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夏神子,你的滅神十字盾,應該也是一件完整的至尊聖器,爲何不能催發出如此強橫的威力?”九目天王很是疑惑問道。

    夏問心輕撫滅神十字盾,搖頭道:“不成大聖,想要掌握一件完整至尊聖器,是極爲困難的事情,我得到滅神十字盾時間尚短,還需要一些時間去磨合,唯有得到器靈認可,方能催發出最強威能。”

    聞言,九目天王不禁嘆息道:“血屠還真是好運,早早煉化無間煉獄塔,連不朽大聖都不是他的對手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夏問心只是淡淡一笑,並未再說什麼。

    此刻,無間煉獄塔飛在半空中,塔身上,飛出一團團煉獄之火,如同火雨一般,墜落在地,發出“轟隆隆”的聲音,簡直要將這片地獄徹底毀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想動用空間手段帶着衆人退入劍冢,卻發現空間受制,連飛行速度都變慢許多。

    “對付這羣土雞瓦狗,本神子一成力量便足夠,你們竟會弄得損兵折將,不死血族的臉,都被你們丟盡了!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一邊出手對付張若塵等人,一邊訓斥夏問心等人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臉色格外陰沉,惱怒無比,身爲神子,他心中亦有傲氣,亦要尊嚴,還從未被人如此訓斥過。

    若非夏問心阻止,他一定要與血屠神子理論一番,神子尊嚴不容踐踏。

    “這孫子是誰?裝什麼大瓣蒜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極爲不爽血屠,摩拳擦掌,很想揍他一頓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憶在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上看到的內容,表情凝重,道:“血屠神子是不死血族大聖之下,最頂尖的五大強者之一,曾與不朽境的淳一大聖絕戰與星空之中,兩人整整戰了兩天三夜,打得十多顆星辰墜落。”

    “最終,淳一大聖渾身染血退走,血屠勝。”

    “這一戰,震驚了天庭界的高層,也就是在那時,其危險指數被評定爲十級。”

    聞言,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心幾乎快要涼透。

    就連大聖都能擊敗……

    大聖,可是聖者中的帝皇,肉身不朽,力壓衆生。

    與血屠交手,與一位大聖交手,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面對這等恐怖的存在,他們還如何去對抗?

    如何能夠不絕望?

    “再強也得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瞥向身後,看到史乾坤正拼命往劍冢趕去。無論如何,都要再擋住血屠片刻,爲史乾坤退走爭取時間。

    況且,突破到九步聖王后,張若塵實力大增,也想試一試這位名震諸天萬界的血族至強,到底達到了何等層次。

    只有知己知彼,才知道如何去戰勝。

    “管他是誰,項爺爺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大吼,全身竅穴打開,涌出一道道魔氣雲柱,源源不斷匯聚向金屬魔冠。

    作爲結拜兄弟,任何時候,他都會堅定不移站在張若塵身邊,生死與共。

    慕容月沒有說話,只是默默調動魔氣,注入青光鈍月斬,隨時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,與他拼了!”真妙小道人咬着牙齒。

    豹烈自不必說,雙手食指合在一起,體內的聖氣在經脈中瘋狂運轉,向眉心凝聚而去,星神之眼隨時可以開啓。

    紀梵心體內涌現出神聖光芒,明顯也是在施展某種厲害手段。

    “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,阿彌陀佛。”二司空輕聲誦唸佛號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一巴掌拍在二司空頭上,瞪眼道:“瞎說什麼,要下地獄,也該是那什麼狗屁神子下地獄。”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等人擋在前方,血屠神子不禁冷笑,道:“既然你們都急着找死,那就成全你們。”

    話音未落,無間煉獄塔旋轉起來,一條條火焰河流涌出,散發出炙熱的氣浪,極速撞擊而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堅毅,盡全力催動青天浮屠塔,使的塔身變得足有一座山嶽那麼巨大,撞擊向無間煉獄塔。

    雖說青天浮屠塔器靈不在,可現在那道器靈意識願意全力相助,威能還是不可小覷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真妙小道人暫時化作紫金八卦鏡器靈,將紫金八卦鏡威能催發到極致。

    慕容月打出青光鈍月斬,項楚南打出金屬魔冠,豹烈開啓星神之眼,紀梵心體內涌出驚天神芒,大司空和二司空聯手,演化天地棋臺,神威瀰漫。

    這一次,幾人均是施展出最強手段,要與血屠神子拼個高下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恐怖至極的力量爆發,方圓數百里大地快速下沉,萬里煙雲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如此力量,哪怕只是一點餘波衝擊,也足以滅殺聖王級別強者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遭受巨大沖擊,猶如秋風中的落葉,盡皆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另一邊,無間煉獄塔停住,不再繼續推進。

    血屠立於塔頂,身體轟然爆碎,化作一團血氣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趴在血泊中的項楚南站起身來,一邊咳血,一邊大笑:“哈哈哈,什麼五大高手,什麼力壓大聖,遇到你項爺爺,還不是要煙消雲散?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也是露出大喜之色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道:“我們居然擊殺了血屠,這一戰,貧道豈不是要名動天下?”

    張若塵抹去嘴角血跡,卻沒有項楚南和真妙小道人他們那麼高興,反而臉色蒼白,心臣到了谷底,道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“走,爲什麼要走?”

    “沒錯,我們應該趁勝追擊,讓不死血族知道,崑崙界到底誰說了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紀梵心望着高懸在半空的無間地獄塔,眼神前所未有的沉凝,道:“剛纔,我們只是擊碎了血屠的一道分身而已,等到他的真身降臨,我們想走都走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……分身……”

    ‘不可能吧!’

    項楚南和真妙小道人皆是倒抽一口涼氣,情不自禁後退了數步。

    此刻無人催動無間煉獄塔,空間不再受制約,是退走的最好時機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空間挪移施展,張若塵帶着所有人,以最快速度退入劍冢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股磅礴無比的血煞之氣從天而降,出現在無間煉獄塔之上。

    血屠身影再現,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比先前強大了近十倍,宛如一輪血紅色的烈日懸浮在天穹,映照萬里天地。

    不過,他的臉色,卻格外難看。

    一羣螻蟻而已,竟是能夠摧毀掉他的一具分身,讓他顏面何存?

    要知道,那具分身是他使用大量血氣凝聚出來,擁有他全盛狀態一成的修爲。

    再加上無間地獄塔,大聖不出,誰與爭鋒?

    “逃吧,看你們能夠逃到哪裡去。封住鎮獄古族的出口,一隻蒼蠅也別放出去,本神子要一個一個的吸乾他們的鮮血。”血屠神子低吼一聲。

    無間地獄塔的表面,一道道銘紋猶如千萬蝌蚪一般浮現出來,血氣直衝天穹,至尊之力涌出猶如是要將空間鎮得凝固。

    以真身催動無間地獄塔,威力自是不可同日而語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,血屠也有吃虧的時候,嘿嘿。”九目天王輕笑道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駕馭着無間煉獄塔,極速闖入劍冢。

    劍冢內只存在劍道規則,除了劍修,其他任何修士闖入,實力都會受到壓制。

    可血屠神子闖入劍冢後,仍舊顯得極爲強勢,好似完全不在意劍冢對他的壓制。

    哪怕被壓制再多力量,也不影響他收拾張若塵等人。

    七顆神座星球突然飛出,瞬間構成一座強大陣法,向着血屠神子鎮壓而去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看都沒看一眼,很是隨意拍出一掌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陣法瞬間被瓦解,七顆神座星球四散紛飛。

    豹烈展現極速,手持黃金戰矛刺出。

    七耀圓滿力量爆發,黃金光芒凝聚於一點,無堅不摧。

    “鐺。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屈指一彈,將黃金戰矛震飛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拍出一掌,結結實實印在豹烈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豹烈口中鮮血狂噴,如斷線風箏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出現許多細微裂痕,鮮血滲出,差點爆碎開來。

    僅僅一掌,豹烈便遭受可怕重創,險些身死。

    同樣是臨道境修爲,實力差距,卻不是一般的大。

    就在血屠神子準備再補上一掌的時候,張若塵出手,將青天浮屠塔打出。

    趁着青天浮屠塔抵擋住血屠神子的瞬間,張若塵將豹烈救回,喂其服下大量生命之泉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們,也想與本神子交手,不知死活。”血屠神子震飛青天浮屠塔,冷酷說道。

    看到豹烈傷得那般重,所有人的心都不禁沉了下去,不知道能拿什麼去對抗血屠神子。

    他們之前拼着重傷,也才勉強毀掉血屠神子一具分身,對上其真身,他們根本連一絲還手之力都沒有。

    張若塵握緊拳頭,心中無比渴望力量,如果,他的修爲也能達到道域境,或者臨道境,又何懼血屠神子?

    他不缺資源、潛力,所欠缺的僅僅只是時間。

    多給他百年時間,大聖之下,他將無懼任何人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似乎並不着急殺死張若塵等人,很喜歡看他們恐懼的模樣,一步步將他們逼向劍冢深處。

    黑色原野之上,遍佈各種劍器,既有完好的,也有殘缺的,形態各異,數之不盡。

    越是深入,劍道規則越是活躍,對於其他修士的禁錮力也越強。

    除了張若塵,豹烈、紀梵心等人均是受到極強壓制,實力銳減。

    反觀血屠神子,依舊氣勢如虹,有完整至尊聖器在手,劍冢也難對其造成太大壓制。

    劍冢一處神秘之地中,羅乙顯出身形,皺眉看着張狂無比的血屠神子。

    “我好不容易發現一點東西,不死血族這些白癡就殺進來了,真是可惡。”

    羅乙臉色很難看,很不高興不死血族來壞他好事。

    強大精神力釋放,一尊巨人出現在他身後,手持一柄巨型重劍。

    巨人並非生靈,乃是一具死屍,不知已經死去多少年,被埋葬在劍冢內,屍身不腐,還擁有着強大力量。

    “想釋放出冥王,沒那麼容易,去。”羅乙冷笑,以精神力驅使巨人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巨人猛然躍出,居高臨下,揮動巨型重劍,對血屠神子劈砍而下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重重哼了一聲,一指點殺而出。

    一道血光迸發,劃破空間,轟擊在巨劍之上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巨人如野獸一般咆哮,連連出劍劈砍,悍不畏死。

    其雖死,可作爲劍修,在劍冢內,仍舊能夠佔據極大優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往巨人躍出的方向看了一眼,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回過神來,毫不遲疑帶着豹烈等人,以最快速度向着遠處一座被冰雪覆蓋的古山趕去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已經被巨人牽制住,他們可以趁此機會脫身,晚了怕是來不及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