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眨眼間便將女性死族鎮壓,元仙子眼中浮現出道道驚色。

    雖然早就知道張若塵很不簡單,可她沒想到張若塵竟會掌握着如此多強大的底牌,且每一種都顯得很神秘,幾乎找不出破解之法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耽擱,將時空秘典收起,轉而繼續對男性死族出手。

    此時,男性死族已經徹底被壓制,連續捱了邪靈十幾刀,幾乎是失去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再一次的,張若塵動用焱神腿,催動其中萬餘道規則,腳掌狠狠踏在黑色蠻象的背上。

    動用焱神腿,對聖氣消耗極大,少催動一些規則,會相對輕鬆一些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大範圍的大地沉陷,黑色蠻象直接被踩入千丈地底。

    大聖象魂的防禦終是被破開,男性死族遭受重創,被張若塵踩在腳下,口中鮮血狂噴。

    沒有再給其反抗的機會,張若塵催動藏山魔鏡,將男性死族瞬間收進去,以鏡中魔山將他鎮壓。

    至此,般若派遣出來的兩尊絕頂強者,盡皆被擒住,生死全在張若塵一念之間。

    不是他們不夠強,只是他們的手段全都被張若塵剋制,十成戰力,恐怕連一半都沒能發揮出來。

    當然,也是因爲他們大意,沒有在第一時間聯手。

    否則,即便奈何不得張若塵,也不至於落得如此下場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呼出一口氣,雖有些疲憊,可臉上卻帶着笑容,難掩心中喜悅。

    鎮壓住兩名死族強者,也就意味着,大聖級龍魂和象魂都到手,有望將龍象般若掌第十二掌修煉至大成,屆時龍象般若掌將會蛻變爲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心念轉動,張若塵將藏山魔鏡和邪靈一併收入乾坤界。

    只要進入乾坤界中,任何人都休想再掀起風浪來。

    “張公子,好手段,如此輕鬆就將兩尊死族強者鎮壓,元儀佩服。”元仙子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仙子過獎,若非有仙子在一旁爲我掠陣,我還真不確定,是否能夠將他們兩人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張公子過謙了,即便他二人聯手,也斷然不是你的對手,倒是元儀有些好奇,究竟是什麼人想要見張公子你?”元仙子面露好奇之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搖頭:“我也不知,不過想知道此事也很簡單,等回到北域大營,請仙子和百花仙子出手,一切都會水落石出,說不得還能獲取更多死族的情報。”

    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們先回北域大營。”元仙子道。

    誰也不確定暗中是否還有死族和羅剎族的強者,如果再冒出一些來,無疑會是極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二人沒有再做耽擱,立即往北域大營趕去。

    剛一進入鎮元的莊園,項楚南便風風火火跑過來,道:“大哥,羅乙兄第不見了,我到處都沒找到,他這是去哪兒了?”

    想起羅乷說的那番話,張若塵不禁有些哭笑不得,伸手拍拍項楚南的肩膀,道:“三弟,以後在戰場上,不要再隨便亂救人,更不要隨便把誰都當兄弟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搔了搔頭,一臉迷茫,道:“大哥,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啊?和羅乙兄弟有關嗎?”

    “別再喊什麼羅乙兄第,羅乙並不是什麼上元宗弟子,她是羅剎公主——羅乷,你竟然在戰場上稀裡糊塗把她給救了,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。”張若塵一臉無奈之色。

    聞言,項楚南頓時瞪大眼睛,一臉難以置信之色,“什麼?羅剎公主?大哥,你確定沒搞錯?”

    “這種事情,我怎麼可能會騙你?此事元仙子可以作證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他太清楚項楚南是什麼性格,太過耿直,一旦認定了什麼事情,便很難讓其改變。

    元仙子點頭,道:“羅乙的確是羅剎公主,先前羅乙獨自離開北域大營,我和張公子暗中跟隨,這才發現了她的真實身份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項楚南終於是相信,不由怒道:“她竟然敢騙我,可惡,我饒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三弟,冷靜,吃一塹長一智,以後別輕易相信他人便是。”張若塵安慰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重重點頭,道:“嗯,以後我都聽大哥的。”

    “羅乷應該逃走了吧?”紀梵心不知何時出現,插話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嗯,羅乷很狡猾,並不容易對付,不過,我倒是鎮壓了兩尊死族強者,想請仙子你和元仙子出手,審問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交給百花仙子便好,在審訊方面,百花仙子更爲擅長。我也要回去做一些準備,如果審問出一些東西來,希望若塵公子能夠告知我一聲,告辭。”元仙子道。

    不待張若塵等人說什麼,元仙子已然是飄然離開莊園,倒是顯得十分灑脫。

    沒有元仙子在,張若塵也就無需將藏山魔鏡和時空秘典取出來,直接讓紀梵心進入乾坤界中進行審問,這樣會穩妥許多。

    其實,即便他信得過元仙子,元仙子也未必敢進入乾坤界中,畢竟他們倆之間並無太深的交情。

    沒用太長時間,審問有了結果。

    不知是何緣故,在審問的過程中,兩人竟然都暴斃而亡。

    “他們倆出自地獄界最神秘的命運神殿,不過他們並非命運修士,而是命運神殿培養出來的死命聖衛,他們如今跟隨在命運神殿三位神女候選人之一的般若身邊,是般若下令,要他們將你帶回去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疑惑道:“命運神殿神女候選人般若?她爲何要派人抓我?”

    “不知,當我想要窺探關於般若和命運神殿的秘密時,他們二人的靈魂便直接湮滅,無法再獲取任何信息。”紀梵心搖頭道。

    很明顯,二人的靈魂中都被施加了秘術,只要觸及某些東西,就會被觸發,導致靈魂湮滅,防止秘密外泄。

    以如此手段來守護秘密,無疑是很可怕。

    一時間,張若塵陷入沉思,想要捋清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相信般若派人來抓他,必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另外,般若派出這兩人,體內正好有着大聖級龍魂和象魂,會否太巧合了一些?感覺就像是特意爲他準備的一般。

    只是任憑他如何去想,也想不出什麼結果,除非讓他與般若見上一面,或許才能弄清楚緣由。

    紀梵心再度開口,道:“對了,還有一件事,般若去了死亡祭臺,似乎其掌握着一些手段,能夠增強死亡祭臺的能力,爲死族造就出大批強者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眼神不禁微微一凝,道:“如此一來,毀滅那座死亡祭臺,更加勢在必行,拖的時間越長,對崑崙界越是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在此之前,我也必須要想辦法提升實力,這裡不是在劍冢,沒有外力可以借用,以我現在的實力,還不足以對抗死族中那些真正的絕頂強者。”

    如果死族也有着像血屠神子那樣的強者存在,在不借助外力的情況下,他無疑是很難對抗,必須要提升實力。

    當即,張若塵決定再度開啓日晷,先用掉身上的神石。

    不求在此之間突破到規則大天地,只要能夠將龍象般若掌第十二掌修煉至大成,他的實力也能有極大提升。

    還有時間劍法第五層,若能有所突破,都可以提升實力。

    待得閉關結束,想來五行土也應該從五行天域送過來,到時就能再去生死崖底收取剩下的十一顆神石。

    日晷下方,張若塵盤膝而坐,沉淵古劍佇立在一邊,吸收煉化各種品階的戰兵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身旁,紀梵心、項楚南、風巖、裴雨田都在,還有神劍聖地和明宗的許多強者。

    人越多,才能將神石的價值,發揮到最大。

    和以前一樣,張若塵將六道聖魂盡皆釋放出來,或參悟掌法,或參悟劍法,或參悟時空之道,或參悟聖道規則,一心多用,這便是修出多道聖魂的好處。

    “大聖級龍魂和象魂均是強大無比,我如今的肉身雖強,可要將它們煉化進入雙臂,怕也是不容易,在此之前,我得將肉身強度再提升一些,七星神苓最後一片葉子也該派上用場。”張若塵低語道。

    七星神苓一共有着七片葉子,每一片均是有着極爲神奇的作用,哪怕是神都渴望得到。

    當初剛得到七星神苓,張若塵便將鳳凰形態的葉子給璇璣老人服下,讓璇璣老人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麒麟葉子則是給了寒雪,作爲護身符。

    在乾坤界誕生期間,白黎公主、吞天兔和魔猿禍害掉了青龍葉子、白虎葉子和玄武葉子。

    後來,月神要去月葉,用於恢復神力。

    所以,如今七星神苓就只剩下最後一片“日”葉,宛如驕陽烈日,懸掛在天空之上。

    日葉蘊含着無比龐大的力量,陽氣十足,若能煉化,對修煉龍象般若掌第十二掌的幫助會極大。

    同時,日葉的力量還能熬煉血肉筋骨,讓人擁有驚人的恢復能力,相當於是擁有不死之身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手段,將日葉摘下。

    在乾坤界中,他幾乎是無敵的,七星神苓再強大,也無法反抗。

    失去日葉,整個乾坤界都變得暗淡了一些,而七星神苓則是變得光禿禿的,不知道需要等待多長時間,纔有可能重新生長出七片神葉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