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功德值兌換大殿變得無比安靜,落針可聞,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張若塵身上,時空好似在這一刻靜止。

    “才三十五億點功德值,和前面相比,差距真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嘆息搖頭,並不滿足現在的功德值。

    天庭界聖王功德榜,一共有十八萬三千六百七十三人,四大主宰世界加百強世界,佔了大半,其他世界鮮有人能夠上榜。

    比如廣寒界,在張若塵之前,便僅僅只有一人上榜,且排名不算多靠前,而那已經是傾盡廣寒界之力。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如今所擁有的功德值,還只能排在萬名以後,距離聖王功德榜第一,相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    聖王功德榜前一萬名乃是一道坎,想邁過去很不容易,功德值往往許多達到四五十億點。

    按照功德神殿的規矩,但凡能夠進入聖王功德榜前一萬名,都能得到巨大好處,可得到大量功德之氣洗禮肉身和聖魂。

    若能進入前一千名、一百名乃至前十名,好處會更大,任誰都難以抗拒。

    其實很多在聖王功德榜上排名靠前之人,早就可以突破至大聖境,卻一直壓制修爲。

    原因無外乎有三個,一則是想去渡真理之海第十層海域,獲取無上機緣;二則是可以在功德戰場發揮大作用,乃是天庭界主導功德戰場的重要底牌;三則是功德神殿會給予極大好處,那種好處是一般人根本無法想象的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想進入聖王功德榜前列,實在是太難。

    張若塵所認識的真理神殿十大神傳弟子之一的聶湘子,一百多年前,便已經是大聖之下最頂尖的強者,積攢海量功德值,也僅僅只是排在聖王功德榜的第九十三位,堪堪擠進前一百。

    那些排名前列的,大多都是大勢力傾盡所有力量,專門推上去。

    真要靠個人,幾乎沒什麼希望衝到最前面去。

    就像張若塵此次一下子得到三十五億點功德值,也是很多人合力的結果,那般多不死血族,並非他一人所殺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真的將圍攻冥王劍冢的不死血族大軍全滅了嗎?”

    一名女性修士開口詢問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道聲音,張若塵不由回過神來,轉身道:“難道不應該嗎?你們都去功德戰場,崑崙界本土不也得需要人守護嗎?我這人膽子小,不敢去功德戰場,就只能守在崑崙界本土,等地獄界修士送上門來。”

    聞言,很多人不禁露出極爲尷尬的表情,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。

    先前他們都在嘲諷張若塵是懦夫,不敢去功德戰場。

    現在張若塵說出這番話來,無疑就是在迴應他們。

    滅掉不死血族數十萬大軍,如果這都算懦夫,那他們又算什麼呢?

    “據說不死血族這次出動五名神子,七名帝子帝女,還邀請冥族的冥仙相助,你真的把他們全滅了?”剛纔提問的女修士再度問道。

    很顯然,她瞭解很多內情,連冥仙和血屠神子都知道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她才感到難以置信。

    憑張若塵和鎮獄古族,如何能夠對付如此多絕頂強者?

    不說其他人,單單一個血屠神子,感覺就足夠攻破劍冢。

    還有那冥仙,陣法和詛咒都很可怕,亦是有着覆滅劍冢之能力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道:“既然你消息如此靈通,這些事情,又何必來問我呢?”

    目光轉動,張若塵看向大曦王,笑道:“瀲曦仙子,好久不見,仙子風采依舊,讓我甚是想念,上次仙子走得太匆忙,卻是將這件無影天衣落下了,現在物歸原主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他手中出現一件泛着幽光的透明寶衣,緩緩向大曦王飛去。

    大曦王伸手接住無影天衣,眼神微微一愣,顯然是沒想到張若塵會來這樣一出。

    一旁,商子烆眼中閃過一道寒光,背在背後的一隻手不由握緊。

    而這時,張若塵將目光轉過來,眼中顯露出一抹十分挑釁的笑意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再度笑着對大曦王道:“瀲曦仙子,歡迎隨時來東域做客,讓我一盡地主之誼,帶你領略東域風光;我還有事,就不陪仙子了。”

    說罷,張若塵向大曦王投去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隨即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許多人都將目光投向大曦王,眼中滿是異樣之色。

    據他們所知,張若塵與商子烆勢同水火,大曦王也應該與張若塵是敵對關係纔對。

    可聽剛纔張若塵話裡的意思,他分明是與大曦王關係不一般,這無疑是顯得很古怪。

    “神女殿下,你和張若塵之間……”寺寒面露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大曦王反應過來,瞪了寺寒一眼,冷冷道:“我與張若塵之間沒有任何關係,你看不出他是在挑撥離間嗎?”

    寺寒連閉上嘴巴,不敢再說什麼。

    其實他心中也有着疑問,上次他從張若塵手中很輕鬆便救走大曦王,張若塵根本不曾出手攔截,且他發現當時大曦王身上並未被下任何禁制,最起碼大曦王精神力是可以運用的。

    以他對張若塵的瞭解,張若塵殺伐果斷,從不會憐香惜玉,爲何會對大曦王區別對待?

    難道說,大曦王與張若塵之間,真的有些什麼?

    “子烆,你應該不會相信張若塵的話吧?”大曦王看向商子烆。

    商子烆面露微笑,道:“當然不會,張若塵那點小伎倆,我又豈會看不透?”

    只是在說這番話的時候,他的眼中不着痕跡閃過幾縷異光,不知心中在想些什麼。

    “子烆兄,要不要趁此機會幹掉張若塵?”寺寒陰沉着臉,小聲對商子烆說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還未說話,大曦王已經開口阻止,道:“最好不要輕舉妄動,張若塵能夠滅掉不死血族數十萬大軍,肯定掌握着某些厲害底牌,貿然出手,我們很可能會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底牌,我們就沒有嗎?現在只有他一個人,正是最好下手的機會,只要他離開功德總驛站,我們就能以雷霆之勢,將他斬殺。”寺寒絲毫不以爲意道。

    哪怕在知道張若塵可能全滅不死血族數十萬大軍後,他仍舊是沒有太將張若塵放在眼中,覺得可以將張若塵吃定。

    “你太小看張若塵了,他遠比你想象中更難對付。”大曦王搖頭道。

    寺寒皺起眉頭,沉聲道:“神女殿下,你總是幫張若塵說話,難道你和他之間真有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“放肆,你敢如此懷疑我,張若塵乃是子烆的敵人,也就是我的敵人,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。”

    大曦王冷聲呵斥道。

    若非寺寒乃是魂界頂尖強者,有着極大背景,她絕不會讓其再有機會開口說話。

    商子烆適時開口,道:“好了,無須動怒,寺寒也只是不想浪費大好機會罷了;不過,現在的確無需着急對張若塵下手,我和他之間,早晚會有一戰,我會讓他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任誰都能感覺得到,他身上有一股無匹的氣勢,對自身實力,無比自信。

    深深看了一眼張若塵遠去的背影,商子烆轉身向功德值兌換大殿外走去。

    他要繼續去功德戰場斬殺地獄界修士,積攢功德值,超越張若塵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他都絕不能落在張若塵後面。

    大曦王亦是在凝視張若塵的背影,眼神頗爲複雜,這種受制於人的感覺,非常不好。

    她必須得想辦法從張若塵手中取回幾件重要之物,尤其是關乎她後續修煉的神秘魂玉,不將其奪回,她將無法突破至大聖境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她又何須受制於張若塵?

    看到商子烆等人離開,那些聚攏起來想看熱鬧之人,也都紛紛散開。

    他們這次還真是看到熱鬧了,只是與他們預料的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擺脫商子烆等人,張若塵來到功德寶物兌換處。

    這裡並沒有工作人員,需自助兌換功德寶物。

    功德寶物極爲珍貴,每一件都需要海量功德值才能兌換得到。

    “功德金丹、功德戰器、功德靈物……,種類還真多,都是好東西。”看着關於功德寶物的各種介紹,張若塵不由生出一些感慨。

    功德金丹乃是以功德之氣煉製而成的丹藥,有着很多種,功效各異,有的可以提升修爲,有的可以提升體質,有的能夠增長壽元,等等,每一顆都價值連城,且根本無處能買到。

    功德戰器則是以功德之氣鑄造而成的戰器,威力強大,比如商子烆曾經所用的功德神印,便是一件強大的功德戰器。

    至於功德靈物,則是一些輔助之物,比如凌飛羽得到的功德洗劍髓,便屬於這一類,能夠用來洗煉劍魂,作用非凡。

    “一小瓶功德洗劍髓,竟然需要一千萬點功德值兌換,還真是夠昂貴的。”看着功德寶物對應的功德值,張若塵不禁有些暗暗咋舌。

    功德洗劍髓屬於消耗品,一個劍修真要想將自身劍魂洗煉到極強狀態,需要消耗的量不會少。

    功德值來之不易,不能隨便揮霍。

    經過仔細思考,張若塵選擇兌換了一些功德寶物,不光是他本身用,還有給身邊衆人的。

    守衛劍冢,大家都出了力,換取來的功德值,兌換成功德寶物,他自然不會獨自佔有。

    “聽說了嗎?北域仙機山封印進一步破裂,大批死族涌入崑崙界,所過之處,生機絕滅,很多城池都已經變成死城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消息太滯後,就在三天前,星宿教被死族圍攻,傷亡慘重,不過,星宿教也是夠狠,動用馭星術,滅到大批死族,讓死族不得不選擇撤退;僅此一戰,星宿教元氣大傷,已經是宣佈封閉山門。”

    “星宿教作爲崑崙界七大古教之一,底蘊深厚,竟如此輕易就被打殘,死族還真是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聽說一個消息,就在昨天,裴雨田孤身一人殺入一座死族佔據的城池,將那座城池打得沉陷,不知有多少死族被滅殺;有人看到裴雨田全身是血,掉下一座山崖,生死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南域有修羅族出現,與崑崙界中央第一帝國的大軍爆發慘烈大戰,朝廷的鬥戰天王隕落,殺盡王遭受重創;火族被攻破,險些遭遇滅頂之災。”

    “東域情況更糟,屍族和鬼族攻勢兇猛,那邊的功德戰場,早已是化作一片煉獄,很多厲害人物都將性命丟在那邊,多位頂尖六階鬼王和頂尖屍王,已經進入崑崙界,建立據點,一步步推進,簡直要將東域化作一片陰土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前兩天池瑤女皇的戰器——滴血劍出現,一劍寒光耀九州,斬殺修羅族兩位神子,殺得修羅族節節敗退,讓朝廷大軍得以穩住陣腳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如今的局面是越來越複雜,天庭界與地獄界皆有很多厲害角色到來,感覺崑崙界恐怕真的是在劫難逃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當張若塵兌換功德寶物時,耳邊突然傳來一些議論之聲。

    聽到這些消息,張若塵表情不禁變得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崑崙界情況太糟糕,地獄界和天庭界都想將崑崙界瓜分掉,想要渡過劫難,生存下去,實在是太難。

    如果能多給崑崙界一些準備時間,等到崑崙界完全復甦,大批強者誕生,處境也不至於如此艱難。

    “看來的確得儘快趕往仙機山,北域情況太複雜,去得太晚,接天神木樹幹說不得就會落入他人之手。”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將所有功德寶物收起,張若塵並未繼續在功德總驛站耽擱,當即沿路返回。

    如他所料,有人跟在了後面,但卻並非是商子烆等人,倒是讓他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如果商子烆等人敢跟來,他定會讓他們有來無回。

    至於其他人跟着過來,多半是爲探查情況。

    只要這些人不來招惹他,他也懶得與他們一般見識。

    劍墓宮中,張若塵第一時間將衆人召集起來,將兌換而來的各種功德寶物分配下去。

    他並未厚此薄彼,豹烈、紀梵心、項楚南、慕容月等人皆有,就連羅乙都有份,且每件功德寶物都是有針對的。

    另外,鎮獄古族也分到一部分功德寶物,只是因爲他們人數太多,也就沒法做到人人有份,由史乾坤去進行分配。

    “師叔,我們倆不能跟你去北域,師尊交代我們去大地神殿,有些重要事情要辦。”大司空開口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知道,大地神殿殿主被稱爲活菩薩,想來是與佛門有着一些關係,因陀羅大師讓大司空和二司空前往大地神殿,定有深意。

    “殿下,屬下也想回一趟慕容世家,去幫老祖宗。”慕容月亦是開口道。

    豹烈這時候也開口道:“小師弟,我打算去一趟中域,調查幾位師兄弟的情況,你如果需要我,隨時給我傳訊,我會以最快速度趕到你身邊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貧道沒啥事兒,可以跟着你去北域。”真妙小道人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可張若塵卻搖頭,道:“不,你得留在這裡,雖然不死血族暫時被打退,但我想他們不會輕易死心,所以我希望你留在這邊幫助鎮獄古族,修復中古神紋,防備不死血族再次攻打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到處跑,把貧道留在這兒做苦力。”真妙小道人撇嘴,顯然有些不樂意。

    沈家家主沈嘉站出來,笑道:“還請前輩留下相助鎮獄古族,我願將《星斗圖》交給前輩參悟。”

    “《星斗圖》,好東西,好吧,既然你這麼有誠意,貧道就暫時留下幫你們。”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雙眼放光,立刻改變主意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