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大戰落幕,鎮獄古族的族地徹底化作廢墟,族人亦是傷亡極多,險些遭遇滅族之禍。

    當然,不死血族一方更慘,數十萬大軍浩浩蕩蕩前來,最後僅有夏問心和血屠神子逃走,幾乎算得上是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等消息傳開,不知會引發多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第一時間,很多人行動起來,開始打掃戰場。

    己方戰死之人,但凡屍體還在的,都需要找出來,好好安葬,絕不能讓他們暴屍荒野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英雄,鎮獄古族永遠都不會將他們遺忘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,和我一起誦經,爲死者超度吧。”二司空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雙眼放光,目光掃過四周,興奮道:“誦經超度待會兒再說,戰場上死了那般多不死血族,得留下多少寶物啊,難道我們不應該先收取寶物嗎?”

    數十萬不死血族大軍被留在這片戰場上,其中還包括一些神子、帝子和帝女,所能遺留下的寶物,想想便很驚人。

    大司空此刻已經是摩拳擦掌,簡直擔心空間手鐲會裝不下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沒開口,他也不敢輕舉妄動,只得滿眼希冀看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呼出一口氣,平靜道:“想做什麼,就去做吧。”

    聞言,大司空連道:“師叔,這事兒交給我,我一定將不死血族留下的寶貝,一件不落收起來。

    說罷,他立刻行動,身形雖肥胖,動作卻是靈活無比。

    將一件件寶貝收入空間戒指中,大司空一張胖臉簡直要笑開花。

    “七步聖王的聖骨,八步聖王的聖源,五耀萬紋聖器,……都是好東西啊。”大司空笑容,笑得那叫一個燦爛。

    遍地寶貝隨便撿,換做是誰,都會樂得合不攏嘴。

    與大司空不同,二司空就地盤坐下來,默默誦唸經文,超度亡魂。

    項楚南則是癱倒在地,一動也不想動。

    “項兄,要不我們去劍墓宮中休息。”羅乙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大戰一結束,史乾坤便將劍墓宮放置在一旁,方便傷重之人,進入其中療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目光轉向羅乙,注視其背影,眼中閃過幾縷異光,他現在是更加懷疑羅乙的身份來歷。

    “小師弟,要不要將他擒下?”豹烈來到張若塵身邊,小聲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搖頭,低聲道:“暫時不要輕舉妄動,大戰剛結束,我不想再生是非,暗中盯着他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對了,這件戰兵師兄我要了。”

    豹烈點頭,伸手將一杆銀色長槍從遠處攝取而來。

    這杆銀色長槍乃是屬於望丘神子之物,是一件九耀萬紋聖器,十分難得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抹笑容,道:“這杆長槍很配三師兄你,有了它,三師兄你的實力也能有所提升。”

    其實即便豹烈不開口,他也是會挑選一件更好的戰兵送給豹烈。

    強者,就應該配備強大的戰兵。

    一甩手,豹烈將黃金戰矛擲出,笑道:“星魂,黃金戰矛還你,好好使用,別給爲父丟臉。”

    豹星魂伸手接過黃金戰矛,先是微微一愣,隨即露出狂喜之色,道:“父親,你放心,我肯定不給你丟臉。”

    黃金戰矛失而復得,他豈有不激動的道理?

    有了這件七耀萬紋聖器,他的實力將會得到極大提升,他現在是六步聖王,配合黃金戰矛,足以擊敗乃至擊殺七步聖王。

    “殿下,我去幫大司空。”慕容月開口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點頭,道:“嗯,去吧。”

    得到應允,慕容月當即行動起來。

    她和大司空不同,並非什麼寶物都收取,而是專門衝着那些真正珍貴的寶物而去。

    戰場太大,死的人太多,想要將戰場打掃完畢,顯然是需要一些時間。

    心念轉動,張若塵取出藏山魔鏡,準備好好研究一番。

    此鏡乃是一件至尊聖器,雖然受損,可威力仍舊不可小覷。

    一番觀察,張若塵有所發現。

    藏山魔鏡不僅僅是缺少了器靈,還缺少一些極爲重要的部分,要不然,其威力絕對要比現在強得多。

    滴血劍劍靈顯現出來,目光注視在藏山魔鏡之上,道:“我曾聽過一個傳聞,藏山魔鏡和血海魔鏡乃是一對至尊聖器,由同一位煉器大師鑄造而成,一山一海,鏡中自成一方世界,可鎮壓乾坤,滅殺神靈。”

    “嗯?藏山魔鏡與血海魔鏡有關?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一凝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既未承認,也未否認,只是淡淡道:“只是傳聞罷了,時隔漫長歲月,很多事情,已經無人說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有一件事情,倒是可以確定,此鏡很不尋常,若是完整,應該是一件頂級至尊聖器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我需要提醒你一句,我隱隱感應到,藏山魔鏡器靈並未毀滅,若是其出現,你未必能對付得了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不禁微微皺眉,心念快速轉動。

    但很快他便舒展眉頭,有道是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倒是沒必要去想太多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不可能因爲藏山魔鏡器靈尚存世間,便將藏山魔鏡丟棄,毀掉更加不可能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轉身看向沉淵古劍劍靈,眼中充滿不捨,輕語道:“沉淵,我來劍冢,乃是感知到你需要我。現在,我該走了,崑崙界的處境艱難,中央皇城那邊需要我坐鎮,與天庭各界的強者周旋。”

    沉淵劍靈頗爲不捨,不禁上前一步,緊緊將紅衣女子抱入懷中。

    纔剛相見,便又要分別。

    大勢面前,所有的兒女情長,都不得不放下。

    “滴血,我會讓自己不斷變強,終有一天,我會變得比你更強大,到時,換我來守護你。”

    沉淵劍靈鬆開紅衣女子,無比堅定的說道。

    紅衣女子伸手輕撫沉淵劍靈的臉頰,綻放絕美笑顏,柔聲道:“我相信會有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旁邊,張若塵有些不是滋味,兩柄劍竟是你儂我儂,親親我我,反倒是他這個人類,有一種孤家寡人的感覺。

    “哎——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長嘆聲,二劍連忙分開,滴血劍化作一道血色長虹,剎那遠去。

    在其面前,中古神紋完全是形同虛設,好似不存在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滴血劍離開,張若塵不由伸手拍了拍沉淵的肩膀,道:“還會再相見的,這次不會再等八百年。”

    沉淵劍靈點頭,道:“嗯,但在變得足夠強之前,我不會再去見滴血。”

    “戰場上到處都是聖器,你可以隨便吸收煉化,道體凝聚成功,你現在煉化聖器的效率應該會提升許多。”張若塵開口道。

    聞言,沉淵古劍沒有遲疑,立刻飛出,準備大快朵頤,盡情去吸收煉化聖器。

    先前凝聚道體之時,沉淵古劍吸收了大量劍氣和劍道規則,品質提升不少,只要再吸收煉化一些聖器,晉升爲八耀萬紋聖器,將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在見過滴血劍後,他無疑是更加渴望變得強大。

    耗費一些時間,戰場打掃完畢。

    “師叔,大豐收啊,我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多寶貝呢。”

    大司空跑了回來,一臉激動之色。

    一揮手,大量寶物從空間手鐲中飛出,堆積成一座山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大司空是真的收颳得很乾淨,哪怕是一塊戰兵碎片也沒放過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掃過這座寶物堆成的山,主要由聖源、聖骨和聖器組成,其中大部分聖骨和聖器都是破碎不全,乃是先前大戰太激烈的結果。

    此次不死血族調集而來的數十萬大軍,修爲最低都達到半聖級別,所以留下的寶物極多,且都價值不菲。

    “你挑選一些喜歡的,其他我用來壯大明宗。”

    微微沉思,張若塵開口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大司空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當即,他從這座寶山中選取了一些寶物,重新收入空間手鐲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並不在意其選走什麼寶物,隨手將剩下的寶物,盡皆收入乾坤界中。

    聖源很重要,可讓明宗在短時間內培養出大批強者來。

    那些殘缺聖器,則可以作爲沉淵的口糧,再多他也不會嫌多。

    “殿下,那些頂尖強者的寶物都在裡面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閃掠而回,將一枚空間戒指交到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釋放出精神力,探入空間戒指中。

    對於慕容月收回的寶物,他心中頗爲期待。

    相比數量,慕容月帶回的,要比大司空帶回的少得多,但卻都是精品,每一件都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比如九目天王的白骨聖山,雖損壞嚴重,可還是留下一些珍貴聖骨,乃至還有一大塊神骨存在,都是煉製鎮血符的好材料。

    還有那三艘滅聖戰艦,兩艘是半毀,一艘大致保存完好,若能修復,那就是大殺器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,神骨之上竟然還鑲嵌有六枚神石,可以催動日晷六天,修爲應該又能進步一截。這個九目天王的好東西,還真是不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笑容,心情變得極好。

    ……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