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劍墓宮中,張若塵、紀梵心、豹烈等人匯聚在一起,全力幫史明淵驅除冥王血毒。

    主要是因爲史明淵當時那種狀態,並不適合進入日晷力量覆蓋的區域,所以驅毒才拖延到現在。

    好在先前張若塵已經請接天神木出手,淨化了他體內的邪道意識,加上豹烈這段時間每天都會抽出一點時間爲他驅毒,所以他的情況一直都在趨於好轉。

    某一刻,史明淵體內不再有冥王血毒被逼出,張若塵等人不由停下手來。

    倒不是說史明淵體內已經沒有冥王血毒,而是以他們幾人的實力,已經奈何不得殘餘的冥王血毒。

    像上一次史乾坤身中冥王血毒,也是請武尊出手,才得以完全驅除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就靠老族長本身的意志。”張若塵轉身對史乾坤和史仁說道。

    “張兄,大恩不言謝,今後不管有什麼事情,我史仁赴湯蹈火,在所不辭。”史仁深情十分嚴肅,眼睛發紅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手拍了拍史仁的肩膀,笑道:“當我是兄弟,就不用說這些,好好照顧老族長吧,有任何事情,記得告訴我。”

    史仁重重點頭,道:“好,我會一直守在這裡。”

    史乾坤眼中亦是充滿感激之色,張若塵對他們一家,都可謂有着救命之恩,整個鎮獄古族,亦是張若塵保住的,這些恩情,是怎樣都償還不了的。

    今後只要張若塵有任何需要,鎮獄古族絕不會說半個不字。

    走出史明淵修養之所,張若塵找到魯懷玉。

    “師叔祖,您有什麼吩咐?”魯懷玉很是恭敬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乃是他爺爺的小師弟,且張若塵對神劍聖地有大恩,所以這聲“師叔祖”,他是喊得心甘情願。

    另外,叫一聲“師叔祖”,也是拉近了與張若塵的關係,總比叫太子殿下要好。

    “我最近得到一些上等材料,想請你們神劍聖地幫忙,將八龍傘和九龍輦重新煉製一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開口道。

    說話間,他將收集到的材料盡皆取出。

    這些材料有的是在洛水得到,有的則是從不死血族那些神子、帝子、帝女身上得到,每一種都很珍貴,用聖石難以購買到。

    比如神血晶,稱得上是天地瑰寶,世所罕見,用來煉製十耀萬紋聖器,都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魯懷玉眼睛一亮,目光仔細打量一種種珍貴材料,而後很是興奮道:“此事便交給我好了,我一定盡所能提升八龍傘和九龍輦的品階。”

    他曾讀過《天工齊錄》,煉器術在整個崑崙界,都可以說是數一數二。

    只要有好材料,打造出頂級戰兵,是完全不成問題的。

    以前張若塵實力較弱,八龍傘和九龍輦都還勉強夠用,可隨着實力提升,八龍傘和九龍輦就明顯弱了些。

    如不能提升品階,就只能被淘汰掉。

    不過,八龍傘和九龍輦乃是歷代明帝所用之物,張若塵對它們有很深感情,不遠捨棄。

    僅僅等待兩日,史仁傳來好消息,史明淵已然甦醒。

    第一時間,張若塵趕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老朽多謝持劍人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到來,史明淵不由站起身來,向張若塵行禮道謝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上前扶住史明淵,道:“老族長,您折煞晚輩了,我和史仁乃是兄弟,做這些都是應該的。”

    史仁亦是上前來,和張若塵一同扶着史明淵,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史明淵嘆息一聲,道:“想不到老朽去幽冥地牢閉關,鎮獄古族竟會發生如此多事,老朽真是愧對族人,愧對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“老族長不必自責,這並非您所願,實乃是冥王太狡詐。”張若塵開口安慰道。

    史明淵輕輕點頭,道:“冥王確實狡詐,在老朽修煉的關鍵時刻,以邪道意識侵入,使得老朽喪失自我,淪爲怪物,若非小友搭救,老朽恐怕將一直沉淪下去。”

    想想這些年在幽冥地獄的經歷,史明淵不禁頭皮發麻,心悸無比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小心將冥王釋放出來,那就真變成鎮獄古族的大罪人。

    “老族長,晚輩有一事想請您幫忙。”張若塵有些嚴肅道。

    史明淵露出一抹笑容,道:“史仁已經和老朽說過,雖不敢說一定能夠將大聖級鎮血符煉製成功,但老朽會盡力一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拜託老族長了。”張若塵點頭道。

    說話間,他將白骨聖山中那塊神骨取出,遞予史明淵。

    大聖級鎮血符,需要神骨作爲主材。

    當然,更爲重要的是,需要大聖級符師出手。

    史明淵的精神力雖然還未達到六十階,但已經是無限接近於六十階,尤勝過冥仙。

    如果他願意,很輕鬆就能突破。

    但那樣一來,他就必須離開崑崙界。

    如今乃是非常時期,鎮獄古族需要他來坐鎮,所以他暫時是不能突破的。

    憑藉他無限接近於六十階的精神力,配合高深符道造詣,還是有希望將大聖級鎮血符煉製出來的。

    要是連他都不行,那張若塵也不知道該去找誰。

    剛從裡面走出來,張若塵便遇到了紀梵心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們何時動身前往北域?”

    紀梵心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很早以前,她便想去北域,耽擱至今,她自是不想一直拖下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崑崙界如今可算得上是風雲匯聚,來的人太多太多,局面無比複雜,時刻都在變化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先一步將接天神木樹幹收走,那她可真就是欲哭無淚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然明白紀梵心所想,不由微微一笑,道:“仙子莫急,待我先去一趟功德總驛站,兌換功德,之後便立刻啓程前往北域。”

    此次,他們滅殺數十萬不死血族大軍,能夠換取海量功德值,自沒理由白白浪費掉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耽擱,張若塵獨自動身離開鎮獄古族,前往距離最近的一處功德驛站。

    整個崑崙界,一共建立有七十二座功德分驛站,其中有着空間傳送陣,可以直接傳送到功德總驛站,也即是天犬星。

    當然,天庭界修士,也可以通過功德總驛站,源源不斷趕來崑崙界。

    另一邊,地獄界修士也在拼命涌入崑崙界,根本就堵不住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崑崙界的局面,纔會變得越來越複雜,早已沒有太平之地。

    距離劍冢最近的一處功德分驛站,乃是第二十五功德分驛站。

    通過空間傳送陣,張若塵很快從第二十五功德分驛站,趕到功德總驛站。

    如他當初從這裡前往崑崙界時一樣,這裡仍舊是那般熱鬧,甚至於可以說是變得更加熱鬧。

    有的人是要通過功德總驛站前往崑崙界,有的則是和張若塵一樣,要來這裡兌換功德值,亦或是藉此返回天庭界。

    此次,功德神殿做了一項變革,就是修士在崑崙界獲取到的功德值,可以直接兌換功德寶物,這也是爲何會有這般多人涌入崑崙界的一個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換做以前,功德神殿就算是故意剋扣功德寶物,很多時候,往往也是無可奈何。

    比如,上一次祖靈界功德戰,廣寒界得到功德值最多,但就因爲張若塵衝撞焱神,便導致廣寒界一件功德寶物都沒分到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以當時廣寒界所得到的功德值,絕對能夠分到不少功德寶物,領軍人物都會有份。

    出得空間傳送陣,張若塵徑直向功德值兌換大殿走去。

    在那裡,既能兌換功德值,也能將功德值兌換成功德寶物。

    “那似乎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嗯,的確是他,奇怪,他怎麼會突然來到功德總驛站?是打算離開崑崙界嗎?”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,他進入崑崙界,似乎並未去過功德戰場,也就與神崖先生鬥得厲害。”

    “沒有斬殺地獄界修士,他去功德值兌換大殿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走,跟過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一時間,有很多人將張若塵認出,不由議論紛紛。

    這些議論聲,清晰傳入張若塵耳中,但他並未去在意。

    功德值兌換大殿極其恢宏壯闊,充滿威嚴,任誰都會生出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自其建立以來,每天都會有許多修士往來於此,聖者和聖王皆有,不乏一些極富盛名的絕世奇才。

    正當張若塵準備進入功德值兌換大殿,一旁忽然出現一些騷動。

    一支隊伍簇擁着幾個人,十分張揚的向這邊走來。

    看清那幾個被簇擁之人的模樣,張若塵臉色不由一凝,眼中隱隱有着幾縷寒光閃現。

    沒想到來一趟功德總驛站,竟讓他遇到幾個老熟人。

    “商子烆、寺寒、大曦王、幻姬,真是好久不見。”張若塵眼泛寒光,冷冷盯着被簇擁的幾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商子烆有所察覺,不禁將目光投過來。

    在看到張若塵的瞬間,商子烆眼神頓時變得冰冷無比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他都是天之驕子,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直到遇到張若塵,竟讓他連續栽了兩次大跟頭,他對張若塵的恨,就算傾盡天河之水,也無法沖洗乾淨。

    想到前來崑崙界之前,在生死煉獄爐中經受煉獄之刑,險些爲此喪命,商子烆就算再溫文爾雅,心中亦是恨不得將張若塵碎屍萬段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大曦王眼神複雜,目光有些躲閃,不敢與張若塵對視。

    對她而言,張若塵簡直就是夢魘,她的把柄和寶物都在張若塵手中,她是無時無刻不想奪回來。

    在這裡遇到張若塵,實在是讓她感覺很不自在,很想立即退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