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是一位境界高深的劍修,與劍之間有特殊感應,能夠清晰感受到,從六柄聖劍中傳出的凌厲劍道波動。頂點更新最快

    那種劍道波動顯示出,它們的品級極高,絕對是超過了十耀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極目遠眺,張若塵看見六柄聖劍的下方,鎮壓着一隻血繭。

    血繭的直徑,大概有十丈,由一根根血紅色的紋路交織而成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紋路,垂落而下,在地面蔓延,將方圓數十里的大地都侵染成詭異的紅色。

    突然,血繭中,探出一張人臉,披頭散髮,對着張若塵邪魅的一笑。

    「那是?」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雙目刺痛,渾身一震,隨即頭昏目眩,頭重腳輕。

    在來之前,豹烈就提醒過張若塵,不知道是因為六柄聖劍的封印鬆動,還是因為冥王變得更加強大,冥王的精神力和魂力,可以逃逸出去,延伸到千裏外,對千里之內的修士,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和豹烈距離冥王,大概就是一千里的位置,應該屬於安全距離才對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自己必定是遭到冥王精神意志的攻擊,於是,立即從聖心中調動出精神力,結成一座防禦領域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是血后之子,是不死血族的一員,為何要懼怕和抵觸本王?不應該啊!」

    隨着話音響起,一道俊美的身影,出現在張若塵面前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具晶瑩剔透的血鎧,手臂頎長,五官立體分明,眼睛明亮,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超脫凡俗的氣息,不像是一尊吸血的惡魔,更像是一位行走在紅塵中的謫仙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身旁的豹烈師兄看去,耳邊響起「沙沙」的聲音,豹烈的身體,如同流沙一般消散。

    這片死寂的天地,只剩下他和對面那個身形偉岸的男子。

    「你是何人,你怎麼知道我是血后之子?」

    張若塵喚出青天浮屠塔,托在右手掌心,想要激發出至尊之力,可是,體內的聖氣就像凝固了一般,無法運轉,這讓他驚駭莫名。

    「按照你們崑崙界修士對我的稱呼,我應該叫做冥王。」

    「冥王,怎麼可能?」

    張若塵向六柄聖劍組成的劍山望去,只見,劍山已經倒塌,六柄聖劍全部斷裂,那片天地都已經變得破碎。

    冥王含笑盯着張若塵,道:「我能看見你的內心,自然也就知道,你是我妹妹血后的後代。說起來,你應該叫我一聲,舅舅。」

    「你能看穿我的內心?可是,就連我自己都不能確定,血後到底是不是我的母親。不對……你說什麼?你是血后的兄長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情,難以平靜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典籍和文獻中,可是從來沒有記載過,冥王和血后之間有聯繫。兩個相隔萬年的生靈,怎麼可能是兄妹?

    冥王的眼神,給人一種不容置疑之感,輕輕點頭,道:「達到本王的修為境界,已經沒有必要騙你一個小輩。」

    緊接着,冥王又道:「我能夠看見,你這些年經歷了什麼。崑崙界的那位神,曾經殺死了你,更是逼得你不得不離開崑崙界,遠走他鄉。你們之間有血海深仇,可是你卻沒有能力報仇。」

    「只要你叫我一聲舅舅,我可以幫你殺了她。或者,我廢掉她的修為,讓你來處置她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起來,搖頭道:「我們的恩怨,不需要任何人插手。就算要殺她,那也是我自己的事,怎麼可能求一個不死血族的惡魔出手?你想蠱惑我,可惜你找錯了人。」

    冥王面帶笑意,似乎真的看穿了張若塵,道:「你雖然說不死血族是惡魔,可是你的內心深處,卻更加討厭天庭界,對他們相當失望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為何不加入地獄界,成為不死血族的一員?到時候,你不用再克制自己,可以盡情的殺天庭界的敵人,飲他們的血,收他們做奴僕,豈不是一件爽快的事?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,崑崙界沒有什麼好留戀,跟我去地獄界,在那裏你可以得到無上的權利和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若是想要找池瑤女皇報仇,舅舅可以幫你,整個不死血族都可以幫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冷冷的盯着,站在對面的冥王,道:「我雖然對天庭失望,雖然很想找池瑤報仇,但,這並不是我內心的弱點,你想憑藉它們擊垮我的精神意志,也太小看了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,五指發力,抓起青天浮屠塔,邁出穩健的步伐,向冥王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冥王風輕雲淡的站在那裏,笑道:「以你現在的修為,傷不到我,何必要自尋死路?你要知道,冥王也是有自己的威嚴,不容許任何修士冒犯。」

    說到最後,冥王臉上的笑容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濃濃的冷色,與凌駕於一切之上的霸道氣勢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冥王的身體,變得越來越巨大,他頭頂上方的天空,變成了血紅色,腳下的大地則是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面對冥王身上散發出來的聖道威勢,除了大聖,恐怕任何生靈都會被嚇破膽。

    可是,張若塵卻咬緊牙齒,雙腳一蹬,跳躍起來,持着青天浮屠塔,向冥王砸下去。

    冥王伸出一隻遮天蔽地的手,猶如鎮壓一隻螻蟻一般,落在張若塵身上。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都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,他卻穿透了冥王的那隻手掌,將青天浮屠塔擊在冥王的身上,將他的身體打得崩碎而開。

    那股令人窒息的聖道威勢消失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落到地上,大口喘息。

    再次抬起頭,張若塵發現這片血紅色的天地,被他剛才那一擊打得破碎,就像是一張紙被撕裂。

    真實的世界,顯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六柄聖劍組成的劍山,依舊立在天邊,鎮壓着血繭。

    「師弟,你被冥王的精神意志攻擊了?」豹烈關切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不及解釋,道:「冥王的精神意志,可以蔓延得更遠了!這裏已經變成危險之地,我們還得退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和豹烈來不及遠退,一道刺耳的音波,從地底傳出,震得整個空間都在顫動。

    音波由遠而近,快速靠近張若塵和豹烈。

    「是那隻怪物,它又出現了!」

    豹烈橫跨一步,站到張若塵的身前,雙手抱在腹部位置。腹部膨脹起來,變得越來越巨大,散發出璀璨的聖光,肚子裏面宛如裝着一顆恆星。

    「嗷。」

    一圈圈音波漣漪,從豹烈的口中吐出。

    大地被一層層揭起,土石飛揚,從豹烈的腳下,一直蔓延到千里之外。到達六柄聖劍組成的劍山附近,才被劍氣撕裂,化為無形。

    距離張若塵和豹烈大概十數里的位置,那隻渾身長滿白色絲線的怪物,被音波從地底震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終於看清,那些長達數千丈的白色絲線,竟然是一根根頭髮。在頭髮的下方,有一具乾瘦蒼老的身體,全身長滿皺紋,面容猙獰,雙目赤紅如血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清了那隻怪物的臉,道:「果然是史明淵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和豹烈急速後退,那隻怪物緊追不捨。

    一直將它引到距離劍山數千里的地方,張若塵和豹烈對視一眼,同時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豹烈提起黃金戰矛,激發出七耀圓滿力量,金色的聖道能量波蔓延出去,整個世界都像是化為金色的海洋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以矛做棍,直劈下去。

    黃金戰矛像是化為一根通天神柱,落在那隻怪物的身上,將其打得向後倒飛出去,嘴裏發出尖銳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施展出空間挪移,出現到那隻怪物的身後,封住了它的退路。青天浮屠塔提在手中,激發出至尊之力,隨時準備發動雷霆一擊。

    豹烈的修為深厚,戰力強大,每一矛劈出,大地都會塌陷一大片。

    不過,那隻怪物倒也是厲害,竟是不斷刻畫出符紋,將豹烈打出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「小師弟,不行啊,根本無法將它體內的邪氣打散,它應該是被冥王控制了心神,而且肯定也中了冥王血毒。」豹烈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道:「那就先將它鎮壓,帶出幽冥地牢,再想辦法幫他解毒和驅散體內的邪道意志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豹烈釋放出道域,不再留手。

    豹烈的道域固若金湯,將那隻怪物拉扯了進去,使得它無法再逃走,而且行動速度遭到壓制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黃金戰矛劈在那隻怪物的背部,再次將它打得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早就等在一旁張若塵,打出青天浮屠塔,將它收入進塔中,鎮壓了起來。

    「呀吼。」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震動,並且塔內有刺耳的吼聲不斷傳出。

    遠處,六柄聖劍所在的方向,傳出一道悠遠的聲音:「好樣的,若塵,你沒有讓本王失望,我們一定還會再見,希望那個時候我們不再是敵人。」

    「他是什麼意思?」豹烈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「不用理會他。」

    豹烈的臉上,露出濃濃的憂色,道:「冥王的精神意志,已經變得更加強大,可以蔓延到一千多里之外,說不一定,有一天,他會衝破封印,逃出幽冥地牢。」

    「我更擔心,不死血族的修士會潛入幽冥地牢,助他提前逃出去。以冥王現在的修為,恐怕已經不需要六柄子劍做為鑰匙,去解開封印。只需要有人將一件至尊聖器,送到他的手中,說不定他就能破開封印。」張若塵的憂慮,比豹烈更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日後,張若塵、史乾坤、史仁、豹烈、豹星魂走出幽冥地牢,與等在外面的紀梵心等人會合,隨後一起返回了鎮獄古族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