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白骨山被攔腰撞斷,無數聖骨破碎紛飛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本王的白骨聖山……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噴出一口鮮血,悲憤交加。

    此次白骨山損傷極爲嚴重,想要修復,還不知道需要耗費多大力氣,損失實在太大。

    在撞斷白骨山後,青天浮屠塔也逐漸歸於平靜,激發出的力量已然耗盡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微微有些蒼白,伸手將青天浮屠塔收回,託於掌中。

    剛纔這一擊,讓他消耗了太多聖氣,換做一般人,只怕早已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當然,第一時間,他已經是服下一粒聖丹,現在處於戰鬥時期,他還不能倒下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總算是趕上了,他及時將青色狴犴獸喚醒,再與青色狴犴獸說明情況,知曉是對付不死血族,青色狴犴獸立刻便答應相助,畢竟那是整個崑崙界共同的敵人。

    與豹烈並排而立,張若塵取出一個玉瓶,遞予豹烈,道:“三師兄,你先將瓶中的生命之泉喝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豹烈並未客氣,接過玉瓶,將生命之泉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生命之泉的功效可謂立竿見影,喝下去後,其胸口的大窟窿,立刻便開始癒合,血肉骨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快速生長出來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大窟窿被修復完成,一點痕跡都看不出。

    另一邊,九目天王和第三位神子急速倒退,將被撞斷的白骨山收回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臉色陰沉到極點,心在滴血,本想着趁此機會讓白骨山晉升變強,卻沒想到最後竟是如此結果,可謂是血虧。

    “那座塔變得不一樣了,其爆發出的至尊之力非同小可。”第三位神子沉聲道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白骨山是何等堅固,尋常力量,絕無可能將其撞斷。

    他心中已經大致有數,極有可能是青天浮屠塔的器靈復甦,才導致這種情況出現。

    一開始他們都先入爲主,以爲青天浮屠塔沒有器靈,現在看來,似乎並非如此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紀梵心體內飛出一道幽暗神光,轟入濃濃黑霧之中。

    黑霧震動,瞬間消散許多,繼而快速倒退。

    “這女人好厲害。”

    冥仙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,駕馭着黑霧不斷與紀梵心拉開距離。

    能讓他吃虧,紀梵心還是第一個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正當張若塵想要再度出手之時,另一個方向傳來巨大動靜。

    一轉頭,他看到一道巨大的十字架光芒轟擊在邪靈身上,將邪靈打得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這道十字架光芒恐怖至極,所過之處,空間紛紛破碎。

    邪靈擁有不朽聖軀,竟也抵擋不住,身體上出現猙獰傷口,竟險些被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不朽聖軀不強,而是邪靈太弱,無法將這具身體的力量完全發揮出來,這才吃了大虧。

    張若塵瞬間出現在邪靈身邊,將許多生命之泉灌入邪靈口中,爲其修復受損的不朽聖軀。

    “夏問心體內浮現一道十字光芒,與滅神十字盾結合,威力好強。”邪靈以嘶啞的聲音說道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光,看來夏問心能夠使用滅神十字盾,不是沒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他曾試探過,滅神十字盾是有器靈的,只不過其器靈處於沉睡狀態,想來夏問心也還未完全將其掌控,要不然早已橫掃無敵,這算是值得慶幸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幸好邪靈的不朽聖軀沒有被毀掉,不然還真是麻煩,畢竟一時間,他可沒辦法再弄到第二具不朽聖軀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豹烈、紀梵心和真妙小道人都匯聚過來,而夏問心也與九目天王他們會合。

    饒是以夏問心風輕雲淡的心性,此刻也不禁微微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他剛纔之所以動用殺手鐗重創邪靈,就是因爲看到九目天王和冥仙失利,要是他這邊再不取得一些優勢,情況就會對他們更加不利。

    本以爲攻打劍冢是輕而易舉,何曾想,竟會弄成現在這樣。

    他自問已經很高看張若塵,但現在看來,他還是有些小覷張若塵了。

    底牌層出不窮,真不知其還有些什麼手段。

    整個不死血族大軍,士氣都變得很低迷,不敢再發動進攻。

    連番進攻,他們已經摺損三分之一,其中更是包括四位帝子帝女,損失不可謂不大。

    而付出如此大代價,他們卻連鎮獄古族都不曾滅掉,實在是很失敗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猛然間,張若塵心有所感,連擡頭看向天空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轉動,再度迸發出青色光暈,一層層擴散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蒼穹炸裂,血雲崩潰,一顆巨大火球出現,極速墜落。

    火球很是巨大,攜帶無與倫比的衝擊力,宛如一顆星辰墜落而下。

    “阻止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出一聲大吼,全力將青天浮屠塔打出。

    豹烈沒有遲疑,亦是開啓星神之眼,迸發出至強一擊。
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,給貧道擋住。”真妙小道人大叫一聲,與紀梵心一同催動紫金八卦鏡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來助你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閃掠過來,將鐵帽子打出。

    三件頂級戰器同時打出,加上豹烈的星神之眼,爆發出的力量,恐怖絕倫,簡直可以將星辰擊落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釋放出的力量最強,撐起一道青色神光,想要托住火球。

    可惜,火球的力量太強,生生將青天浮屠塔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“無間煉獄塔,他果然還是來了。”看着天空墜下的火球,夏問心不由低語道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臉色劇變,道:“你是說血屠?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,誰還能掌控無間煉獄塔?”夏問心淡淡道。

    聞言,九目天王和第三位神子均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,哪怕他們身爲神子,對於血屠,仍然是忌憚無比。

    血屠會在這個時候出手,意味着其早就已經來了,只是一直在暗中觀察,直到他們攻打劍冢失利,才終於出手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同一時間,青天浮屠塔、紫金八卦鏡和鐵帽子,盡皆被震飛,無法將火球抵擋住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一股恐怖力量降臨,使得張若塵等人盡皆吐血飛出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火球撞擊地面,使得大地沉陷,恐怖力量向着四面八方擴散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雖然已經受傷,可還是全力出手,想要抵擋住擴散的衝擊力,要不然鎮獄古族絕對會傷亡慘重。

    另一邊,夏問心將滅神十字盾祭出,定住空間,庇護身後不死血族大軍。

    耗費極大力氣,張若塵等人好不容易將那股衝擊力抵擋住。

    直到此時,他們才終於看到火球真面目,一座高達千米的暗紅色寶塔,塔身被赤色火焰包裹。

    在寶塔頂部,佇立着一道身影,血衣血發,就連一雙瞳孔都是血色,身上纏繞着濃烈至極的血煞之氣,似從屍山血海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血屠神子到來,攻破劍冢,輕而易舉。”

    “血屠神子一人,便能滅了整個鎮獄古族,時空傳人,也不是血屠神子一合之敵。”

    “血屠神子無敵。”

    許多不死血族戰士激動起來,簡直要對血屠神子頂禮膜拜。

    “看來沒我們什麼事了,沒想到我們忙活半天,最後功勞還是歸血屠。”九目天王有些不甘道。

    只是,再不甘心,他也無可奈何,他還不敢去與血屠叫板。

    夏問心淡淡一笑,道:“那可未必,現在一切都還尚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聞言,九目天王不禁露出絲絲疑惑之色,不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。

    “血屠神子,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上記載,修爲達到臨道境,危險指數達到十級。”

    看着無間煉獄塔頂佇立的那道身影,張若塵無比凝重道。

    在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上,危險指數分爲十個等級,最可怕的便是十級。

    但凡危險指數達到十級之人,最起碼也能擁有與不朽大聖叫板乃至擊敗不朽大聖的實力。

    像九目天王在沒有突破修爲前,其危險指數也僅僅只是達到八級罷了,遠遠無法與血屠神子相比。

    根據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記載,血屠神子擁有一座無間煉獄塔,是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,其曾依靠這座寶塔,擊敗過不朽大聖。

    如此猛人,竟也已經來到崑崙界,着實是一個很糟糕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連持劍人都抵擋不住那人,難道是天要亡我鎮獄古族嗎?”

    感受到無間煉獄塔散發出的恐怖氣息,鎮獄古族很多人都不禁滋生出絕望情緒來。

    剛纔他們都已經真切感受到無間煉獄塔的可怕,讓他們如何能夠不絕望?

    “你們真是讓我很失望,一羣廢物。”血屠神子開口,冷酷無比,絲毫不給夏問心等人留顏面。

    恐怕也只有他,纔敢當面罵夏問心等人是廢物。

    “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惱怒,就想反駁,卻被夏問心按住肩膀阻止。

    夏問心淡笑道:“既然血屠神子你來了,我們自然聽憑你的調遣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僅僅冷哼一聲,並未再說什麼。

    待他攻破劍冢,釋放出冥王,再去訓斥他們不遲。

    “立刻退入劍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反應過來,連大喝道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的出現,使得戰局完全改變,不退入劍冢,鎮獄古族說不得會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史乾坤沒有遲疑,連祭出劍墓宮,以最快速度,將鎮獄古族所有修士收起,而後極速退走。

    “想逃?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冷冷一笑,無間煉獄塔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既然他已經出手,就不可能讓任何人逃走,鎮獄古族今日必滅。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表面火焰暴漲,炙熱氣息,簡直要將空間都融化掉。

    這是煉獄之火,可以熔鍊一切,不朽身軀都未必能夠承受住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咬牙,再度將青天浮屠塔打出。

    史乾坤還未退入劍冢,他必須要爲其爭取一些時間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豹烈、紀梵心等人亦是在出手,各盡所能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再一次的,張若塵等人被可怕力量震飛,盡皆吐血,傷得不輕。

    完整的至尊聖器,威力當真恐怖如斯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