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個飄逸無比的血發男子,出現在滅神十字盾上,如真神臨世,當真是風華絕代。

    看著夏問心,張若塵眼神微微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上一次,便是此人出手,阻止他擊殺武界帝子。

    現在其再一次出手,又阻止他對付九目天王,實在是很討厭。

    雖說上次他用劍刺傷夏問心,但他並未因此而小覷夏問心,因為那是他出其不意偷襲的結果,且僅僅只是刺破皮,根本沒能刺穿其身體。

    若是其身穿百聖血鎧,說不得連皮都沒法刺破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出來,夏問心絕非是武界帝子等人所能相比的,哪怕是九目天王,也與其有不小差距,這是一尊大敵。

    「你先療傷,鞏固修為,讓我來會會他。」夏問心極為平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九目天王雖怒火衝天,但還是聽從夏問心之言,當即取出一顆血丹服下。

    有夏問心擋在前面,張若塵已是沒法再繼續對九目天王出手,錯過將九目天王廢掉的大好機會。

    「還未攻入劍冢,便損兵折將,你們還真是很沒用啊。」很是突兀的,一道十分輕蔑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在不死血族大軍後方,一片濃鬱黑霧涌動,快速來到陣前。

    看到這片黑霧,任誰都會感到極為壓抑,心神簡直要被黑霧吸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一凜,低語道:「冥族。」

    從最開始遭受詛咒侵襲,他就知道,有冥族強者出手相助不死血族,只是不確定對方是何來歷。

    「還是讓我來幫你們一把吧。」

    冥仙再度開口,顯得頗有些不耐煩。

    「嘩。」

    黑霧劇烈涌動,顯現出無數幽靈戰士,黑壓壓一片,殺氣騰騰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幽靈軍隊衝殺而出,聲勢浩大,懾人心魄。

    「這些幽靈是詛咒所化,不要讓他們近身。」張若塵一邊開口提醒,一邊出手應對。

    大量凈滅神火從他體內湧現,形成一頭火麒麟,迎向幽靈軍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開啟《時空秘典》,形成多元空間,將大量幽靈禁錮,繼而施展空間秘術,將這些幽靈滅殺。

    只是幽靈軍隊數量龐大無比,且衝殺向四面八方,憑他一人,根本就抵擋不住。

    他很想動用青天浮屠塔,但夏問心在一旁虎視眈眈,滅神十字盾,絕非是擺設。

    「師叔,我們來助你。」

    大司空和二司空飛起,體外綻放無量佛光。

    佛門最善降妖除魔,掌握著許多克制陰邪的手段,此刻正好能夠派上用途。

    紀梵心亦是出手,釋放出許多肉眼難以看見的花粉,阻擋幽靈軍隊。

    鎮獄古族中,許多符紙被打出,釋放出雷電、火焰,至陽至剛之力,最是克制陰邪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正當所有人都忙著應付詛咒之時,破敗大地上,突兀浮現許多繁奧陣紋,密密麻麻,構成一座座高階陣法。

    很明顯,這同樣是冥仙在出手,其除了擅長詛咒,還是一位陣法聖師。

    要沒有他相助,不死血族又豈能這般輕易攻入鎮獄古族?

    「真妙,真妙,貧道來會一會你。」真妙小道人很是興奮道。

    它同樣是陣法聖師,現在正好能夠發揮出作用來。

    當即,真妙小道人施展出陣法手段,與冥仙對抗。

    「讓你見識一下貧道的厲害。」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大喝一聲,將鐫刻了陣紋的七顆神座星球打出。

    頃刻之間,七顆神座星球構成一座九品陣法,向著黑霧籠罩而去。

    黑霧中飛出一方古老陣盤,表面浮現密密麻麻繁奧陣紋,與七顆神座星球所構成的九品陣法,發生猛烈碰撞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碰撞產生出可怕衝擊力,席捲八方。

    黑色原野本就已經破敗無比,現在變得更加破敗,土石瓦解,形成一個巨坑,好似隕石撞擊所造成。

    「啊。」

    真妙小道人突然發出一聲慘叫,口鼻滲血。

    「精神力攻擊。」

    紀梵心眼神一凝,出現到真妙小道人身側。

    第一時間,她將自身精神力釋放而出,形成精神力護罩,將真妙小道人守護在其中。

    緊接著,她強勢展開反擊,將精神力凝聚成一柄利劍,奇快無比刺出。

    她已經感知出來,對方精神力極其強大,也難怪真妙小道人會吃虧。

    同樣是陣法聖師,精神力的差距,對戰力影響極大。

    「邪靈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聲呼喚道。

    與大聖聖屍融合的邪靈出現,戾氣極重,大量邪氣從其背部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看著黑壓壓一片的幽靈軍隊,邪靈發出嘶啞的大笑聲:「都是好東西啊,全部都是本座的補品。」

    無須張若塵開口,邪靈便是撲出,肆意吞噬詛咒所化幽靈,絲毫沒有顧慮。

    而有著邪靈出手,冥仙釋放出的詛咒,終於是完全被抵擋住,無法去攻擊鎮獄古族修士。

    紀梵心、真妙小道人加上邪靈,足以牽制住冥仙,如此一來,張若塵也就能騰出手來對付夏問心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他的注意力始終放在夏問心身上,提防夏問心突然發難。

    「看來你已經做好與我交手的準備,我很想看看,修為突破后,你的實力會有多強。」夏問心淡笑道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戰場上,他仍舊顯得十分從容,好似張若塵對他沒有絲毫威脅。

    「夏神子終於要出手了,真讓人期待啊。」

    「有夏神子出手,很快就能橫掃鎮獄古族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時空傳人,在夏神子面前,一樣只是土雞瓦狗。」

    「夏神子無敵,橫掃崑崙界。」

    眼見夏問心即將出手,許多不死血族戰士都激動起來。

    在他們眼中,夏問心是無敵的,但凡是夏問心想殺之人,就沒有能活下來的。

    相信這一次,也同樣不會例外。

    「什麼狗屁夏神子,在我大哥面前,他就是個渣。」項楚南忍不住大聲吼道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這種時候,氣勢肯定不能讓人壓下去。

    「黑臉怪,你敢貶低夏神子,是想找死嗎?」一位不死血族聖王當即站出來呵斥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自然不會示弱,扯開大嗓門,吼道:「老子就貶低他了,你能怎麼著?」

    「殺。」那位不死血族聖王當即出手。

    看到對方撲過來,項楚南嘿嘿一笑,猛然將一頂鐵帽子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鐵帽子爆發出至尊之力,對著那位不死血族聖王鎮壓而下。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

    那位不死血族聖王瞪大眼睛,想說什麼,卻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鐵帽子一下子便將其鎮殺成一團血霧,。

    「和我斗,知道厲害了吧。」項楚南笑著收回鐵帽子,顯得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對付不死血族,完全用不著客氣。

    有至尊聖器不用,靠拳腳去與對付廝殺,當他傻嗎?

    而看到項楚南那般得意,不死血族很多聖王都顯得極為憤怒,若非顧忌其手中的至尊聖器,只怕早就發動群攻。

    項楚南發出大笑聲:「有誰不服氣?全都過來,項爺爺分分鐘教你們做人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那些不死血族聖王更加憤怒,如果眼神能夠殺死人,項楚南絕對已經死了無數次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方圓數千里的大地突然崩碎,磅礴的血煞之氣湧現,好似有著巨凶被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,任誰都沒有防備,在血煞之氣爆發的瞬間,鎮獄古族便有很多人身死,形神俱滅。

    看到如此變故,張若塵不禁握緊拳頭,臉色變得格外陰沉。

    他還是失算了,夏問心並未如他所想的那般靜靜等在一旁,而是在暗中催動著滅神十字盾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滅神十字盾在夏問心手中,發揮出的威力,比之在齊生手中,強了何止十倍、百倍。

    將這件強大戰兵交給夏問心,無疑是一個很錯誤的決定。

    「你的對手是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怒吼,全力將青天浮屠塔打出。

    眼見青天浮屠塔飛來,夏問心絲毫不驚,顯得極為平靜,好似置身事外一般。

    滅神十字盾震動,無數神紋浮現,凝聚出一道十字神光,迎向青天浮屠塔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十字神光強勢無比,撞擊在青天浮屠塔上,竟是生生將青天浮屠塔釋放出的至尊之力給擊散。

    很明顯,滅神十字盾在本質上比青天浮屠塔更強,到底是曾經釘死過神的無上戰兵。

    一擊擊潰青天浮屠塔的攻擊,滅神十字盾中浮現一道血影,似被釘死在其上的神靈,成千上萬道血光從其身上迸發,向張若塵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任誰都能清晰感受到一股強大神威,壓抑得讓人情不自禁要跪拜下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作為滅神十字盾的攻擊目標,自然感受得更加清晰,簡直像有一座神山壓在身上。

    「焱神腿。」

    一聲低吼,張若塵抬起神之左腿。

    左腿浮現出一道道赤紅色紋絡,恐怖神力散逸出去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赤紅神力橫掃而出,湮滅正面激射而來的道道血光。

    到得最後,就連那道血影也爆碎開來,無法承受焱神腿迸發出的磅礴神力。

    經過數年閉關,張若塵已經是將焱神腿中蘊含的神之規則煉化近半,運用起來更加靈活,威力也更強。

    滅神十字盾僅僅是激發出一部分神力,奴役神靈殘魂,想要對抗焱神腿,還是差了一些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