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劍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凌厲,竭盡所能施展出一劍。

    璀璨劍光與火光迸發,毀滅氣機瀰漫,似要將一切摧毀。

    若非是在劍冢內,只怕方圓數萬裏都會因這次碰撞而沉陷下去。

    大聖級別的戰鬥,動輒便能夠打得星辰隕落。

    對於任何一座大世界而言,大聖之間爆發戰鬥,都會是一場大災難。

    無數煉獄之火飛濺,從天而降,化作炙熱的火雨,融化一切。

    “怎麼樣了?”

    項楚南等人均是將目光投向張若塵,想知道具體情況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形未動,手持滔天劍,注視血屠神子,他的一截袖子不在,被煉獄之火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另一邊,血屠神子臉色鐵青,一縷髮絲飄落,乃是被劍氣所斬斷。

    從表面上看,他是佔了一些優勢,可他卻一點都不滿意,他眼中螻蟻般的存在,竟能將他髮絲斬斷,如果再近一點,是否就能傷到他?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狂暴的煉獄之火從血屠神子體內涌現,充斥蒼穹。

    那一縷被斬斷的髮絲,燃燒起來,瞬間化作灰燼。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劇烈震動,無數玄妙銘紋浮現,綻放璀璨光芒,隱約有着淡淡神力瀰漫,似要將空間徹底凝固。

    若是在域外,只怕已經有星辰被震落下來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但凡身在劍冢之人,此刻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,感覺頭皮發麻。

    明明沒有風,可所有人都感覺到有一陣清風吹拂而過,帶着濃濃血腥氣息,似有一座煉獄即將降臨人間。

    傳說之中,無間煉獄塔內便是一座煉獄世界,就算是神,都有可能被生生鎮壓煉化。

    事實上,其曾經的確鎮壓過一尊神靈,所以纔會有淡淡神力殘存。

    能夠弒神的至尊聖器,每一件都擁有不可思議之力,遍尋諸多大世界,都難以尋到幾件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色凝重,盡所能從十六位祖師那裏借來力量,同時調動真理法則。

    雖說劍冢會壓制真理之道,可總還能發揮一點作用,哪怕值增幅一倍力量,意義也很巨大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這一擊非同小可,他必須得全力以赴,否則,必定會吃大虧。

    《真一雷火劍法》施展,天地間處處都被雷與火所充斥。

    這門劍法與張若塵可謂是格外契合,首先,張若塵修煉精神力,最擅長雷系法術;其次,張若塵掌握淨滅神火,且是達到臣焰級別。

    再加上他本身在劍道上的驚人天賦,修煉《真一雷火劍法》,可謂是輕而易舉,早就將其中精髓參悟透徹。

    也幸好他掌握的淨滅神火極強,對煉獄之火纔能有極強免疫力,要不然與血屠神子一戰,情況會更加不利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兩股絕強的力量碰撞,使得整個劍冢都劇烈震動起來。

    蹭蹭蹭,張若塵向後倒退數裏遠,將衝擊而來的力量盡皆化解。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火光飛濺,部分銘紋黯淡了下去,散發的威勢明顯變弱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臉色更加難看,他本以爲可以輕鬆收拾掉張若塵,可現在情況卻有些出乎他的預料。

    “本神子倒要看看,你藉助那些陰靈的力量,能夠在我手中堅持幾個回合?”血屠神子冷哼,再度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外力即便再強,也不可能持久,只要他繼續攻擊,張若塵很快就會潰敗。

    “你很強,但想要在劍冢擊敗我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橫手持着滔天劍,彈了彈身上的塵土,緊接着,一座由成千上萬道劍罡凝聚而成的劍域,自動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遠處,稠密的血霧,涌入進劍冢,一道道氣息強大的不死血族身影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雙手抱在胸前,冷哼一聲:“說我們沒用,他遇到張若塵這個難纏的對手,還不是久戰不下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長髮飄飄,望着遠處的戰場,面帶微笑,道:“無論是血屠,還是十六位劍聖陰靈加身的張若塵,都擁有與大聖叫板的力量。這一戰,我們還是不要插手進去爲好。”

    大聖一擊,可不是那麼好承受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闖入進他們二人的戰圈,與同時遭到兩位大聖夾擊沒有什麼區別,只會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身形猶如鐵塔一般的望丘神子,道:“若是能夠讓張若塵分心,或許血屠能夠贏得更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的目光,向豹烈、紀梵心等人掃視而去,道:“既然如此,你們挑一個對手吧!”

    “我先來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憋了一肚子火,早就想要戰個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背上的肉翼,宛如兩片巨大的血雲展開,身體飛到半空,右手的手掌向前一伸,掌心的那隻眼睛中,飛出一道直徑三丈粗細的光柱。

    光柱還未到達,浩浩蕩蕩的風勁,已經洶涌而來,使得豹烈、紀梵心等人的身前飛沙走石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豹烈發出一聲低吼,全力打出一道拳印。

    拳印化作一頭星雲豹,巨大無比,栩栩如生,所過之處,灑落大片星輝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人對碰一擊,強大的力量震動天地。

    附近一座座火山隨之崩塌,岩漿從地底涌出,使得方圓數百里都變成了赤紅色。

    下一刻,九目天王到達豹烈的上空,大笑一聲,又是一道光柱從眼中飛出。

    紀梵心取出一片晶瑩剔透的紫色花瓣,捏在手心,道:“居然敢闖到這裏,九目天王你也太自負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紫色花瓣飛出去,一分爲二,二分爲四,四分爲八……最後,化爲漫天花雨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一般的花雨,而是一種精神力攻擊。

    被任何一片花瓣擊中,精神和聖魂都會遭受創傷。

    可是,花雨還沒有落到九目天王的身上,卻是被一股氣息的力量吸引,化爲一條洪流,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血發飄飄,俊朗神豐的夏問心,使用一卷竹簡,將所有花瓣全部都收走。

    “大名鼎鼎的百花仙子,果然美豔動人。”夏問心盯着紀梵心,面帶欣賞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小心啊,就連冥仙都在她的手中吃虧,玫瑰花有刺,小心扎傷了手。”九目天王一邊與豹烈交手,一邊說話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夏問心和紀梵心幾乎同時出手,兩人的速度快到極致,瞬間消失在了衆人的身前。

    以望丘神子爲首,另外幾位帝子、帝女,與不死血族大軍,向項楚南等人圍攻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將七顆神座星球打出,排列在七個不同的方位,星球表面浮現出大量陣法銘紋,形成一座九品大陣。

    憑藉九品大陣,與項楚南、大司空、二司空等人的輔助,勉強是將望丘神子等人抵擋住。

    現在,唯獨只有史乾坤沒有參戰,他極目遠眺,看見一支不死血族,向冷火山的方向奔襲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冷火山是張若塵爲沉淵古劍凝練道體的地方,絕不能讓沉淵古劍落入不死血族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取出一張符籙,貼在胸口,隨即全身被白光籠罩,急速飛掠了出去。

    追上那支不死血族,史乾坤將一張張鎮血符,與大量連山符打出,將七百餘位不死血族的聖境修士擊斃,鎮殺在一座座石山下方。

    站在冷火山的山頂,史乾坤擦拭額頭上的汗珠,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天下間,居然有剋制不死血族的符籙,可否借我一觀?”一道詭異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聽到這道聲音,史乾坤的臉色猛然一變。

    一縷黑霧,憑空顯現出來,凝聚出冥仙的身影。

    前一刻,還在山下。

    下一刻,已經站在山腰。

    史乾坤心知自己絕不是冥仙的對手,轉身便是跳入進冷火山的山腹。

    “哏哏,看來除了《星斗圖》,此次還有意外收穫。”

    冥仙追擊史乾坤,就是爲了《星斗圖》。

    “嗯?這座冷火山,似乎有些古怪。”

    冥仙輕輕一跺腳,轟鳴聲響起,龐大的山體出現大量裂縫,隨即崩塌而開,顯現出內部的一切。

    山腹中,沉淵古劍懸浮於日晷下方,一個黑衣少年盤坐在劍上,容貌酷似張若塵,正極力凝聚道體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,時而凝實,時而變得虛幻。

    耗費多年時間,沉淵古劍的劍靈凝聚道體,到了關鍵時刻,即將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史乾坤則是站在日晷的另一頭,看着從天而降的冥仙,長長一嘆,眼中露出一抹絕望之色。

    敵人太強大,任何反抗都是徒勞。

    冥仙身形筆直,揹着雙手,看着坐落在地面的日晷,傾聽日晷中發出的水流聲,露出極其感興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時間流動如梭,聲入溪水,好一件時間寶物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他的目光,落入沉淵古劍上面,眼睛又是一亮:“咦,竟是一柄以造化神鐵鑄造而成的劍,器靈正在凝聚道體。就算找不到《星斗圖》,得了這兩件寶物,也算是不虛此行。妙,妙極。”

    沉淵劍靈擡起頭來,眼中露出憂色,道:“不死血族攻打劍冢,冥族居然也參與進來,劍冢已經被攻破了嗎?”

    冥仙注視沉淵劍靈,道:“本神子相助不死血族,是各取所需。劍冢被攻破,是遲早的事,這是大勢,誰都不可能擋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有張若塵在,你們想攻破劍冢,恐怕沒有那麼容易。”劍靈處變不驚的道。

    冥仙抱着雙手,嗤笑道:“因爲你的主人太弱,所以你也變成了井底之蛙。張若塵的對手是血屠,就算是在劍冢,佔盡天時地利,亦是必敗無疑。”

    “良禽擇木而棲,跟着一個將死之人有什麼意思?你不如追隨本神子,以本神子的實力和能調動的資源,足以讓你將來成長爲一把絕世神劍。”

    劍靈笑了起來,道:“將死之人……嗯……倒也沒錯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靈太鎮定,且笑得很不正常,讓冥仙生出不祥的預感。

    “你在笑什麼?就憑你一柄七耀萬紋聖器的劍靈,信不信本神子現在就能抹殺你,大不了今後蘊養新的劍靈。”冥仙的眼神,變得沉冷了幾分。

    突然,冥仙背心發涼,皮膚上汗毛倒立,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將他籠罩,令得他渾身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噠噠。”

    腳步聲響起。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冥仙大驚,連環顧四周。

    有人竟能夠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,來到他附近,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位極美的紅衣女子,從黑暗陰影中走出,她的身形高挑,頭髮烏黑柔美,雪頸細長,柳腰纖細,眼神冰冷,紅脣晶瑩,面容與池瑤有九分相似。

    不僅容貌相似,就連氣質也極像。

    任何生靈站在她的面前,都會情不自禁生出一股壓迫感,想要下跪,想要臣服,想要叩拜。

    “池瑤女皇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承受不住那股威壓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池瑤女皇……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冥仙屏住呼吸,瞪大雙目,不敢相信此女真的是崑崙界的那位神。

    “不,你是一道劍靈。”

    冥仙倒也不是一般修士,很快識破了紅衣女子的真身。

    “沒錯,就是劍靈,名叫滴血。”

    紅衣女子手持一柄血紅色的劍,再次向前跨出一步,頓時有着滔天殺氣向冥仙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或許是滴血劍吞噬了太多生靈的鮮血,身上的殺氣竟是凝成了實質,在冥仙的眼前,化爲一座屍山血海的戰場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根本沒有出手,殺氣已經凝聚出成千上萬柄戰劍,向冥仙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冥仙的強大聖魂,似乎都要被殺氣撕碎。

    “冥河陣圖。”

    冥仙剋制住心中的恐懼,咬緊牙齒,將一幅陣圖打了出去,演化出一座冥河世界,想要擋住紅衣女子。

    冥河陣圖乃是冥仙最大的底牌,即便是不朽境大聖的攻擊,也能抵擋三擊。

    但……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紅衣女子手中的劍,化爲一道血光,快如閃電,瞬間穿透《冥河陣圖》,落在冥仙的心口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冥仙被一把滴血劍,衝擊得飛了出去,釘在一塊岩石之上,鮮血汩汩而涌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……”

    冥仙眼睛瞪得很大,不敢相信這一現實。

    大聖之下,居然有人能夠一劍將他擊敗。

    下一刻,冥仙體內的聖血,盡數被滴血劍吸收而去,化爲了一具乾屍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沒有多看冥仙一眼,所有目光,都落在沉淵古劍的劍靈身上,美眸中的寒光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柔情。

    滴血沉淵,本就是一對情侶劍。

    主人無情,劍有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