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望丘神子和九目天王先後被斬,就連夏問心也被打成重傷,退出劍冢,不死血族的修士哪裏還敢戀戰?

    不過,不死血族的修士,倒是明白,張若塵是在劍冢內,纔有如此強大的戰力。

    因此,他們紛紛以最快速度,退出劍冢。

    “給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去理會不死血族大軍,而是鎖定向血屠神子。

    以沉淵古劍和滴血劍爲核心,由無數戰劍,匯聚成的洪流,浩浩蕩蕩的向血屠神子席捲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能力敵。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駕馭無間地獄塔,果斷向劍冢外衝去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不可謂不快,但是,在空間和時間力量加持之下,劍之洪流的速度卻更快,片刻後,便是追上了他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血屠神子咬牙切齒,吼出這三個字。

    他的眼中滿是怒火在燃燒,簡直恨欲狂。

    一切只因這是在劍冢,只因有陰靈相助,只因滴血劍突然到來,一次次將他計劃打亂,令得他只能退逃。

    若是這一戰傳出去,整個地獄界的修士,只怕都會笑話他。

    可惜,現在說什麼都已經太晚。

    任誰都能看出,他們是真的大勢已去。

    一咬牙,血屠神子劃破手腕,使得體內大量精血流出,融入無間煉獄塔。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當即快速轉動起來,大量煉獄之火噴發而出。

    在這個過程中,其不斷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和滴血劍雙劍合璧,斬出一道十字劍光,穿透無間煉獄塔的防禦,生生斬殺在血屠神子身上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身上的寶衣當即破裂,肉身防禦被瓦解,胸前出現一道十字劍傷,整個身子險些被切割成幾塊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口中鮮血狂噴,氣息變得萎靡不振。

    他雖保住性命,卻也傷得極重,已經無力再戰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準備補上一擊時,無間煉獄塔散發出一股可怕神威,震散劍之洪流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無間煉獄塔帶上血屠神子,瞬間脫離劍冢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股強大神力迸發,強行撕裂空間,無間煉獄塔一下子遁入其中,就此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“無間煉獄塔中有着一道神之殘魂,血屠神子通過血祭,將神之殘魂喚醒,以此來催動無間煉獄塔撕裂空間遁走。”滴血劍靈以清冷聲音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!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皺起眉頭,嘆息一聲:“血屠的戰力,在大聖之下,幾乎已經無敵。就算八百年前號稱第十帝的燕離人,也未必是他的對手。如此大敵逃走,後患無窮。”

    “那道神之殘魂覺醒,即便是我也留不住他,不過,他已經受了重傷,且傷到根本,短時間根本就無法恢復。”滴血劍靈道。

    若沒有神之殘魂,即便血屠神子逃離劍冢,她也一樣有把握將其留下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下次再斬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,倒也沒有太過糾結。

    張若塵相信有日晷的輔助,修爲境界必然會有快速提升,屆時,即便不需藉助劍冢的地利優勢,還有十六位祖師之力,他也未必不能與血屠神子一較高下。

    另一邊,趁着張若塵對付血屠神子之際,不死血族的修士盡皆退出劍冢,繼而馬不停蹄想逃出鎮獄古族。

    “謝謝諸位祖師。”

    向滔天劍歷代祖師道了一聲謝,張若塵從十六位祖師凝聚成的巨大聖影中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出了劍冢,他無法再繼續借用祖師的力量,得靠自身。

    好在不死血族已經潰不成軍,不足爲患。

    以夏問心爲首,不死血族大軍,快速接近先前冥仙破開的出入口,唯有通過那裏,他們才能離開鎮獄古族。

    “真妙,真妙,這裏已經無路,你們還想往哪兒逃?”真妙小道人顯出身形,一臉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先前沉淵古劍和滴血劍出現,它便按照張若塵說的,前來封住不死血族退路。

    作爲陣法聖師,雖無法完全掌控中古神紋,可再怎麼樣,也還是能夠掌控部分,而這已經足夠用來對付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它已經收取冥仙用來撕裂中古神紋的三十六杆陣旗,並重新加以佈置,暫時將撕裂的中古神紋粘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三十六杆陣旗可以佈置出九品陣法,堪稱至寶,現在都歸它所有。

    “殺過去。”

    有不死血族強者低吼,毫不猶豫向真妙小道人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後面追兵將至,再不打通出路,他們恐怕就別想逃走。

    “當貧道是吃素的嗎?想要殺過去,你們儘管試試。”真妙小道人雙手抱在胸前,一連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,七顆神座星球一直排開,構成一座強大的九品陣法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各種戰兵、聖術轟擊而出,綻放出絢麗光芒。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嘿嘿笑着,顯得無比輕鬆,他還真不信這些人能夠破開九品陣法。

    人多又如何?

    七顆神座星球,已經與中古神紋結合,威力無窮無盡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之所以能逃脫,乃是藉助神之殘魂,運用的是神力,強行撕裂空間,鎮獄古族外的殘缺神紋,自然是沒法將其留下。

    而剩下這些不死血族,又能靠什麼去撕裂中古神紋?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知道冥仙已死,故而完全是有恃無恐。

    片刻後,張若塵帶着豹烈、慕容月、項楚南等人追趕上來,將不死血族殘餘大軍包圍。

    “夏問心,你今天註定走不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持着沉淵古劍,一步步走去,目光鎖定夏問心。

    血屠神子逃走,他不可能再讓夏問心也逃走。

    夏問心亦是看向張若塵,露出一抹笑容:“張若塵,老實說,我以前太了低估你,實在是不該。或許當初在東域,我應該想辦法將你除去。這一次,的確是你贏了,贏得很漂亮,我很期待下一次與你交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爲你還能逃得掉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警惕起來,雙臂展開,青天浮屠塔和藏山魔鏡同時飛到頭頂上方,釋放出強橫的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卻更加直接,持着滴血劍出手,立即斬殺向夏問心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遁界符最後一次使用的機會,竟會用在這裏。”夏問心搖頭道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滴血劍斬出的劍光剎那而至,卻被一道夏問心眉心飛出的一道神光抵擋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青天浮屠塔和藏山魔鏡,結果亦是相同,根本近不得夏問心之身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眼中閃過一道異光,目光盯着夏問心,卻是並未再出手,因爲她知道繼續出手也是徒勞。

    下一刻,空間震盪,神光包裹住夏問心,剎那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,怎麼讓那個傢伙逃走了?”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剛纔眼睜睜看着血屠神子遁走,現在竟然又再度眼睜睜看着夏問心遁走,着實讓項楚南很不爽。

    紀梵心對盾界符似乎有些瞭解,道:“夏問心用的似乎是一道古符,就算是大聖親自出手,也留不住他。”

    不死血族的那些神子,皆有保命手段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和望丘神子其實也有,只不過,他們的保命手段,沒有血屠和夏問心那麼強大,所以依舊被斬殺。

    “他們二人雖然逃走,但是,這些不死血族的修士,卻得一網打盡。只有殺得他們害怕,他們纔會知道,崑崙界也有他們不能招惹的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擡手,一張空間崩碎卷軸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大範圍空間在瞬間崩碎開來,將諸多不死血族戰士捲入。

    面對空間力量,那些不死血族戰士沒有半點抵抗之力,哪怕是聖王,也同樣只能被絞碎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重重一聲冷哼,張若塵再度出手。

    空間被強行撕裂開,出現多道巨大裂縫,猶如巨獸張開血盆大口,貪婪吞噬不死血族。

    “殺,一個都不要放過。”

    豹烈大喝一聲,當先衝殺進敵營。

    其他人自不會猶豫,盡皆衝殺而出。

    有着豹烈、慕容月等人出手,不死血族一方的聖王境強者,很快便隕落殆盡,剩下的也就不再具有什麼威脅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早已是被殺得膽寒,想結戰陣都無法做到,只想逃走,可惜是無路可逃。

    結局早已是註定,不可能再有奇蹟出現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激烈廝殺,鎮獄古族修士將所有不死血族盡數剿滅。

    對待不死血族,無須有半點仁慈。

    “贏了,我們居然贏了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喃喃低語,好似在做夢一樣。

    面對不死血族的瘋狂攻勢,他們一次次絕望,誰都沒想到最後還能有翻盤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師妹,你看到了嗎?師兄爲你報仇了!”

    “爺爺,我們守住劍冢了,您安息吧!”

    “父親,您放心,今後我會肩負起守護劍冢的責任。”

    鎮獄古族很多人都在哭泣,緬懷親人和朋友。

    雖然他們已經勝利,可卻根本無人能夠笑得出來,太多族人在這一戰中喪生,家園化作廢墟,他們的心中充滿悲慼。

    “贏?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!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搖頭,心中不禁感慨。

    崑崙界如今是千瘡百孔,時刻都有地獄界強者侵入,戰爭纔剛拉開序幕,未來註定會更加殘酷。

    或許有一天,整個崑崙界都會被毀滅,到時候,不知能有多少人可以活下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