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事實上,擺在張若塵面前最大的難題,並非是參悟聖道規則,而是鈎織規則小天地。

    之前修鍊的時候,他體內聖道規則數量已經是接近七百萬道,差一點就能滿足突破到九步聖王境界的條件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參悟聖道規則的速度,一年至少可以參悟出十萬道來,要不了幾年,就能讓體內聖道規則的數量超過七百萬道。

    但光有聖道規則還不行,關鍵是要將這些聖道規則鈎織成小天地,這對於今後修鍊道域,乃至鑄就不朽聖身,都有巨大影響,屬於打基礎。

    如此重要的一個環節,他自然是不敢有絲毫大意,若不能鈎織出完美的規則小天地,他寧可不突破至九步聖王之境。

    當所有人都在積極備戰的時候,一道紅色身影卻是在劍冢內閑逛起來,並無其他人的那種緊張感。

    這個人不是別人,正是羅乙。

    自從張若塵等人去閉關后,羅乙便是在劍冢內走動起來,因為張若塵的緣故,倒也沒有鎮獄古族的修士出面阻攔。

    加之如今是非常時期,就更加沒人去管他。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羅乙避開鎮獄古族的守衛,進入到一片古迹之中。

    劍冢,宛如一片獨立的天地,內部極為龐大,有些地方,哪怕是鎮獄古族也不了解,有着難以預料的危險。

    「這個羅乙果然有問題!」豹烈眼中閃過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說過羅乙的事情后,他便一直在暗中小心盯着羅乙,現在終於是發現一些端倪。

    在這種時候,不好好備戰,卻在劍冢內亂走,甚至進入一些神秘區域,怎麼看都不正常。

    「我倒要看看你想做什麼。」豹烈並未打草驚蛇,而是在暗中靜靜的觀察著。

    所謂是捉賊拿臟,什麼把柄都沒抓住,倒也不好對其下手。

    但只要讓他發現羅乙會威脅到張若塵的安危,那無論其是誰,他都會毫不猶豫的下殺手。

    行走在黑色劍山之上,羅乙不禁若有所思,「劍冢內埋葬了無數的劍和劍修,所充斥的只有劍道規則,還真的是很古怪,難道傳說是真的?」

    不要說崑崙界,縱觀宇宙中無數大世界,都難以再尋到一處如此古怪而神秘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直以來,劍冢都是崑崙界最為神秘的地方,早已存在不知道多少年,其中所隱藏的一些秘密,哪怕是神都無法洞悉。

    「傳說之中,劍冢可能是一位禁忌人物的墳墓,如果為真,這裏說不得會有一些了不得的機緣存在。」羅乙邊走邊低語道。

    經過這幾天他對劍冢的探查,越發覺得傳說為真,要不然此地怎會那般古怪?

    「現在冥王劍冢內的守衛最是空虛,我得抓住這個機會,希望能有所獲,不然等不死血族的那些白痴攻進來,就太遲了。」羅乙眼泛精光,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進入劍冢的神秘區域,沒有外人在,他也就無須再有什麼顧慮。

    「好強的精神力,此人不簡單!」豹烈在一旁暗暗心驚。

    他本身在幽冥地牢中修鍊八百年,雖不主修精神力,但精神力也被磨礪得頗為強大,達到五十九階,要不然也無法在第十五層與史明淵化身的怪物相對抗。

    可他現在卻發現,這個羅乙的精神力竟然遠勝於他,單就這一點,就不得不讓他謹慎對待。

    不由得,他收斂了自身的精神力和道域,避免被羅乙察覺到。

    冷火山內,魯懷玉與幾位神劍聖地的煉器大師合作,耗費數年時間,終於是順利的將紫色神石鑲嵌到了沉淵古劍的劍柄之上,兩者的結合堪稱完美。

    對此,張若塵自然是極為滿意的。

    「體內的聖道規則已經超過七百萬道,可以突破到九步聖王之境,但我要如何鈎織規則小天地呢?」內視通天河內流動着的聖道規則,張若塵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對他而言,鈎織一般的規則小天地並不難,但那種的實力會很弱,也會影響到後面的修鍊,是不可取的。

    他需要結合自身的情況,去鈎織出一座不同尋常的規則小天地,具體該怎麼做,必須好好思考清楚,不可操之過急。

    距離冥王劍冢數千里的黑色原野上,一高一矮兩道身影以極快速度飛掠著。

    他們倆不是別人,正是接到張若塵傳訊,從西域梵天道趕來的大司空和二司空。

    「等一下。」

    很是突然的,大司空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二司空連停下,疑惑道:「怎麼了?我們得趕緊趕往冥王劍冢,師叔在等着我們呢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白了他一眼,道:「我當然知道,但你沒看師叔傳訊說的嗎?冥王劍冢現在已經被不死血族包圍了,我們就這樣傻乎乎的趕過去,恐怕還沒見到師叔,就被不死血族大卸八塊了。」

    「那該怎麼辦?」二司空撓頭焦急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用手抵著下巴,認真的思考起來。

    許久之後,其開口道:「不知道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二司空本就很黑的臉,頓時變得更黑了。

    大司空卻是嘿嘿一笑,道:「辦法可以慢慢想嘛,我們先小心的趕過去,看看冥王劍冢現在是什麼情況,然後再想辦法也不遲。」

    二司空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來,只得聽大司空的話。

    以冥王劍冢為中心,方圓數百里區域,都已經是被不死血族的大軍層層封鎖,除非是不死血族主動放行,要不然哪怕是一隻蒼蠅,也別想飛進冥王劍冢。

    上次張若塵一行人進入冥王劍冢,若非是當時百幻神子在冥王劍冢內,加之紀梵心讓九目天王等人頗為忌憚,要不然也定然會被截住。

    「真可怕,不死血族集結在冥王劍冢外的軍隊也太驚人了,這要是被發現,我們倆肯定會被打死的。」大司空打了個寒顫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無懼道:「不管如何,我們都一定要將滔天劍送到師叔的手中,哪怕把命豁出去。」

    砰,大司空伸手在二司空的光頭上敲了一下,沒好氣道:「動不動就拚命,我可還沒活夠呢,而且你以為拚命就能闖進去嗎?真是豬腦子。」

    「那你說怎麼辦?」二司空黑著臉問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翻著白眼道:「還能怎麼辦?悄悄的潛進去唄,冥王劍冢這麼大的區域,不死血族封鎖得再怎麼嚴密,也肯定會有漏洞存在,我們身上有着師尊給的隱藏氣息的寶物,沒那麼容易被發現。」

    頓了頓,大司空繼續道:「有可能的話,最好是幹掉幾個厲害的不死血族,這樣師叔肯定會高興的,讓我想想怎麼去敲悶棍呢?」

    正當大司空想入非非的時候,二司空卻是伸手拉了拉他的僧衣。

    「幹嘛?沒見我正在想事情嗎?」大司空有些不悅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卻是再度拉了拉他的僧衣,道:「大師兄,我們被包圍了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大司空臉色一變,差點跳起來。

    環顧四周,許多的不死血族戰士浮現,他們果然是被包圍了。

    前一刻他還在說有師尊給的寶物,不易被發現,結果下一刻就被不死血族給包圍了,打臉來得太快。

    倒不是因陀羅大師所給的寶物不行,而是他們運氣差,正好闖入了不死血族的一個據點,等於是自投羅網。

    「哪兒來的兩個禿驢?到冥王劍冢想做什麼?」一位不死血族的統領大聲喝問道。

    「大師兄,我們殺出去。」二司空眼神堅毅,體內力量涌動,準備出手。

    大司空連按住其肩膀,小聲道:「別,讓我來和他們談談,也許他們會放我們進去呢?」

    聞言,二司空頓感無語,剛想說什麼,卻看到大司空已經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只見大司空那白白胖胖的臉上堆滿笑容,道:「我們倆都是荒野小寺的和尚,是出來化緣的,施主一看就是好人,給我們化點緣吧,必定功德無量。」

    「禿驢,你當本統領是白痴嗎?來人,擒下他們。」不死血族的通靈冷聲下令道。

    其並未下令打殺,因為其覺得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冥王劍冢外的人,恐怕是別有目的,還是先擒下好好審問一番再說。

    看到一隊不死血族兵士衝過來,大司空頓時變了臉色,怒氣沖沖道:「好說你們不聽,真當大和尚我是好欺負的嗎?二師弟,把他們全部打趴下。」

    他的話音還沒落,二司空已經是動了,施展出萬佛道絕學摩訶龍爪手,頃刻間便是將衝過來的這隊兵士打得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徑直撲向了那位統領,在其還未反應過來之前,一爪將其頭顱給捏碎。

    區區一個五步聖王,着實是不堪一擊。

    「二師弟,你又殺生了,罪過,罪過,阿彌陀佛。」大司空瞪了二司空一眼,連連搖頭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絲毫不以為意,道:「師尊說了,殺生即是拯救蒼生,而且我不入地獄,誰入地獄?」

    「那你還等什麼?把他們全滅了啊。」大司空催促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沒有再說什麼,乾淨利落的出手,將四周所有的不死血族兵士盡皆滅殺,一個都沒能逃掉。

    「阿彌陀佛。」

    做完這件事情,二司空低頭念了一聲佛號。

    大司空卻是伸手拉住他,道:「別阿彌陀佛了,趕緊跑!」

    說話間,他已經是拉着二司空撒丫子狂奔起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上次的歌詞活動,已經開始在微信公眾號上面投票,其中一些讀者寫的歌詞,真的很不錯,簡直大才,小魚都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把它們只做成歌曲。

    有興趣的書友,可以關注公眾號,參與投票。等到歌曲製作出來,可以下載下來聽聽。

    ,或者在微信直接搜索「飛天魚」,添加關注就行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