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前往北域的人定下來,張若塵、紀梵心、項楚南和羅乙。

    “現在很多人已經將我盯上,不能直接通過空間蟲洞前往北域,太引人注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麼去北域?”項楚南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打算佈置空間傳送陣,既可以省去許多麻煩,也能留下一條退路,以備不時之需。”

    以前他的精神力不夠強大,對空間之道的理解還不夠深,只能佈置基礎空間傳送陣,傳送距離最多隻有三十萬裡。

    這次,他要嘗試佈置跨域空間傳送陣,若能成功,今後想去哪兒,就會變得便捷許多。

    空間傳送陣分爲四大層次:基礎、跨域、傳界、星際。

    基礎空間傳送陣,屬於小範圍傳送。

    跨域傳送陣,差不多能夠覆蓋一域之地。

    傳界傳送陣,完全可以輕鬆覆蓋一座大世界,乃至於傳送到域外

    至於星際空間傳送陣,則是能夠在無垠星空進行傳送,瞬間抵達其他大世界。

    當然,越高級的空間傳送陣,佈置難度越大,像星際空間傳送陣,整個天庭界,恐怕都沒幾個人能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多長時間?才能將空間傳送陣佈置出來。”紀梵心問道。

    她是頗爲急切想要去往北域,所以不願再耽擱太多時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了想,而後道:“三天,最多三天,如果佈置不成功,我們就通過其他途徑趕往北域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點頭,道:“好,我就等你三天。”

    她其實也很想看看,憑張若塵如今的修爲實力,能否將跨域空間傳送陣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據她所知,想在聖王境佈置出跨域空間傳送陣,其難度不亞於在聖王境成爲陣法地師。

    而一位能夠佈置出跨域空間傳送陣的空間修士,絕對是各界的神都想爭搶的人才。因爲,在功德戰場,這樣的人才,可以挽救無數修士的性命,乃至於改變一場功德戰最終的結果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未立即開始動手佈置,而是,取出《時空秘典》,一遍遍進行研究。

    如何佈置跨域空間傳送陣,他其實早已有所研究,現在只是確定一些細節性的東西。

    研究足夠透徹,佈陣時纔不會出現差錯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九曲天星,第三條神河的上空,神光四射,降下金色雨,發出古老而悠揚的神音。

    天初文明的修士,皆被驚動,紛紛擡起頭來,像神門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一道窈窕婉約的絕美身影,從神門中一步跨出,腳下自成一片金霧,一條神河在金霧中流淌而出,水流聲像是從遠古傳來。

    “洛神,是洛神,我在洛神殿看到過她的畫像,腳踩金霧,神河環繞。”

    一個面容清秀的聖境修士驚呼一聲,隨即跪地叩拜。

    一位身形佝僂的老者顫聲道:“洛神?真的是洛神嗎?”

    呆子仰望金霧之上的那道很像洛神的身影,眼睛一眯,隨即露出一道笑容,“是天女殿下,天女殿下出關了!”

    “恭喜師尊出關,修爲大進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露出驚喜的神色,迎上去。

    經過在神門中閉關,天初仙子變化極大,修爲讓李妙含完全無法看透,不知已強大到何種地步。

    與進入神門前相比,現在的天初仙子,看上去更加聖潔美麗,如謫仙子降臨人間,美得不可方物,散發出與洛神極像的氣質,讓人不敢生出褻瀆之心。

    “師尊,洛神在神門中留下了什麼?”

    李妙含很是好奇的詢問道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道:“洛神先祖的確在神門中留下了一些重要之物,涉及到五百年前那件秘事,你還是不要知道爲好,更不要對任何人提及。”

    聞言,李妙含立刻意識到問題嚴重性,嚴肅道:“師尊放心,弟子絕不會對外泄露絲毫。”

    “最近可有什麼大事發生?”天初仙子開口詢問。

    李妙含重新露出笑容,回答道:“最近發生的大事很多,其中有一件,師尊你肯定會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剛聽說,不死血族調集數十萬大軍圍攻冥王劍冢,想要救出冥王,結果卻被張若塵全滅,聽說連神子都死掉好幾個,張若塵一戰成名,登上《聖王功德榜》。”李妙含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曾救過她,又與天初仙子關係不錯,所以李妙含對張若塵的印象極好,因此也十分關注張若塵的情況。

    “他還真是喜歡做出驚人舉動,想來紀梵心這次幫了他不少忙。”天初仙子淺笑。

    “百花仙子實力強橫,說不得不死血族有神子便死在她的手中,不過她倒是真的很大方,那般多功德值都不要,全讓給張若塵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李妙含眼中浮現出絲絲崇拜之色,同爲女性修士,百花仙子是爲數不多能讓她佩服之人。

    聞言,天初仙子神情略微變得有些異樣,心裡頗爲不是滋味兒。

    看到天初仙子臉色有些不對,李妙含疑惑,問道:“師尊,你怎麼了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鬆開緊擰的玉指,微微搖頭,道:“沒事,此次進入神門,修爲跨越了一大步,心境卻稍微差了一點。穩固下來,也就沒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李妙含不禁長舒一口氣。

    突然,天初仙子擡起螓首,目光向東方天外望去,似能看到千萬裡之外。

    “居然還敢留在洛水。”

    “誰?”李妙含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閶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駕着金霧匯聚成的海洋,騰飛而起,衝出九曲天星的大氣層。

    “閶?”李妙含道。

    洛水,碧水萬頃,一望無邊。

    天初仙子站在水面上空,盯着一處水域,一根纖細的玉指點了出去,一道光束飛出,與虛空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猶如是有一層無形的結界破碎而開,隨即滔天的鬼氣涌出,凝聚成一隻長達百丈的青色鬼爪,爪上鱗紋密佈。

    鬼爪,瞬間崩碎。

    一道沉悶的聲音,從鬼氣中傳出。

    一團鬼霧極速從秘境衝出,顯現出一輛佈滿銘紋的青色鬼車,想要衝出洛水。

    “閶,你以爲你還能逃得掉嗎?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冰冷開口,輕描淡寫打出一拳。

    一條波光粼粼的天河,如一條數百里長的神龍,纏繞着拳影,奔涌而出。

    青色鬼車表面浮現無數銘紋,想要將天河抵擋住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天河震盪,青色鬼車瞬間爆碎開來。

    洛水蘊含着洛神的神力,有着天河神拳的神韻蘊含其中,天初仙子得洛神傳承,在洛水中施展天河神拳,威力無可匹敵。

    一道瘦小身影,從青色鬼車中倉皇遁出,鬱金魔香纏繞在其手臂上。

    此人正是戰神星一役,從曲山老母手中逃走的地獄界修士——鬼主第九子,閶。

    翻手間,閶取出一支魔笛。

    悠揚笛聲響起,音波化爲一個個漩渦,向着天初仙子籠罩而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那株十萬年年份的鬱金魔香,亦是釋放出強大精神力,想要對天初仙子形成干擾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天初仙子眼神淡漠,不受影響,纖細的身姿如在金霧曼舞,施展天河神拳。

    數十萬道拳道規則環繞身周,這片水域的天地聖氣,洶涌匯聚而來。

    一拳打出,整個洛水爲之震動,繼而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再一拳打出,閶頭頂上方空間無限擠壓,形成一個拳勁凸面。

    第三拳打出,如同隕石墜落,水面下沉,猶如形成一個方圓百里的盆地,越來越深,最後直達水底。

    僅僅只用三拳,所有鬼氣盡皆消散。

    “我乃鬼主之子,你怎敢殺我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鬼主第九子的鬼體如陶瓷一般破碎,就連鬼氣煙消雲散,完全是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而那株鬱金魔香則是被鎮壓起來,到底是十萬年份的聖藥,毀掉未免太可惜。

    如此大動靜,將所有在洛水中尋覓機緣之人盡皆驚動。

    “閶居然被天初仙子幾拳轟殺,好可怕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“沒曾想閶竟然還潛伏在洛水中,幸好沒有遇到他,不然我死定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親眼看到天初仙子擊殺閶,很多人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閶能夠從曲山老母手中逃脫,實力可謂非同小可。天初仙子能夠輕鬆將其擊殺,實力得強到了何等地步?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意識到,天初仙子定然在洛水得到大機緣,真正崛起,已經成爲最頂尖層次的強者。

    消息傳播得極快,不到一天,就傳遍五域,乃至傳回天庭界。

    “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仙子,當真是個個不凡,不僅擁有傾世容顏,實力更是強大無匹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更好奇,究竟哪位仙子實力最強?”

    “慈航仙子乃是佛門領袖人物,佛法無邊,排在首位,應該當之無愧。”

    “不,古娜仙子天生三對天使翼,體內流淌天使一族最古老神靈的血脈,相傳擁有此等血脈,必定能成神。”

    “天初仙子在洛水得洛神傳承,實力大漲,誰人能敵?”

    “瀲曦仙子擁有十魂十魄,普通人只有三魂七魄,而她多出來那七魂三魄,是在魂界世界之靈那裡得到,傳說未來會成爲魂界之主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時間,許多人更加關注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,甚至相互掐起來。

    沒辦法,九位仙子均有着無數愛慕者,一旦要進行對比,掐起來,也在所難免。

    中域,劍冢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在潛心研究空間傳送陣,擺弄各種材料,一遍遍做着實驗。

    紀梵心出現在張若塵身邊,含笑說道:“我剛聽說一個消息,你或許會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有些好奇的問道:“哦?是什麼消息?”

    “天初仙子已經出關,並強勢擊殺閶,現在消息已經傳遍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不由露出一抹異色,道:“閶竟然被天初仙子所擊殺,看來天初仙子此次閉關,收穫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後悔了?你現在想要成爲天初文明的駙馬,還來得及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禁搖頭,苦笑道:“仙子就不要再開玩笑了,天初仙子那般高傲,哪是我所能高攀得起?”

    “跨域空間傳送陣,我已經研究得差不多,可以開始佈置,希望一切順利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並未再繼續調侃,點頭道:“那就開始吧,現在北域局勢混亂,耽擱得越久,對我們收取接天神木樹幹,便越是不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再耽擱,立刻行動起來。

    和佈置基礎空間傳送陣一樣,佈置跨域空間傳送陣,所用材料,仍舊是四種聖玉和七種聖石,只是鐫刻的空間銘紋有所不同,會更加繁奧複雜。

    當初在青龍墟界,他就已經將佈置空間傳送陣的材料收集齊全,且數量頗多,用來佈置數十座空間傳送陣,都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從某種意義來說,這算是他在青龍墟界最大的收穫。

    佈置空間傳送陣,需要以四種空間聖玉爲基礎,輔以蘊含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、風、光七種力量的聖石。

    其中以空間聖玉最爲難得,一般只有那種空間極不穩定的混沌地帶,纔有可能找到。

    足足耗費兩天時間,經過很多次改動,才終於將一座完整的跨域空間傳送陣佈置成功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如今五十九階後期的強大精神力,竟也差點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的精神力能夠達到紀梵心那等層次,應該會輕鬆許多,好在還是成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露出笑容,難掩心中喜悅。

    能夠佈置出跨域空間傳送在,意味着他本身在空間之道上造詣大幅提升,尤勝過絕大部分在時空神殿中修煉的空間修士。

    但從外形來看,這座跨域空間傳送陣,與他曾經佈置出的基礎空間傳送陣相仿。

    繼須彌聖僧之後,崑崙界應該只有張若塵有能力將跨域空間傳送陣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跨域空間傳送陣的傳送距離,是基礎空間傳送陣的數十倍,乃至數百倍。

    如果將一座跨域空間傳送佈置在一域中心,便基本上可以輕鬆傳送到該域各郡。

    “我們距離仙機山,起碼有三億裡,中域和北域之間,隔着遼闊無邊的蠻荒秘境。”

    “三億裡?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乃是萬古不滅大世界,廣闊程度,遠不是一般大世界能夠相比,否則早就在中古末期的神戰中毀掉。”

    北域局勢複雜,張若塵和紀梵心都不想耽擱時間,想早些趕過去。

    距離太遙遠,即便是跨域傳送陣,也不可能一次性傳送到北域,需要經過多次傳送。。

    爲了節約時間,張若塵進入冷火山,將日晷激活,佈置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有了佈置成功的經驗,接下來,無疑會輕鬆許多。

    僅僅過去一個時辰,張若塵從冷火山中走出,已經佈置成功十座空間傳送陣,全部收入進乾坤界,隨時可以取出使用。

    安全起見,張若塵將空間傳送陣搬遷至中古神紋籠罩區域之外,避免出現一些問題。

    “張兄、百花仙子、項兄、羅乙兄,此去北域,危險重重,你們一定要小心。如有什麼需要,可隨時來鎮獄古族。”

    史仁站在空間傳送陣外,含笑送別。

    其實他很想隨張若塵去北域,可他心裡清楚,自身實力太弱,根本幫不上什麼忙,反而會成爲累贅。

    如今他爺爺已經甦醒,接下來,他準備跟隨史明淵修練符道,努力提升自身實力。

    “保重。”

    一聲道別,張若塵將腳下空間傳送陣激活。

    陣法中,空間聖玉散發出明亮的紫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光芒閃爍了一下,張若塵四人的身形,立即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陣法光芒,也逐漸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“希望張兄他們一切順利。”

    史仁在心中默默祈禱一句。

    隨即,他出手,將這座空間傳送陣進行一些掩藏,避免被人所發現。

    說起來,有了這樣一座跨域空間傳送陣,他們鎮獄古族的人,今後想去什麼地方,會方便許多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