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以前的仙機山,僅有一座主峰,青色殿宇就存在於主峰頂上。

    而現在,仙機山呈現出五座不分高下的山峰來,天地聖氣充裕無比,分明是一處覺醒的神土。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的樹幹,應該沒那麼容易被取走。”張若塵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當即,他將精神力探入乾坤界,傳音道:“神木前輩,能感知到樹幹在何處嗎?”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枝葉輕輕顫動,將一股奇異力量,釋放出乾坤界。

    這股力量無比細微,就算是大聖,都未必能夠察覺得到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那股奇異力量回到乾坤界,接天神木發出聲音:“樹幹在地底,有一股力量將其隔絕,我也僅僅只能模糊感知到。”

    “地底?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絲異色。

    不過,他總算是鬆了一口氣,只要樹幹沒被死族取走就好。

    傳說接天神木樹幹內孕育着一件至寶,有可能涉及到成神的奧秘,絕不能讓其落入死族之手。

    空間挪移施展,張若塵悄無聲息潛入地下。

    仙機山的地底竟是空的,空間極爲開闊,其內瀰漫着無比濃郁到死亡邪氣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按照接天神木的指引,張若塵很快鎖定樹幹所在。

    一座祭壇映入張若塵眼中,很是巨大,直徑超過三百丈,祭壇上鐫刻了無數古怪秘紋,釋放出詭異的力量,竟是在源源不斷汲取天地靈氣。

    可以清晰看到,祭壇上方有着一道高達五百丈的死神之影,手持死神鐮刀,手腕上佩戴着一串泛着幽光的手串,十二顆珠子盡皆凝實無比。

    隨着汲取的天地靈氣越來越多,死神之影也越發凝實,且有着繼續拔高的跡象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黑炎大將凝聚出的那道死神之影,實在太過弱小,不及百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這座祭壇好詭異,汲取的不是尋常天地靈氣,而似乎是崑崙界的復甦之力。”張若塵眼神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他親身進入過不止一處覺醒神土,對於這種力量十分熟悉,確信不會感知錯誤。

    死族佈置出祭壇,汲取北域復甦之力,此事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哪怕只是汲取走一部分,影響也會極大。

    祭壇之上,盤坐着三道身影,呈現三才陣勢,兩男一女,均身着白色衣袍,氣息完全與祭壇相結合。

    他們乃是死神殿中的白袍祭祀,地位尊崇,實力強大,哪怕是死族大將見到他們,也需要畢恭畢敬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位眉心有着豎眼的白袍祭祀忽然睜開眼睛,將目光投向張若塵隱藏之地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敢闖入,死神騎士去將那人解決掉。”眉心有豎眼的白袍祭祀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隨着幾道破空聲傳出,六尊身着死神鎧甲的死神騎士衝殺而出。

    死神騎士乃是死神殿精心培養出來,好比是血戰神殿的猩紅天使,每一尊實力都極其強大,堪比道域境的帝子。

    不死神殿的死神騎士,乃是模仿死神殿的死神騎士,兩者間有着極大差距。

    六尊死神騎士盡皆手持死神鐮刀,宛如真正行走於世間的死神,收割衆生靈魂。

    看到六尊死神騎士衝殺而來,張若塵眼中閃過一絲異色,“居然被發現了。”

    他自認隱藏得極好,氣息完全收斂,暴露的可能性極低,沒曾想,片刻間就被人發現,實在有些出乎他的意料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也就只能出手一戰。

    磅礴聖氣和血氣自手掌七個竅穴噴涌而出,凝聚出一尊高大無比的冥王虛影來。

    “七竅血冥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喝,全力打出一掌。

    冥王虛影的手掌推出,無盡血氣涌動,化作一片浩瀚血海,要將一切淹沒。

    六尊死神騎士同時出手,揮動死神鐮刀,彼此力量結合在一起,斬出一道黑色鐮芒。

    “衆生將死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是感受到了張若塵的可怕,不得不選擇聯手對抗。

    黑色鐮芒鋒利無比,似可割裂一切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血海被黑色鐮芒割裂,快速湮滅。

    當血海完全消失時,鐮芒也消散開來,力量被耗盡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趁此機會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瞬間出現在六位死神騎士身後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出現在手中,輕微震動,無數時間印記浮現。

    隨着實戰次數增加,張若塵對於“輝月如歌”的領悟,無疑是越來越深刻,施展出的威力,自然也越來越強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一道劍影閃過,六尊死亡騎士的頭顱盡皆被斬落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奇快出手,將六尊死亡騎士的頭顱打碎,徹底將他們滅殺。

    哪怕死族很特別,可一旦頭顱被打碎,聖魂湮滅,也一樣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眉心有着豎眼的白袍祭祀勃然大怒,“嗯?敢殺死神騎士,賜你死罪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其伸出一直手指,輕輕向前一點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無數道死亡光束迸發,化作一條匹練,轟殺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見狀,張若塵亦是伸出一隻手指,向前點殺而出。

    “空間裂縫。”

    空間瞬間破裂,形成一條長達數丈的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死亡光束匯聚而成的匹練,盡皆被空間裂縫所吞噬,沒有一道攻擊到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空間修士,難怪能無聲無息潛入進來,不過,既然進來了,就別想再出去。”唯一的女祭司冰冷道。

    其緩緩探出一隻手,磅礴死亡之力涌動,凝聚出一隻數百丈的黑色大手,抓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黑色大手蘊含着無比可怕的力量,幾乎要將整個地底空間都給鎮壓住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,這三人的實力,沒有一個在我之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未選擇硬拼,將時空秘典握在手中,突破黑色大手對空間的鎮壓,施展出空間挪移。

    黑色大手抓攝而來,卻僅僅只是抓住一道殘影,張若塵的真身,已然是離開地底空間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停留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大挪移,出現在九百里之外。

    連續施展十幾次空間大挪移,張若塵脫離仙機山,出現在北域大營外。

    他退走得極爲乾脆,爲的是不引起死族懷疑,不將接天神木樹幹暴露出去。

    短暫探查,張若塵已經確定,接天神木的樹幹,就在那座邪惡祭壇之下,暫時應該還未被死族所發現。

    “我得將祭壇的事情告知鎮元師兄。”張若塵表情略顯嚴肅。

    當即,他進入北域大營,徑直前去找鎮元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仙機山地底空間,那位白袍女祭司臉色變得很難看,她親自出手,竟會讓張若塵逃掉。

    “此人的空間之道好強,竟能突破此地的空間封鎖,究竟是何方神聖?”白袍女祭司皺眉道。

    眉心有豎眼的白袍祭祀眼中有着怒色,道:“六位死神騎士,竟被他一劍斬殺,實在可惡。”

    最後一位綠髮白袍長老沉聲道:“我現在擔心的是,那人會否發現此地的秘密?源魔神子讓我們三人坐鎮於此,若出現紕漏,我們恐怕都不會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聞言,眉心有豎眼的白袍祭祀和白袍女祭司均是露出凝重之色,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想到源魔神子的可怕,他們不禁都打了一個寒顫。

    和其他神子不同,源魔神子乃是死神殿一位神靈的子嗣,地位無比尊崇,實力亦是強大無比,誰也不敢將其惹惱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不擔心源魔神子那邊,反而是命運神殿那位,我們必須得小心應付。“白袍女祭司道。

    其話音剛落,地底空間便泛起道道漣漪,三道幽暗光華降臨,顯現出三道人影。

    爲首的是一名曼妙女子,身材高挑,**修長而筆直,臉上佩戴着一層面紗,僅有一雙如黑寶石般明亮的眼睛顯露在外。

    從其身上散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特殊氣質,讓人忍不住要對其頂禮膜拜。

    曼妙女子身後,站立着一男一女,看上去都很年輕,可身上散發出的氣息,卻是極其強大,絲毫不在三位白袍祭祀之下,甚至猶有過之。

    看到曼妙女子,三位白袍祭司均是臉色劇變,連站起身,飛出祭壇,躬身道:“參見大人。“

    白袍女祭司身體微微有些顫抖,這還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。

    曼妙女子眼神冷漠,目光鎖定白袍女祭司,道:“你想如何應付我?”

    白袍女祭司身體顫抖得更加厲害,道:“請大人恕罪,屬下無心冒犯,今後絕不敢再犯。”

    曼妙女子緩緩伸出一隻手來,對着白袍女祭司點出一指。

    頓時,一道命運之光從其玉指飛出,沒入白袍女祭司體內。

    “啊,大人饒命,饒命啊!“白袍女祭司發出痛苦的慘叫聲,倒地劇烈掙扎着。

    命運神光直接作用在其靈魂之上,那種痛苦,無法用言語去形容,任誰都難以承受。

    眉心有着豎眼的白袍祭祀和綠髮白袍祭司噤若寒蟬,靜靜站在一旁,一句話都不敢說。

    眼前這位可是最爲希望成爲命運神殿神女的三位候選人之一,且是源魔神子追求的對象,不是他們能惹得起的。

    看到白袍女祭司快要支撐不住,曼妙女子將命運之光收回,淡淡道:“再有下次,定斬不饒。”

    白袍女祭司緩過一口氣,站起身來,道:“謝大人,屬下絕不敢再有下次。”

    “誰來告訴我,這裡發生了什麼事?”曼妙女子道。

    綠髮白袍祭司連忙回道:“啓稟大人,剛纔有一名神秘空間修士闖入,將六位死神騎士殺死,然後逃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聞言,曼妙女子一揮手,一團命運之光飛出,化作一面鏡子,先前張若塵在地底空間的一幅幅畫面顯現而出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是他?”

    曼妙女子眸中閃過一道異光,道:“是時空傳人張若塵,你們二人去將他抓回來,記住,要活的。“

    “是,大人。“

    站在曼妙女子身後的一男一女應道。

    當即,二人化作兩道殘影,極速從地底空間閃掠而出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