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目光轉動,張若塵看向近前的屠氏三兄弟,他剛纔之所以動用焱神腿,就是想要達到這樣的效果,以絕對實力乾淨利落將他們擊敗,讓他們輸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當然,他也並未因此而傲氣凌人,微笑道:“三位無須多禮,我對軍營的事情並不是很瞭解,接下來,還需要多多仰仗三位。”

    “統領客氣,我們兄弟三人太過自以爲是,倒是讓統領見笑了。”屠天有些尷尬道。

    他們本來是自信滿滿,以爲可以輕鬆碾壓張若塵,理所當然取代張若塵統領的位置,何曾想,最後竟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自他們出道以來,還從未敗得如此慘過,尤其還是敗給修爲低他們兩個境界之人。

    但他們並未因此感到氣惱憤懣,反而是十分佩服張若塵,畢竟張若塵可沒有耍任何陰謀詭計,是正大光明勝過他們。

    真正的強者,值得他們去敬佩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切磋本是很平常的事情,三位願意與我切磋,其實也是對我實力的一種認可,三位無須有任何介懷。”

    “統領如此大度,倒是讓我們更加慚愧,我們兄弟三人想設宴爲統領接風洗塵,希望統領不要嫌棄。”屠天目光直視張若塵,眼神顯得十分誠懇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三位有此心意,我自是不能拒絕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想要鎮壓住場面,倒是沒必要因此將屠氏三兄弟得罪,敵人太多,並不是什麼好事。

    當即,演武場內的陣法關閉,屠氏三兄弟簇擁着張若塵從演武場走出。

    沒用太長時間,營帳內便擺好諸多好酒好菜,但凡九步聖王,均是齊聚營帳內。

    既然是要爲張若塵和紀梵心接風洗塵,人自然是多一些纔好。

    宴席之上,以屠氏三兄弟爲首,一衆強者陸續前來向張若塵和紀梵心敬酒。

    項楚南原本是對屠氏三兄弟很不順眼的,可酒過三巡,他便是與屠氏三兄弟稱兄道弟起來,那叫一個親切,感覺就像是早已認識很多年一樣。

    待得宴席結束,天色已是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個人走出營帳,隨意尋了一個地方坐下,擡頭仰望明月,他的心中不免生出許多心緒。

    今夜又是除夕夜,天上飄落着雪花,看上去很美。

    若是凡俗人家,此時應該是一家人團聚在一起,吃團圓飯,閒話家常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浮現出林妃的影子,這些年他去了天庭界,努力讓自己變強,卻是已經很多年沒有陪伴在林妃身邊。

    如今回到崑崙界,這個除夕夜,他仍舊沒法陪林妃度過。

    不過,有木靈希陪伴在林妃身邊,想來林妃也會很高興吧?

    同時,張若塵又想到了池崑崙和池孔樂,當初在真理天域一別,他便再也沒有見過他們,也不知他們倆如今過得怎麼樣。

    無論是作爲兒子,還是作爲父親,他似乎都很不稱職,沒有盡到應盡的責任。

    可他沒有辦法,太多重擔壓在他的肩膀上,如果有選擇,他又何嘗不想與父母妻兒團聚在一起,共享天倫。

    漸漸的,在張若塵的腦中,木靈希的影子越發清晰。

    想到木靈希,他的臉上不自覺流露出幸福的笑容,這麼多年來,無論他處於何種境地,木靈希始終陪伴在他身邊,這可以說是老天對他最大的眷顧。

    不由得,張若塵刻錄下一道傳訊光符打出,傳遞給木靈希。

    傳訊光符中並無什麼重要事情,僅僅表達他對木靈希的思念之情,畢竟他們已經分開很長時間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一道傳訊光符從天外飛來,被張若塵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傳訊光符自然是木靈希傳遞來的,其上話語不多,卻同樣表達出濃濃的思念。

    正當張若塵嘴角勾出一道弧度的時候,又一道傳訊光符自天外飛來,亦是出自木靈希之手。

    看到傳訊光符上的內容,張若塵臉色瞬間鉅變。

    “有一個消息,我覺得有必要告知你,塵姐的父母都在幾天前被黑殺鬼王殺死。”

    很明顯,木靈希也在糾結是否要將這個消息告訴張若塵,但一番思考後,她還是決定讓張若塵知道,畢竟那兩人曾是張若塵的岳父岳母。

    這個消息太過突然,讓張若塵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    東域聖王府一戰時,他還曾見過陳琉璃,想不到時隔不久,其竟會遭遇不測。

    不可避免的,張若塵想到了黃煙塵,腦中不自覺浮現出諸多畫面,全都是與黃煙塵在一起的點點滴滴。

    他本以爲自己已經將關於黃煙塵的一切遺忘掉,沒想到那些記憶竟是如此的深刻。

    說到底,他並非是一個無情之人,無法真正將黃煙塵遺忘,畢竟那是自他受情傷後,第一個打開心扉接受的女人。

    只是後來發生那件事情,黃煙塵與池瑤一起欺騙他,且黃煙塵最後更是完全站在池瑤一邊,徹底傷透他的心,險些讓他再度將心塵封起來。

    本來他應該對黃煙塵充滿恨意,但實際上,他卻根本對其恨不起來。

    當初不死血族爲了逼他現身,攻入千水郡國王城,屠戮黃煙塵全族上下,就連千水郡王和王后也都被活捉,他着實虧欠黃煙塵太多。

    加之聖書才女曾經對他說過,黃煙塵已經死去,人死不能復生,他便更加無法對黃煙塵恨得起來。

    只是無論如何,他與黃煙塵都已經無法再回到過去。

    “黑殺鬼王,必須要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浮現出可怕殺機。

    如今黃煙塵已經不在,爲其父母報仇這件事情,只能由他去完成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理由,他僅僅只是遵循自己的心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親自趕去東域,手刃黑殺鬼王,但卻不行,北域大戰在即,無論如何,他都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。

    當即,他又打出一道傳訊光符,卻是傳訊給阿樂。

    黑殺鬼王乃是一位強大的六劫鬼王,實力堪比道域境強者,在東域佔據一座城池,不知道屠戮了多少人族,想將其擊殺,絕非一般人所能辦到。

    雖已很久不曾見過阿樂,但張若塵相信,阿樂必定擁有足夠實力去完成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,阿樂如今也身在崑崙界,乃是做這件事情的最佳人選。

    短時間內,阿樂傳遞迴訊息,只有一句話:“黑殺鬼王看不到明天的日出。”

    只要身在崑崙界,想去往任何地方,其實都很方便,直接通過那一座座功德分驛站就可以抵達。

    張若塵之前是不想讓人知曉行蹤,才自行佈置空間傳送陣,瞞天過海。

    事實證明,當他憑空出現在北域,的確是讓許多人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將事情交給阿樂,張若塵卻是變得沉默起來,心中思緒萬千,五味雜陳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?”

    不知何時,風巖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聽到風巖的聲音,張若塵的思緒瞬間被拉回現實。

    輕呼出一口氣,張若塵道:“沒什麼,只是想出來靜一靜,看看雪景。”

    風巖哪會看不出張若塵情緒不對,不由道:“大哥,你有什麼心事?不妨和我說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說話,只是擡起頭來,看着天上的明月和片片灑落而下的雪花,心緒不由自主回到十幾年前那個除夕夜,正是自那以後,他與黃煙塵才走向對立,一步步成爲陌路人。

    若沒有發生那件事情,他與黃煙塵應該會過得很幸福吧,說不得孩子都已經很大了。

    沉默許久,張若塵道:“二弟,我給你說一個故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大哥你說。”風巖一邊迴應,一邊在張若塵身邊坐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在張若塵身上,究竟發生了什麼,也不知道該如何去安慰,他所能做的,就是陪在張若塵身邊,哪怕是當一個聆聽者也好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才最能體現出,兄弟之間的情誼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斂心緒,道:“曾經有一個弱小郡國的王子,爲了幫自己的郡國度過危機,而跟着父王前往一個強大郡國請求援助,恰逢那個強大郡國正爲最受寵的一位郡主挑選夫婿,這位王子依靠出色的表現,技驚四座,在比武招親中勝出,陰差陽錯,與那位郡主的姐姐訂下親事,而也在那時,王子發現郡主的姐姐竟是他同門的師姐,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經歷諸多事情的考驗,王子終是從感情陰影中慢慢走出,開始對郡主師姐敞開心扉,並最終與其成婚,…………“

    “當王子知道他好不容易敞開心扉接受的郡主師姐,竟是與其師尊一起欺騙於他,還堅持站在其師尊一邊時,王子內心充滿憤怒,一顆心再度塵封起來,王子與郡主師姐割袍斷義,從此走向對立。”

    “王子本以爲自己會一直憎恨郡主師姐,可當王子知道郡主師姐已經死去時,他才發現,原來他早已將一切放下,愛恨情仇都隨風飄散。”

    說到最後,張若塵情不自禁流下一滴淚來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將心中壓抑太久的話語都說了出來,張若塵感覺輕鬆了許多。

    如果一切重來,他或許不會再像當初那般決絕,而她或許也不會黯然逝去。

    聽完張若塵這個故事,風巖不禁深深嘆了一口氣,卻是並未做任何的評價。

    換做是他的話,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?

    他哪裡聽不出來,這個故事的男主角,便是張若塵本身,而故事的女主角,自然便是那位煙塵郡主。

    關於二人的事情,他其實早有耳聞,只是沒想到會這般複雜。

    一翻手,風巖取出一個酒葫蘆來,道:“大哥,我們兄弟倆喝幾杯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說話,只是伸手接過酒葫蘆,仰頭喝下一大口。

    他並不是一個嗜酒之人,但此刻卻很想喝酒,或許喝醉了,便不會再有什麼煩惱憂愁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們倆偷偷在外面喝酒,居然都不叫我,太不夠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項楚南從營帳內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臉上浮現出一抹淡笑,將酒葫蘆拋給項楚南,道:“你來得正好,二弟剛把酒拿出來,難得的好酒,讓你也嚐嚐。”

    項楚南伸手接住酒葫蘆,嘿嘿一笑,道:“那我可就不客氣。”

    風巖白了項楚南一眼,道:“三弟,你這可就冤枉我和大哥了,有好東西,什麼時候忘記過你?我是看你之前喝得挺多,差點喝趴下,所以纔沒叫你。”

    “喝趴下?開玩笑,以我的酒量,誰能把我喝趴下?再喝上幾輪都沒事兒,二哥,趕緊把你的好酒都拿出來,大戰前,我們先喝個痛快。”項楚南瞪眼道。

    說到喝酒,他是絕對的自信。

    風巖微微搖頭,道:“行,今天就成全你,你想喝多少都管夠,我家就是賣酒的,難道還怕你喝嗎?”

    聞言,項楚南頓時大笑起來,道:“還是二哥夠意思。”

    看着身邊的風巖和項楚南,張若塵臉上浮現出一抹會心的笑容,有這樣兩個好兄弟陪伴在身邊,老天已經待他不薄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