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地師對決

    溟蛄本以爲在他的主場,可以輕鬆收拾陸百鳴,現在看來,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。

    “龍虎爭霸。”

    溟蛄低吼,全力操控四象鎖天陣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青龍和白虎同時飛出,發出震天動地的虎嘯龍吟之聲。

    有道是,風從虎,雲從龍。

    龍虎一動,風雲變色,一個無比巨大的漩渦形成,從天而降,要將所有聖劍盡皆收走。

    漩渦乃是風雲凝聚而成,與天相接,青龍和白虎均隱藏在漩渦內,只聞之聲,不見其形。

    “嗡。”

    五十四柄聖劍均是顫動,發出陣陣劍鳴。

    實在是漩渦的吸力太可怕,若非五十四柄聖劍聯繫緊密,只怕在瞬間就會被吸進去。

    青龍和白虎從漩渦中探出利爪,拍擊向其中兩柄聖劍。

    “鐺。”

    兩柄聖劍遭受重擊,劍身均是出現清晰裂痕,險些斷裂。

    不待陸百鳴轉移兩柄聖劍的位置,青龍和白虎再度顯現,發動可怕攻擊。

    青龍和白虎均擁有極其可怕的力量,足以媲美臨道境強者,天庭界這邊,恐怕沒多人能夠正面抵擋住它們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“

    兩柄聖劍無法承受住第二擊,當即便是碎裂開來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溟蛄臉上頓時浮現出笑容來,他還真不信會奈何陸百鳴不得。

    只要劍陣出現破綻,破解起來就不會太困難,他要將那一百零八杆陣旗一併奪取到手。

    以溟蛄的眼力,自然看得出來,那一百零八杆陣旗的材質不尋常,每一杆陣旗都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若能搶奪到手,重新祭煉一番,就能爲他所用,足以讓他的實力提升不少。

    太古魔蛟頭頂,陸百鳴依舊淡定,完全就像一個旁觀者。

    那兩柄斷裂的聖劍完全解體,化爲兩團聖光,融入相鄰的聖劍內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其他的聖劍也都在彼此融合。

    眨眼間,陣中的聖劍數量再度減半,只剩下二十七柄。

    二十七柄聖劍大幅縮小,每一柄都變得只有百丈長。

    相應的,聖劍變得越發凝實,無數天地規則蘊藏於劍身之中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溟蛄臉色不由微變:“居然還能融合,難道這些劍最後要合成一柄嗎?”

    他能夠感覺得到,聖劍每融合一次,數量雖然都在大幅減少,可陣法威力卻在不斷增強,已經是能夠撼動四象鎖天陣。

    最爲可怕的是,劍陣隱隱是在將四象鎖天陣剝離出來,斬斷所有力量來源,使得四象鎖天陣自行瓦解。

    “不能繼續這樣下去。”

    溟蛄眼神一凝,伸手對着身下的祭壇輕輕一按。

    祭臺中釋放出海量死亡邪氣,其中夾雜着大量死靈。

    這些死靈都沒有固定形態,全都是一道道黑色影子,散發出詭異可怖的氣息。

    下一刻,死靈匯聚起來,化作一尊高達數百丈的猙獰死神。

    此死神乃是以陣法凝聚而成,與以死亡念力凝聚出來的死神之影,有着很大區別。

    爲了煉製這座祭壇,凝鍊陣法,溟蛄在功德戰場上不知屠戮了多少天庭界修士,將他們的聖魂抽出,煉製成特殊死靈,收納於祭壇之中。

    原本祭壇內是有着數十萬只死靈,相互吞噬之後,如今還剩下整整九白九十九隻,每一隻都十分強大,足以媲九步聖王強者。

    九十九隻死靈在陣法作用下,凝聚成一尊死神,力量更是倍增,比之四象鎖天陣凝聚出的四象神獸,更爲強大。

    在溟蛄的操縱下,死神從四象鎖天陣飛出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死神鐮刀揮舞,竟是生生將二十七柄聖劍構築的劍陣劃破。

    主要是有着四象鎖天陣在牽制劍陣,使得劍陣沒有足夠力量去與死神對抗。

    死神沖天而起,揮動鐮刀,極速攻向陸百鳴。

    陸百鳴表情淡然,很是平靜的伸出一隻手,對着前方一點。

    一道道陣印浮現,一共二十四道,層層疊加。

    每一道陣印都是一座高階陣法,二十四道陣印相疊加,便是二十四座連環陣法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死神鐮刀將一道道陣印劈碎,勢不可擋。

    然而,其終究沒能劈碎所有陣印,在其力竭後,還剩下七道陣印落在死神身上。

    死神連連向後倒退,體外死亡邪氣震盪,險些被打破身軀。

    陸百鳴再度伸手向前一點,一道巨大的陣印浮現,從其中衝出一頭太古蠻牛,徑直撞向死神。

    太古蠻牛爆發出恐怖蠻力,似可將一座太古神山都撞斷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死神半邊身體破碎開來,重新化作數百頭死靈。

    就在這些死靈想要重新凝聚在一起時,陸百鳴揮手打出一幅十分古老的陣圖。

    大量精神力,從陸百鳴眉心涌現而出,注入陣圖內。

    頓時,陣圖復甦,一道道玄妙無比的陣紋浮現而出,凝聚出一道道雷霆,向死神劈去。

    從陣圖中劈出的雷霆顏色各異,五行皆被囊括其中,乃是五行聖雷。

    五行相生相剋,衍生出的五行聖雷,彼此間亦是有着奇妙聯繫,威力驚人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連續數十道劈中死神,頓時讓死神的身軀徹底炸開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構成死神的死靈被五行聖雷所剋制,頃刻之間,就有數十隻死靈被五行神雷毀滅。

    “回來。”

    溟蛄心急如焚,拼命催動祭壇,想將剩下的死靈召回。

    爲了培養這些死靈,耗費了他極大力氣,被毀掉一隻,都讓他感到肉痛。

    陸百鳴自然不會讓溟蛄輕易召回死靈,全力催動陣圖,更多五行聖雷劈出,將一隻只死靈劈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到最後,溟蛄僅僅只召回半數死靈,且不少還都被五行聖雷所傷。

    “陸百鳴。”

    溟蛄目露兇光,對陸百鳴可謂是恨得牙癢癢。

    早知陸百鳴掌握着這樣一幅可怕陣圖,正好能夠剋制死靈,說什麼,他都是不會動用死神法陣的。

    只怪陸百鳴隱藏太深,在此之前,竟是從沒有人見過其動用這幅五行陣圖。

    “陸師兄的陣法造詣,當真可怕。”張若塵眼中浮現出絲絲驚異之色。

    他曾與神崖先生交過手,見識過神崖先生的陣法手段,當時已經覺得很可怕,但與陸百鳴相比,神崖先生無疑是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現在他有些相信紀梵心所說的話,或許陸百鳴真的有希望在成精神力大聖前,晉升爲陣法天師。

    此時,覆蓋仙機山的陣法,已經再度發生變化,從二十七柄變成十四柄,再從十四柄變成七柄,力量成倍增長。

    到了這個時候,七柄聖劍不再繼續融合,似乎已經達到極限。

    任誰都能夠看出,七柄聖劍的力量無比飽滿,若是再繼續融合,很可能會因爲力量失控而自毀。

    陸百鳴也並未再去勉強,以精神力操縱七柄聖劍,排列成奇異陣勢,順勢斬下,爆發出驚世一擊。

    七道劍芒合爲一體,長達數千丈,遠遠看去,似一條掛在天穹上的美麗彩虹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四象鎖天陣在頃刻間被擊潰,四象神獸破碎開來,鐫刻在山體上的諸多陣紋,在一瞬間被磨滅。

    整個仙機山,在這一刻發生大地震,諸多山峰崩塌,地面出現一條長長的溝壑,深達百丈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”

    溟蛄心中憤怒,雙眼簡直要噴出火來。

    一切發生得太快,以至於他根本來不及出手去阻止陸百鳴攻破四象鎖天陣。

    現在四象鎖天陣陣基都已經受損,想要重新修復,短時間內,根本就不可能辦得到。

    “四象鎖天陣已破,接下來便輪到你們出手。”

    陸百鳴轉過身來,對數十艘戰場上的天庭界修士說道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沒有半點遲疑,數十艘戰船均是立刻衝入仙機山。

    各自攻打哪一座軍營,都早已商議好。

    一衝入仙機山,數十艘戰船便立刻分散開來,四艘爲一組,分成八支隊伍,各攻向一座軍營。

    此乃死族佈置在仙機山中的第二道防線,只有將其攻破,才能接近死亡祭臺。

    因爲八座軍營的緣故,剛纔的劍芒僅僅只是對仙機山外圍造成巨大破壞,仙機山的中心區域,卻是絲毫不曾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“膽敢踏足仙機山,全都要死。”溟蛄怒吼。

    強大精神力釋放而出,激活提前鐫刻於大地上的諸多陣紋,想將數十艘戰船全部毀掉。

    陸百鳴將五行陣圖打出,激發出其中蘊藏的繁奧陣紋,竟是生生將溟蛄佈置的那些陣紋抑制住,使得那些陣紋無法發揮出作用來。

    “溟蛄,你的對手是我。”陸百鳴淡淡道。

    溟蛄眼泛寒光,道:“陸百鳴,別以爲我會怕了你,雖然你破了四象鎖天陣,但並不代表你就贏了我,接下來,我會好好和你鬥上一鬥,看看誰纔是最強的陣法地師。”

    之前,他是想着依靠仙機宗的四象鎖天陣,本身可以省點力氣。

    既然四象鎖天陣靠不住,那就靠自身真本事,不信會鬥不過陸百鳴。

    自他出道以來,還從未在陣法一道上,敗給過任何人。

    過去不會,現在同樣不會。

    陸百鳴淡淡一笑,道:“那就拿出你所有的本事來,千萬不要讓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會失望的。”溟蛄身上散發出濃烈殺機。

    現在他已經不想去過問其他,仙機山是否能受得住,他也不再關心。他所想做的只有一件事,就是用陣法擊敗陸百鳴,讓所有人都知道,他纔是大聖之下的最強陣法地師。

    這一戰,只許勝,不許敗,否則,陸百鳴將會成爲他的心魔,永遠都揮之不去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