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地棋臺的虛影越發凝實,神威擴散出去,形成浪花一般的漣漪,波及龐大地域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距離最近,感受最爲真切,神威如驚濤駭浪一般襲來,令他窒息,就連釋放出的血氣都因此消散開來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一白一黑兩道光束,從棋臺上兩個絕妙的位置迸發而出,輕而易舉撕裂武界帝子外圍的九層鎖鏈漩渦,繼而轟擊在武界帝子身上。

    即便力量已經被削弱,卻仍舊生生將武界帝子身體擊穿。

    哪怕是百聖血鎧,也無法抵擋住。

    瞬息之間,武界帝子遭受重創,鮮血不住流淌,氣息變得萎靡。

    一切發生太快,以至於其他人根本來不及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棋臺虛影快速消失,神威不存,好似不曾出現過。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的眼神恢復清明,從那種玄之又玄的狀態中退出。

    二人看上去均是有些疲憊,似剛纔一擊消耗了太多精氣神。

    他們倆和慕容月一樣,早年被神秘人提前接入一處覺醒神土,是天選之子,從其中得到無上機緣,修爲得以突飛猛進。

    而且,他們的身體內部,被激發出了一些神秘的東西,連他們自己也不是十分了解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即便有着因陀羅大師悉心教導,短短時間,他們能夠突破到聖王境都算不錯,哪能成爲聖王中的強者。

    “既然他們與天地棋臺有關,就絕不能讓他們逃走,擒拿。”九目天王反應過來,當即出手。

    他的水平,可比武界帝子高得多,別說二僧如今狀態不佳,即便是再施展出剛纔的霸道攻擊,他也絲毫不懼。

    初入道域境界,和接天巔峰,差距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乃是神子,體內神血濃郁,真正實力堪比一般的臨道境強者,即便二僧有着一些古怪,也一樣逃不出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“二師弟,快逃。”

    眼見九目天王探出遮天巨手,大司空連拉住二司空往劍冢跑去。

    剛纔戰鬥時,他已注意到,不遠處有着神紋存在,想來那便是劍冢所在,只要進入神紋籠罩區域,不死血族應該就奈何他們不得。

    “哼,你們跑得了嗎?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冷哼,似已吃定二僧。

    就在二僧即將落入九目天王之手時,一隻長達數百米的豹爪,自劍冢內探出。

    豹爪流光溢彩,交織無數聖道法則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磅礴力量,猶如一顆彗星撞擊而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豹爪與九目天王探出的巨手碰撞在一起,竟是生生將之抵擋住。

    下一刻,巨手爆碎,化爲滾滾血氣,將周圍諸多岩石掀飛粉碎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發出一聲悶哼,腳下白骨山都劇烈震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臨道級別的強者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眼神一凝,目光緊緊盯着從神紋中走出的一道高大身影。

    不僅是他,其他人也都將目光投了過去,大多都很震驚。

    夏問心眼中閃過一道異光,略微有些詫異,道:“劍冢內竟有着不知名的臨道強者,有趣,真的是很有趣。”

    他發現此次攻打劍冢,很多事情都出乎他的意料,比如張若塵的實力,二僧的古怪,還有眼前之人,等等,將他的興致給完全提了起來。

    出手抵擋住九目天王的,自然是豹烈,他本是在劍冢內監視羅乙,察覺到外界有動靜,因而趕過來,正好將二僧救下。

    此時,二僧已經進入到神紋覆蓋區域,順利脫離險境。

    目光掃過白骨山上的道道身影,豹烈並未再出手,十分乾脆的轉身,帶着大司空和二司空退走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低吼,眼中寒光閃動。

    他親自出手,竟然有人將二僧從他手底下救走,這完全是在打他的臉。

    夏問心微微一笑,道:“不用激動,冥仙很快就能破解神紋,到時候殺入劍冢,他們一個都跑不掉。”

    聞言,九目天王不禁看向冥仙,眼中滿是期待之色。

    接連出手失利,讓他越發渴望早些攻入劍冢,宣泄胸中怒氣。

    劍冢內,豹烈臉色劇變,沉聲道:“好個羅乙,竟是瞬間消失無影,看來之前是已經察覺到我在暗中窺探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出去搭救二僧的短暫時間裡,羅乙不見蹤影,不知進入了什麼隱秘之地。

    可惜,他需要守着張若塵等人閉關的冷火山,無法分身去尋找羅乙。

    想來以劍冢的神秘,羅乙即便別有居心,應該也無法弄出大動靜來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慶幸的,是羅乙沒有趁機闖入那座冷火山,否則,麻煩就大了!

    “真是嚇死貧僧了,多謝施主出手搭救,阿彌陀佛。”大司空拍了怕胸口,隨即雙手合十,向豹烈道謝。

    豹烈回過神來,點頭道:“若塵交代過,一旦你們趕來,便帶你們去見他,隨我來吧!”

    二僧沒有遲疑,連快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冷火山中,所有人都在努力修煉,不受外物干擾。

    “師叔,奉師尊之命,將滔天劍送來。”

    二司空開口,將滔天劍呈現在張若塵面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睜開雙眼,看着滔天劍,眼中自然流露出一抹驚喜之色,有了滔天劍,他也就更有把握守住劍冢,守住幽冥地牢。

    接過滔天劍,張若塵笑道:“你們倆一路辛苦,非常時期,我也就不與你們客套,先在這裡修煉,接下來,還有一場硬仗要打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說了,讓我們一切聽從師叔的吩咐。”二司空有些木訥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則是嘿嘿一笑,道:“都是自己人,師叔你不用管我們,我們自己找位置修煉。”

    說罷,他連拉着二司空走開,並未繼續在這裡打擾張若塵。

    他的眼力不差,一眼便看出張若塵正處於重要修煉關頭,最好還是不要打擾的好。

    將滔天劍放在一旁,張若塵繼續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氣海內,通天河越來越寬廣,無數聖道規則涌現,密佈氣海。

    經過一次次嘗試,他終於是快要鉤織出理想中的規則小天地,也即是將要突破修爲。

    他所鉤織的規則小天地,以兩種亙古之道爲基礎,一種至尊之道爲支柱,穩固無比,極盡完美。

    “一鼓作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低吼,全力調動自身參悟出的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通天河劇烈震盪,數之不盡的聖道規則浮現,將整個神光氣海充斥,流淌在體內的聖氣開始發生質的蛻變。

    時間推移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,響起江河奔涌的聲音,河流的虛影甚至衝到了體外。

    “成了,規則小天地鉤織成功,七百六十四萬道聖道規則充斥神光氣海,我的修爲終於突破到九步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體內涌動着的強大力量,張若塵不禁流露出濃濃喜色。

    八步聖王巔峰到九步聖王,看似差距不大,可一旦跨過去,實力將會天差地別,絕非只是倍增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當即,他取出許多聖石來,全力煉化,加快轉化體內聖氣。

    只有將體內聖氣完全轉化,他纔算得上是貨真價實的九步聖王,他的實力也才能達至最強。

    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全部打開,化爲一百四十四個漩渦,極力吸納着聖石中蘊含的能量。

    此次閉關,不僅僅是修爲突破,張若塵在劍道、真理之道、時間之道、空間之道上的造詣,也有不同程度的提升。

    特別是真理之道,真理規則大幅提升,可以發揮出八倍戰力,這無疑極爲驚人。

    達到這一步,意味着張若塵將真理神殿第三層境界完全參悟透徹,領悟土是萬物之母,以及物質的真諦。

    接下來,就該參悟真理神殿第四層的境界,難度將會遠勝第三層。

    能夠在聖王境,將真理神殿第三層境界,完全參悟透徹,縱觀整個天庭界,已經是屈指可數。

    真理之道的修煉,張若塵可謂是走到了最前列,不弱於人。

    沒有耗費太長時間,張若塵將體內聖氣完全轉化,無論是量還是質,均有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我現在的實力,能夠達到了什麼層次?”

    “即便不動用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想來應該也可以匹敵接天境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劍九最後一層境界,始終是差了一點。到底要如何才能參透最後一層‘魂歸無間’的奧義?”張若塵搖頭嘆息,劍道修煉陷入瓶頸。

    差一點大成和大成,差別可謂極大,從古至今,就沒有多少人,是能夠在聖王境將劍九修煉至大成。

    凌飛羽有那樣的造詣,不僅只是因爲她的資質,必定也有非凡的奇遇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是很着急,他本身在聖王境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,多多積累,劍九大成是早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目光轉動,張若塵看向沉淵古劍,劍靈盤坐在劍身上,正在煉化各種材料凝練道體,其體外流光溢彩,絲絲縷縷的劍氣縈繞,如夢似幻。

    可以感知得到,劍冢內有着奇異力量源源不斷注入劍靈體內,使得劍靈越來越凝實,氣息也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“沉淵要凝練最完美的道體,看來還需要一些時間,涌入他體內的力量好特別,似乎蘊含着劍道的無上奧義,或許我可以藉此參悟出’魂歸無間’的奧義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精光閃爍,在沉淵劍靈身上看到了突破契機。

    當即,他調動六尊聖相,圍繞沉淵古劍,一同參悟匯聚到劍靈身上的玄妙力量。

    他的修爲已經達到規則小天地,接下來再想突破,已經很不容易,所以將劍九修煉至大成,是提升實力最好的辦法。

    同時,他也要幫沉淵劍靈快些凝練出道體,沉淵劍靈是否凝練出道體,凝練出怎樣的道體,對他本身實力,同樣有巨大影響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