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十四皇子背著雙臂,眉清目秀,器宇軒昂,卻並不顯得氣勢凌人,反而臉上掛著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。

    走到曲山老母的身旁,十四皇子雙手抱拳,彬彬有禮的道:「見過曲山前輩。」

    有曲山老母和十四皇子在前面頂著,別的那些覬覦九曲天星修鍊資源的修士,也都紛紛站了出來,向天初文明發難。

    「天初文明霸佔九曲天星,不許外人進入,說明星球上,肯定有了不得的機緣。」

    「我們也有求道之心,仙子不應該將我們拒於門外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巨大的一顆星球,必定有無盡資源,天初文明也不怕撐死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連獅青神子和帝祖太子,此刻也都陷入沉默,他們的眼中閃爍著奇光。

    二人雖然在追求天初仙子,卻也抱有別的目的,從始至終,都將聖道修行放在第一位。他們看得出,來到崑崙界的短短時間內,天初仙子的修為進境極其迅速,達到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    要說與九曲天星無關,他們是絕對不信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進入九曲天星,說不一定,既能奪取到無上機緣,又能抱得美人歸。

    每個人的算盤都打得叮噹響,想要攬下所有好處。

    「我看今天誰敢闖九曲天下?」

    屠夫拔出大砍刀,提在手中,天地間立即凝聚出大量風勁。確切的說,那不是風,而是一道道鋒銳的刀氣。

    屠夫的修為,還在獃子之上。

    只是一招「起刀式」,便是令得空間輕輕顫動。

    「哼!」

    曲山老母嘴裡只是吐出一個「哼」字,聽在島上眾修士的耳中,卻如悶雷,不知多少修士被震得頭昏眼花,大腦巨疼。

    而被攻擊的屠夫,身體向後連退十數步,臉色變得極度蒼白,雙耳中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屠夫依舊沒有半分畏懼,全身聖氣運轉,想要向曲山老母攻伐過去。

    「助手。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輕喝一聲。

    「天女殿下,我們天初文明的修士,不懼任何敵人。」

    包括屠夫和獃子在內,天初文明的八大長老,齊聲說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制止了他們,盯向曲山老母,道:「既然大家執意想要進入九曲天星修鍊,洛姬也不好繼續阻攔。不過,去了之後,你們千萬不要失望。」

    說完這話,天初仙子轉身而去,飛回九曲天星。

    李妙含的眼中露出寒光:「可惡,這些傢伙平時的時候,個個都如情種一般,緊跟在師父身邊,各種討好。到了關鍵時刻,卻還是以自身利益為重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「不用那麼憤怒,仙子表面上看,是在向他們妥協。可是,又未嘗不是在驅狼逐虎?他們進入九曲天星,未必就是一件好事,將來後悔都不一定。」

    島上的修士,皆是欣喜若狂,爭先恐後飛向九曲天星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趁著天初仙子還沒有飛進九曲天星,揚聲道:「天初仙子允許大家進入九曲天星,一起獲取無上造化,那是仙子的心胸寬廣。若是誰敢在九曲天星搗亂,休怪本太子對他不客氣。」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帝祖太子意味深長的向十四皇子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十四皇子微微含笑,躬身一拜:「皇兄。」

    帝祖太子輕哼一聲,一甩衣袖,化為一道金光,離島騰飛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李妙含一起,回到九曲天星,前拜會天初仙子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、獅青神子,與另外幾位身份超然的天之驕子,皆守在天初仙子的修鍊洞府外面,卻都被獃子和屠夫攔在外面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的神情肅然,道:「仙子,曲山老母的修為深厚,聖術強大,先前我們也是沒有辦法,只能選擇妥協。」

    罕見的,獅青神子沒有與帝祖太子較勁,道:「本神子倒也並不懼怕曲山老母,只不過,我們雙方一旦鬥起來,必定是兩敗俱傷。血蜂修羅王若是藏身在附近,就能坐收漁利。局勢發展到那個地步,對我們只會更加不利。」

    帝祖太子緊跟著說道:「讓曲山老母他們進入九曲天星,未必全是壞事。若是血蜂修羅王敢來,曲山老母就算只是為了功德值,也肯定會出手。」

    洞府中,沒有任何回應。

    屠夫的臉色不善,道:「老子現在正憋著一肚子火,若是再敢在這裡打攪仙子清修,休怪老子對你們不客氣。」

    李妙含與張若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各位來到九曲天星,難道不是想要尋覓星球上的機緣,怎麼還在這裡浪費時間?」

    洞府的那些天之驕子,眼神皆是一沉。

    若是換做是別人,敢說出這等諷刺的話,估計已經變成一堆血泥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此刻的身份是李妙含的兄長,就算是為了在天初仙子的面前展現自己的風度,他們也要剋制住自己。

    更何況,曲山老母對張若塵的評價極高,帝祖太子等人倒也不敢輕易出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我想單獨見一見天女殿下。」

    屠夫臉上的怒意,消減了幾分,輕輕點了點頭,打開洞府的石門,放張若塵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李妙含本來想跟著一起進去,可是,走到石門邊的時候,聽到張若塵的聲音傳回:「小妹,你先在外面等我。」

    李妙含露出不解的神色,向旁邊的獃子盯去。

    獃子沖著她一笑,道:「妙含姑娘先在外面稍等片刻,估計令兄和天女殿下是有重要的事要商議。」

    石門重新關上。

    獃子居然肯讓張若塵,單獨與師父會面,由此可見,她先前的想法絕對是錯誤的。張若塵不是來追求師父那麼簡單,而且,師父和張若塵很有可能早就認識。

    李妙含並不笨,反而十分聰慧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聰慧,所以覺得此事很不正常。

    當然,李妙含並不認為冰清玉潔的師父,會和張若塵有男女感情上的關係,只是猜測,師父是不是已經和張若塵結成了聯盟?

    「他到底是何人,怎麼能夠單獨面見仙子?」

    「難道是妙含姑娘的兄長?可是,以前為何從未見過。」

    「看來此人和仙子的關係很不一般,難怪我們各種追求,都無法讓仙子多看我們一眼,看來有人是近水樓台先得月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洞府外的那些天之驕子,難以平靜,很多人都露出憤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走進洞府,張若塵聽到細緩的水流聲。

    一條七彩聖泉,呈現出紫、白、藍、黑、青、紅、金的色彩,涓涓流淌,浮現出來的七彩水霧,讓修鍊洞府變得頗為夢幻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站在聖泉邊,亭亭玉立,黑髮如瀑,身材修長,美得就像是一幅令人窒息的畫,

    她沒有戴面紗,也沒有聖光護體,張若塵可以清晰看到,一張幾乎完美無瑕的側臉,輪廓柔美,睫毛彎彎,肌膚就像是冰晶聖玉一般潤澤,有著一粒粒光雨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「是不是覺得很可笑?」天初仙子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她指的是什麼,道:「不可笑,畢竟每個人都有私心。再說,我不信你會因為他們的選擇,而生氣,而鬱悶,而惱怒。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美眸,終於向張若塵盯過去,浮現出一道笑意:「張若塵啊!張若塵!我們才見過幾次,你真的了解我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為了救治先祖,能夠犧牲自己;為了天初文明的延續,能夠向自己厭惡的人妥協;為了還上人情,能夠直面強敵。像你這樣的人,我想男女感情影響不了你,你的內心,比很多男子都要強大。帝祖太子等人,未必被你放在眼裡。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沉默了半晌,道:「你看到的,只是一面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眉頭一皺,難道自己說錯了嗎?

    「你看到的只是一個人強大的一面,沒有看到一個人脆弱的一面。」天初仙子很想說出這句話,但,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不知為何,天初仙子不想張若塵看到她柔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「你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?」

    「神崖現在來了洛水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眼神深深一凝,緩緩踱步,自言自語的道:「看來我的選擇沒有錯,的確是應該讓他們都進入九曲天星。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似乎是想到了什麼,豁然抬起螓首,道:「你應該待在東域聖城。神崖先生更恨的人是你,若是知道你來了洛水,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先殺了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本應該知道,我是因為你而來。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轉過身,背對著張若塵,眼眸眨巴了兩下,道:「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「就是字面意思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有人對我說過,一個女子肯冒著生命危險,出手助我,不會只是為了還我人情。若是這個女子有危險,我怎麼可能袖手旁觀?」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向洞府外走去。

    「他……到底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輕咬唇齒,芳心微微有些亂。

    望向張若塵漸漸遠去的背影,天初仙子發現這個傢伙與帝祖太子等人,的確是有些不一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先更一章,第二章明天中午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