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數十張符籙排列成一面符牆,在半空燃燒,從地面看去,像是一片火焰星辰,疾速向下方的豹烈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「找死。」

    豹烈全身肌肉膨脹起來,變得更加強壯,嘴裏吐出一口火焰。

    那火焰,呈暗紅色,溫度竟是比得上張若塵修鍊出來的凈滅神火。且,火焰中蘊含強大的衝擊力,將所有符籙全部震碎,煙消雲散。

    「居然這麼強大,難道已經達到接天境界?」

    史仁意識到他低估了豹烈的實力,眼珠子轉動,隨即身形下沉,再次躲到張若塵的身後,想要利用張若塵對付豹烈。

    卻不想,他剛剛退到張若塵的身後,便是感受到一股刺骨的寒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身後瞥去,眼神鋒銳,道:「你不是史仁,到底是誰?」

    「這麼快就識破了我的身份!」

    史仁有些意外,不過出手卻很果斷。

    氣海中,湧出十六萬道聖道規則,出現到右手的食指,圍繞手指流動,隨即凝在一起,化為一道強勁的指力,擊向張若塵的後腦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有準備,身形變得模糊,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「該死,又是空間力量。」史仁暗罵一聲。

    史仁打出的指勁,穿透張若塵的身體虛影,直向對面的豹烈飛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豹烈雙瞳中飛出的光柱,也向他擊去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兩股力量對沖,史仁如同紙片人一般,向後倒飛出去,在半空,嘴裏吐出聖血。

    「怎麼會這麼強?」

    史仁已經相當高估豹烈的實力,但是兩人真正交手,才一個會合,就被重創,這讓他有些難以接受。

    「風暴天擊拳。」

    豹烈全身響起噼里啪啦的聲音,隔空打出一道拳印,帶着震天動地的風雷聲。

    拳印,化為一隻狂奔的神豹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史仁已經見識過豹烈的力量,不敢硬接這一拳,身體周圍出現一個漩渦,整個人猶如與漩渦融為一體,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一拳擊空,豹烈眼神一凜,念道:「是幻術嗎?」

    遠處,史乾坤深深的皺起眉頭,難以理解自己看的的一切,就連他都覺得自己的兒子有些陌生,史仁的武道修為,怎麼會那麼強?

   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在場只有張若塵明白髮生了什麼事,利用覆蓋方圓數百里的空間領域,找到史仁的藏身位置,輕哼一聲:「百幻神子給我滾出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,向虛空一抓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三十裏外,虛空崩塌了一大片,形成一個直徑十丈的空間窟窿。

    史仁被逼得重新顯現出身形,急速向遠處逃遁,嘴裏發出一道與史仁聲音完全不同的笑聲:「有點本事嘛,時空傳人張若塵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也很有本事?不愧是危險指數達到七級的百幻神子,先前我倒是低估了你。史仁在什麼地方,你是什麼時候變化成了他的模樣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嘿嘿,我既然變化成了他的模樣,他自然是已經被我吸乾鮮血,變成了死人。」

    既然身份被識破,百幻神子也就不再偽裝,身上的肌肉和骨骼移位,變化成自己的容貌,背上長出銀色肉翼,懸空站立在離地十數丈高的位置。

    無論是張若塵,還是史乾坤,皆是露出憤怒之色。

    「殺我朋友和兄弟的人,從來都沒有好結果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聖氣急速運轉,從掌心的七竅噴薄而出,源源不斷湧入進青天浮屠塔,塔身越來越巨大,旋轉着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強大的至尊之力,席捲方圓千里。

    地上的晶石,紛紛飛起來,圍繞青天浮屠塔旋轉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雖然擁有詭異莫測的手段,千變萬化的幻術,可是,遇到至尊聖器,心中還是有幾分懼意。

    反正已經來到磔刑獄界,目的達到,沒有必要繼續和張若塵爭鬥,先辦正事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身體分解而開,化為成千上萬粒血紅色光點,爆發出極致速度,宛如一根根光線,向遠處飛去。

    走。

    「不死血族的生靈,出現到本王的面前,還想逃?」

    豹烈曾經跟隨明帝一起討伐不死血族,身邊不知多少戰友,死在不死血族的手中,他對不死血族,自然是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豹烈的雙爪,同時打出去,在數十裏外,形成兩片火焰雲,將所有血紅色光點全部都席捲進去,猛然向下鎮壓。

    「嘭嘭。」

    血紅色光點不斷湮滅,消散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但是,也有一些光點逃逸出去,重新凝成百幻神子的身體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身形倉惶,氣息虛弱了不少,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,繼續向天邊飛掠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已經有些後悔,早知道,就該繼續偽裝下去,不該這麼早暴露。

    說到底,還是因為,他低估了豹烈的實力,也低估了張若塵的智力,沒有想到張若塵那麼快就看穿他的真實身份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攜帶一片青色的雲,飛了過去,出現到百幻神子的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「不好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打出一件盾牌形狀的護身寶物,懸在頭頂上方。

    塔身沒有砸落,只是飛出一道至尊之力,便是擊穿盾牌形狀的護身寶物,落在百幻神子身上,將他的小半個身體都打得血肉模糊,肉身幾乎崩碎。

    「若是讓本神子遁走,放出冥王大人,首先便要收拾張若塵和那個叫做豹烈的傢伙,吸干他們的聖血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心中憤怒,臉,變得猙獰。

    他取出一枚幻影寶石,施展出幻術,身形又一次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可惜,張若塵擁有空間領域,輕輕鬆鬆便是識破他的幻術,將他找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噗嗤。」

    又一道至尊之力落下,擊在百幻神子背部,穿透他的身體,將他轟擊到地上。

    「該結束了!」

    張若塵隔空控制青天浮屠塔,向百幻神子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「我死,你的朋友也得死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取出一張血圖,從圖中,將史仁放出來。

    史仁的臉色蒼白,眼神迷茫,體內的血氣嚴重流失,但是卻並沒有死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的手掌,抓住史仁的頭顱,五根手指尖銳得就像是利刺,刺入進了他的頭皮,緋紅色血液不停湧出來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並沒有殺史仁,而是將他當成一張底牌,一直留着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縮,連忙控制住青天浮屠塔停在半空,沒有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「放了史仁,我可以給你留一條活路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笑了起來,道:「你當我傻嗎?放了他,你的至尊聖器,恐怕立即就會落到我的身上。」

    史乾坤一臉焦急和緊張,飛落到張若塵的身旁,剛剛想要開口對張若塵說什麼,耳中便是聽到張若塵的聲音:「族長放心,史仁是我的朋友,我會盡最大努力救他。」

    史乾坤投過去一道感激的眼神。

    張若塵盯向百幻神子,道:「你開一個條件吧,我們可以慢慢談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笑了起來,道:「如果本神子要你手中的至尊聖器,你肯拿出來,交換你的朋友嗎?」

    「好,沒問題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幾乎沒有猶豫,便是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和史乾坤,甚至是站在遠處的豹烈,都被張若塵的這句話驚住。

    竟然有人願意拿出一件至尊聖器,救朋友的性命?

    百幻神子笑了起來,道:「爽快,沒想到時空傳人張若塵竟是一個重感情的人,我喜歡和你這樣的人打交道。不過,你千萬不要耍花招,本神子只需要念頭一動,你的朋友頭顱就會爆開。」

    「放心,相比於一件至尊聖器,我更在乎我朋友的性命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心中大喜,無論張若塵是不是真心愿意與他交換史仁,總之他現在是很有機會,得到一件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失去至尊聖器的張若塵,就是一隻沒有了爪子和利齒的老虎。

    得到至尊聖器的他,則是如虎添翼,完全可以反過來鎮殺張若塵和豹烈,從而反敗為勝。甚至,憑藉至尊聖器,說不一定還能救出冥王大人,那更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青天浮屠塔收回,變得只有九寸高,托在手掌心,向百幻神子走過去。

    「停步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警惕著張若塵,道:「將那件至尊聖器交給史族長,讓他帶過來交給本神子。」

    史乾坤雖然很想救史仁,但卻看得清局勢,連忙搖頭,道:「不行,我只是一個五十七階的精神力修士,遠不是你的對手。萬一你拿到青天浮屠塔,卻不放了仁兒怎麼辦?」

    「你們沒有討價還價的資格。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笑了一聲,隨即手指發力,刺入進史仁頭皮的更深處,將頭顱捏得有些變形,隨時都會碎裂。

    史仁醒了過來,嘴裏發出慘叫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青天浮屠塔,硬塞到史乾坤的手中,道:「族長拿去交給他便是,若是他敢出爾反爾,磔刑獄界就是他的埋骨之地。」

    既然張若塵都這麼說,救子心切的史乾坤又沒有別的辦法,只得帶着青天浮屠塔,向百幻神子走過去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從史乾坤的手中,接過青天浮屠塔,眼中露出興奮和激動的光芒,那隻捏著史仁頭顱的手,親不自禁略微鬆了幾分。

    就是這個時候,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百幻神子身前。

    「你想害死你的朋友嗎?」

    百幻神子看見近在眼前的張若塵,眼神一沉,手指發力,想要以史仁的性命,繼續威脅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手臂,卻失去了知覺。

    百幻神子低頭看去,發現他捏著史仁頭顱的那隻手臂,竟是被一道空間裂縫斬斷,與身體分離而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的手掌,燃燒着熊熊火焰,結結實實的擊在百幻神子的額頭,將他的頭顱,打得爆碎而開,化為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「敢傷害我的朋友,絕對沒有好下場。」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