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嘭的一聲,百幻神子的無頭屍,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青天浮屠塔收回,隨後取出生命之泉,分出一滴,滴在史仁頭頂。

    史仁的身體,被生命之光包裹,傷勢快速恢復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向豹烈和豹星魂的方向走去,道:「星魂的傷勢很重,我有生命之泉,或許能夠助他迅速恢復。」

    豹烈沒有拒絕張若塵的好意,道:「一柄沉淵古劍,不足以證明你的身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豹烈的意思,輕輕點了點頭,走到豹星魂的身旁,將一滴生命之泉灑在他的身上,隨後將八龍傘和九龍輦取出來。

    「八龍傘和九龍輦皆是父皇曾經使用過的聖器,只有聖明張家的直系後人,才能驅使它們的器靈。三師兄若是依舊不信,我可以帶你去一個地方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看到八龍傘和九龍輦的時候,豹烈已經是信了幾分,魁梧的身軀,輕輕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,已經死去的小師弟,怎麼可能又活了過來?

    太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豹烈問道:「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一揮,乾坤界的世界之門打開,道:「請。」

    豹烈的修為高深,無所畏懼,徑直一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進入乾坤界,張若塵首先帶豹烈去了皇族墓林和諸皇祠堂,隨後,又去見了聖明中央帝國舊臣的後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感受到,豹烈對他的抵觸和排斥在減弱。

    來到接天神木的下方,豹烈長長吐出一口氣,道:「小師弟,給我講一講,你的故事。這八百年,你都經歷了什麼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苦笑,一屁股坐在地上,開始講述起來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豹烈眼中的猜疑和敵意完全消失,完全投入進張若塵的故事,怒道:「池瑤公主已經成神?」

    「是的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隨即,豹烈如同泄氣的皮球一般,也坐到地上,惆悵的道:「在幽冥地牢,我一直在努力修鍊,就是想要殺出去,再和池瑤公主一戰,報仇雪恨。媽的,怎想到曾經的池瑤公主,已經成為女皇,還修鍊成了神。這還怎麼打?」

    張若塵站起身來,拍了拍豹烈的肩膀,道:「幽冥地牢的修鍊資源貧瘠,師兄能夠達到現在的修為,已經相當了不起。」

    「再說,池瑤掌握有天輪印,擁有三十倍修鍊時間。」

    「如今崑崙界開始復甦,天地規則不再殘缺,所有修士的修鍊速度都大幅度提升,正是一個最好的時代。」

    「不過,當下地獄界大規模入侵,天庭的各大凡界,又在崑崙界四處掠奪資源,處處都在爆發聖級大戰,鬧得人心惶惶,天下大亂。這又是一個最壞的時代!」

    「三師兄,這個時代需要你,隨我一起離開幽冥地牢,去征戰天下。如何?」

    豹烈在張若塵的身上,看到了曾經明帝的影子,微微出神,隨後也站起身,道:「說得你師兄我,很想待在這個鬼地方似的。走,現在就走,我倒要看看,地獄界和天庭界都有一些什麼樣的高手,正好戰個痛快。」

    「倒也不用這麼着急,我來磔刑獄界還有另一件要緊事,先離開乾坤界,慢慢跟你說。」

    豹烈從乾坤界走出,便是聽到豹星魂的吼聲:「我父親在什麼地方,你們將他怎麼了?」

    「星魂,你嚷嚷什麼呢?」豹烈雙目嚴厲的瞪過去。

    豹星魂顯然是很懼怕豹烈,將戰矛收起,低聲道:「父親,你剛才去了什麼地方?」

    「此事,你別問,還不到你該知道的時候。」

    豹烈指向張若塵,道:「這位是你的師叔,趕緊過去叩拜行禮。」

    「師叔?」豹星魂怔住。

    張若塵背着雙手,含笑對他點頭。

    豹烈一腳踹在豹星魂的腿上,呵斥道:「磨磨蹭蹭幹什麼,你師叔輩分比你高,修為比你強,讓你過去行個禮,你還覺得委屈了嗎?」

    豹星魂心中那個無語,好歹他現在也是五步聖王,更是一座獄界的王,怎麼還被當成是一個沒有長大的小屁孩?

    不過,從小就被豹烈揍怕了,豹星魂心中還是有幾分懼意,不敢違抗父意。

    「拜見……師叔。」豹星魂雙手抱拳,彎腰行禮。

    「小豹,不必那麼客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,隨即取出一桿七耀萬紋聖器級別的黃金戰矛,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豹星魂一怔,不知道張若塵意欲何為。

    「既然行了禮,做為師叔怎麼能不給一點見面禮。這桿戰矛,是從天庭界一位神子那裏奪來,應該比你手中那桿戰矛的品級高出不少。」

    豹星魂有些猶豫,不過最終還是將黃金戰矛接過去,探查了一番后,臉上露出狂喜之色:「七耀萬紋聖器,竟是一件七耀萬紋聖器,太好了!」

    幽冥地牢中的資源貧瘠,且缺乏厲害的煉器師,豹星魂和豹烈使用的戰兵,自然不可能是高級貨。

    聽到「七耀萬紋聖器」幾個字,就連豹烈都是一愣,隨即向豹星魂走過去,一把將黃金戰矛奪走,道:「小孩子用這麼厲害的戰兵幹什麼,以你五步聖王的境界,也激發不出七耀圓滿力量,還是讓為父先替你保管,等你修為達到九步聖王境界,再交給你。」

    豹烈把玩著黃金戰矛,雙眼流露出灼熱的光芒,興奮得很。

    豹星魂氣餒的垂下了頭,一件七耀萬紋聖器在他手中還沒捂熱,就被父親奪走,實在是一件讓人慾哭無淚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:「三師兄,你怎麼還是這麼喜歡搶別人的兵器?以前六師兄被你搶得太少嗎?」

    「怎麼能說是搶,只是保管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豹烈又道:「再說,你六師兄是煉器大行家,不搶他搶誰?我不下手快一點,好東西就落到老大和老二他們手中。」

    說道此處,豹烈的眼神內斂,陷入沉默,隨即才是問道:「小師弟,大師兄和二師兄他們還活着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,嘆道:「不知道。根據第一中央帝國的史書上面記載,大師兄紅崖,與池青中央帝國的第一戰神薛王朝一戰,死在了陰葬山脈。二師兄陳道谷,被青帝的大弟子火魔瀟生,使用天火燒死。三師兄、四師兄他們則是下落不明,不知生死。」

    「八百年前,發生了太多事,我們必須親自去追查,才能查出真相。畢竟,第一中央帝國的史書,實際上是在掩蓋真相。」

    豹烈捏緊了拳頭,心中急切,道:「那還等什麼,我們現在就出去查。若是他們還活着,就將他們揪出來。若是他們已經死了,也要將他們挖出來。至於薛王朝和火魔瀟生,殺人就得償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來磔刑獄界,我還要找一個人。」

    「來磔刑獄界找人?這裏就連活物都找不出幾個,還能有別的修士?」豹烈道。

    隨即,史乾坤將鎮獄古族老族長「史明淵」的身形和容貌,幻化了出來,呈現在豹烈的面前,道:「豹烈前輩在磔刑獄界應該待了很久,不知道有沒有見過家父?」

    看到那些幻影,豹烈的腦海中,浮現出一道猙獰恐怖的畫面,瞪大一雙豹目,道:「是它,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「前輩見過家父?」

    張若塵、史乾坤、史仁的臉上,都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豹烈點了點頭,道:「你們別高興得太早,情況可能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好。其實小師弟,你都已經見過了它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一動,臉上露出驚色,道:「三師兄說的是……它?」

    「沒錯,就是先前那隻怪物。」

    豹烈又道:「如果他真的是鎮獄古族的族長史明淵,那麼,根據我的猜測,他應該是中了冥王血毒,或者是被冥王的精神意志控制了心神。」

    「不,絕對不可能,父親的精神力強大,冥王怎麼可能控制得了他?」史乾坤道。

    豹烈道:「如果是在你父親突破境界的關鍵時刻,遭到冥王的攻擊呢?」

    「這……」史乾坤無言以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難道冥王沒有被封印,在磔刑獄界保持着自由身?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史仁和史乾坤皆是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情不自禁向四周看去,生怕冥王突然出現到他們的面前。

    「冥王當然是被封印,不過……情況卻有些不妙,我帶你去封印之地,你就明白了!」

    豹烈的目光,向史乾坤、史仁、豹星魂瞪過去,道:「你們的修為和精神意志都太弱,就不要過去了,免得被冥王控制,淪為他的仆奴。」

    豹烈和張若塵駕馭金步龍輦,急速前行。

    大概行了數萬里,張若塵突然感受到,原本活躍在天地間的規則,變得越來越稀少,天地靈氣消失,猶如是來到一座禁法之地。

    金步龍輦停下來,張若塵和豹烈從龍輦中走出。

    這片地域,地面上沒有覆蓋晶石,只有黑色的泥土和岩石,感受不到任何生機和靈氣。與宇宙中的死寂星球,沒有什麼區別。

    張若塵抬頭向遠處望去,只見,六柄長達萬丈的巨大聖劍,排列成一座劍山,立在地平線上,散發出耀眼的光華。

    黑暗的天地,被照亮了一角。

    可以看見,有密密麻麻的雷電、天火、罡風、冰山……,穿梭在六柄聖劍之間,發出沉混的聲音。

    豹烈道:「你是鎮獄古族六大持劍人之一,但是,你們持的只是子劍而已,六柄母劍都鎮壓在冥王的身上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