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劍冢外,大批不死血族軍隊匯聚,滔天的血煞氣從他們體內散逸而出,形成滾滾血雲,遮天蔽日,將整個劍冢籠罩,宛如末日到來。

    冥仙破解中古神紋,已然是進入最後時刻。

    守護劍冢的中古神紋固然很玄妙,但畢竟殘缺得厲害,沒有請陣法地師出手修復,終是被冥仙找出其中一些破綻。

    只見冥仙快速擲出三十六杆古老陣旗,大量玄妙陣紋浮現,衍生出濃郁冥霧,彷彿幽冥世界大門被開啓。

    在陣旗作用下,可以清晰看到,中古神紋開始瓦解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中古神紋就被撕裂出一道口子,顯現出一條通往劍冢的路徑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,就看你們的。”

    冥仙看向夏問心等人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此次,他是獨自前來,所以攻打劍冢的任務,需要不死血族去完成。

    劍冢神祕莫測,等不死血族將之攻破,探明情況,他再進去尋找星斗圖不遲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當即振臂一呼,道:“攻破劍冢,釋放冥王,殺。”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頓時,不死血族大軍動了,如潮水般從撕裂的口子涌入。

    明知劍冢內存在諸多危險,他們仍舊義無反顧,吸食鎮獄古族修士的鮮血,可以讓他們變得更強,釋放出冥王,更是天大功勞,所以冒險是完全值得的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這一次準備充足,調集數十萬大軍,對劍冢可謂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而崑崙界其他勢力如今都是自顧不暇,無法前來援助,只能靠鎮獄古族孤軍奮戰。

    剛一攻入,不死血族大軍便是遭遇阻礙,強大陣法被激活,殺氣激盪,將大批不死血族戰士絞殺。

    很顯然,鎮獄古族是早就料到中古神紋無法阻擋不死血族,故而提前做好了一些準備。

    沈家修士早已埋伏好,作爲先鋒,利用陣法進行攻擊。

    除卻外面的中古神紋,鎮獄古族族地內同樣存在着大量陣紋,是沈家一代代人佈置出來的。

    可惜,沈家沒落,如今連陣法聖師都沒有,否則,憑沈家的陣法傳承,不死血族怎麼可能攻得進來?

    緊隨其後,史家修士出動,將大量符篆打出,雷電、火焰、寒冰、風刃等等,各種力量爆發,毀滅氣機瀰漫,將不死血族大軍淹沒。

    “面對我不死血族大軍,還妄想掙扎。”九目天王冷哼,眼中滿是冷漠之色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站出,冷酷道:“由我去領軍攻打劍冢。”

    先前連續失利,讓他感覺很沒面子,故而現在急切想要挽回顏面。

    只要攻下劍冢,誰還敢笑話於他?

    “僅靠你一個不夠,你們七個一起出動,以最快速度滅掉鎮獄古族。”夏問心淡淡開口,話語中卻帶着不可抗拒之意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雲帝子等人紛紛點頭應道。

    既然夏問心開口,他們自然是不能夠抗拒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會會那個神祕強者。”第三位神子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其話音未落,人已是消失無蹤,似是怕九目天王與他搶。

    就目前已知情況而言,那個神祕強者的威脅,無疑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若不將其牽制住,不死血族大軍,必定會遭受巨大損失。

    那等強者,絕非是靠人多,就能對付得了的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做什麼?”九目天王看向夏問心詢問道。

    他們這次攻打劍冢,以三位神子爲首,但又以夏問心爲主,由夏問心去掌握大局。

    夏問心眼神平靜,淡然道:“靜觀其變。”

    表面上看,他們這次應該是十拿九穩,可他心中隱隱有一些感覺,事情怕不會這麼簡單。

    但無論劍冢有什麼古怪,此次他們都必須要將冥王救出。

    冷火山外,豹烈站起身來,手提黃金戰矛,身上散發出濃濃戰意。

    “小師弟,不死血族已經攻入,你該出關了。”豹烈開口,渾厚的聲音清晰傳入冷火山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身影出現,有些嘆息道:“來得還真快,若是再給我一點時間,或許就能將魂歸無間修成。”

    雖有些不甘心,可如今情況危急,他也不得不提前出關。

    豹烈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道:“小師弟,我去對付一個厲害角色,你自己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羅乙不見了!”

    “嗯?羅乙不見了?”張若塵表情微微變化。

    如他所料,羅乙果然有問題,其在這個時候失蹤,不禁讓人很擔心豈會有某些大的圖謀。

    羅乙最好是別玩什麼花樣,否則,他必定會讓其後悔莫及。

    看着豹烈離開,張若塵將在冷火山中閉關之人,盡皆召喚出來,大戰已經爆發,他們不可能再繼續在此閉關潛修。

    只有沉淵古劍還留在冷火山中,凝練道體已經是到了關鍵時期,是不能中斷的。

    一旦中斷,王品聖玉精髓、天道血石、無根天鶴花和虛空宇宙淚這四種極致材料就浪費了。

    比如天道血石,罕見至極,幾乎只有大聖纔有機會尋覓到,價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若是這些材料廢掉,那他還真不敢保證能夠在短期內再將之收集齊。

    遠遠的,他已經是感受到可怕的殺氣,更看到上空瀰漫的厚重血雲,壓抑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一場血戰,已經在所難免,也不知會有多少人會在這場大戰中喪生。

    “隨我前去迎戰,阻擊不死血族大軍,守衛劍冢。”張若塵大吼一聲,強大氣勢透體而出。

    只見他一隻腳浮現出鸞影,一隻腳浮現出鳳影,騰空而起,當先衝殺而出。

    見狀,衆人都沒有遲疑,紛紛緊隨其後,就連紀梵心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她還等着張若塵帶她去收取接天神木樹幹呢,這種時候自然是要與張若塵共進退,表現出足夠誠意來。

    此時,鎮獄古族正被不死血族大軍壓着打,戰鬥爆發時間雖不長,卻已經是傷亡慘重,被打得節節敗退。

    看到不死血族大軍肆意殺戮,吸食鎮獄古族修士的血液,張若塵怒不可謁。

    尚未抵達戰場,他便是雙手同時結出掌印,打出龍象般若掌。

    “龍象通天。”

    無數龍影和象影飛出,攻擊向不死血族大軍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大量不死血族戰士的身體爆碎開來,擁有再強生命力,也無法在這一掌下活下來。

    轉眼間,張若塵真正出現在戰場上,一隻手臂浮現龍影,一隻手臂浮現象影,接連出掌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每一掌拍下,必定會有許多不死血族戰士被打得四分五裂,幾乎沒人能夠接下張若塵一掌而不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這般橫推過去,殺死一大片,留下遍地血淋淋的屍骨殘骸。

    對待不死血族,他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休得猖狂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暴喝,從遠處殺來,阻擋住張若塵的去路。

    其身上散發出無比凌厲的氣息,眼中殺機濃烈,顯然是對之前敗在張若塵手中,而耿耿於懷。

    作爲大聖子嗣,自其出道以來,還從未敗得那般慘過,尤其是敗在一個修爲比自己低很多之人的手中,簡直是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唯有斬殺張若塵,以張若塵的鮮血,才能洗刷這一恥辱。

    緊隨其後,長臉帝女和雲帝子也趕到了,二人嘴角均有血跡存在,並非是受傷,而是吸食了許多鎮獄古族修士的血液。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鎮獄古族修士完全就是食物,多吸食一些,修爲實力就能變得更強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便是在戰場上吸食了大量血液,修爲才快速從八步聖王突破至道域境。

    “人族的血液真是美味啊,再多吸收一些,我的修爲就能達到道域巔峯。”長臉帝女冷酷笑道。

    雲帝子哼聲道:“此次本帝子必定可以一舉突破至接天境,張若塵,本帝子很期待你的血液。”

    面對不死血族三位帝子,張若塵絲毫無懼,冷冷道:“來到我的主場,你們還想活命?”

    “狂妄,本帝子來殺你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眼中寒光大漲,釋放出無比粘稠的血氣。

    其雖然很狂,但這次也明顯變得謹慎許多,一出手便是凝聚出命運之門。

    因爲他知道張若塵對真理之道的感悟極深,能夠爆發出數倍戰力,足以對他造成威脅。

    唯有動用命運之門,才能控制住張若塵的真理之道。

    “命運之門?你以爲同樣的手段,還能對我有用?”張若塵嗤笑道。

    說話間,他強勢出手,施展出龍象般若掌,拍擊向武界帝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試試看就知道了,命運必然剋制真理。”武界帝子無比自信的說道。

    上一次,他是太過大意,這纔在張若塵手中吃了虧。

    這一次,他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。

    大量血光凝聚,武界帝子轟出一拳,爆發出可怕拳勁,鋪天蓋地的拳風向張若塵席捲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身形極速倒退,身後命運之門顫動,險些崩潰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……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眼中浮現不可思議之色。

    他剛纔已經全力催動命運之門,壓制張若塵的實力,但效果卻明顯不太好,完全沒有達到預期效果。

    “你的修爲突破了?”終於,武界帝子有所察覺。

    僅僅過去幾天時間,就從八步聖王突破至九步聖王,這是何等可怕的修煉速度?

    最讓他無法接受的是,張若塵即便突破修爲,也不過達到規則小天地罷了,而他則是道域境,彼此間還有着兩個小境界差距,他竟然會不敵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。”雲帝子開口,招呼長臉帝女出手。

    長臉帝女沒有說話,極爲乾脆出手,將一尊血印打出。

    血印乃是八耀萬紋聖器,其已然是激發出其圓滿力量,想要一擊將張若塵重創乃至擊殺。

    而云帝子則是施展出祕術,眉心一道道銀色祕紋綻放璀璨光華,簡直要將整個劍冢都渲染成銀色。

    銀色祕紋延伸,化作無數絲線,向張若塵纏繞而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們這麼急着找死,我就成全你們。”張若塵眼神冰寒,身上迸發出濃烈的殺機。

    洛水拳法施展,一條河流隱隱浮現,橫亙虛空,似一條天河墜落人間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血印被抵擋住,繼而被打飛出去。

    銀色祕紋所化絲線亦是被河流纏繞住,繼而破碎開來,根本沒能近得張若塵的身。

    長臉帝女和雲帝子均是發出一聲悶哼,明顯是吃了一些虧。

    “他怎麼會變得這麼強?”長臉帝女和雲帝子心中均是無法平靜。

    他們的修爲都比張若塵高兩個小境界,且都擁有大聖血脈,聯手之下,竟然都還敵不過張若塵。

    如果說張若塵動用時空手段倒也罷了,偏偏張若塵什麼都沒有,僅僅只是依靠自身力量,就能壓他們一頭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未停手,一掌拍出,臣焰級別的淨滅神火涌現,以鋪天蓋地之勢席捲向不死血族大軍。

    隨着他本身修爲突破,淨滅神火的威力無疑也是大幅提升,簡直擁有焚天煮海之威能。

    在淨滅神火的焚燒下,大地快速消融,化作滾燙而粘粥的岩漿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響起,許多不死血族戰士都陷入到了岩漿之中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很是突兀的,張若塵出現在武界帝子上方,一掌拍下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瞬間察覺,連以鎖鏈抵擋,將大量聖道規則融入鎖鏈中,形成九層漩渦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承受張若塵一掌,九層漩渦當即崩潰,磅礴寒氣向着四面八方擴散。

    繼而,張若塵一掌拍擊在武界帝子頭頂,將其生生拍進岩漿之中。

    他這一掌威力不小,哪怕武界帝子肉身極強,頭骨還是破裂開來,險些腦髓迸濺。

    上一次,他便想擊殺武界帝子,卻被夏問心阻止。

    此次,他倒想看看誰還能從他手中救下武界帝子。

    眼見武界帝子吃虧,雲帝子和長臉帝女均想出手相助,扇動銀翼,展現急速,一左一右攻殺而來。

    “七竅血冥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吼,雙手十四個穴竅猛然開啓,同時向左右打出。

    滔天的血氣從他體內用處,形成無匹的掌力。

    隱約之間,一道無比高大的血影出現在他身後,似一尊蓋壓當世的無敵帝王。

    七竅血冥掌乃是冥王開創的絕學,博大精深,威力強絕,修煉到如今的境界,張若塵纔算是真正領悟到其中精髓所在。

    此刻,他宛如化身冥王,頂天立地,要將人間化作地獄。

    以不死血族開創之絕學,來對付不死血族,真的是非常之有趣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