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鎮殺。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低吼,揮袖將催發到極致的無間煉獄塔打出。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釋放出熊熊火焰,如一顆恆星墜下,攜帶無以倫比的恐怖力量,簡直要將整個劍冢摧毀。

    任憑張若塵能夠借用多少外力,都必將被無情抹殺。

    能夠死在他最強一擊之下,也算是張若塵的榮幸。

    “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怡然不懼,身上氣勢快速攀升到巔峰,將陰陽太極圖打出。

    現在雖然只有他一個人,可以沉淵古劍和滴血劍之間的默契,也足以將陰陽兩儀劍陣的真正奧義展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陰陽太極圖與無間煉獄塔碰撞在一起,兩股不同的力量衝撞在一起,彼此消磨,形成恐怖衝擊波。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停在半空,雖不斷釋放出狂暴之力,卻無法再向下壓落分毫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和滴血劍所構成的陰陽太極圖,穩定無比,看似不大,卻擁有對抗無間煉獄塔衝擊的偉力。

    “你擋不住,破。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眼中閃過一道厲芒,真身出現在無間煉獄塔的塔頂,全力向下碾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身上的氣勢仍在繼續攀升,源源不斷將力量注入陰陽太極圖中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陰陽太極圖也在自行從劍冢汲取力量,好似沉淵古劍和滴血劍都與劍冢之間有着某種奇妙的聯繫。

    一股無形波動傳遞而來,讓張若塵猛然生出一種明悟,劍意也因此發生奇異變化。

    終於,他將劍九最後一層奧義“魂歸無間”,參悟透徹,劍九達到圓滿之境。

    當即,他以變化後的劍意,催動陰陽兩儀劍陣。

    兩儀宗的陰陽兩儀劍陣,本就是脫胎於劍閣的《無字劍譜》,故而以參悟《無字劍譜》所得劍意,去催動陰陽兩儀劍陣,可謂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陰陽太極圖迸發出璀璨神芒,劍罡沖霄,將煉獄結界斬破。

    緊接着,無間煉獄塔被一道劍罡擊飛,數之不盡的煉獄之火紛飛,化作漫天火雨。

    下一刻,陰陽太極圖再度迸發出多道劍罡,斬破空間,閃電般斬殺向夏問心、九目天王等人。

    相比於剛纔擊飛無間煉獄塔那一道劍罡,此刻迸發出的幾道劍罡,威力無疑是要弱許多,但也絕對不容小覷,每一道,幾乎都有着斬落星辰之可怕威能。

    夏問心反應極快,第一時間,將滅神十字盾打出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滅神十字盾釋放出道道血芒,與劍罡碰撞湮滅。

    “血屠耗損精氣催動無間煉獄塔,足以鎮殺不朽大聖,竟奈何不了張若塵,甚至還落在下風,怎麼可能?”看到無間煉獄塔飛上高空,九目天王感到很是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雖然不喜歡血屠,但卻很認可血屠的實力,很清楚血屠剛纔那一擊是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正常情況下,那一擊足以將張若塵殺死,哪怕是那些相助張若塵的陰靈,也都得飛灰湮滅。

    可最後爲何會出現這樣的結果?

    “不愧是池瑤女皇的戰劍,比之無間煉獄塔更強。”夏問心忍不住讚歎道。

    至尊聖器同樣有強弱之分,且差距往往還會很大。

    像千骨女帝的虛空劍,便是最頂級的至尊聖器,有人猜測其可能與神器相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而滴血劍成爲至尊聖器的時間雖不長,但畢竟乃是以造化神鐵鑄造而成,加上池瑤女皇強大無比,故而其一開始就比很多至尊聖器要強得多,將來未必沒有希望成爲真正的神器。

    “情況似乎有些不妙,接下來該怎麼辦?”身體如鐵塔般的望丘神子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戰鬥他是沒有問題,可論計謀,卻還是得看夏問心。

    夏問心眼中閃過幾縷精光,沉吟道:“調集大軍,全力發動進攻,將幾艘滅聖戰艦全部用上。”

    聞言,九目天王眼睛頓時亮了,道:“早就應該動用滅聖戰艦,何須如此費力。”

    “在局勢沒有完全清晰的情況下,自然得保留一些底牌,現在既然連滴血劍都出現了,那麼鎮獄古族應該不會再有什麼後手。”夏問心平靜分析道。

    說罷,他一甩衣袖,三艘僅有尺許長的精緻戰艦出現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立刻抓過一艘,將自身力量快速灌注進入。

    頓時,微型戰艦極速變大,化作數百米長的龐然大物。

    一萬不死血族戰士立刻飛上戰艦,九目天王亦是進入戰艦內。

    緊隨其後,夏問心和望丘神子亦是分別執掌一艘戰艦,與九目天王執掌的戰艦呈三才陣勢,向着張若塵飛去。

    夏問心知道攻打劍冢用一般戰艦無用,所以攜帶了三艘強大無匹的滅聖戰艦前來。

    顧名思義,滅聖戰艦是專爲滅聖而存在,如果是由絕頂強者掌控,足以滅殺大聖。

    滅聖戰艦煉製不易,每一艘都價值連城,不但攻擊驚人,防禦亦是極強,很難損傷。

    若非是要攻打劍冢,夏問心根本就不可能從族內帶出三艘滅聖戰艦來。

    另一邊,不死血族大軍紛紛結陣,每一座戰陣幾乎都是由成千上萬人組成,規模極爲龐大。

    論單個實力,這些不死血族戰士,的確算不得多強,可一旦結成戰陣,彼此力量結合在一起,那就非同小可了。

    有道是螞蟻多了咬死象,成千上萬聖境不死血族戰士組成戰陣,足以殺死聖王強者。

    “血屠,你主攻,我們從旁協助。”夏問心暗中對血屠神子傳音道。

    此刻,血屠神子臉色無比陰沉,簡直快要滴下水來。

    剛纔的交鋒,讓他心中生出一股挫敗感來,無比憋屈惱怒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咆哮,再度將許多血精氣注入無間煉獄塔中。

    那些黯淡下去的銘紋重新浮現,炙熱氣息瀰漫,隱隱有着一座煉獄世界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鎮壓而下,那種氣勢,不可抵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三艘滅聖戰艦表面浮現大量銘紋,分別釋放出雷電、火焰和狂風。

    有着三位神子和三萬名不死血族聖境戰士一同催動,三艘滅聖戰艦釋放出的力量,幾乎是不可阻擋的。

    別說是聖王,就算是大聖,都需要避其鋒芒。

    滅聖戰艦通常都是用在域外星空中作戰,隨意一擊,就能擊落星辰,令虛空破碎。

    此刻,三股力量同時爆發,配合着無間煉獄塔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凌厲,盡所能演化陰陽兩儀劍陣,陰陽太極圖在變大,他本身就站在中間,可攻可守。

    這門劍陣最注重平衡,無論是進攻,還是防禦,都十分強大,只要兩個人心意合一,便幾乎是能夠立於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和三艘滅聖戰艦的力量,盡皆轟擊在陰陽太極圖之上。

    讓夏問心等人感到失望的是,陰陽太極圖並未崩潰,其依然在緩緩運轉。

    所有力量傳遞到陰陽太極圖上後,都如泥牛入海,蕩然無存。

    “該我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語,一股強大的劍意釋放而出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陰陽太極圖震動,迸發出道道凝練到極致的劍罡。

    能夠如此凝練,還得多謝夏問心等人發出的攻擊,那些攻擊正好是讓劍罡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再次被擊飛,哪怕其已經爆發出更強力量也無用。

    “撕拉。”

    三艘滅聖戰艦亦是倒飛而出,表面銘紋暗淡,竟是受損了。

    “咻。”

    劍魂自張若塵體內飛出,駕馭滔天劍,閃電般貫穿望丘神子頭顱。

    “不可……”

    望丘神子瞪大眼睛,直挺挺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劍魂並未退走,而是全力催動滔天劍,將劍九施展到極致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滅聖戰艦上很多不死血族戰士還未反應過來,身體便爆碎開來,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下一刻,劍魂迴歸,猶如不曾離體過。

    雖說戰艦上還有一些不死血族戰士活着,可也基本上癱瘓掉,不再具有什麼威脅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這般快速將一艘滅聖戰艦打殘,這是所有人都不曾想到的。

    尤其望丘神子被斬殺,更是讓人震驚莫名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倒吸一口涼氣,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一絲懼意。

    他的實力不比望丘神子強多少,既然張若塵能擊殺望丘神子,也就意味着,同樣有可能將他擊殺。

    “退。”

    毫不遲疑,九目天王選擇倒退。

    無論怎樣,先拉開與張若塵的距離,他可不想成爲下一個望丘神子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哪兒?”

    張若塵冰冷開口,將陰陽太極圖打出,直衝九目天王駕馭的滅聖戰艦而去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已經心生懼意,又主動退走,可謂是破綻百出,這樣的機會,他又豈能放過?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一股滔天血氣爆發,凝聚成一面巨型盾牌,擋在九目天王駕馭的滅聖戰艦之前。

    這面巨型盾牌,乃是由一座戰陣凝聚而成,匯聚上萬不死血族戰士的力量,防禦力絕對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剛想鬆一口氣,卻突然頭皮發麻,感覺到巨大威脅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巨型盾牌轟然爆碎開來,顯得脆弱無比。

    陰陽太極圖氣勢不減,徑直撞擊在九目天王駕馭的滅聖戰艦之上,爆發出毀天滅地之威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