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帶着吞象兔,飛出東域聖城,來到一片空曠的原野上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取出空間錯亂捲袖,將其展開,揮手向吞象兔打過去。

    「塵爺,到底什麼小忙,你倒是……說啊……我的媽媽……什麼鬼東西……」

    吞象兔看着飛來的捲袖,嚇了一跳,全身兔毛炸立起來,閃電一般後退。

    「嘩」

    捲袖中,湧出成千上萬道空間銘紋,與天地規則融為一體,頓時,空間結構出現變化,大地板塊不停移動。

    片刻后,方圓百里,化為一座錯亂空間。

    變故來得太突然,吞象兔有些心慌。

    吞象兔爆發出極致速度,在錯亂空間中狂奔,想要逃出這處詭異之地。

    但是沒有用,即便它按直線向前沖,最後卻發現,自己依舊在原地打轉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吞象兔一頭栽進地底,向地底深處鑽,可是,數個呼吸后,它又衝出地面。

    就好像,在地底的某一處,空間突然逆轉。

    「塵爺,咋們不玩了行不行?十萬年古聖葯,我不要了!」吞象兔求饒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托在下巴,笑道:「若是你能夠從這片錯亂空間中逃出來,別說十萬年古聖葯,我還可以將這張捲袖給你。」

    「真的?」

    吞象兔並不傻,已經回過味來,意識到,張若塵是在用它,測試捲袖的威力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吞象兔的身軀,膨脹起來,變得猙獰,散發出滔天魔氣,化為一條龐大無比的魔龍。

    化為魔龍的吞象兔,爆發出來的氣息,堪比規則大天地的修士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魔龍向張若塵所在的方位衝撞過去,想要強攻,但是,在距離張若塵還有十多里的位置,它自動飛向右側,又在原地轉圈。

    空有一身強大的力量,卻使不出來。

    魔龍嘗試吐出魔焰,隔空攻擊張若塵,但是魔焰卻在半空轉向,反而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「啊……」

    折騰了大半個時辰,魔龍累得氣喘吁吁,變回成吞象兔。

    吞象兔的身上,青一塊紫一塊,有的地方兔毛都被燒沒,相當狼狽。

    「不玩了,不玩了,塵爺,放我出去吧,我什麼都不要了!」吞象兔可憐巴巴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出,吞象兔剛才的確是拼盡了全力,但是卻奈何不得錯亂空間。由此可見,憑藉錯亂空間捲軸,困住一位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,應該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對道域境界的強者有沒有用,暫時就不好說。

    空間錯亂捲袖,最大的好處,就是可以在一瞬間,形成一片錯亂空間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臨時佈置錯亂空間陣法,則是需要花費大量時間,在對戰的時候,敵人怎麼可能給他佈置陣法的機會?

    張若塵的五指,隔空一抓,將懸浮在半空的空間錯亂捲袖收回。

    周圍的空間結構,恢復正常。

    空間錯亂捲袖上面的空間銘紋,變得淺淡了一些,最多還能使用兩次,應該就會徹底消失。

    「一張空間錯亂捲袖的使用壽命,大概是三次。」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吞象兔招了招手,道:「我這裏還有兩種捲袖,來幫我測試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不,不,塵爺,你還是找別人吧,我的修為太低,測試不出你煉製出來的絕世捲袖的威力。」吞象兔一邊後退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。

    空間崩碎捲袖和空間傳送捲袖,都存在不小的危險性,張若塵倒也不敢冒然讓吞象兔測試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張空間崩碎捲袖,將其打出去,飛到萬丈高空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捲袖爆碎,大量空間銘紋,飛射出來。

    一道空間銘紋,能夠撕裂開一道空間裂縫。很快,天空出現一個巨大的窟窿,漆黑一片,使得方圓數百里的空間都在震動。

    遠處,吞象兔躲在草叢中,望着天空的黑暗窟窿,渾身瑟瑟發抖:「幸好沒有答應,否側……否側……哪裏還有命啊……塵爺是覺得我吃得聖葯太多,準備廢掉我嗎?不行,我得向塵爺證明,我不是只吃不干事的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望着天穹久久沒有閉合的空間窟窿,露出一抹笑意,「空間崩碎捲袖出其不意的引動,恐怕對道域境的強者,也會造成不小的威脅,甚至將其擊殺。」

    強烈的空間波動,將附近的一些聖境修士,吸引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以為有稀世珍寶出世,藏身在遠處觀望,伺機出手搶奪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釋放出去,意外的,發現了一道熟悉的氣息,眼神猛的一縮,隨即,動用出空間挪移,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三百裏外。

    戰錘宮的少宮主血獵宏東,藏身在一座石山後方,遠遠的盯着張若塵,緊咬牙齒,眼中露出濃烈的殺意。

    「還真是冤家路窄。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十分清楚,張若塵掌控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,若是他一直待在聖城裏面,自己永遠都沒有機會報仇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居然獨自一人離開了東域聖城,還被他遇見。

    這就是天賜良機!

    血獵宏東取出一柄半尺長的青銅飛劍,捏在掌心,調動聖氣注入進飛劍。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飛劍的表面,浮現出火焰紋路。

    青銅飛劍,達到七耀萬紋聖器的級別。

    更加了不得的是,它的內部,刻有流光銘紋。飛劍的速度,雖然遠遠達不到光速,但是,卻能達到五百倍音速。

    若是出其不意的偷襲,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,也很難避開,十之八/九會被重創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在神劍聖地,與張若塵交過手,知道張若塵的實力,與規則大天地的九步聖王還有一些小小的差距,只是憑藉一件至尊聖器,才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「不好。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察覺到一道精神力,從身上掠過,與此同時,遠處的張若塵,突然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「一定是被張若塵發現了!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轉過身,正要逃遁,卻見張若塵背着雙手,站在他的身後。

    頓時,血獵宏東硬生生的停在原地,眼神冷狠:「我們又見面了!這一次,你怎麼沒有戴面具?」

    「看來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道:「在東域聖王府,你使用出至尊聖器的時候,我就已經知道,在神劍聖地攻擊我的人是你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,就應該明白,我和神劍聖地的關係。你在神劍聖地犯下的事,必須得有一個了結。」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並不懼張若塵,懼的是張若塵執掌的那件至尊聖器,因此,不給張若塵取出至尊聖器的機會,唰的一聲,將青銅飛劍打出去。

    青銅飛劍的速度很快,可是,張若塵的反應速度,比血獵宏東想像中更快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拳轟擊出去,打出一團絢爛的火雲,與青銅飛劍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後退三步,隨即左腿向下一沉,將青銅飛劍中湧出的所有力量,都轉移到地底。

    左腳下方,大地塌陷了一大片,化為一個巨坑。

    而青銅飛劍,則是被震得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,如此近的距離,如此快的速度,如此強的力量,張若塵居然輕而易舉就將其化解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自己,也未必能夠做到。

    就在血獵宏東還在震驚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到達他的十丈之內,一掌隔空打了出去,數十米長的掌印,瞬間便是衝到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「通截拳。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調動全身聖氣和拳道規則,雙拳同時打出去,與張若塵打出的掌印對碰,想要憑藉力量優勢,將張若塵擊退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狂暴而又炙熱的力量,衝擊在血獵宏東的身上,張若塵的掌力比他預想中強大了何止一倍?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臉色狂變,不斷後退,每退一步,腳下的地步都會崩塌一片,一連退了數百丈的距離,才將張若塵的掌力化解。

    他的嘴裏,吐出一口聖血。

    「你的……你的修為突破了?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眼中,露出驚懼之色。

    上一次,兩人使用力量對拼,血獵宏東佔據絕對的優勢,壓着張若塵打。但是這一次,張若塵僅僅一掌,就將他擊傷。

    數天時間而已,張若塵就算不用至尊聖器,戰力也已經遠遠超過了他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不敢再與張若塵交手,取出一張符,貼在身上,隨後,化為一道流光,沖入進雲霄,準備逃走。

    「又逃?」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皺眉,正準備施展出空間大挪移追上去,突然感受到,雲中傳出一道龍威。於是,停了下來,他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雲層中,一隻山嶺那麼巨大的魔龍,發出長嘯聲,打出一隻尖銳的龍爪,拍擊在血獵宏東的身上,將其打得向後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小子,塵爺要留下,你還敢逃?」

    鍋鍋為了向張若塵證明,它不是只吃不干事的吃貨,賣足力氣攻擊血獵宏東,竟是打得這位戰錘宮的少宮主節節敗退。

    血獵宏東有符加身,可以爆發出疾速。

    但是,鍋鍋化為魔龍之後,身軀足有二十多里長,速度快得嚇人,無論血獵宏東怎麼逃,都逃不出它的魔爪。

    藏身在遠處觀望的聖境修士,皆是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身邊竟然有如此多的高手,有他坐鎮東域,以後我們的日子會越來越難過。」

    「血獵宏東那麼強大的實力,都被追殺得上天無路入地無門,我們以後想要在東域作威作福,必須先掂量掂量,能不能對付得了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雲中,傳出一聲轟鳴,整個天地都為之一震。

    「給我滾下去。」

    一隻漆黑色的龍爪,壓着血獵宏東,從天空一直鎮壓到地面,轟擊到了地底,四周衝起厚厚的塵土。

    ……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