絕不可小覷,堪稱是一尊大敵。

    他剛纔能夠將其傷到,完全是出其不意,真要動起手來,他怕是接不下其幾招,修爲差距太大,沒那麼容易彌補。

    若非他提前煉製好了空間崩碎卷軸,此次能否順利脫身,都將是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當務之急,他需要儘快突破修爲,才能應對接下來的危局。

    轟,九目天王出手,狂暴的掌力轟擊向張若塵退走的地方,可惜是白費力氣,掌力盡皆被中古神紋抵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即便這些神紋早已殘缺不全,可防禦力仍舊驚人,別說是接天之境的聖王,就算是大聖出手,都未必能破得開。

    “該死!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握緊了拳頭,眼中怒火噴發。

    到嘴的鴨子就這麼飛了,他還從未這般憋屈過。

    “無妨,他跑不了,等冥仙前來,破解了中古神紋,他和鎮獄古族的人,一個都跑不了!”夏問心開口,顯得風輕雲淡。

    其胸口的劍傷已經消失,血跡都不曾留下,好似不曾受過傷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僅僅只是刺破了他的皮膚罷了,憑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想要將他重創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聞言,九目天王不禁快速冷靜了下來,道:“冥仙什麼時候到?”

    夏問心淡淡一笑,道:“他已經到了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包括九目天王在內,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後方。

    白骨臺上,一道身影佇立,散發出濃郁的黑暗氣息,宛如一個黑洞,令人發怵。

    “冥仙!”九目天王低聲道。

    一衆帝子、帝女均是深吸了一口氣,眼中盡皆浮現出敬畏之色。

    冥仙,地獄界上三族之一的冥族的絕世妖孽,修爲實力高深莫測,更爲重要的是,其精神力強絕,乃是一位巔峯陣法人師,差一點就能突破至陣法地師境界。

    冥仙與一位陣法地師交手過一次,一連經過八個會合較量,八破地師的陣法。最後,那位陣法地師費了九牛二虎之力,纔將他擊敗,可見他陣法造詣之高。

    以夏問心爲首,一衆不死血族的妖孽飛上白骨臺,出現在冥仙身邊。

    “冥仙,你終於來了,我們可是在這裏等候多時了!”夏問心以極富磁性的聲音說道。

    此刻,也只有他顯得極爲自然,其他包括九目天王在內,盡皆都有些不自在,冥仙給了他們極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冥仙揹負着雙手,淡淡的看了夏問心等人一眼,道:“這麼長時間都無法攻破冥王劍冢,你們還真是夠廢的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九目天王不禁沉聲道:“你當冥王劍冢是什麼地方?這裏有着大量神紋存在,根本就無法攻破;而且在冥王劍冢內也有厲害角色存在,連百幻神子都丟掉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“百幻神子的實力雖然差了點,可他的幻術和變化之術,卻是出神入化,是什麼人殺了他?”冥仙冰冷的問道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。”九目天王回道。

    冥仙冷哼道:“連須彌老禿驢都被殺死了,他的傳人又算得了什麼?不死血族的臉都被你們給丟盡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九目天王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,若非知道冥仙的實力極爲變態,他此刻絕對已經翻臉了,還從沒有人敢如此當面奚落於他的。

    夏問心搖頭,道:“張若塵沒你想的那麼弱,他的修爲雖然較低,可手段卻是極多,任誰大意之下都會吃虧,尤其此人手中還掌握着一件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連夏問心你也學會找藉口了,在絕對的實力面前,再多的手段都是徒勞,一個小小的八步聖王即便掌握着一件至尊聖器,又能發揮出多大的威力來?”冥仙嗤笑,絲毫不給夏問心留面子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夏問心等人個個都是道域以上的修爲,卻連一個八步聖王都收拾不了,實在是很丟地獄界的臉。

    如果夏問心等人是冥族之人,他絕對會給予他們一些教訓。

    夏問心淡淡一笑,並未再反駁,道:“你說得沒錯,張若塵的確是不足爲懼,只要攻破了冥王劍冢,一百個張若塵,也只能任憑拿捏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也同樣沒太將張若塵放在眼中,真要動起手來,很輕鬆就能將其鎮殺。

    再次遇上的話,任憑張若塵有着三頭六臂,也休想再逃出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“冥仙,既然你來了,就先破解中古神紋吧,遲則生變!”不死血族的第三位神子開口道。

    他並不關心其它,只想早些攻破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他們不死血族如此多神子、帝子、帝女趕來這裏,目的只有一個,那就是攻破冥王劍冢,將冥王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冥仙的雙眼泛起幽暗的光華,變得無比深邃,冥王劍冢外的中古神紋清晰映入他的眼中。

    “《星斗圖》果然玄妙,真是讓我越來越期待了!”冥仙眼中浮現出絲絲炙熱的光芒。

    和不死血族這羣人不同,能否釋放冥王,與他沒有半點關係,他所在意的只有一樣東西,那就是沈家掌握的《星斗圖》。

    只要得到《星斗圖》,參悟其中的陣法奧義,他的陣法造詣將大幅提升,突破成爲陣法地師,將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“破解中古神紋之前,先給他們一點禮物吧。”冥仙眼神冰冷,體內涌現出大量黑霧,向着冥王劍冢侵襲而去。

    中古神紋玄妙無比,任何攻擊都無效,可此刻從冥仙體內涌現出的黑霧,卻暢通無阻的滲透了進去,顯得十分詭異。

    “詛咒!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眼神深邃,目光緊緊盯着侵入冥王劍冢的黑霧。

    詛咒之力無形無質,詭異莫測,乃是冥族所獨有,哪怕是中古神紋也無法阻擋。

    可以料想,用不了多久,冥王劍冢內就會有很多人身中詛咒,即便不死,實力也會因此大減。

    那些個帝子、帝女均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,看向冥仙的眼神中充滿了敬畏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們,如果沾染上詛咒之力,怕也同樣不會好過。

    絲絲縷縷的詛咒黑霧進入冥王劍冢,無聲無息的鑽入鎮獄古族修士體內。

    劍墓宮內,張若塵從外面退了回來,正在與衆人商量一些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這是什麼力量?何時進入到我體內的?”很是突然的,張若塵生出異色,察覺到體內的一些異樣。

    能夠清晰的感知到,這絲力量在吞噬他本身的精氣,不斷壯大,他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竟是都無法將其煉化掉。

    “是詛咒之力。”紀梵心開口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劇變,道:“詛咒之力?難道冥族的人也來了?”

    據他所知,懂得運用詛咒的,只有地獄界上三族中的冥族,該族乃是由中三族的鬼族進化而來的,修煉黑暗之道,最是邪惡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圍攻冥王劍冢,情況已經是極其糟糕,現在冥族又摻和進來,局面無疑是對他們越來越不利。

    “好強的詛咒,釋放出詛咒之人很不簡單!”紀梵心眼中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稟報族長,有族人突然暴斃!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弟子慌亂進入劍墓宮稟報道。

    在其身後,有着兩名鎮獄古族弟子擡着一人屍體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死者身上沒有任何的傷痕,只是額頭上有着一些黑色的紋絡,猶如蜘蛛網一般。

    “族長,不好了,很多族人不知道爲什麼,突然倒地身亡!”不多時,又有人闖入劍墓宮稟報道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史乾坤的臉色劇變,卻是再也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繼續這樣下去,恐怕不死血族大軍還未攻進來,他們鎮獄古族便已經死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們都中詛咒了,那股力量正在壯大,無法壓制!”史仁沉聲道。

    他已經嘗試過使用精神力驅除詛咒之力,卻失敗了,侵入體內的詛咒之力猶如跗骨之蛆,怎麼都無法驅除出去,且還在進一步壯大,基本上處於失控狀態。

    “這詛咒太可怕了,我只能壓制,而無法驅除。”羅乙很是凝重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紀梵心伸出一隻手來,掌中浮現一團綠色的神光,其內封禁着一絲黑色的霧氣,正在不斷衝撞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動用接天神木的力量,只有接天神木才能快速消除掉這種詛咒!”紀梵心皺眉道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當即反應過來,接天神木可以消除死亡邪氣,想來應該也能消除詛咒。

    毫不遲疑的,他溝通了接天神木,磅礴的木靈元氣從乾坤界中涌現而出,以極快的速度瀰漫整個劍冢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