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所謂是仇人見面,分外眼紅,這句話用在此刻,可謂是十分準確。

    商子烆眼神變化,很快恢復如常,在功德總驛站,他無法對張若塵出手,有些規則,是不能僭越的,否則,就算是他師尊焱神,也一樣保不住他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來天犬星做什麼?是想逃離崑崙界嗎?”寺寒笑道。

    上次他和神崖先生聯手,想佔領東域,卻被張若塵破壞好事,這筆賬他可是一直都想找張若塵清算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,他在崑崙界收穫巨大,實力大進,底氣自然更足,不信對付不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看了寺寒一眼,冷漠道:“手下敗將,有何資格對我的事情指手畫腳?”

    “你說誰是手下敗將?如果不是因爲上古銘紋,我拍死你,就像拍死一隻蚊子般容易。”寺寒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極爲平靜,淡淡道:“世上哪來那麼多如果,等你真正做到時,再來大放闕詞不遲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寺寒握緊拳頭,雙眼簡直要噴出火來。

    敢當着如此多人的面,奚落於他,當真是豈有此理。

    如果張若塵落入他手中,他定要將張若塵的聖魂抽取出來,狠狠折磨千年萬年,方消他心頭之恨。

    “不用管他,先進去兌換功德值。”商子烆淡淡開口,阻止寺寒繼續與張若塵針鋒相對。

    在功德總驛站,這樣的針鋒相對,一點意義都沒有,只會讓人看笑話。

    當然,若是換一個地方,也就無須廢話,直接動手便是。

    他來崑崙界,有一個極爲重要的任務,就是要將張若塵斬殺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張若塵就如那秋後螞蚱,已經蹦躂不了幾天。

    寺寒重重哼了一聲,將目光收回,隨着商子烆一同走進功德值兌換大殿。

    大曦王一言不發,目光微微有些躲閃,緊隨其後。

    目光投向大曦王,張若塵嘴角不禁微微上揚,顯出一抹特別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能夠感知得到,那些火焰飛蟲,仍然存在於大曦王體內,並未被化解,他仍可藉此來控制大曦王。

    “有趣,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笑低語,亦是邁步走進功德值兌換大殿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夠狂啊,連商子烆都敢惹。”

    “這你就不知道了,張若塵與商子烆早就勢同水火,今後肯定會有一戰。”

    “商子烆乃是功德神殿的領袖,焱神親傳弟子,背後還有天堂界,張若塵怕是鬥不過他。”

    “別太小看張若塵,時空傳人,月神神使,池瑤女皇未婚夫,這些身份可不比商子烆差,據我瞭解,張若塵崛起至今,遭遇過無數兇險,都挺了過來,他的命是真的很硬。”

    看着張若塵與天堂界派系的人對上,不禁惹來很多人議論紛紛,全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。

    進入功德值兌換大殿,兩個榜單清晰映入張若塵眼中,分別是聖者功德榜和聖王功德榜。

    曾經張若塵依靠在祖靈界一戰,超越千星天女,成爲聖者功德榜第一人。

    當然,他現在已經是九步聖王,所關注的自然是聖王功德榜。

    想要登上聖王功德榜,並非易事,最起碼需要積攢十億點功德值,這也意味着,需要斬殺諸多地獄界的聖王強者才行。

    此次,天庭界很多強大聖王涌入崑崙界,就是爲了登上聖王功德榜,揚名立萬。

    “商子烆竟然已經登上聖王功德榜,看來他在崑崙界功德戰場斬殺了不少地獄界強者。”

    “大曦王、幻姬和寺寒也都榜上有名,有點本事。”

    目光掃過聖王功德榜,張若塵眼中不禁露出絲絲異色。

    根據功德神殿定下的規則,斬殺半聖的功德值,是從十點到一千點;斬殺聖者的功德值,是從一千點到十萬點;斬殺聖王的功德值,是從十萬點到一千萬點;功德值多少,取決於實力強弱。

    想要登上天庭界的聖王功德榜,相當於需要斬殺一百尊絕頂聖王。

    正因有如此大難度,故而但凡榜上有名的,幾乎都是修煉數百年乃至上千年的老牌絕頂聖王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功德值,已經超過十八億點,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此刻,其正在兌換功德值,可以看到,其功德值點數在不斷變化。

    最後,其功德值點數超過二十億點,排名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上前去,亦是準備兌換功德值。

    兌換功德值很簡單,只需要取出地獄界修士的一滴血液或者一縷聖魂即可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一個玉瓶,倒出一滴滴血液,開始兌換。

    “連功德戰場都不曾踏足,能擊殺多少地獄界修士?”寺寒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別這麼說,畢竟潛入崑崙界的地獄界修士,還是有不少,興許別人正好遇上一支隊伍。”

    任誰都能夠聽出,他們話語中透着嘲諷之意。

    寺寒哈哈一笑,附和道:“說得對,說不得依靠這些功德值,他還能登上天庭界聖王功德榜呢。”

    “誰要登上天庭界聖王功德榜?”

    “開玩笑吧,張若塵連功德戰場都未上,上哪兒去湊十億點功德值?”

    “潛入崑崙界的地獄界修士的確不少,但都分散在各地,豈是那麼好斬殺的?”

    “最近根本就沒聽說有哪兒爆發大規模戰鬥,所以張若塵根本就不可能弄到如此多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算什麼,他就是個懦夫,連功德戰場都不敢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這種人,居然還有人說他是什麼崑崙界戰神,也不怕讓人笑掉大牙。”

    一時間,各種聲音響起,均是不看好張若塵。

    其中,更有許多人在進行嘲諷,完全不將張若塵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如此嘲諷張若塵之人,多半是與張若塵敵對派系之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說得好,某些人確實是徹頭徹尾的懦夫。”

    寺寒更加肆無忌憚的大笑起來。

    現在他是心情大好,一掃先前的陰鬱。

    敢跑到功德值兌換大殿來,張若塵這完全就是來自取其辱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平靜,對殿內各種議論聲,完全充耳不聞。

    隨着他不斷將血液倒出,他的功德值也在快速增長着。

    剛開始,很多人都在笑,等着看熱鬧。

    可漸漸的,很多人臉上笑容消失不見,表情變得十分精彩。

    一瓶血液傾倒完,張若塵的功德值增長到六億點,已經不是一個小數目。

    如此數目,無疑是將很多人都給震住。

    他們都沒有這般多功德值,有何資格去嘲笑張若塵?

    不由得,很多人選擇沉默,不再發出任何言論。

    寺寒臉色發生一些變化,但還是冷笑道:“不過區區六億點功德值,算得了什麼?想登上天庭界聖王功德榜,還差得遠呢。”

    無論如何,他都是不可能認可張若塵。

    好在他本身功德值遠遠超過張若塵,所以還是可以用言語去擠兌一番。

    大曦王微微皺眉,目光緊緊鎖定在張若塵身上,她總感覺,事情應該沒有這般簡單。

    主要是張若塵表現得太過平靜,平靜得,讓她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果然,在許多目光注視下,張若塵取出第二個玉瓶,再度傾倒出許多血液來。

    “七億。”

    “八億。”

    “九億。”

    看着功德值數量不斷飆升,很多人都變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咕,十億。”

    當看到功德值達到十億,有人忍不住吞嚥起口水來,明顯是被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只是功德值並未停留在十億,而是繼續往上攀升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寺寒眼睛瞪得極大,不願相信自己所看到的。

    大曦王則是微微搖頭,果然如她所料,張若塵這傢伙,還真是喜歡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就連商子烆的表情都變了,無法再繼續保持雲淡風輕。

    “二十億了,居然還在增加。”

    有人聲音顫抖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臉色變得略微有些陰沉,他在功德戰場拼死拼活,才掙到二十億點功德值,眨眼之間,竟然被一個沒去過功德戰場的人超過。

    前一刻,他還在嘲諷張若塵,沒想到這般快就被打臉,到底誰纔是真正的笑話?

    “三十五億點功德值,嘶。”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功德值最終定格,殿內頓時響起大片倒吸涼氣的聲音。

    這般多功德值,很多人做夢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另外,有人注意到,張若塵剛纔傾倒出的血液數量,竟是有着數十萬滴,這同樣是個驚人數字。

    “除了功德戰場,在哪裡還能斬殺如此多地獄界修士?且那些血液似乎都屬於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對此,許多人都滿心疑惑。

    “不死血族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眼中猛然閃過一道異光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圍攻冥王劍冢的不死血族,應該全軍覆沒了吧,真是好手段,竟然悄無聲息就滅掉不死血族數十萬大軍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聲音有些低沉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不死血族數十萬大軍,由幾位神子率領,怎麼可能會被全滅?”有人立刻提出反對之語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調集大軍圍攻冥王劍冢,這並未是什麼秘密,很多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覺得那邊水太深,所以纔沒什麼人願意摻合進去。

    按理說,這種情況,是不應該出現的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真的,那就太可怕了,足以讓整個崑崙界爲之震動。

    一時間,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張若塵,等待張若塵做出回答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