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走出洞府,帝祖太子等人已經離開。

    「呼——」

    淡淡的香風飄過來,李妙含那如詩如畫的身影,出現到他的面前,問道:「若塵公子是要離開九曲天星,還是留下來尋找機緣?」

    「血蜂修鍊王這尊大敵,既然來了洛水,我怎麼可能現在離開?」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問道:「九曲天星到底有什麼機緣?」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來到了九曲天星,自然是代表星球上的機緣,已經對外開放。

    李妙含笑道:「說是機緣,其實外人根本得不到。」

    兩人一邊交談,一邊向第一條神河行去。

    「九曲天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應該是一顆悟道星球。就像神的神座星球一樣,能夠幫助修士快速參悟到聖道規則,修為突飛猛進。當然,九曲天星比神座星球,還要更加強大一些。」

    李妙含所說的神座星球,是神靈還活著時候的神座星球,可以映照星空,才有那樣的修鍊環境。

    比如: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掌握的七顆神座星球,是古神遺留下來。

    古神,早就已經隕落,自然無法助修士悟道。

    說話間,二人來到第一條神河。

    李妙含的背上,浮現出一對璀璨的光翼,飛到碧青色的神河上方。

    此處河段,河水靜若平湖。

    李妙含就像是站在巨大的翡翠鏡面,體內的功法運轉,在她的小腹位置,一顆靈珠浮現出來,散發出氤氳的光華。

    「那是……劍丸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並沒是每一個劍修,都是修鍊《無字劍譜》,很顯然,李妙含修鍊的是別的劍道,能夠修鍊出劍丸。

    劍丸,對於她而言,重要性不下於聖源。

    李妙含體內的聖脈和經脈,宛如一條條聖河,都向小腹匯聚,不斷洗鍊劍丸。

    李妙含修鍊的功法,是與劍道相互結合。

    隨著功法運轉得越來越快,張若塵敏銳的察覺到,天地間的規則,儘是快速向她匯聚過去,有的穿體而過,有的則是留在她的體內,轉化為了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張若塵思索了片刻,隨即運轉九天明帝經。

    但,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,並沒有增加多少,似乎沒有什麼用處。

    大概一刻鐘后,李妙含停止運轉功法,回到岸邊,嫣然一笑:「若塵公子修鍊的功法,應該是非常厲害,但是,在九曲天星卻不會有太大用處。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道:「九曲天星是天初文明一位先祖留下的遺物,只有天初文明的功法,或者聖術,才能與這裡的天地規則契合。契合度越高,在神河中修鍊,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就越快。」

    「將聖道視為果實,懸挂在高處。那麼,天初文明的功法和聖術,就是採摘果實的工具,工具越好,採摘到的果實就越多,越快。」

    「沒有修鍊天初文明功法和聖術的修士,也就沒有工具,只能站地上,望洋興嘆。」

    「就在剛才,短短一刻鐘,我參悟出來的聖道規則,足有六百道。就算是在真理神殿,都很難有這樣的修鍊速度。當然那是因為,真理神殿主要幫助修士參悟真理之道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如此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在第三條神河,打出洛水拳法,短短半柱香時間,就修鍊出一千多道聖道規則。

    洛水拳法,多半是天初文明的頂級聖術。

    洛虛的機緣,也有可能是在九曲天星得到。

    李妙含道:「若塵公子若是想要悟道,我可以傳給你一種天初文明的聖術。只要將聖術,修鍊到大成,就能與九曲天星的天地規則契合,悟道速度必定大增。」

    「將天初文明的聖術傳給我,就不怕令師責罰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笑道:「只要不是那些最頂尖的絕學,天初文明的聖術,就算不外傳,別界的大聖也能將其解析出來,不是什麼秘密。而頂尖絕學,我想教,也教不了!」

    「我倒是修鍊了一種拳法,應該是天初文明的聖術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通過李妙含,多了解洛水拳法。

    目前,他只將洛水拳法,修鍊到了第十重,相當於是中階聖術級別。恐怕只有天初文明,才有第十一重的修鍊之法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李妙含,來到第三條神河。

    進入河中,張若塵細細感受天地規則,隨即緩緩打出洛水拳法。

    之所以來到第三條神河,那是因為,李妙含告訴他,每一條神河的天地規則都不太一樣,不是任何功法和聖術都能與之契合。

    最開始,李妙含只以為,張若塵就算修鍊了天初文明聖術,也肯定是普通的低階聖術。

    但,張若塵打出洛水拳法后,她的臉色,變得越來越吃驚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拳的速度雖慢,造成的聲勢,卻越來越浩大,神河浮出的水霧越來越厚,化為蟒蛇,化為蛟龍,化為戰獸,圍繞張若塵奔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狀態越來越好,體內的經脈、血脈都像化為河流,轟隆隆的流動。

    一股玄之又玄的意境,憑空誕生出來,在這一刻,張若塵竟是悟出洛水拳法第十一重的修鍊之法。

    不過,第十一重的修鍊之法,極其玄妙,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悟透。

    幾乎是一瞬間,張若塵又回到現實,睜開雙目,發現自己依舊站在第三條神河的水面,體內的聖道規則增加了近萬道。

    可是,讓他不解的事,繼續打出洛水拳法,卻無法再與天地規則契合。

    「怎麼會這樣?」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道:「因為,你已經修鍊了三個時辰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意思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輕嘆道:「九曲天星的悟道環境,雖然遠超別的地方。但是,一般的修士,每天也就只能參悟一個時辰。超過一個時辰,參悟速度就會銳減。」

    「只有我和師父,可以每天參悟三個時辰。沒想到,你一個不屬於天初文明的修士,竟然也能參悟三個時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「或許是因為,我和這裡有緣。」

    其實,先前張若塵就在第三條神河,參悟了半柱香的時間。所以他參悟的時間長度,比李妙含和天初仙子,還要稍微長一些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突然,李妙含喚出張若塵的名字,神情嚴肅,問道:「你是從哪裡修鍊的天河神拳?」

    「天河神拳……妙含姑娘只的是洛水拳法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李妙含道:「天河神拳,乃是洛神大人,在天河,參悟出來的一種絕頂拳法,曾經憑藉天河神拳,打死過一位地獄界的魔神。它是天初文明最頂級的絕學之一,從不外傳。」

    「而且,天河神拳的修鍊難度巨大,整個天初文明大聖之下的生靈,也就是有師父修鍊成功。」

    「難度很大嗎?我覺得挺容易修鍊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修鍊洛水拳法,從來沒有遇到過困難,幾乎都是一氣呵成。

    李妙含深深皺眉,覺得張若塵就是一個怪胎,天河神拳哪有那麼容易修鍊,當初她花費了很多時間和精力,都沒能入門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被誤解,因此將他能夠修鍊到洛水拳法的來龍去脈,講述了出來。

    李妙含沒有懷疑張若塵。

    因為,他們天初文明,早就已經與接觸洛虛接觸過,甚至懷疑,洛虛是洛神的傳人,得到了洛神的部分傳承。

    「我見過洛虛施展天河神拳,你的天河神拳,似乎並不在他之下,真是奇哉,怎麼可能呢?要知道,洛虛能有那麼高的造詣,那是因為……」

    李妙含輕輕搖頭,百思不得其解,最後只能認為張若塵的悟性太可怕。

    「有人過來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精神力一動,目光望向南方。

    只見,數道人影御風飛來,降落到第三條神河的水畔。他們身上散發著強大的聖威,聖光圍繞身軀流動。

    為首的一人,正是帝祖太子。

    「妙含姑娘。」

    帝祖太子含笑著對李妙含拱了拱手,隨即目光轉移到張若塵身上,頗為詫異的問道:「這位兄台如何稱呼?」

    「家兄,李若含。」李妙含道。

    帝祖太子面帶微笑,道:「原來是若含兄。」

    帝祖太子的身後,走出一位長著赤發金眉的修士,道:「先前,若含兄一掌擋住曲山老母的仙瞳刺,這等修為,讓獻某可是相當佩服。既然在這裡遇到,不知若含兄,能不能賜教幾招?」

    李妙含看出帝祖太子等人來者不善,連忙道:「參天教,獻公明,乃是威名赫赫的前輩高人,更是參天教主的高徒,家兄哪敢與前輩交手?」

    「小妹所言甚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招惹是非,笑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暗佩服李妙含,竟是提前給獻公明戴了一頂「前輩高人」的帽子。

    若是,獻公明執意出手,贏了還好,若是輸了,那就是顏面掃盡。

    當然既然此人是參天教的公明,戰力恐怕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獻公明道:「不用謙虛,就連曲山老母都說他是一等一的高手,那麼也就有資格與獻某一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一笑:「獻公明的修為高深,而九曲天星太小,一旦出手,必定是地動山搖。若是驚動了仙子,恐怕又要惹得她生氣。」

    「那我們就去九曲天星外面一戰。」獻公明道。

    這一戰,似乎是避無可避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道:「既然,獻公明非要切磋較量,為了不傷和氣,我們各自釋放出聖相戰鬥如何?」

    「這個李若含,真是自取其辱,難道他不知道,本公明最厲害的就是聖相,哏哏。」獻公明心中暗笑。

    獻公明立即道:「好,就以聖相較量。不過,只是切磋,似乎沒有什麼意思,不如再加個彩頭?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