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雙臂一振,十三條龍魂和十三條象魂顯現出來,霸道無比,將所有攻擊盡皆抵擋住。

    一翻手,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取出,向最左側那位赤發道域境死族強者劈去。

    這一劍看似很簡單,卻讓人無法躲避。

    赤發道域境死族強者眼中露出驚色,連忙舉起七耀萬紋聖器級別的戰刀,想要擋下這一劍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

    戰刀瞬間破碎,根本無法抵擋住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沒有絲毫停頓,沉淵古劍順勢劈下,結結實實落在赤發道域境死族強者身上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表面並未有銘紋浮現,只有鑲嵌於劍柄上的紫色神石,泛起淡淡光芒,重量也不知達到多少萬斤,堪比一顆星辰。

    而紫色神石,本身就是一顆黑洞旁邊的星辰,凝練而成。

    死族強者如隕石一般極速墜落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地面被生生砸出一個深坑,大地一片片沉陷,大量塵煙倒涌向天穹。

    深坑內,已然尋不見死族強者的身影,只剩下一堆碎骨。

    “這麼可怕?一劍就擊斃道域境界的巫睢王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用了肉身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肉身的確很強,他的那柄劍,比十座山嶽還要沉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剩下的三位道域境死族修士,心知眼前這位人族男子的可怕,三人同時雙手合十,施展出死亡祕術。

    “念力通天。”

    三位道域境死族修士腳下的大地碎裂,化爲一座孤島,而孤島四周的地面,則是騰飛起來。

    猶如方圓數百里的大地板塊都飛起,向張若塵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瞬間轉身,手中的沉淵古劍輕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這片天地,無數時間印記浮現出來,猶如宇宙中的無盡繁星,星星點點,將死族三位道域境強者包裹。

    時間好似在這一刻靜止下來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殘影閃過,張若塵和沉淵古劍如一道光束,穿透數百里的大地板塊,出現在三名道域境死族強者身後。

    三名道域境死族強者靜立不動,隨即身首分離,自半空墜落而下。

    只是一劍,戰三位道域。

    太驚豔了!

    遁走的接天境死族強者回頭,正好看到這一幕,心中不禁駭然,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“沒有什麼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殺機涌動,提劍追殺而出。

    眼見張若塵追殺上來,接天境死族強者不由大吼道:“我乃是赤星神子麾下墨骨大將,你敢殺我,神子殿下絕不會饒過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冰冷道:“赤星神子嗎?沒聽說過。不過,你放心,不用等太久,我會送赤星神子下去與你團聚。”

    想拿死族的一個神子來威脅他,未免太過天真了些。

    空間挪移施展,張若塵瞬間出現在墨骨大將身後。

    一道道時間印記清晰浮現而出,完全將墨骨大將籠罩。

    這片空間的時間流速發生改變,好似陷入靜止狀態。

    “輝月如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劍,直刺墨骨大將眉心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劍。”

    墨骨大將腦中浮現出最後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“咔。”

    墨骨大將的頭顱碎裂開來,聖魂湮滅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其以死亡邪氣凝聚的身軀崩潰,只剩下一具失去頭骨的骨骸。

    骨骸晶瑩如玉,諸多祕紋鐫刻在其上,稍加祭煉,就能成爲強大戰器。

    死族乃是地獄界上三族之一,是中三族中屍族和骨族的進化體,又是新的生命體。

    盤踞於臨陽城的這一支死族大軍,便是由骨族進化而來。

    墨骨大將留下的這具骨骸,價值無疑是極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不會浪費,一揮手,將墨骨大將及四位道域境死族強者留下的聖骨盡皆收起,幾件邪器當然也沒落下。

    只要淨化掉死亡邪氣,便可以拿來讓沉淵古劍吸收煉化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如今已經是八耀萬紋聖器,有紫色神石增幅力量,威力足以媲美九耀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但這還遠遠不夠,沉淵古劍還需要吸收煉化更多戰器,變得更強。

    如今沉淵劍靈道體已成,且是最爲上等的道體,成長速度會大幅加快。

    “還是沒有把握住‘輝月如歌’的精髓,如果墨骨大將有所防備,恐怕這一劍就難以奏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語,並不滿意剛纔那一劍。

    “輝月如歌”乃是《時間劍法》的第五層次,也可稱爲月劍,比“周天輪迴”更加玄妙,張若塵現在纔剛開始修煉,掌握的只是皮毛。

    修爲突破到規則小天地後,短時間內修爲無法再做大的突破。

    需要沉澱一番,讓心境與修爲完全磨合,才能去考慮繼續突破修爲。

    越是往後,便越是不能心急,每一步都需要走得很穩。

    修爲保持在規則小天地,張若塵若想實力有較大提升,只能從修煉武技神通方面着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主修時間之道、空間之道、劍道、掌道和拳道,任何一道突破,實力都能有較大提升。

    將時間之道與劍道相結合的《時間劍法》,神祕莫測,威力無窮,一直都是張若塵的重要底牌,他接下來也會投入更多時間和精力去參悟。

    掌道,暫時已經是沒辦法提升,無論是龍象般若掌,還是七竅血冥掌,張若塵都已經修煉到極致,在成爲大聖前,很難再有實質突破。

    除非能夠找到大聖級龍魂和象魂。

    倒是拳道需要好好參悟,若能將洛水拳法第十一重修成,洛水拳法就會蛻變爲高階聖術,大聖之下,可碾壓一切對手。

    但,想要第十一重境界,只能去九曲天星。

    而且洛水拳法與龍象般若掌,一柔一剛,宛如陰陽,同時修煉,意義非凡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很想參悟劍十,奈何他沒有掌握任何前人留下的心得體悟,也就無從着手。

    劍十,一直都只存在於傳說之中,從古至今,鮮有人修成。

    最近千年,也就只有劍帝雪紅塵一人成功。

    萬香城中,應該收藏着劍帝雪紅塵關於劍十的心得體悟,但萬香城恐怕不會輕易外傳。

    暫時,張若塵只能將精力,放在修煉“時間劍法”和研究“空間之道”上。

    “仙子,此地距離仙機山,只有十二萬裏,很快就能趕過去;不過,在此之前,我想先去找一個人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道:“你要去找裴雨田?”

    裴雨田殺入臨陽城的事情,她也有所耳聞。

    所以,立刻便是猜出張若塵的心思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,道:“對,我相信裴雨田不會那麼容易死,但他現在處境肯定很不妙,所以,我必須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他曾經欠過裴雨田一個人情,無論如何,他都是必須要還回去的。

    別說這裏距離裴雨田墜崖之地很近,即便相隔甚遠,他也一定會去尋找裴雨田。

    如果裴雨田還活着,他就將其救下。

    如果裴雨田已經死了,他也要找到其屍骨,將其好好安葬。

    “也好,反正已經來到北域,也不急在這一時半刻。”紀梵心道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多謝仙子。”

    沒有再做耽擱,張若塵將祭臺收起,當先掠出。

    生死崖是一處很特別的地方,甚至可以說是詭異,任何東西從那裏飛過,都會無故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曾有很多強者前去探查,想要找出原因,卻都無功而返。

    想來裴雨田是被死族追殺得走投無路,只能選擇置之死地而後生。

    逃到生死崖,尚有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逃去其他地方,多半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最近這幾天,生死崖變得格外熱鬧,不但有死族強者盤踞於此,還有很多天庭界修士趕來,可說是魚龍混雜。

    剛開始的時候,雙方還爆發過一些衝突。

    但現在都已經形成默契,在找到裴雨田前,誰也不願意去打生打死。

    不到一炷香時間,張若塵四人趕到生死崖。

    生死崖,血紅色的一片,曾有神血灑落在此地,寸草不生,就連精神力也大受壓制。

    隨着崑崙界復甦,此地變得越發詭異。

    驀的,一道人影從半空飛落下來,出現到他們的身旁,先是露出戒備和防範之色。

    看出張若塵等人不是地獄界的修士,纔是鬆了一口氣:“你們也是在搶奪那株元會聖藥?據說,裴雨田的藏身之地已經被找到,再不下去,元會聖藥就落入地獄界修士手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當即擡起頭來,目光鎖定在一名乾瘦青年身上。

    “元會聖藥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乾瘦青年露出異色,道:“你們不知道嗎?裴雨田之前殺入臨陽城,就是爲了奪取元會聖藥,那可是赤星神子的東西,不然你們以爲死族爲何這般興師動衆?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心中一動,微微有些驚訝,沒想到裴雨田膽子如此大,竟敢去搶赤星神子的元會聖藥。

    所謂元會聖藥,指的乃是渡過了一個元會劫難的頂級聖藥,再進一步,就會蛻變爲半神藥。

    而未能渡過元會劫難的聖藥,只能稱爲十萬年古聖藥。

    一個元會,便是十二萬九千六百年,極其漫長,很多神靈都無法存活這般長時間。

    一株元會聖藥,足以引得臨道境強者,爲之瘋狂。

    “你說裴雨田的藏身之地已經找到?”張若塵問道

    乾瘦青年道:“沒錯,就在不久之前,有人發現,裴雨田正藏身於生死崖下一座隱祕洞窟內;不過那座洞窟很古怪,暫時還沒人能夠闖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,各方強者都已經趕去那座洞窟,想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“傳聞中,裴雨田乃是崑崙界的絕代天驕,身具大氣運,身上好東西可是不少,即便分不到元會聖藥,能得到其他寶物,那也是不錯的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心中先是暗暗鬆了一口氣,只要裴雨田還活着就好。

    但隨即,他心中又涌現出一股寒意,死族想殺死裴雨田,也就罷了,竟然連天庭界修士,也想謀奪裴雨田身上的寶物,當真是豈有此理。

    這些天庭界修士,來到崑崙界,不幫助崑崙界抵禦地獄界入侵,卻想着對付崑崙界修士,其心可誅。

    其實,從一開始,張若塵就知道,很多進入崑崙界的天庭界修士,並非是來幫助崑崙界,而是衝着崑崙界中的機緣而來,想掠奪各種資源,本質上與地獄界修士,並無太大區別。

    心中快速閃過許多念頭,張若塵笑道:“那還真是不能耽擱,不然這一趟就白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對,對,對。”

    乾瘦青年顯得十分急切。

    身形閃動,其快速掠下生死崖。

    見狀,張若塵四人立刻跟上。

    生死崖終年濃霧瀰漫,瘴氣、煞氣極重,普通生靈根本就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跟着乾瘦青年,向下飛掠三萬丈,才終於是到達崖底。

    崖底極爲廣闊,景象駭人,鋪着一層厚厚的白骨,不知曾有多少生靈葬身於此。

    “怎麼冷颼颼的?感覺這地方好陰森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。

    紀梵心提醒道:“小心一些,這地方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發現了什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釋放出強大精神力,仔細感知一番,隨即道:“我的精神力被壓制……不好判斷,只是有一種不詳的預感。”

    “先去救裴雨田,謹慎一些便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已經到生死崖底,不可能因爲這裏可能存在古怪,便退出去。

    “在那邊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伸手,指向一個方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