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臉色猛然一變,心中籠罩上一層陰影。

    當即,他將至尊聖器級別的古鏡打出,全力激發古鏡內部的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“咔。”

    由滴血劍和沉淵古劍凝成的陰陽太極圖案,鋒芒畢露,劍氣縱橫,輕而易舉便是將滅聖戰艦劈成兩半,如同兩座鋼鐵大山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頃刻間,大批不死血族修士被劍氣擊碎身體,形神都盡皆被磨滅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聲巨響。

    兩截滅聖戰艦墜落在地面,砸出兩個大坑,大地爲之震動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古鏡綻放璀璨光芒,無數銘紋交織,至尊之力凝成一片波光粼粼的神海,擋在滴血劍和沉淵古劍的前方,似要將它們禁錮住。

    但,陰陽太極圖案旋轉着飛過去,以摧枯拉朽之勢將至尊之力擊穿,神海崩碎而開。

    滴血劍的劍尖,擊在古鏡中心,將其震得倒飛。

    “噼啪。”

    可以清晰看到,古鏡上出現了數道裂紋,損傷得更爲嚴重。

    不過,趁此機會,九目天王倒是逃得足夠遠,避開了被陰陽兩儀劍陣的攻擊。

    正當九目天王想將古鏡收回之時,張若塵調動空間力量,探出一隻手掌,隔空抓去。

    隨即,一隻數十丈長的手掌印,出現在古鏡的上空,掌心出現了一個空間漩渦,一把將銘紋黯淡下去的古鏡抓住,以空間力量,強行鎮壓起來。

    古鏡雖是至尊聖器,但是,損傷頗爲嚴重,又沒有器靈存在,鎮壓並非難事。

    眼見古鏡被收走,九目天王眼珠子都要從眼眶中爆出,怒吼一聲:“將藏山魔鏡還給本王。”

    白骨聖山已經半毀,如果再失去藏山魔鏡,他這次的損失就太大,今後還如何與不死血族乃至地獄界其他族羣的天驕妖孽爭鋒?

    “好啊,還你。”

    天地間的靈氣和聖氣,向張若塵匯聚過去,衝入藏山魔鏡。

    古鏡表面浮現出海量銘紋,每一道都清晰無比,可怕的至尊之力激盪,洶涌澎湃,遠勝過在九目天王手中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瞳孔緊縮,心悸無比。

    他已經感覺到,自身與古鏡的聯繫被斬斷,眨眼之間,古鏡已然易主。

    “快退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也察覺到不妙,全力以赴催動滅聖戰艦,艦體表面浮現出一個又一個光點,光點擴散而開,化爲滿天星斗一般的陣法印記。

    無數道雷電,從陣法印記中飛出,使得天空忽明忽暗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料到夏問心會插手,故而第一時間將沉淵古劍和滴血劍召回,左手快速畫圓,操控二劍,抵擋夏問心和滅聖戰艦打出的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右手打出藏山魔鏡,擊向九目天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青天浮屠塔飛出去,攻向血屠神子。

    同時對三位神子出手,當真是霸道非凡。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連續兩次被擊飛,力量宣泄一空,短時間無法再激發出太強力量,故而動用青天浮屠塔便足夠應付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握緊拳頭,心中惱怒無比。

    眼見誰都無法依靠,無奈之下,他只得將半截蘊含神骨的白骨聖山取出,撐了起來。

    藏山魔鏡散發出的氣息太過可怕,讓他感受到極大威脅,硬扛就算不死,怕也得重傷。

    另一邊,夏問心亦是臉色凝重,將滅神十字盾打出。

    他已經是看出來,滴血劍和沉淵古劍組合成的劍陣無堅不摧,哪怕是滅聖戰艦,也抵擋不住它們的斬擊。

    之前兩艘滅聖戰艦,便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藏山魔鏡釋放出至尊之力,瞬間將白骨聖山淹沒。

    “咔。”

    白骨聖山發出破碎解體之聲,許多聖骨瞬間崩碎,化爲齏粉。

    經此一擊,白骨聖山基本上算是毀掉,修復的代價,不亞於重煉一座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的心在滴血,整個人已然是要抓狂,恨不得將張若塵碎屍萬段。

    藏山魔鏡本是他的戰器,卻被張若塵掌控,還被用來對付他,簡直可惡至極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慶幸的是,白骨聖山幫他擋住了至尊之力,讓他暫時脫險。

    第一時間,九目天王向着夏問心所在的滅聖戰艦閃掠而去。

    這種時候,絕對不能落單,否則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滅聖戰艦的力量,加上滅神十字盾,與滴血劍和沉淵古劍激烈對碰,短時間竟是相爭不下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由九目天王親自主持滅聖戰艦,成千上萬的不死血族修士一起調動聖氣,隨即戰艦的頂部,飛出一百八十根光柱,連接成一座戰陣。

    戰陣的中心,凝聚出一柄巨斧,猛然劈砍而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又有另外三座戰陣凝聚出來,分別鉤織出三件戰兵,散發出磅礴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冰冷,雙手合在一起,結出劍道指印,滴血劍和沉淵古劍運轉得越來越快,陰陽兩儀劍陣的威力進一步提升。

    這片天地,都化爲一陰一陽,兩種不同的色彩。

    劍陣中,飛出四道劍罡。

    四道劍罡如同白虹貫日,輕而易舉將滅聖戰艦凝聚出的四件巨型戰兵擊碎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地面上,上萬位不死血族修士排列成方陣,打出上萬道聖光,如一道道流星,劃破長空,撞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每一道聖光,都是一件聖器。

    萬道聖光,便是萬件聖器。

    如此多聖器同時打出,爆發出圓滿力量,足以將一座大陸打得沉陷下去,生機絕滅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急不亂,衣袖一招,將沉淵古劍和滴血劍喚回,在他身前旋轉起來,發出嘩啦啦的劍嘯聲。

    上萬件聖器撞擊而來,氣勢滔天,可在觸及到陰陽兩儀劍陣後,卻全都被席捲了進去。

    陰陽兩儀劍陣轉動,如同滅世磨盤,攪動乾坤陰陽,碾壓世間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嘭!嘭!嘭……”

    劍陣中,所有聖器爆碎,化作一片片破銅爛鐵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張若塵是真神附體嗎?萬件聖器攻出,竟是被盡數破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焰裂刀……就這麼毀掉了嗎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豹烈大吼一聲,身軀膨脹起來,化爲本體,衝入進那座打出上萬件聖器的戰陣中。

    戰陣中的不死血族修士聖器被毀,方寸大亂,被豹烈打得人仰馬翻,瞬間便是死了一半。

    另一邊,紀梵心亦是出手,玉指輕輕一彈,空氣顫動了一下,萬千花瓣飄落,花香瀰漫,將另一座萬人戰陣籠罩。

    花瓣看似美麗,如同冰玉雕琢而成,實則暗藏殺機,每一片都能置人於死地。

    眨眼工夫,已是有着許多花瓣染血,透出一股妖異之感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羅乙出現在隊伍中,幫着項楚南、慕容月等人一同攻擊不死血族大軍。

    他出手得相當及時,擊殺了一位偷襲項楚南的不死血族聖王,又幫慕容月擋住另一位九步聖王境界強者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好兄弟,多謝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以感謝的目光,盯着羅乙。

    另一頭,史乾坤取出劍墓宮,配合項楚南等人,向其中一座不死血族戰陣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劍墓宮不僅僅只是一座宮殿,更是一件強大的聖器,由史乾坤和鎮獄古族的修士一起催動,頓時化爲一座數十里長的金字塔一般的宮殿。

    這一戰,因爲張若塵的拼死反擊,他們逐漸佔據上風。鎮獄古族的修士,做爲劍冢的主人,豈能一直袖手旁觀?

    他們也要戰。

    “鎮殺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一邊打出劍墓宮,一邊將數百張鎮血符撒出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戰陣本是極爲穩固,看不出破綻,可在鎮血符和劍墓宮的攻擊下,立刻便是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最激烈的戰場,還是在張若塵那邊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陰陽兩儀劍陣,打得僅剩的滅聖戰艦不斷倒退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滅神十字盾阻擋,其早已被打得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而血屠神子這邊,情況亦是不太好,青天浮屠塔連續不斷轟擊,使得他根本無法激發出無間煉獄塔的強大力量,一直都只能被動抵擋。

    自他踏上修煉之路以來,還從未經歷過如此憋屈的戰鬥。

    “該結束了!”

    經過先前的激烈鬥法,張若塵已經闖到滅聖戰艦的近處,時機成熟,於是,取出一幅空間捲袖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隨着空間崩塌,滅聖戰艦外圍的陣法紛紛碎裂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陰陽兩儀劍陣攻向滅聖戰艦,輕而易舉將戰艦劈斬開來。

    下一瞬,血衣女子手持滴血劍,衝出劍陣,徑直攻向夏問心。

    “周天劍法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抓住沉淵古劍的劍柄,突兀出現在九目天王近前,劍光一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竟然會死在……”

    九目天王眼中滿是不甘之色,話還未說完,頭顱便掉落而下。

    到頭來,他還是沒能夠逃過這一劫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是兩劍揮出,兩道劍罡飛出去,將九目天王的體軀和頭顱擊碎成兩團血霧。

    即便九目天王的生命力再強大,也都死得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滴血劍鎖定住夏問心氣機,斬出一道血光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逃的時候,夏問心依舊身法飄逸,氣質出衆,直到知道逃不掉,才展開手中竹簡,數以萬計的文字飛出去,擋在身前。

    只是,他的聖術,根本抵擋不住滴血劍,瞬間就被破開。

    眼見劍光即將臨體,夏問心輕輕一彈,手指點向心口,三十三道神紋以心臟爲中心,從其體內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依舊擋不住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三十三條神紋斷裂,夏問心胸前出現一道猙獰的傷口,鮮血噴涌。

    好在神紋將滴血劍大部分力量抵消,否則,這一劍說不得會要了他的命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極速倒退,同時將滅神十字盾收回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血衣女子再度斬出一劍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滅神十字盾釋放出滔天血氣,極力磨滅滴血劍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夏問心的實力,竟然如此強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打了出去,化爲一道黑光,飛向紅衣女子。

    下一刻,滴血劍與沉淵古劍再度結合在一起,施展出陰陽兩儀劍陣,演化陰陽太極圖。

    哪怕有着滅神十字盾抵擋在前,夏問心仍舊是被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在其胸前新添數道傷口,其中一道更是將其身體貫穿,遭受難以想象的重創。

    換做一般臨道境強者,遭受如此重創,只怕已然身死。

    夏問心逃回不死血族大軍的陣營,望着碾壓下來的陰陽兩儀劍陣,道:“不死血族的修士,隨我一起出手。”

    夏問心的雙手,抓着滅神十字盾,做出一個叩拜天地的動作。

    在他身後,站着三座不死血族修士組成的萬人戰陣,他們的力量相互結合,以滅神十字盾爲基礎,凝聚出一面高達萬丈的十字盾印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陰陽太極圖不斷撞擊在盾印上面,消磨盾印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雙眼,強大劍意瀰漫出去,整個人隱隱與劍冢融爲一體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劍冢內,無數劍器顫動,似受到了某種召喚。

    下一刻,十萬柄劍從劍冢的地底飛出,出現在張若塵的四周,化作一條劍之洪流。

    並且隨着時間推移,還有越來越多旳劍匯聚而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萬劍朝宗嗎?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修士,皆是被這可怕的景象震撼住,有一種無法呼吸的感覺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宛如一位絕代劍神,化身劍冢之主,萬劍皆受他驅使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猛然睜開雙眼,凌厲劍意釋放。

    劍之洪流按照他的心意,瞬間席捲而出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萬丈高的十字盾印崩碎而開,化爲密密麻麻的光點。

    面對撲面而來的劍光,夏問心將滅神十字盾插入進地底。萬劍撞擊在十字盾上面,打得十字盾和夏問心一起倒退了千里,在地面上犁出一道千里溝壑。

    不過,夏問心倒是,趁此機會退到了劍冢之外。

    只是相助他的三座戰陣,三萬不死血族修士,就沒有那般幸運,頃刻間被劍之洪流所淹沒,化爲一團團血霧,慘叫聲不絕。

    “嘶。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,不死血族修士的信心徹底被擊潰,皆是生出退走之心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