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人類怎麼可能將七竅血冥掌修煉到如此地步?”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身後顯現出冥王虛影,長臉帝女心中震驚無比。

    他們前來營救冥王,自然早已將冥王的一切瞭解清楚,故而一眼便認出張若塵施展的是冥王開創之絕學。

    只是據他們所知,就算是不死血族,也極難將七竅血冥掌修成,更別說領悟其中真諦,張若塵是如何辦到的?

    可惜現在由不得他們多想,需集中心神去對抗七竅血冥掌,那種如山崩海嘯般的氣勢,給他們造成巨大壓力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雲帝子和長臉帝女同時倒飛而出,抵擋不住霸道掌力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長臉帝女噴出一口鮮血,五臟六腑都出現不同程度損傷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猛然間,長臉帝女心神巨震。

    她身處的空間被凍結,行動能力被封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是張若塵的手段,她差點忘記張若塵乃是時空掌控者,時間與空間手段,纔是其底牌。

    長臉帝女心中驚恐,連不顧一切運轉體內力量,想衝破空間凍結。

    她大意了,若然一直保持警惕,也不至於弄得如此被動。

    當然,她也是被張若塵誤導,先前戰鬥張若塵一直沒有動用時空手段,讓她不自覺有所疏忽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影憑空出現在長臉帝女上方,一掌拍擊而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長臉帝女頭顱爆碎,聖魂湮滅,就此身死。

    可憐其剛衝破空間凍結,正打算祭出血印抵擋,卻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下一刻,長臉帝女的聖源被挖出,連帶着血印一起,被張若塵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眼見長臉帝女被擊殺,雲帝子心中駭然,連道:“快退。”

    親眼看到一位帝女香消玉殞,對他心神的衝擊,無疑是極大,幾乎已經認定,張若塵非他所能敵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從岩漿中掙脫而出,毫不遲疑準備退走。

    連命運之門都無法剋制張若塵,繼續鬥下去,他恐怕會步長臉帝女後塵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的身體斷成兩截,鮮血飛灑。

    最令其不堪回首的一幕,再度上演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發出痛苦嘶吼,眼神變得猙獰無比。

    依靠強大生命力,其並未死去,可心中卻涌現出濃濃的恥辱感。

    一連兩次,被人攔腰斬斷身體,簡直就是笑話。

    其身後的命運之門徹底崩潰,再也無法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“去死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怒吼,全力將鎖鏈打出。

    鎖鏈浮現無數祕紋,寒氣四溢,結合其本身聖道規則加上血精,鎖鏈威能被完全激發出來。

    隱約間,鎖鏈化作一頭蛟龍,變得龐大無比,釋放出的寒氣,竟是使得大範圍淨滅神火熄滅。

    事實上,鎖鏈的確融入了一頭寒冰蛟龍之魂,作爲鎖鏈器靈。

    面對武界帝子反撲,張若塵將磅礴聖氣注入火神拳套和火神護臂之中。

    頓時,拳套和護臂燃燒起來,浮現出一道道古老紋絡,繼而爆發出強大無匹的神力。

    “龍象通天。”

    藉助神力,張若塵施展出龍象般若掌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鎖鏈所化蛟龍爆碎開來,至陽至剛之力強勢蒸發寒氣,令其表面浮現的祕紋快速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點出一指。

    空間之力涌現,武界帝子所在位置的空間快速壓縮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武界帝子發出淒厲慘叫聲,頃刻間變得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任憑其擁有再強生命力,在這種情況下,也無法活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手鎮壓住鎖鏈,繼而挖出武界帝子的聖源,顯得極爲平靜,好似做了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一般。

    至此,他已經殺死不死血族兩位帝子、帝女,且顯得十分輕鬆。

    修爲突破至九步聖王境界,實力果然增長一大截,常態戰力就能比肩道域,乃至於擊殺道域境強者。

    目光轉動,已然無法尋到雲帝子身影,顯然其已經趁機逃走。

    “逃得倒是挺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語,卻也並未將其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過是一個道境強者罷了,並無什麼威脅,其若敢再出現,直接斬了便是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不死血族大軍也在快速撤退,明顯是被張若塵展現出的可怕手段給嚇到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張若塵將鎮獄古族修士匯聚起來,重新構築防禦。

    他心中很清楚,剛纔不過是不死血族在試探,真正的大戰,還未開始。

    僅憑他一人,是無法守住劍冢的,必須要集合所有力量,同心協力。

    雲帝子驚慌逃回白骨山,心有餘悸道:“張若塵修爲突破,實力大進,武界帝子和玥帝女都已經死在他手中。”

    “好個張若塵,短短几天,竟能將修爲突破至九步聖王境界,看來只能本王親自出手。”九目天王眼中迸發出可怕殺機。

    上次讓張若塵退走,他一直耿耿於懷,這次定要將其擒下。

    夏問心微微沉思,開口道:“小心一些,別大意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自信一笑,道:“放心,本王出手,張若塵掀不起什麼大浪來。”

    其沒有耽擱,當即動身,想盡快擒下張若塵,同時滅掉鎮獄古族。

    就在九目天王動身後不久,一位帝子出現在白骨山,臉色有些難看道:“幽冥地牢守衛森嚴,四大獄長個個都很不簡單,更驅使着一支青火幽靈軍,我們受到阻礙,傷亡慘重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大軍剛纔攻進去,乃是兵分兩路,一部分去剿滅鎮獄古族,另一部分則是徑直前去攻打幽冥地牢。

    結果,兩邊情況頗爲相似,都沒取得什麼戰果,反而損失頗大。

    “看來傳聞不假,幽冥地牢的確是由四位特殊生命體看守,青天血帝並未能真正殺死一位獄長。”

    “劍冢內埋葬了無數劍修,藉助劍冢特殊環境,那些劍修的陰靈保存下來,組成強大的青火幽靈軍,倒的確是有些不好對付。”

    “嗯,先全力進攻鎮獄古族,滅掉所有阻礙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細細思索,而後做出決定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冥仙都顯得很淡然,似乎這件事情根本與他無關一樣。

    他的目標只有星斗圖,任何時候出手都可以,無須着急摻合進去。

    黑色原野上,不死血族大軍捲土重來,浩浩蕩蕩的向前推進,所過之處,生機絕滅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屹立於半空中,高高在上,俯瞰鎮獄古族修士。

    其眼神冷漠,視所有鎮獄古族修士爲螻蟻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大量陣紋從地底浮現,對不死血族大軍展開絞殺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暴喝,一掌拍擊而出。

    滔天血氣自其掌中涌現,釋放出恐怖的掌力,宛如星辰撞擊。

    僅此一擊,地面便支離破碎,大量陣紋被磨滅,無法再發揮出什麼作用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王倒要看看,你這次還能往哪兒逃。”九目天王目光鎖定張若塵,凜冽殺機透體而出。

    感受到九目天王的可怕殺機,張若塵絲毫無懼,表情仍舊平靜,一擡手,將一張空間卷軸打出。

    這一張是空間錯亂卷軸,一展開,便立刻形成一座錯亂空間,將大批不死血族戰士囊括進去。

    陷入錯亂空間之中,休想輕易逃出來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雖可以破開錯亂空間,但那樣一來,混亂的空間之力,就會將困在錯亂空間內的所有不死血族戰士絞殺。

    可如果其不出手,時間一長,陷入其中的不死血族戰士,就會迷失在錯亂空間中,再也無法出來,同樣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可以這麼說,那些不死血族戰士從陷入錯亂空間那一刻,結局就已經註定。

    另一邊,張若塵激活佈置好的空間陣法,再度將大批不死血族囊括進去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震怒,當即出手。

    在其身後,不死血族大軍亦是急速推進。

    而看到九目天王攻過來,張若塵的嘴角露出一抹淺笑,《時空祕典》出現在手中,快速打開。

    多元空間瞬間形成,包括九目天王在內,上千不死血族戰士,進入到了多元空間內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如今的實力,催動《時空祕典》時空祕典所形成的多元空間,無疑是更加堅固,不會被輕易打破。

    空間力量震盪,陷入多元空間的不死血族戰士紛紛爆碎開來,只有聖源及戰兵得以保留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發出震天怒吼,堪比臨道境的力量爆發,瘋狂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一層銀色光幕被擊碎,無法承受住其可怕攻擊。

    不過,有着數十層銀色光幕存在,擊碎一層也無法掙脫出去,且破碎的銀色光幕很快就能修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敢暗算本王,本王必將你碎屍萬段。”九目天王怒吼連連,氣勢竟是在節節攀升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張若塵的臉色忽然一變。

    毫不遲疑的,他想將《時空祕典》合上,以便於將九目天王真正鎮壓起來。

    多元空間內,九目天王的九目同時開啓,一股恐怖極致的力量猛然爆發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這股力量太過可怕,強行破碎數十層銀色光幕。

    在《時空祕典》合上的前一刻,九目天王終是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其弄得有些狼狽,百聖血鎧受到損壞,背上肉翼亦是有着鮮血流淌,能夠掙脫出來,着實是很不容易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