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北域,一處無名之地。

    虛空泛起一層劇烈的漣漪,繼而碎裂開來,形成一個巨大的空間漩渦,要將一切都吞噬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紀梵心和項楚南,三道身影顯現,被空間漩渦吸住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臉色鉅變。

    第一時間,張若塵奇快無比出手,一手一個,將紀梵心和項楚南拉住。

    身處空間漩渦,也只有作爲時空傳人的他,才能施展出應對的手段。

    穩住身形後,張若塵沒有遲疑,立刻施展空間挪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一道空間之刃突兀出現,斬向張若塵三人剛纔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要稍微慢上一點,他們三個恐怕都得沒命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空間漩渦十丈外,張若塵三人身影憑空出現。

    受到空間漩渦吸力牽制,能挪移出十丈遠,已經是極限。

    沒有停留,三人施展出極速,儘可能與空間漩渦拉開距離,避免再度受到波及。

    “羅乙兄弟呢?”

    項楚南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他們四人明明是一起進行傳送,爲何沒有看到羅乙的身影?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羅乙的身影出現。

    和他們三人之前一樣,亦是陷入空間漩渦內。

    “大哥,快救羅乙兄弟。”項楚南焦急呼喊道。

    在他開口的時候,張若塵已經闖入進空間漩渦。

    張若塵出現在羅乙身邊,一把將其拉住。

    此刻,空間漩渦力量更爲強大,無法輕易挪移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取出時空祕典,將空間定住,繼而藉助時空祕典的力量,在空間漩渦坍塌之前,帶着羅乙挪移而出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看着從半空飛落下來的張若塵和羅乙,深深呼出一口氣,如釋重負。

    剛纔的情況,着實太過兇險,差點他們全部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之前幾次傳送,都很穩定,怎麼這次如此兇險?”紀梵心微微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他們從劍冢出發,一共經過六次傳送,這已經是最後一次傳送,本以爲可以順利抵達仙機山附近,沒想到卻遇到大麻煩,險些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道:“我也不知是何原因,可能是這片區域存在一些問題,我剛纔已經感知過,這片空間很紊亂,顯得極不穩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麼原因,大家能夠活着,就足夠了,剛纔差點把我嚇死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拍拍胸口,一臉後怕之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抹笑容:“有我在,無須害怕。先探查一下情況,看看這是到了什麼地方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化爲一道白光,飛到雲層上空,釋放出精神力探查了一番,隨即確定了一個方位。

    “隨我來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仙子的精神力強大,或許是發現了什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黑色祭臺,催動起來。

    隨即,駕馭着祭臺,三人向紀梵心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祭臺上,羅乙雙手抱拳,笑道:“張兄,多謝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“無須多謝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乙見張若塵不願多言,卻並沒有覺得尷尬,翻手取出一隻墨綠色的酒葫蘆,道:“我這裏有一壺好酒,乃是從地獄界一位九步聖王的身上奪取而來,張兄,要不要喝一點?”

    說着,他拔下塞子,仰頭喝下一大口。

    也不管張若塵喝不喝,他將酒葫蘆拋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下意識一把接住酒葫蘆,深深的盯了羅乙一眼,見對方只是衝他一笑,對他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好吧!既然羅乙兄有好酒,嚐嚐便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羅乙有防範,卻也並不怕他在酒中耍手段,於是,喝下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確實是好酒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驀的,羅乙伸出一隻手,搭在張若塵肩膀上,道:“張兄,此次北域之行,我們究竟要去何處?你先告知,也好讓我心裏有個底。”

    “仙機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不自然,瞥了一眼羅乙,眼神冷漠,很明顯是在示意他將手拿開。

    也不知羅乙是不是生性豪爽,反而摟住了張若塵的脖子,一副兄弟情深的樣子,道:“仙機山?我們去仙機山做什麼?參加功德戰?”

    崑崙界作爲萬古不滅大世界,疆域浩瀚,中古末期那場神戰,留下了多處世界裂縫。

    每一處世界裂縫,都是地獄界入侵崑崙界的通道。

    仙機山也有着一條大型世界裂縫,在裂縫的另一頭,乃是地獄界死族的疆域。面對死族大軍的衝擊,此地開闢出來的功德戰場,無比慘烈。

    極短時間內,那片地域已經化作一片死地,處處都被死氣籠罩,生機絕滅。

    “去仙機山取一樣東西,到時你自會知曉。”張若塵不想透露太多。

    此刻,羅乙與張若塵靠得特別近,張若塵微微轉過臉,兩人的鼻尖幾乎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羅乙的臉很陰柔,五官清秀,絲毫看不出男子的陽剛。

    更爲重要的是,張若塵竟是從羅乙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與女子極爲相似。

    另外,他發現羅乙看他的目光有些異樣,與看其他人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兩人離得太近。

    特別是四目相對的時候,時間幾乎都靜止了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瞬,張若塵心中生出一股惡寒,很想一掌將羅乙拍飛出去。

    而看到張若塵與羅乙勾肩搭背,顯得十分親密,項楚南不禁連連點頭,道:“好兄弟,都是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手拿開,離我遠一些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拿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閉上眼睛,雙手已捏成拳頭。

    “沒意思。”

    羅乙收回了手臂,搖了搖頭,向祭臺的另一邊行去。

    連續飛了一個時辰,張若塵四人終於停下來。

    此刻,天色已暗。

    前方出現一座城池,巍峨磅礴,連綿百里,卻受損嚴重,城牆都已經倒塌大半,幾乎變成一座廢墟。

    城池被濃郁的死氣籠罩,沒有半點生氣。

    “臨陽城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目光注視城門上方的牌匾。

    看到這三個字,他終於知道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。

    臨陽城乃是臨陽郡的郡城,曾經十分繁華,人口上千萬,距離仙機山十二萬裏,算比較近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當仙機山封印破裂,大批死族闖入崑崙界,臨陽城便遭受厄難,變成如今這般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對這座城記憶很深,原因是,他在功德總驛站聽到一個消息,數天前,裴雨田單槍匹馬殺入臨陽城,將半個臨陽城都打得沉陷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死族太強大,最終裴雨田重傷逃出,在追殺中,墜下生死崖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感知得到,城中還有很多強大氣息,死亡邪氣強盛無比。

    “裴雨田沒能做完的事情,就由我來接着做。”張若塵眼中迸發出一道凌厲殺機,殺意透體而出。

    一想到臨陽城中上千萬人族被屠戮,張若塵心中便涌現出熊熊怒火,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張若塵騰空而起,直接飛到臨陽城上空。

    龍象般若掌施展出來,一條赤色神龍飛出,發出震天動地的龍吟聲,將臨陽城外圍的死亡邪氣震散,向城中涌去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大地震動,原本已經沉陷了大半的臨陽城,完全塌陷,沉入進地底。城池大坑的四周,全是數百里長的大地裂縫,怵目驚心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伴隨着怒吼聲,五道死亡邪氣,從地底極速衝出。

    原本是有着大量死族修士盤踞在臨陽城,可剛纔張若塵一掌打下去,就只有他們活了下來。

    活下來的五位死族強者,實力都很強,最低都是道域層次,其中一人更是達到接天境。

    接天境死族強者,冷聲道:“天庭界的修士,還真是不怕死,竟然還敢來闖。這次有本王坐鎮此地,叫你有來無回。”

    城中的死族,乃是他所統領的軍隊。

    幾天前,裴雨田來攻打一次,令他手下軍隊傷亡慘重。

    沒想到,今天又來一個,比裴雨田更加兇殘,只用一招,就幾乎將他手下軍團全滅。

    “因爲我本就是來殺你們。”張若塵冰冷回道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接天境死族強者怒吼,一隻骨手抓出。

    骨手迎風暴漲,死亡邪氣凝聚成一條條氣態骨龍,天地變得昏暗,恐怖無邊的力量碾壓下來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出一聲冷哼,一掌拍擊而出。

    真理規則被完全調動起來,這一掌爆發出八倍力量。

    死亡邪氣一下子散開,骨手倒飛而出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骨碎聲響起,骨手破碎而開,化爲一塊塊聖骨,劃破天空,飛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“好強,我的骨手堪比六耀萬紋聖器,竟承受不住他一掌。到底什麼來頭?”

    接天境死族強者連連倒退,心中震驚無比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感受到一股強橫無比的精神力籠罩到身上,猶如萬千枷鎖纏繞住身體,渾身竟是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精神力是從雲中傳來,一位絕色動人的女子,站在雲層上方,有着無數花瓣雨從天而降。

    “還有高手。”

    接天境死族強者深吸一口氣,掙破精神力壓制,隨即大吼一聲:“一起出手,滅掉他們。”

    接天境死族強者開口,頓時,四名道域境死族強者一起出手,打出一件件邪器,磅礴的死亡邪氣,頃刻間將張若塵淹沒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反而,那位接天境死族強者,卻果斷遁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