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血湖畔,生長有大量獸形聖葯,像兔,像蛇,甚至還有一些,宛如龍虎,形似饕餮,散發出強大的精神力波動。

    在路上,眾修士鎮壓了不少獸形聖葯,吞服后,修為大增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突然看到這麼多獸形聖葯,他們無法保持平靜,眼中露出貪婪的光芒,個個都摩拳擦掌,蠢蠢欲動,渾然忘記來到極地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「若是採摘了它們,我肯定能夠煉出道域。」

    「為了儘快突破到九步聖王境界,值得拼一把。」

    「富貴險中求,越是危險的地方,機遇才越大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寶物迷人心,此言不虛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提醒道:「大家小心一些,這些獸形聖葯,能夠攻擊修士的聖魂和精神。」

    「仙子放心,本太子有九竅鎮魂珠,不懼它們的攻擊。」

    帝祖太子對自己的實力,相當自信,帶着越公明、獻公明、鵲公公等人,向神血湖泊靠近過去,將一株又一株獸形聖葯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都很眼紅,加入到採摘獸形聖葯的陣營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知道阻止不了他們,輕嘆一聲,隨即運轉聖氣,睜開眉心的豎眼,尋覓血蜂修羅王的蹤跡。

    可惜,有神屍殘力的壓制,她的那隻豎眼,在這裏爆發出來的威力,相當有限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皺起黛眉,道:「有些不對勁。」

    李妙含問道:「師父,什麼地方不對勁?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「血蜂修羅王既然來了戰魂星,肯定不會放過這座神血湖泊,可是,為何他沒有在這裏?」

    「或許,他提前察覺到了我們的氣息,已經逃走。」李妙含道。

    屠夫點了點頭,道:「不是沒有這種可能,畢竟我們人多勢眾,高手如雲,就算血蜂修羅王再強,也不敢正面與我們交鋒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還等什麼,我們也去採摘獸形聖葯。先前,有修士吞服壽形聖葯后,直接從七步聖王,突破到了八步聖王。再不去,那些傢伙,就要將聖葯全部都採光,我們不能空手而回吧?」一位天初文明的長老,有些急切的說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的眼神清澈,搖了搖頭,道:「不行,不能所有修士都去採摘聖葯,萬一遭到偷襲,我們會被打得措手不及。」

    李妙含的目光,望向神血湖的方向,有些吃驚道:「他……他居然去了神血湖,他要做什麼?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順着李妙含的視線望去,看到張若塵的背影,頓時雙眉皺得更深了一些,自言自語的道:「這個傢伙,看來也是想要取走一些好處。」

    李妙含笑道:「神血的用途,比獸形聖葯要廣得多。那麼大一湖,哪怕能夠收走百分之一,千分之一,也是一筆龐大的財富。」

    獃子的眼睛一亮,道:「天女殿下,要不我們也是收取一些?」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「神血蘊含龐大的力量,一滴滴在普通的聖器上面,可以將聖器都滴穿。沒有特殊材質的器皿,怎麼盛放神血?」

    「再說,這裏的神血,肯定帶有一些不幹凈的東西。就算收取,也無法直接煉化。」

    獃子在身上摸索了半晌,卻沒有找到,合適的器皿裝放神血,最終,有些失望的長嘆一聲,留在了天初仙子的身旁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六顆虛妄珠護住全身,緩緩的走向神血湖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神血湖,不僅天地間的壓迫力量越是強大,在張若塵的眼前,更是出現了一些詭異的幻象。

    血湖變得無邊無際,紅色的水面上,飄浮起來一隻只骷髏,發出撕心裂肺的叫聲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骷髏,散發出來的氣息,與大聖一樣強大,提着尖銳的骨矛,向張若塵的胸膛,直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理會它們,當骨矛刺中他身體的時候,自動就穿透過去,化為虛無幻影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幻象!

    當然,也需要張若塵那樣強大的精神意志,才能抵禦。換做是別的修士,在大聖氣息散發出來的時候,就會被嚇破膽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繃緊神經,緊張的道:「張若塵,你真的是為了神血,什麼都不怕嗎?」

    「你覺得我是為了神血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道:「難道不是?」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神血湖泊的邊緣,打開天眼,在湖泊的表面尋覓。半晌后,他露出疑惑的神情,念道:「難道我猜錯了?」

    「你在找什麼?」真妙小道人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神血湖的邊緣行走,將所有能夠藏身的地方都找了一遍,等到真妙小道人第五次問他的時候,他才回答道:「血蜂修羅王。」

    「切,我還以為你在找什麼。」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道:「貧道覺得,血蜂修羅王肯定早就已經逃走,怎麼可能還在這裏?難度他還能藏進湖中?一湖的神血,蘊含的力量,根本不是聖王抵擋得住。任何生靈跳進去,都會被煉成膿血。」

    「或許,你說得有道理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來都來了,這麼大一湖神血,怎麼能視而不見?」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取出紫金八卦鏡,將其催動,打了出去,懸浮到湖泊的半空。

    湖中的神血,一滴滴飛了起來,湧入進鏡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頗為詫異,道:「紫金八卦鏡還有內空間?」

    「那麼吃驚幹什麼?一件至尊聖器,有內空間是很奇怪的事嗎?」

    緊接着,真妙小道人又道:「機會難得,你也趕緊拿出青天浮屠塔,收取神血。你想將肉身修鍊到大聖境界,需要大量神血,這次要是錯過,以後上哪裏去找?」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有一種危機感,總覺得有一雙危險的眼睛,正注視着他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三張符籙,藏在左手掌心,以備不時之需,隨後才將水星葫蘆取出來,使用一根七耀萬紋聖器級別的鎖鏈,纏在葫蘆上面,將它扔進神血湖。

    下一刻,水星葫蘆變得足有宮殿那麼巨大,神血源源不斷流入進葫蘆口。

    在葫蘆口的位置,形成一個血水漩渦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真妙小道人怪叫一聲:「竟然使用水星葫蘆,這不公平。」

    水星葫蘆簡直就是無底洞,根本不可能裝滿。

    相比起來,它的紫金八卦鏡,一次性只能收取數十滴神血,速度太慢。

    那些採摘獸形聖葯的修士,看見張若塵在收取神血,也相當心動,想要趕過去分一杯羹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巨大的危機爆發。

    獸形聖葯叢中,響起一道慘叫聲。

    「血皇……皇蜂……」

    帝祖太子座下的一位九步聖王,從聖葯叢中衝出,身上有數十隻血紅色的蜂蟲。有的蜂蟲,竟是已經鑽入進他的體內,留下指頭大小的血孔。

    那位九步聖王,被蜂蟲襲擊后,便是運轉體內的聖氣,使用肉身的防禦力量進行抵禦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可是,他還沒有衝出聖葯叢,頭顱就爆碎而開。

    一隻拳頭大小的蜂蟲,從他的頭頂衝出來。

    那是一隻蜂王,血紅色的身軀上,有着一道道金色的紋路,散發出來的氣息,能夠與道域境界的強者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「嗡嗡。」

    一株地龍形態的獸形聖葯中,飛出大量血紅色的蜂蟲,化為一片血雲,向四面八方飛去。

    「血皇蜂,是血皇蜂!」

    「這是一個陷阱,趕緊離開聖葯叢,趕緊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短短一瞬間,就有五六位聖境修士,被血皇蜂圍住,將他們的身體刺得就像是蜂窩,並且將他們體內的血液吸食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血皇蜂的數量,恐怕是超過了千隻,打得他們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與天初文明的四大長老,立即打出《紅日神河圖》,向血皇蜂群攻擊過去。紅日的力量爆發出來,將數十隻血皇蜂震得爆碎,化為一團團血霧。

    漸漸的,那些在逃命的聖境修士平靜下來,開始反擊,向血皇蜂群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神血湖畔,張若塵看到血皇蜂出現,就意識到不妙,手臂猛然發力,將七耀萬紋聖器的鎖鏈向回一拖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水星葫蘆衝出湖面,劃出一個弧度,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時候,湖泊中心的石柱上,距離湖面大概三十丈的位置,出現了一道黑色光華。

    那道黑色光華,散發出排山倒海的力量,如同離弦之箭,直衝向水星葫蘆。

    「果然沒有猜錯,真的藏在附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那道黑色光華,雙瞳猛然一縮,立即將左手中的一道符籙打出去。

    符籙宛如一柄飛劍,與黑色光華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符籙爆碎而開,形成一百多道碗口粗的雷電,交織在神血湖的上空,震得空氣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雷電的後方,一道身穿黑色戰甲的威武身影,顯露出來,提着一柄寬闊的重劍,背上長著一對黑色羽翼,冷冷的盯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「竟然沒能傷到他,此人的防禦力也太誇張。」張若塵暗暗吃驚。

    水星葫蘆已經被張若塵收回手中,唰唰的兩聲,他的左手,立即打出第二道符籙,第三道符籙。

    那道黑色身影,正向紫金八卦鏡衝去,就遭到第二道符籙和第三道符籙的攻擊,將他的去路阻攔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又有兩道雷鳴之聲,在神血湖怕的上空響起。

    黑色身影從雷電中衝出去,一雙血紅色的瞳孔,死死的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人,正是血蜂修羅王。

    「天庭界竟是有如此精明的修士,兩次提前猜到本王的動機,從而打出攻擊符籙,先發制人,有點意思。」

    血蜂修羅王扇著一對寬闊的黑色羽翼,提着沉重的戰劍,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飛去,速度快得像是一道光梭。他決定先除掉張若塵,免得再給他製造麻煩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