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四象鎖天陣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被斬斷的樹幹?”

    風巖和項楚南均是一驚。

    他們倆來到崑崙界,自然提前對崑崙界做過一些瞭解,很清楚接天神木對崑崙界有着怎樣的意義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曾經是崑崙界的天地靈根,正因爲有其存在,崑崙界歷代纔會誕生出那般多神靈來。

    後來,接天神木被斬斷,崑崙界也至此進入無神時代,走向衰落。

    直到池瑤女皇成神,才讓崑崙界重新復甦。

    如果能夠再給崑崙界百年的發展時間,崑崙界必會重新崛起,處境會比現在好很多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是說接天神木的樹幹,就在仙機山中?”風巖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,道:“對,很多年前,我便發現這個秘密,只是那時還沒有實力去收取,之前,我去仙機山探查情況,發現仙機山已經變得與過去大不相同,接天神木樹幹所在位置也發生改變,就在那座邪惡祭臺下方。”

    “也即是說,想收取接天神木樹幹,必須要毀掉那座邪惡祭臺才行;不過,如果接天神木顯現出來,恐怕各方都會想要去爭奪,畢竟那是一尊強大神靈的軀體。”風巖微微皺眉道。

    同樣是神軀,接天神木樹幹的價值,是絕對要遠大於那具神蟒屍骸。

    尤其接天神木本身有着太多傳說,哪怕是神靈,也會垂涎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現在的情況,已經不受我們控制,只能隨機應變,你也不用太擔心,任何人想要得到接天神木的樹幹,都不會是一件易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放心,我一定幫你把接天神木樹幹奪取到手,誰想來搶,都得問過我答不答應。”項楚南拍着胸口道。

    風巖亦是點頭,道:“三弟說得對,接天神木必定是大哥的,誰也搶不走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不由露出一抹笑容,能有兩個真心爲他的好兄弟,真的是很幸運的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只希望明天攻打仙機山能夠順利,若是無法毀掉死亡祭臺,謀劃再多都無用。

    當一縷光明劃破黑暗,沉寂的北域大營頓時變得沸騰起來,一艘艘戰船相繼騰空飛起。

    新年伊始,萬象更新,崑崙界的復甦變得更加劇烈,生機盎然,死亡力量會隱隱受到剋制。

    www _ttκд n _¢ Ο

    正因如此,鎮元和軒轅破天才會決定在今天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“出發。”

    隨着軒轅裂空一聲令下,數十艘戰船均是如同蛟龍出海,劃破雲霄,直指仙機山。

    其中一艘戰船之上,張若塵站在船頭,迎風而立,紀梵心、風巖、項楚南和裴雨田均站在他身邊。

    昨晚了卻一樁心事,他的心緒變得十分平靜,狀態已然調整至最佳,可以全身心投入接下來的大戰之中。

    戰船行進的正前方,聳立着一座座巍峨的聖山,遠遠看去,如夢似幻,好似隨時都會消失掉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籠罩住仙機山的陣法被觸動,引發整個仙機山劇烈震動起來。

    “陸師兄出手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語,目光緊緊注視前方。

    攻打仙機山第一個環節,也是極爲重要的一個環節,便是由陸百鳴出手,先將籠罩住仙機山的繁奧陣法破開,如此大軍才能夠進入仙機山內,去攻打死族的八座軍營。

    一道金色雷霆猛然從天而降,宛如一顆璀璨恆星墜落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籠罩住仙機山的死氣被強行擊碎,四散飄零,一縷縷金色的陽光從天而降,如佛光普照,要將世間一切陰邪度化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嗎?”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天庭界一方諸多修士都不禁露出激動之色。

    如果如此輕易就能撕裂仙機山的陣法,無疑是能夠極大鼓舞士氣。

    磅礴死氣的確是被衝散,可仙機山本身並未受到影響,一道五色光罩顯現出來,將仙機山整體籠罩住。

    “陸百鳴,想不到你竟會來到北域,不過哪怕是你出手,也休想破開這座四象鎖天陣,你們此次註定會無功而返。”

    一道極爲張狂的聲音,從五色光罩內傳出。

    聽到這道聲音,張若塵的臉色不由微微發生變化,道:“昔日仙機宗的護宗大陣——四象鎖天陣,原來還沒有被毀掉。”

    仙機宗作爲昔日北域第一大勢力,底蘊無比強大,就連護宗大陣,亦是有着極大的名氣。

    傳聞中,只要開啓四象鎖天陣,便無人能夠闖得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以爲仙機宗覆滅後,四象鎖天陣也會成爲歷史,沒曾想如今竟然又重現世間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定然是有死族的陣法聖師出手,將四象鎖天陣修復,用來抵禦天庭界的進攻。

    但即便是陣法聖師出手,也絕不可能完全將四象鎖天陣完全修復,否則,仙機山早已成爲銅牆鐵壁,誰來都沒用。

    “溟蛄,你既然如此自信,那就好好看着我如何破掉你修復的四象鎖天陣。”

    陸百鳴現身,揹負着雙手,立身在一條太古魔蛟頭上。

    太古魔蛟身形龐大,長達數百丈,身上散發出濃烈魔氣,氣息堪比接天境強者。

    恐怕也只有陸百鳴這等萬年難出的陣道鬼才,才能收服如此強大的太古遺種。

    仙機山中,一座祭壇浮現,一襲黑衣的溟蛄盤坐在祭壇上,目光鎖定陸百鳴,眼中露出輕蔑笑意。

    同樣是陣法地師,他還真是沒怎麼將陸百鳴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尤其這是在他的主場,充分佔據地利優勢,陸百鳴更加對他沒有威脅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我這四象鎖天陣。”溟蛄冷笑道。

    如果連這點自信都沒有,他還如何敢說自己是一位陣法地師?

    戰船之上,風巖將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取出,在其中一頁,找到關於溟蛄的情報。

    “溟蛄,危險指數九級,溟海君主第五子,陣法地師,亦是命運神殿神傳弟子。”

    看着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上所記載的情報,風巖表情逐漸變得凝重起來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如果溟蛄武道修爲也極高,那麼其危險指數,恐怕會達到十級。

    當然,《地獄十族萬邪錄》上的記載,或許早已過時,誰也無法確定溟蛄如今有多麼可怕。

    陸百鳴立身在太古魔蛟頭上,表情平靜,絲毫不受溟蛄話語的影響。

    只見他一揮手,一百零八杆古樸陣旗飛出。

    強大精神力釋放,一百零八杆陣旗頓時被激活,無數繁奧陣紋從陣旗中浮現而出,彼此連接在一起,形成一張天羅地網,覆蓋住五色光罩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道道璀璨聖光沖天而起,凝聚成一百零八柄聖劍,這些聖劍均是高大無比,達到千丈以上,宛如一座座劍形聖山,直插天際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柄聖劍按照特殊陣勢排列,瘋狂吸取天地之力,似要將這方天地的力量給汲取一空。

    隨着汲取的天地之力越來越多,一百零八柄聖劍變得越來越凝實,鋒芒畢露。

    無數劍氣從聖劍中飛出,斬擊在五色光罩之上。

    五色光罩雖然堅固無比,但此刻竟然還是被生生撼動,五種力量的結合,變得有些不穩定。

    溟蛄眼神微變,當即出手,專心操縱四象鎖天陣。

    四頭巨大的神獸虛影顯現,盤踞在仙機山四方。

    青龍盤踞東方,散發出磅礴木屬性力量。

    朱雀盤踞南方,散發出磅礴火屬性力量。

    白虎盤踞西方,散發出磅礴金屬性力量。

    玄武盤踞北方,散發出磅礴水屬性力量。

    四頭神獸掌控四行之力,再結合大地之力,正好成就五行,彼此結合轉化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能夠佈置出如此精妙的陣法,不得不說,仙機宗的先輩很了不起,充分將仙機山的環境利用起來。

    仙機山東邊乃是一片規模龐大的原始森林,西邊則是一座金屬礦山,南邊有着極爲活躍的火山帶,北邊則是有着一座十分巨大的湖泊,五行之力可謂是十分活躍。

    也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中,四象鎖天陣的威力,才能達到最強。

    如此環境,也不知是天然形成,還是後天改造而成。

    “吼。“

    虎嘯震山林。

    白虎揮動利爪,道道金光劃破虛空,向一百零八柄聖劍攻擊而去。

    四象鎖天陣,並不僅僅是防禦,攻擊力亦是極爲可怕。

    “鐺。”

    十三柄聖劍震動,劍身上隱隱出現細微裂痕,但總算還是沒被毀掉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溟蛄微微皺起眉頭。

    四象神獸中,白虎主殺伐,攻擊力最是可怕,他本以爲可以一舉將部分聖劍摧毀掉,卻沒想到竟是失敗了。

    當即,他操縱朱雀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只見朱雀橫空,翅膀如同兩柄天刀,空間都隱隱被切割開來。

    溟蛄的目標仍舊是剛纔白虎攻擊的那些聖劍,相信只要再來上一擊,那些聖劍必然會斷裂。

    陸百鳴絲毫不慌亂,淡定掌控陣法。

    一百零八柄聖劍同時綻放璀璨金光,彼此位置以驚人速度互換,仍保持原本的陣勢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朱雀神翅撞上十二柄聖劍,卻並未將聖劍截斷,行動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十二柄神劍表面浮現無數秘紋,鋒利劍氣迸發,瞬間將朱雀斬成碎片。

    那些碎片化作一縷縷火焰,快速飛回五色光罩內,匯聚到一起,重新凝聚成朱雀。

    其本就是陣法凝聚出來的,只要陣法不破,其便能夠無限重聚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劍陣突然發生改變,相鄰的兩柄聖劍彼此融合。

    眨眼之間,聖劍數量便從一百零八柄,減少爲五十四柄,陣勢也相應發生改變。

    唯一沒有改變的是,劍陣仍舊籠罩着仙機山,且凝聚的力量,明顯變得更加強大,每一柄聖劍都顯得很真實,如一件件高階萬紋聖器,似可一劍斬落星辰。

    “這到底是什麼陣法?”

    溟蛄眉頭緊皺,心中竟是隱隱生出一些擔憂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