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魔龍變化成一隻碩大的兔子,伸出魔氣騰騰的爪子,按在血獵宏東身上,故意露出兇狠的眼神,道:「塵爺,我已經將他拿下,該怎麼處置?」

    「咳咳。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五臟六腑,近乎全碎,經脈和聖脈大面積損傷。

    一邊咳嗽,一邊吐血。

    身體的疼痛,倒是其次,讓他極度鬱悶和憤恨的是,堂堂戰錘宮少宮主,竟然被一隻兔子打趴下。要是傳出去,他必將成為戰錘宮的笑話。

    當然,此時此刻,他更應該想的是,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張若塵隔空一抓,將血獵宏東手腕上的儲物手鐲取走,精神力沉浸進去,探查了一番,裡面裝著大量珍貴的煉器材料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材料,市面上,根本買不到。

    「殺了他。」張若塵淡漠的道。

    「不,張若塵,你不能殺我,我是戰錘宮的少宮主。你若是帶著我去戰錘宮,必定能夠換取到大量聖器,我是戰錘宮大長老的曾孫。」血獵宏東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沒興趣,我就想殺你。」

    神劍聖地的修士,是六師兄陸元植的根基,也是忠於聖明中央帝國的久臣,張若塵得給他們一個交代。

    「不,不……」

    血獵宏東的臉色發紫,大腦空白一片,從未想過他有一天,竟然也要面對死亡。

    「在殺別的修士的時候,就應該有被殺的覺悟。我有,你也應該有。」張若塵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浩蕩的大聖之威,從天外傳來,震得千里之內的雲層,全部散裂而開。

    這片大地上,所有聖境修士,臉色皆變,抬頭向上空望去。

    在九天之上,站著一位身穿銀甲的偉岸身影,他距離崑崙界的地面極遠,超過萬里,只有聖王的聖目,才能看清他的身形。

    「拜見巡天使者。」

    地面上的聖境修士,紛紛向銀甲巡天使者行禮。

    所謂巡天使者,就是天宮派遣出的大聖,在崑崙界的上空,巡視和監管功德戰場。

    若是發現,天庭界的修士相互內鬥,造成了死傷,巡天使者就要出手制止,與懲罰肇事者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發現地獄界的大聖,出現在崑崙界,破壞了功德戰的規矩,巡天使者也要立即上報,或者出手將其擊殺。

    巡天使者不能真身降臨崑崙界,但,卻可以降下天罰之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是第一次見到巡天使者,當他看到,銀甲男子的背上,長著三對白色羽翼的時候,臉色微微一沉。

    「天使,又是天堂界派系。」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的聲音,傳到地面,攜帶大聖威壓:「張若塵,功德戰不允許內鬥,你竟然敢無視天宮的天條,想要殺死自己的戰友。今日,本使便要降下天罰,將你誅殺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懼對方的大聖威壓,臉上沒有一絲敬意,揚聲道:「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?」

    「難道本使冤枉了你?」銀甲巡天使者道。

    巡天使者也不能為所欲為,若是被人舉報和彈劾,他們將吃不了兜著走。

    畢竟,天宮還有另外幾大派系,時刻準備打壓天堂界派系,讓自己的人頂替上去。

    在場的聖境修士眾多,而張若塵又是月神的神使,身份非同一般,銀甲巡天使者還真不敢隨隨便便降下天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鄙夷,神劍聖地遭到屠殺的時候,巡天使者在什麼地方?東域聖王府被大規模攻擊的時候,巡天使者又在什麼地方?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與他理論,因為,理論了也沒用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血獵宏東在東域聖城的神劍聖地,大肆屠殺崑崙界修士,本就該死。神劍聖地的修士,是我師兄的後人,我有理由替他們報仇。別說我現在還沒有殺血獵宏東,就算殺了他,也是替天行道。」

    「放肆,就算血獵宏東犯了天條,也只有天宮可以處罰你。你殺他,就是無視天條,也該遭受天罰。」銀甲巡天使者怒聲說道。

    「天宮的天條,該改一改了!特別是對天宮內部的成員,應該更加嚴厲一些。」張若塵的眼神銳利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

    天穹上,突然烏雲密布,大量雷電在天地間穿梭。

    巡天使者散發出的聖威,變得更加強橫霸道,彷彿是要降下毀天滅地的力量,令得地面的聖境修士壓力大增,個個膽顫心驚。其中一些聖境修士,甚至跪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青天浮屠塔,托在手掌心,激發出至尊之力,道:「天罰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降,我還沒殺血獵宏東,你就殺我,這不算違背天條嗎?」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微微一凜,意識到,自己有些操之過急。

    萬一在場有盤古界派系、萬妖界派系的修士,以此為由,向天宮彈劾,先不說自己的位置能不能保住。萬一月神殺至天宮,他的性命,估計都保不住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此次不僅要收拾張若塵,還要救人。

    先將要救的人救出來,再慢慢收拾張若塵也不遲。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收取雷電,凝聚出一道投影,降臨到崑崙界,懸空立在離地百丈的地方。

    雖是一道投影,散發出來的氣息,依舊極其強大,足以碾殺一般的聖王。

    「你說,血獵宏東在東域聖城,屠殺崑崙界的修士,可有證據?若是沒有證據,本使現在就可將你廢掉,然後帶回天宮嚴懲。」巡天使者的投影說道。

    「自然有證據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不懼巡天使者,但是,卻並不想與天宮作對。

    於是,他取出一幅捲袖。

    捲袖上,拓印有血獵宏東在神劍聖地大肆殺戮的影像,可謂是證據確鑿。

    巡天使者的眼神一凜,「這個血獵宏東,還真是自尋死路,想要奪取《天工齊錄》,也不該如此明目張胆。」

    有了這幅捲袖,做為證據,就算將血獵宏東交給天宮處置,多半也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是月神的神使,應該明白天條不可違的道理。你就算掌握著證據,殺了血獵宏東,自己也是死路一條。」銀甲巡天使者的投影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不停變化,思考應對的辦法。

    總之,將血獵宏東交給眼前這個巡天使者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。萬一戰錘宮在背後運作,將血獵宏東救走,張若塵如何向神劍聖地的修士交代?

    半晌后,張若塵道:「多謝使者提醒。」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見張若塵妥協,滿意的點了點頭,隨即又是嚴厲的道:「本使者收到消息,血戰神殿的猩紅使者天臣,被你擒獲,可有此事?」

    「沒有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「天臣何等強大的修為,我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?使者這是在開玩笑吧?」

    「開玩笑?」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腦海:「張若塵,你開一個條件,如何才會放了天臣?」

    「竟然讓一位巡天使者,與我談判,天堂界對我還真是夠重視。」張若塵暗笑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天堂界是特別重視天臣。

    畢竟,天臣有很大機會,達到大聖之境。

    張若塵傳音道:「將神崖先生綁到我的面前,或者將大曦王送給我。」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的身上,散發出冷寒的氣勁,使得方圓數百里的地面,凝出了一層寒冰,「放肆。」

    「你讓我開條件,這就是我的條件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威脅道:「做為巡天使者,要殺你,我有很多種方法,不一定是要降下天罰。你若是乖乖交出天臣,或許能夠活得更久一些。」

    「你們天堂界的手段,我不是沒有見過。但是,我現在還不是好好的活著?你去告訴商子烆,想要救天臣,讓他來與我一戰。他贏了,天臣交給他。他輸了,我要他的命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眼神一沉:「你這是宣戰嗎?」

    「沒錯,就是宣戰。我們之間,早該有一次決戰。」

    能讓張若塵是為同境界大敵的人物,目前只有商子烆。如今,跨入進八步聖王境界,張若塵終於有實力為師兄和師姐報仇,自然是迫切想要與商子烆決戰。

    一戰定生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步步向血獵宏東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察覺到張若塵的動機,她的那道投影,立即飛過去,伸手抓向血獵宏東。

    「空間裂縫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一劃,一道空間裂縫飛出去,逼退銀甲巡天使者的投影。

    「唰。」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出現到了血獵宏東的身旁,一掌拍擊下去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敢。」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投影怒吼一聲,手臂向虛空一伸,一柄白色聖劍,從天外飛來,落入手中。

    劍如流星一般,破空刺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向血獵宏東的那一掌,並沒有落下,反而變掌為爪,一把抓住他的右肩,將他提了起來,向身後一擋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銀甲巡天使者投影手中的聖劍,刺穿血獵宏東的眉心。

    畢竟是一道投影,不是大聖本尊,反應速度,自然是比不過如今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看見自己殺了血獵宏東,銀甲巡天使者的眼中,閃過一道驚詫之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汗,第二章還有一千字,實在太困,明天上午再寫,中午之前更新。)()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