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兩章合在一起發。)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若塵將黑炎大將放出來,着實是讓一大羣人驚訝不已。

    就連元仙子都有些意外,向他投去詫異的目光。

    唯有鎮元顯得很平靜,事先他已經是知曉一切,畢竟張若塵要借取五行土,又豈能不對他說明情況?

    當然,即便張若塵不對他說,他也能通過別的渠道知道,生死崖下發生的事情,早已是傳播開來。

    十目乾坤蟲和石靈昆臉色均有些難看,張若塵將黑炎大將放出來,分明就是要讓他們難堪。

    他們同樣得到消息,黑炎大將與紫陽聖王等人在生死崖底圍堵裴雨田,後發生大變故,黑炎大將和紫陽聖王都不曾從生死崖底上來,很多人都猜測黑炎大將和紫陽聖王是遭遇了不測。

    着實沒想到,黑炎大將竟是落入了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也就說明,生死崖底發生的事情,定然存在着一些隱情。

    有人面露喜色,道:“黑炎大將在死族地位很高,肯定知道邪惡祭臺的一些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不錯,黑炎大將作爲赤星神子麾下第三大將,必能接觸許多死族機密,必須好好將其審問一番。”

    一時間,在場不少強者眼中泛起精光,目光緊緊注視黑炎大將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去過仙機山,且被死族強者發現,可說是打草驚蛇,死族定會加強防範,想再去探查,已經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黑炎大將的價值,纔會變得十分巨大。

    或許唯有從其身上着手,才能弄清楚邪惡祭臺的一些關鍵機密。

    然而,張若塵卻突然催動青天浮屠塔,重新將黑炎大將收了進去,繼而轉身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這是何意?”有強者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淡淡道:“剛纔有人說我沒資格參與進來,我自然是要離開,省得有人覺得我太沒有自知之明。”

    鎮元微微一笑,沒想到張若塵還有如此傲嬌的一面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十目乾坤蟲臉色變得極爲難看,張若塵這番話,完全就是在擠兌他。

    這時候,不少人都將目光投向十目乾坤蟲,想看他會有怎樣的反應。

    十目乾坤蟲冷聲道:“張若塵,你可以走,但黑炎大將必須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黑炎大將乃是我的俘虜,我想如何處理,都是我的事,何時輪到你來過問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十目乾坤蟲身上散發出強大氣勢,如驚濤駭浪般,向張若塵碾壓而去。

    “是嗎?可本王偏要你將黑炎大將留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表情平靜,將雙手揹負在身後,傲然而立,道:“你可以試試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身前,空間變得扭曲起來,隱隱有着空間裂縫出現,散發出令人心顫的可怕氣機。

    百變笑笑生收起摺扇,臉上的笑容逐漸收斂,顯然是隨時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就連黑魔界的幾人,也都顯得蠢蠢欲動,只要十目乾坤蟲出手,他們絕對會毫不猶豫加入進去,能在這裡幹掉張若塵,那是再好不過。

    一時間,廳內氣氛變得十分緊張,雙方已經是劍拔弩張。

    風巖和項楚南立刻走到張若塵身邊,將自身強大氣息釋放而出。

    尤其是項楚南,已經是將金屬魔冠拿在手中,魔氣源源不斷注入,只要對面敢有什麼動作,他立刻就會將金屬魔冠打出去。

    在這種時刻,他們倆自然是要與張若塵共進退,不然還算什麼兄弟。

    鎮元眼中閃過幾縷異光,卻是並未出面,他知道張若塵是什麼性格,倒是並不擔心張若塵會吃虧。

    元仙子嘴巴張了張,很想出面阻止,但最後還是忍住了,雙方矛盾極大,她現在插手進去,並不合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,膽敢挑釁本王,你是自找死路。”

    十目乾坤蟲身上迸發出濃烈殺機,十隻眼睛中均有血光在凝聚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就在十目乾坤蟲準備出手之時,一道拍桌聲響起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瞬間,廳內所有人盡皆將目光投向主位。

    主位上坐着的是一名身着赤色戰甲的英武男子,身材高大魁梧,面容剛毅,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王者霸氣,如一尊無敵戰神。

    之前英武男子一直都閉着眼睛,似在養神,但此刻卻睜開了眼睛,那凌厲而霸道的眼神,讓在場沒有幾個人敢直視。

    “萬墟界,軒轅裂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動,卻是很平靜的與英武男子對視。

    在進入議事大廳前,鎮元便對他提起過,北域大營中有一位掌舵者,名爲軒轅裂空,出自四大主宰世界之一的萬墟界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乃是一位傳奇人物,經歷無數場戰鬥,從無敗績,被稱爲一代戰神。

    別看在場這些人都是一座座大世界的領袖人物,可面對軒轅裂空,還真沒有幾個是不發怵的。

    此刻,軒轅裂空拍桌子,着實是嚇壞不少人。

    強勢如十目乾坤蟲,也趕緊將自身殺氣收斂,生怕惹得軒轅裂空不悅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將目光投向十目乾坤蟲,冷聲道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聞言,十目乾坤蟲不禁有些發懵,連忙道:“軒轅兄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說得還不夠清楚嗎?”軒轅裂空的眼神更加冰冷。

    十目乾坤蟲不由自主打了一個寒顫,感覺自己靈魂都快要炸開。

    不敢再有任何遲疑,十目乾坤蟲站起身來,灰溜溜的退出議事大廳。

    他膽子再大,也不敢與軒轅裂空對着幹。

    他絲毫都不懷疑,如果他再敢說什麼,軒轅裂空絕對會毫不留情對他出手。

    當着那般多強者的面,被驅逐出議事大廳,十目乾坤蟲可謂是顏面掃地,心中充滿憤怒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王定要將你碎屍萬段。“

    十目乾坤蟲不敢去找軒轅裂空報復,就只能將賬都算在張若塵頭上。

    廳內,很多人心中都難以平靜,沒想到關鍵時刻,軒轅裂空竟會插手,且還讓十目乾坤蟲離開,張若塵的面子未免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轉頭看向張若塵,道:“張若塵,將黑炎大將放出來吧!”

    會選擇讓十目乾坤蟲離開,而讓張若塵留下,是因爲他覺得張若塵留下更有價值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人分爲兩種,一種是有價值,一種是沒有價值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知道軒轅裂空是什麼心思,但對方既然將十目乾坤蟲驅趕出去,也就算是向他投來橄欖枝。

    所以,他十分乾脆的取出青天浮屠塔,重新將黑炎大將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說起來,他雖將黑炎大將活捉,但還真是沒來得及進行審問。

    “黑炎大將的修爲達到接天境巔峰,實力強橫,想要從他口中獲取情報,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很不容易,尋常手段對其是無用的,除非是極爲厲害的精神力聖王出手,纔有希望強行從其靈魂中獲取到一些有價值的情報。”

    一些強者皺起眉頭,思考該如何審問黑炎大將。

    他們可不認爲黑炎大將會配合的將邪惡祭臺的秘密道出,那幾乎是沒有可能。

    張若塵淡笑道:“此事不難,請百花仙子出手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百花仙子也來了北域大營?”

    “北域大營竟然來了兩位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仙子,這一趟來得值。”

    “百花仙子在哪裡?趕緊請出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場不少強者都變得激動起來,四處張望,尋找百花仙子紀梵心的身影。

    紀梵心並未一同來到議事大廳,和張若塵一樣,她亦是不喜歡這種場合,更不想讓太多人知曉她來到北域。

    當即,張若塵向紀梵心傳音,讓其趕來議事大廳。

    不多時,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出現,瀰漫整座莊園。

    紀梵心緩步向着議事大廳走來,身周有着許多蝴蝶紛飛,鉤織出一幅絕美的圖畫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百花仙子。”

    議事大廳內,許多強者都激動不已。

    愛美之人,人皆有之。

    他們雖然都是大世界的領袖人物,實力極強,卻也同樣愛慕佳人,尤其是像百花仙子這種名滿天庭界的傾世仙子,又有幾人能不心生愛慕?

    元仙子眼中泛起異樣神采,目光亦是投向紀梵心,就連她也沒想到,竟會在北域大營與紀梵心相遇。

    在一衆強者注目下,紀梵心步入議事大廳。

    “煩勞仙子出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點頭,道:“我試試吧!”

    此刻,不少人都露出異色,看看張若塵,又看看紀梵心,任誰都已經猜到,紀梵心應該是與張若塵一同來到北域。而且,他們還知道,紀梵心也曾和張若塵一同出現在洛水,似乎兩人總是形影不離。

    難道說張若塵與紀梵心之間,有着非比尋常的關係嗎?

    想及此,一些人不免心碎,那可是他們心中完美無瑕的仙子,不容褻瀆。

    在場既有百花仙子的愛慕者,自然也少不了元仙子的愛慕者。

    眼見許多人都在關注百花仙子,元仙子的愛慕者頓時坐不住。

    一位元仙子的愛慕者,站起身來,道:“元仙子也掌握有一招秘術,哪怕黑炎大將修爲再高,也一樣抵擋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哦?既然如此,不如兩位仙子一起出手,各施手段。”鎮元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搖頭,暗道:“鎮元這個傢伙,還真是看熱鬧不嫌事大。”

    看兩位仙子做同一件事情,無疑是很有趣。

    “想從本大將身上獲取死亡祭臺的秘密,你們是癡心妄想。”黑炎大將冰冷道。

    他現在被禁錮,想殺他很容易,可想從他口中獲取關於死族的秘密,那是絕無可能。

    “黑炎大將,你未免太小看兩位仙子,等着哭吧!”有強者嗤笑道。

    黑炎大將眼中寒芒閃爍,不再多說什麼。

    紀梵心和元仙子走到黑炎大將身旁,二人對視一眼,均露出一抹微笑,隨即出手。

    元仙子本不想在這個時候插手進去,可既然有人已經道出她掌握有奇異秘術,且鎮元也開口了,她也就只能選擇出手。

    紀梵心釋放出強大無比的精神力,幻化出無數花瓣,將黑炎大將籠罩,一點點進行滲透。

    只是黑炎大將意志極爲強大,外力想要滲透,並非易事。

    元仙子卻是並未有什麼動作,僅僅只是眼中浮現出縷縷奇異光芒,星星點點,深邃無比,好似化作兩片星空。

    別人或許沒有察覺到什麼,可張若塵卻露出異色,心中暗暗驚訝:“沒想到除了千星天女,竟然還有人修煉了本源之道。”

    當然,千星天女和元仙子有很大區別,千星天女乃是本源掌控者,而元仙子僅僅只是本源修士。

    據張若塵所知,九大恆古之道皆有一座神殿存在,有的位於天庭界,有的位於地獄界,也有的超然物外。

    正是有着九座神殿存在,一些人才有機會修煉九種恆古之道。

    本源神殿只在開天闢地之時出現過,後來便消失無蹤,連帶着本源修士也銷聲匿跡,更別說本源掌控者。

    在千星天女之前,已經有極長時間沒有本源掌控者誕生。

    現在本源掌控者和本源修士都出現了,是否意味着,本源神殿有可能再度現世。

    很顯然,元仙子是修成了本源神目,能夠看透萬物本源,說不得連黑炎大將的靈魂也能看透。

    黑炎大將一開始還真鎮定,可慢慢的,表情就逐漸變得猙獰起來,明顯承受了極大痛苦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黑炎大將發出痛苦的嘶吼聲。

    見狀,石靈昆不由嗤笑,道:“原來所謂的第三大將,也是浪得虛名,真是夠弱的,難怪會被張若塵擒住。聽聞不久前黑炎大將和紫陽聖王都在生死崖底,應該是他們倆拼得兩敗俱傷,最後讓你撿了一個大便宜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肯定的,黑炎大將再弱,好歹也是接天境強者,豈是他張若塵所能戰勝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可真是好運,到哪兒都有便宜可撿,讓我很羨慕啊。”

    其他幾名黑魔界的強者,亦是在冷笑,完全不相信張若塵是靠自身力量,將黑炎大將擒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沒有什麼反應,項楚南已經忍受不了,向前站出一步,喝道:“住口,你們算什麼東西,就你們幾個,給我大哥提鞋都不配,有本事你們也去捉一尊大將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找死嗎?”

    石靈昆眼中殺機畢現,滔天魔氣從其體內涌現而出。

    項楚南絲毫不懼,體內亦是涌現出磅礴魔氣,隱隱顯現出一道兇戾魔影,“有種就過來,看項爺爺打不死你。”

    他從來都是火爆脾氣,不會去管對方有着怎樣的身份來歷。

    將他惹惱,哪怕是大聖,他也敢拼一拼。

    鎮元出面,擋在二人中間,道:“我們來此,是爲對抗死族,莫要自相殘殺。”

    石靈昆看了鎮元一眼,心中隱隱有些忌憚,不由道:“我給鎮元道友面子,不與這黑愣子一般見識。”

    說罷,石靈昆收斂氣息,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風巖將一隻手搭在項楚南肩膀上,道:“三弟,算了,不要意氣用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這次就先放過他們,最看不慣這種裝大半蒜的孫子。”項楚南哼聲道。

    聞言,風巖不禁苦笑搖頭,項楚南行事總是這般衝動魯莽,他還真擔心其以後會惹出什麼大麻煩來。

    大廳內,紀梵心和元仙子仍然在施展着各自的秘術,並未受到任何影響。

    紀梵心伸手一點,一縷神光,沒入黑炎大將眉心。

    這縷神光看似很弱小,實則堅韌無比,且擁有着奇異力量,竟是一點點滲透進入黑炎大將的靈魂之中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元仙子的雙目中飛出一粒粒細小無比的光點,以肉眼幾乎無法看見。

    這些光點亦是穿透黑炎大將的防禦,與其靈魂相融,幾乎不分彼此,好似黑炎大將靈魂的組成部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紀梵心微微露出異色,以她強大無比的精神力,自是察覺到一些異樣之處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些光點融入黑炎大將靈魂後,她便感知得更爲清晰。

    與自己齊名的元仙子,竟會是一位本源修士,着實是讓她感到很意外。

    相同的,元仙子此刻亦是真切感受到紀梵心的精神力,是何等的強大,不僅僅是量龐大,更爲重要的是本質,她還從未見過精神力聖王的精神力本質,可以強大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以她看來,說不得就連一些精神力大聖,精神力本質都比不得紀梵心。

    極爲有默契的,二人選擇合作,彼此手段相結合,以便於更爲完整的獲取黑炎大將靈魂中蘊含的秘密。

    畢竟如果不合作,她們的手段就會相沖突,若是一不小心將黑炎大將折騰死了,那可就是白忙活一場。

    此刻,不少強者都在認真關注着兩位仙子審問黑炎大將,很期待本身所愛慕的仙子,能夠將情報拷問出來。

    黑炎大將不斷髮出痛苦的嘶吼聲,靈魂受到侵蝕,那種痛苦,常人根本無法理解。

    尤其兩位仙子手段非凡,饒是他意志堅韌,也同樣難以抵擋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猛然間,黑炎大將發出一聲恐怖怒吼。

    一股強大的死亡念力,從其體內爆發而出,竟是生生將封禁衝破。

    “唰。“

    黑炎大將化作一道死亡邪氣,極速衝出議事大廳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施展秘術衝破封禁,自然是要趕緊逃離北域大營,他可不想留下來等死。

    廳中之人,個個都非等閒之輩,真要羣起而攻,哪怕他修爲突破至臨道境,都未必能夠對抗。

    “想逃?給我留下。”

    石靈昆冷喝,立刻出手。

    滔天魔氣衝出體外,凝聚出一尊高大無比的天魔虛影,手持魔刀,向黑炎魔王斬殺而去。

    黑炎魔王轉過身來,眼中寒芒閃爍,道:“就憑你?”

    海量死亡念力從他體內涌現而出,凝聚成死神之影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死神之影探出一隻手,一把將斬殺而來的刀芒捏碎。

    繼而,死神之影手腕上的手串飛出,急速旋轉,一個黑洞顯現出來,釋放出恐怖吸力,要將石靈昆給吸進去。

    石靈昆瞳孔緊縮,手中出現一把飲血魔刀,與天魔虛影手中的魔刀重合,奇快無比斬出三刀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手串形成的黑洞坍塌,也將三道刀芒盡數吞噬。

    三顆凝練成實質的珠子綻放詭異光芒,其上鐫刻的秘紋浮現,將小片空間禁錮住。

    一時間,石靈昆被禁錮住,有些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譁。”

    死神之影揮動死亡鐮刀,攻擊向石靈昆。

    看到死神鐮刀襲來,石靈昆心中焦急萬分,拼盡全力想要掙破禁錮。

    最後時刻,石靈昆終是掙破禁錮,舉起魔刀,抵擋在身前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石靈昆雖用魔刀擋住死神鐮刀,卻無法抵擋住死神鐮刀攜帶的恐怖力量,其整個人如隕石一般,極速撞擊向地面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石靈昆口中鮮血狂噴,僅此一擊,他便已經是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實力的差距,顯而易見。

    黑炎大將並未繼續出手,而是選擇立即退走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爲了擊殺石靈昆,而將自身給搭進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體內衝出一道模糊身影,手持沉淵古劍,追殺而出。

    有強者眼中露出異色,“劍魂。”

    天地間劍修無數,可能修成劍魂者,卻是少之又少,那代表着在劍道上的巨大成就。

    瞬息間,劍魂出現在黑炎大將身後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輕顫,無數時間印記浮現,烙印周圍這片空間,將黑炎大將籠罩。

    頓時,黑炎大將感覺到時間像是在這一刻靜止了,就連他的思維都難以轉動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輕易將死神之影斬成兩半,連帶着被死神之影包裹的黑炎大將,亦是化爲兩截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時,劍魂提着沉淵古劍,沒入張若塵體內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黑炎大將的兩半身體從半空中掉落而下,海量死亡邪氣從兩半身體中散逸而出。

    聽到這道聲音,所有人都反應過來,全都不可思議的看向那已經被斬成兩半的黑炎大將。

    那可是赤星神子麾下排名第三的黑炎大將,竟會連張若塵一劍都抵擋不住,不少人都感覺像是在做夢一般。

    “這麼強?”

    石靈昆臉色煞白,完全看得呆住,想到先前說的話,簡直恨不得立刻找條地縫鑽進去。

    ……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