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回去。」

    剛跑沒多遠,大司空便拉著二司空往回跑。

    「回去做什麼?」二司空一頭霧水。

    「笨啊,戰利品都還沒收取呢。」大司空雙眼放光的說道。

    聞言,二司空頓時無語,一張黑臉明顯變得更黑。

    回到剛才戰鬥的地方,大司空立刻忙碌起來,將一件件戰兵、一顆顆聖源收進空間戒指中。

    「嘿嘿,都是好東西啊,差點就給忘了。」將一件件寶物收起,大司空那白白胖胖的臉上簡直笑開了花。

    他的一大愛好,就是收集各種寶物,哪怕用不著,看著也高興。

    以前沒走出司空禪院時就這樣,過去這麼多年,依然沒有什麼改變。

    「大師兄,我們又被包圍了。」二司空木訥的說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露出愕然之色,抬起頭來,道:「什麼情況?不是才滅掉一批嗎?怎麼又冒出一批來?」

    「禿驢,敢殺我們不死血族的戰士,罪不可赦。」一位騎乘在猙獰血獸背上的不死血族統領大喝道。

    其修為極高,已經是八步聖王,就連座下血獸,也是聖王級別的,帶來的軍隊中也有多尊聖王存在。

    很顯然,其地位要比先前二司空殺死的那位不死血族統領更高,手下強者也更多。

    磅礴的血煞氣息從其身上湧出,凝聚成厚重的血雲,遮天蔽日,呈現出一幅滅世景象。

    大司空雙手合十,面帶笑容,道:「施主,你誤會了,貧僧是出家人,怎麼可能殺生?其實,是我們師兄弟二人發現這裡有很多人遇害,就想為他們收屍,同時誦經超度;既然施主趕來,我們也就可以告辭了。」

    說罷,他便想招呼二司空離開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聖王手提戰矛,遙指大司空,冷喝道:「禿驢,你當本王是白痴嗎?少在本王面前裝瘋賣傻,殺我不死血族戰士,必須把命留下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搖頭,嘆息道:「施主,你的殺性太重,怎麼就不能相信說的話呢?須知……」

    轟,正當大司空喋喋不休的時候,一道血色閃電當空劈下。

    「哇。」大司空怪叫一聲,以極快速度閃避到一旁。

    只是那血色閃電猶如擁有生命,竟是如影隨形,怎麼都避不開。

    慌亂之下,血色閃電徑直劈在了大司空的大光頭上。

    血色閃電威力強大,可劈在大司空頭上,卻並未對大司空造成什麼傷害,連塊皮都沒破。

    大司空摸著頭,痛呼道:「真疼啊,你們來真的啊。」

    「嗯?」不死血族聖王面露異色,目光緊緊盯著大司空。

    雖說剛才只是隨手一擊,但以他八步聖王的實力,足以秒殺很多聖王級別的強者,可打在大司空身上,竟然連一點事都沒有,足見這個和尚不簡單。

    如此厲害的和尚出現在冥王劍冢附近,怎麼看都不正常,必定有問題。

    「禿驢,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來此有何目的?」不死血族聖王戰矛遙指大司空,冷聲喝問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摸著頭,跳腳道:「哇呀呀,氣煞佛爺,當佛爺我是好欺負的嗎?二師弟,超度他們。」

    二司空搖搖頭,一臉冷漠,道:「要去你去,反正都是你惹來的。」

    「我是師兄,我讓你幹什麼,你就得幹什麼,趕緊上。」大司空瞪眼催促道。

    二司空仍然沒動,平靜道:「師尊說的是出來要聽師叔的話,沒說要聽你的話,而且你惹出的麻煩,本就應該你自己解決,為什麼要我出手?」

    「哎呀,本事見漲啊,居然學會頂嘴了。」大司空氣急道。

    「禿驢,你玩夠沒有?既然不願意老實交代,那也就別怪本王對你們不客氣了。」不死血族聖王臉色鐵青,身上顯露出可怕的殺機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大司空完全就是在耍他,根本沒將他放在眼中,這讓他無法忍受。

    「殺。」

    一聲暴喝,不死血族聖王強勢出擊。

    其一動,天上血雲也隨之涌動,好似有著千軍萬馬殺出。

    大司空猛地一跺腳,大喝道:「當佛爺怕你啊,今天佛爺要伏魔。」

    只見他雙手捏成拳印,強盛的佛光爆發而出,凝成一隻長達十餘丈的白色老虎。

    吼,伴隨著一道振聾發聵的呼嘯聲,大司空奇快無比撲出,宛如一隻真正的白虎,煞氣沖霄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

    不死血族聖王瞪大眼睛,感到很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大司空速度太久,其根本來不及做什麼反應,就被撕成兩半,血染長空。

    「快逃。」

    其他不死血族兵士見狀,立刻便想逃走。

    「我剛說了,今天要伏魔,全都別想逃。」大司空肚上肥肉震顫,發出一聲大吼。

    噗,虎爪臨空拍出,那些騰空飛起的不死血族兵士,身體紛紛爆碎,從半空中掉落而下。

    一招滅殺所有所有不死血族兵士,大司空收回佛力,哼聲道:「非要惹佛爺發火,害得佛爺殺生,罪過,罪過,阿彌陀佛。」

    看其模樣,好似吃了多大虧一般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的眼睛再度放光,繼續收取起戰利品來,畢竟這次可是他親自出手,更加沒有理由浪費。

    「大師兄,不能再耽擱了,師叔還在等著我們將滔天劍送過去,耽擱了正事,師尊會怪罪的。」二司空認真說道。

    大司空將最後一顆聖源收進空間戒指,有些不耐煩道:「知道了,這不是好了嗎?走吧。」

    當即,二僧重新上路,徑直向冥王劍冢趕去。

    他們連續滅掉不死血族兩支隊伍,弄出的動靜不小,想必已經是將不死血族驚動了,繼續隱藏也沒意義,最好是能夠在不死血族反應過來之前,先一步闖入劍冢。

    依靠因陀羅賜予的寶物,二僧盡所能隱藏自身氣息,以最快的速度前進。

    終於,他們來到劍冢之外,卻也再度被不死血族軍隊阻攔住。

    冥仙精神力太強大,二僧剛靠近劍冢,便是被其發現,根本就無法悄然潛入。

    「兩個禿驢有古怪,一般人對付不了他們。」冥仙淡淡道。

    「我去解決他們。」武界帝子當即開口道。

    說罷,其離開白骨山,落到二僧面前。

    其明顯是急於證明自身,先前在張若塵手中吃虧,讓其很沒面子,必須得通過另一場戰鬥來挽回顏面。

    「本帝子最討厭禿驢,所以,你們都去死吧。」武界帝子眼中迸發出可怕的殺機,手中鎖鏈極速飛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有著濃密的血氣從其體內湧出,瀰漫四周,將二僧都給籠罩了進去。

    血氣極為古怪,粘稠無比,好似要將空間都凝固住,嚴重束縛行動能力。

    砰,二司空一掌拍出,將激射而來的鎖鏈拍飛。

    鎖鏈偏轉方向,裹帶起一座座山峰,使得天地黯然無光,呼嘯聲連連,恐怖的力量向著二僧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「破。」

    二司空雙腳分開,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其雙手捏出拳印,打出一條黑龍,將轟擊而來的山峰盡皆打得粉碎。

    「嗯?徒手抵擋本帝子的鎖鏈,金剛不壞之體嗎?」武界帝子眼中泛起異光,驚訝於二司空的表現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的鎖鏈,為八耀萬紋聖器,威力強絕,道域境修士也難以抵擋住。

    「兩個禿驢是什麼來頭?」長臉帝女略微驚訝。

    「黒臉僧人施展的是萬佛道最富盛名的絕技,摩訶龍爪手,威力之強與張若塵修鍊的龍象般若掌,可謂是不分伯仲。有點意思。」夏問心放下竹簡,淡淡說道。

    「武界帝子,你如果收拾不了他們,本王可以出手幫你。」九目天王佇立在白骨台上,朗聲說道。

    武界帝子道:「兩個野和尚而已,何須天王出手?」

    與張若塵一戰,丟了不小的面子,如果對付兩個和尚,還需要九目天王出手,他在這些帝子、帝女面前,還如何抬得起頭來?

    「嘩啦啦。」

    武界帝子手中的鎖鏈飛舞起來,釋放出刺骨的寒氣,方圓數百里的氣溫驟降,一片片鵝毛大的雪花,從天降下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大量的聖道規則,從武界帝子體內衝出,與鎖鏈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隨即,鎖鏈以驚人速度旋轉起來,席捲天地靈氣,演化出一個九層漩渦,無數鋒利之極的風刃在其中飛舞,彷彿可以撕裂天地。

    「二師弟,小心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提醒了一句,亦是出手。

    兩人聯手,一條黑龍和一頭白虎,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黑龍盤纏化為一顆光球,白虎抱團亦是化為一顆光球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兩顆光球懸浮在半空,以他們為中心,隱隱出現了一座巨大的棋盤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一道虛影,卻呈現出氣吞山河的氣勢,猶如一座天地展現出來,無數黑子和白子點綴在棋盤上面,其中最為醒目的兩顆棋子,就是大司空和二司空。

    他們處在棋盤最為重要的兩個位置。

    不死血族大軍都望著半空的那座棋盤,感受到讓他們窒息的神威。

    沒錯。

    就是神威。

    向來淡定的夏問心,終是露出了喜悅之色,自言自語的道:「天地棋台的虛影,居然由他們編織了出來。要找到崑崙界十大神器之一的天地棋台,或許他們二人就是突破口。」

    中央皇城由太宰王師奇,布置出來的天地棋台,只是一件仿製品而已。

    真的天地棋台,是可以以星辰為棋,以眾生為棋,以天地規則為棋,玄妙絕倫,非神靈不能解其奧秘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