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過得許久,所有劍氣盡皆湮滅,終是沒能將多元空間摧毀,自然也就沒能對張若塵造成傷害。

    張若塵合上時空祕典,多元空間消失,一切歸於平靜。

    只是羅乷早已離開,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羅乷本身乃是空間掌控者,其想要遁走,沒多少人能夠將其留下。

    從祖靈界功德戰場開始,張若塵已經是三度與羅乷打交道,前兩次他都是佔盡上風,而這次似乎被羅乷給將了一軍。

    “羅乷得到的劍柄非同小可,如果她闖入幽冥地牢,說不得能夠將冥王釋放出來,必須要提醒真妙和老族長一聲,讓他們有所防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隱隱有些擔憂,不禁連忙刻錄下一道傳訊光符打出。

    羅乷去過劍冢,且很可能真的洞悉了劍冢的祕密,乃是一個巨大威脅,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好在如今有真妙小道人和史明淵坐鎮劍冢,任何人想要闖入劍冢,都不會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要他們有所防備,想來羅乷也無法進入劍冢攪動風雨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那位元仙子怎麼樣了,還是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收斂心神,張若塵向元仙子退走的方向閃掠而去。

    去對付元仙子的那位羅剎族強者不簡單,實力恐怕不會比黑炎大將弱多少。

    不多時,張若塵出現在一條大河之上,元仙子和那位羅剎族強者,正在戰鬥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一趕到,正好看到元仙子催動一把精緻的碧玉刀,將羅剎族強者一條手臂斬斷。

    “看來是我多慮了,這位元仙子的實力,比我預料的更強;果然啊,《九仙美人圖》上的九位仙子,個個都不簡單,不但擁有傾世仙顏,實力也是絕頂的。”張若塵讚歎道。

    羅剎族強者急速倒退,其被斬斷的那條手臂,已然是消散於虛無。

    不,準確說是化作爲億萬顆肉眼無法看到的本源粒子,本源之道當真恐怖無比。

    “那把刀不一般,蘊含極強本源氣息,難道是一件本源寶物?”張若塵眼中浮現絲絲異色,目光鎖定元仙子手中的碧玉刀。

    除了九大恆古之道的掌控者,其他人想要修煉九大恆古之道,都是需要藉助外物。

    比如修煉真理之道,需要去往真理天域,藉助真理圖紋進行參悟。

    本源神殿早已消失,除了生來便是本源掌控者,就只有得到蘊含本源之道的寶物,纔有可能從中參悟出本源規則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羅剎族強者以手爲刀,將半個肩膀削去。

    沒辦法,肩膀處的傷口有着本源之力殘留,正在分解他的肉身,若不削去一部分,只怕很快他整個人都會被分解成億萬顆本源粒子。

    目光轉動,羅剎族強者看向立身在三百丈之外的張若塵,眉頭頓時皺起。

    一個元仙子,已經是很難對付,讓他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現在又來一個張若塵,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不由得,羅剎族強者心中萌生出退意,繼續耗下去,說不得他會將性命交代在這裏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羅剎族強者猛然從半空躍下,直接遁入河中。

    “現在纔想逃,不覺得太晚了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空間祕術施展,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出現,直接將大河截斷。

    羅剎族強者反應雖快,可其腰部還是出現一道極深的傷口,險些被攔腰截斷,鮮血汩汩而涌。

    就在其準備調轉方向之時,元仙子閃掠而至,碧玉刀化作無數肉眼無法看見的本源粒子,順着其腰部的傷口,瞬間鑽入其體內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羅剎族強者發出一道淒厲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其身體崩潰,宛如人間蒸發。

    緊接着,元仙子施展本源祕術,竟又使得羅剎族強者的肉身重組,完整無缺,只是其已經沒有生機,靈魂湮滅,徒留一具空殼。

    “多謝張公子出手相助。”元仙子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以仙子的實力,即便我不出手,這尊羅剎族強者,也絕難逃走,仙子的本源之道真是厲害,讓我大開眼界。”

    元仙子眼中閃過一抹異色,道:“沒想到張公子竟然能看出我運用的是本源之道,不過我只是一個本源修士,倒是算不得太厲害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正好對本源之道有所瞭解,見仙子手段神異,故而有所猜測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編了一個理由,並未將千星天女是本源掌控者說出來。

    元仙子倒也沒有繼續糾纏於這個問題,轉而問道:“張公子可知曉那羅乙的真實身份?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:“羅乙乃是羅剎公主——羅乷,可惜,沒能將她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她,羅乷詭計多端,想要對付她,的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”元仙子露出恍然之色。

    以前羅乷在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上,危險等級是七級,已然是不低,但現在其危險等級恐怕已經更高。

    “嗯?“

    猛然間,張若塵心生警惕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,向旁邊橫移一丈。

    “咻。”

    一杆戰戟破空襲來,貫穿張若塵留在原地的殘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瞬間轉身,目光鎖定兩道從河流下游緩緩走來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是一男一女,均是氣質不凡,身上散發出的氣息,更是強大無比。

    那名男子伸手一抓,剛纔擲出的戰戟,便是重新飛回到其手中。

    “屍族進化而來的死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動用神印之眼,看出兩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能夠看得出,這一男一女的肉身格外強橫,恐怕不在他之下,且二人的修爲都處在接天境巔峯,尤勝過那名羅剎族強者,一看就不好對付。

    從現身開始,那一男一女便將目光鎖定張若塵身上,這不禁讓張若塵的心微微一沉。這兩人出現在這裏,恐怕並非是什麼巧合,是衝他來的。

    難道是因爲他闖入仙機山地底空間,所以被死族給盯上了?

    “張若塵,跟我們走吧!”男性死族冰冷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爲何要跟你們走?又要去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“廢話少說,我家大人要見你,如果你不乖乖聽話,那我們便只能用強。”男性死族揮動手中戰戟,霸道無比。

    張若塵繼續問道:“你家大人是誰?源魔神子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很好奇,究竟是什麼人要見他?竟然派出兩尊頂尖強者來。

    如此大手筆,必是死族中的大人物無疑,甚至他猜測可能與命運神殿有關係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的問題太多了,你到底跟不跟我們走?”女性死族很不耐煩道。

    說話間,其手中出現一口漆黑小鐘,鐘體佈滿繁奧紋絡,散發出極爲詭異的氣息,一看就不是凡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手一握,沉淵古劍出現在手中,淡淡道:“我最不喜歡被人威脅,尤其是被地獄界修士威脅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必須要給你吃點苦頭才行。”男性死族目露兇光,瞬間衝殺而出。

    其一動,身後便浮現出一頭巨象虛影,龐大無比,散發出的氣勢更是可怕,分明已經超越聖王境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暗道:“此人體內竟是煉化了一道大聖級象魂,絕不能讓其逃走。”

    想要將龍象般若掌第十二掌修煉至大成,必須要往雙臂中煉化進入大聖級龍魂和象魂。

    只是大聖級龍魂和象魂太過珍貴,就算是有足夠聖石,都沒有渠道能夠購買到。

    眼前的男性死族體內竟然存在着一道大聖級象魂,這完全就是天上掉餡兒餅,張若塵怎麼可能會放過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揮動,一道道凝練無比的劍罡斬殺而出。

    男性死族揮動戰戟,有着大聖級象魂加持,其爆發出超乎想象的恐怖力量,一戟揮出,空間幾乎都要被劃破。

    所有劍罡,被其盡數抵擋住,繼而主動發起攻擊,一道道磅礴的死亡邪氣向着張若塵轟擊而去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大聖象魂發出大吼,音波形成可怕的漣漪,向四面八方極速震盪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一凝,顯出認真之色,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一尊擁有大聖象魂的接天境強者,實力絕對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“劍九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,施展出從《無字劍譜》上參悟出的玄妙劍術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劍罡與死亡邪氣、音波碰撞,形成強橫的衝擊波,使得大河斷流,大地裂開沉陷。

    男性死族瞬間衝到張若塵近前,揮動戰戟劈砍而下。

    仗着強橫的肉身和力量,其最喜歡的便是近身戰,唯有如此,才能將其所擁有的優勢,完全展現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左手,手臂上的竅穴開啓,磅礴聖氣源源不斷注入火神護臂之中,使得火神護臂瞬間騰起熊熊火焰,與戰戟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右手提起沉淵古劍,運用肉身力量,全力劈出一劍。

    鑲嵌於劍柄上的紫色神石泛起淡淡光華,使得沉淵古劍變得無比沉重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結結實實劈在男性死族身上,那種力道猶如隕石天降。

    男性死族本來不以爲意,並不覺得張若塵這一劍能對自己造成什麼威脅。

    可當沉淵古劍真正臨身時,其臉色劇變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攜帶的可怕力道,男性死族根本抵擋不住,整個人極速向地面墜去。

    “轟。“

    大地震動,猶如發生大地震,大地板塊破裂開來,中心位置更是出現一個巨型坑洞,深達千丈,其內塵土飛揚,什麼都無法看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