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鎮獄古族由三大家族統治,分別是主修劍道的「王家」,研究符法的「史家」,精通陣法的「沈家」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是崑崙界十八古族之一,又是幽冥地牢的看守者,曾經也有極其輝煌燦爛的時刻。那時,在古族外圍,佈置有神級陣法銘紋,任何生靈都休想闖入進劍冢。

    隨着崑崙界沒落,鎮獄古族也跟着沒落。

    直到崑崙界開始復甦,鎮獄古族才誕生了幾個聖王境的強者。沈家的家主,沈嘉,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等人進去鎮獄古族,就是沈嘉出來迎接。

    史仁問道:「沈伯伯,族長在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「族長在劍墓宮,走,我們一起過去。」沈嘉笑容可掬的說道。

    史仁的眼中,閃過一道疑惑之色,一邊前行,一邊問道:「我聽說,有大批不死血族衝出陰葬山脈,他們必定會打冥王劍冢的主意。最近,劍冢沒有發生什麼事吧?」

    「劍冢有中古留下的銘紋守護,不死血族哪有那麼容易闖入進來。」沈嘉道。

    史仁和沈嘉走在前方交流,走在後方的張若塵,臉色卻是變得有些凝重,發現了一些不對勁的細節。

    「空氣竟然沒有流動,仙子,可知道是怎麼回事?」張若塵向紀梵心傳音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精神力,比張若塵要強大很多,他看不透的現象,或許紀梵心能夠識破。

    紀梵心目不斜視,傳出來一道聲音,進入張若塵的腦海:「是幻術。你眼前看到的一切,皆是幻象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:「將一片天地都變成幻境,而且還能瞞過五十九階的精神力聖王,大聖之下,竟然有人的幻術造詣可以達到如此驚人的地步?」

    紀梵心道:「在真實世界佈置幻境,最大的破綻就是風。所以,在這裏施術的幻術師,讓風停了下來,空氣自然也就停止流動。」

    「如此一來,破綻豈不是更大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道:「或許,那位幻術師,是將我們當成了初出茅廬的年輕修士。又或許,我們來得太突然,他沒有機會佈置更加嚴密的手段。」

    說話間,他們已經來到劍墓宮外的廣場上。

    劍墓宮高達八百米,佔地方圓數十里,由巨石堆砌而成,如同是一座金字塔。

    「族長就在裏面,各位尊貴的客人,請。」

    沈嘉站在劍墓宮的宮門外,做出一個請的手勢,想讓史仁和張若塵等人,先進宮門。

    史仁沒有邁出腳步,而是用疑惑的眼神,盯着沈嘉,道:「劍墓宮是鎮獄古族的重地,應該有很多族人在這裏守衛才對。為何今天,一個族人都看不到?」

    沈嘉道:「閣下或許不知,鎮獄古族的族人都去了劍冢。」

    「閣下?沈伯伯,你難道不知道,我是鎮獄古族的少族長?」史仁道。

    沈嘉的眼皮,微微一跳,嘴裏念道:「少族長……」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如同鬼魅一般,出現到沈嘉的身後,使用青光鈍月斬,穿透了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沈嘉的嘴裏,發出一道悶聲。

    不過,沈嘉的體內,沒有流淌出血液,反而臉上的神情變得詭異,身體緩緩消散。

    「居然只是一道幻體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收回青光鈍月斬,小心翼翼的警惕四周。

    「給我碎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左腳,猛然向地面一踩。

    頓時,滾滾火焰湧出去,將幻境焚煉。

    真實世界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依舊是在劍墓宮外的那座廣場,不過,廣場上卻全是裂縫和凹坑,殘垣斷壁,血跡斑斑。

    劍墓宮消失在地面,卻而代之的是一隻三百丈高的巨獸。

    那隻巨獸面容猙獰,長滿血紅色的鱗片,牙齒鋒利,嘴裏吞吐著濃烈的血腥氣。它就趴伏在張若塵等人的面前,若是剛才,他們走入進「劍墓宮」,恐怕是會被這隻血獸一口吞掉。

    巨獸散發出來的氣息強大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釋放出聖氣,席捲住眾人,急速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剛剛向後退,一隻血爪,便是拍擊在他們剛才站立的位置,將大地拍得沉陷下去,大量土石向遠處飛去。

    退到廣場的邊緣,張若塵等人停了下來,向那隻巨獸望去。

    「是血駝冥獸,不死血族飼養的戰獸之一。」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落在血駝冥獸的頭頂,只見,一位身高兩米的尖耳男子站在那裏,手中拖着一顆閃閃發光的寶石。

    周圍的天地,被寶石散發出來的光芒,映照出一道道夢幻的影像。

    尖耳男子的嘴裏,發出一道浩渺的聲音:「原來是一群高手,先前倒是低估了你們。」

    史仁沉聲道:「你是什麼人?鎮獄古族的族人呢?」

    「哈哈。」

    尖耳男子長笑一聲,徐徐的道:「少族長,你回來遲了!鎮獄古族的族人,已經全部被本神子的坐騎吃掉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可能……不……你是在找死。」

    史仁咬緊牙齒,怒氣衝天,雙目中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血絲,向尖耳男子衝去,一連打出十二張符籙。

    每一張符籙,都像是一道白光,飛行速度極快。

    尖耳男子沒有去抵擋飛來的符籙,只是站在血駝冥獸頭頂,輕蔑的盯着史仁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符籙落在血駝冥獸和尖耳男子的身上,便是四分五裂,釋放出大量雷電,將他們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經過這麼多年的修鍊,史仁的精神力,已經達到五十八階,煉製出來的攻擊符籙,對九步聖王都有一定的威脅。

    十二張符籙爆開,將血駝冥獸和尖耳男子撕裂成碎片,化為黑色的劫灰。

    「這麼不堪一擊嗎?」史仁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「哈哈。」

    血駝冥獸和尖耳男子出現到了另一個方位,以嘲笑的語氣說道:「你連本神子的真身都找不到,還想報仇?」

    史仁被尖耳男子徹底激怒,再次打出符籙,繼續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取出,在其中一頁,找到一道圖案。圖案上的人,與尖耳男子長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「百幻神子,危險指數七級,為不死血族青天部族紀無血神的第三十七子……」

    張若塵看完百幻神子的資料,將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收起,眼神變得肅然,「大家小心一些,此人是一個危險指數七級的高手,名叫百幻神子。他的坐騎,血駝冥獸擁有堪比道域境強者的戰力,是一個相當強大的敵人。」

    慕容月、邪成子、項楚南、羅乙紛紛飛掠了出去,各自取出最強大的聖器,隨時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將空間領域展開,找出了百幻神子的真身。

    「生鱗化龍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化為一條金色巨龍騰飛起來,打出一隻房屋大小的龍爪,向虛空的某一處方位轟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虛空中,百幻神子和血駝冥獸的真身,顯現了出現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臉色微微一變,顯然是相當意外,居然有人能夠識破他的幻術。不過,他的反應速度倒也不慢,立即將手中的寶石托舉起來,凝結成一層半透明的晶體壁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龍爪和晶體壁對碰在一起,強大的能量風暴,向四方狂湧出去。

    啪的一聲,晶體壁崩碎。

    龍爪的力量不減,繼續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眼睛一縮,輕輕跺腳,隨即他的身下,血駝冥獸伸出一隻血爪,與龍爪對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血駝冥獸的嘴裏,發出一聲嘶吼,龐大的身軀被龍爪震得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煉化了獸形聖葯,又在神門中獲得了大機緣,張若塵的實力狂增數倍,即便對上危險指數七級的生靈,也有一戰之力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道:「倒是有點本事,你是何人,報上名來?」

    「你若是能夠活着走出冥王劍冢,自然會知道我是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變化成人形,再次打出龍象般若掌,調動真理規則融入其中,爆發出七倍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身形被擊碎,化為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掌力,落在血駝冥獸的身上,擊穿鱗片,打出一個血淋淋的凹坑。

    血駝冥獸慘叫一聲,重重的趴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「人類,你徹底激怒了本神子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沒有死,出現到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雙臂展開,顯化出上千道身影,同時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每一道身影,都像是真實體軀,擁有殺死張若塵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敢讓任何一道身影近身,只得調動聖氣,湧入進左腿。

    「焱神腿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抬起左腿,頓時天地色變。

    天空變成了赤紅色,有火雲在翻滾。

    大地則是衝出無數岩漿,熾熱得猶如一座熔爐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一腳踩了下去,強大的神力湧出。

    所有攻向張若塵的身影,全部都被震碎,化為一粒粒西沙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真身顯露出來,被火焰波浪擊中,向後倒飛出去,落到十數里之外。他看向站在火焰中心的張若塵,猶如是在看一尊火焰之神,眼中儘是驚駭之色。

    「他的那條腿,不會是神腿吧?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自命不凡,從來不將天庭界的修士,放在眼裏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他心中的觀念,終於轉變。

    天庭界似乎也有了不得的強者。

    看見張若塵一步步從火焰中走出,百幻神子的眼珠子快速轉動,向紀梵心等人瞥了一眼,生出一股不好的預感,這群人似乎不好惹。

    才一人出手,就讓他感覺到棘手。

    誰知道那群人裏面,還有沒有更強大的存在?

    現在敵眾我寡,局勢對他很不利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相當果斷,沒有去救血駝冥獸,轉身便是向遠處衝去,迅速離開,消失在了地平線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百幻神子逃遁的方向,取出青天弓和白日箭,拉成滿月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聖道修為和肉身強度,臂力不知增強了多少倍,青天弓和白日箭爆發出來的威力,自然是遠勝從前。

    剛剛開弓,方圓千里的天空就變成碧青色,地面上,則是散發出耀眼的白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家了,終於可以好好碼字,今晚還有一章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