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風巖笑道:“若不是藉助日晷修煉,我的實力想達到這一步,恐怕還需要很長時間,我修煉的功法有些特別,講究厚積薄發,之前閉關終有所成,我也就想在戰場上來檢驗一下。”

    只有親身修煉過,纔會知道《女媧道訣》是何等的難修煉,需要吃太多苦頭,耗費無數心力。

    但在有所成就後,再回頭去看,這一切無疑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“其實剛纔不用二哥你出手,我也是可以的,我的萬重魔山拳,還沒有真正施展出來呢,你看着啊。”項楚南道。

    當即,他運轉魔氣,數十萬道拳道規則凝聚於拳頭之上,繼而一拳轟殺而出。

    數十萬道拳道規則與魔氣相結合,瞬間凝聚出萬座恢宏磅礴的魔山來,似魔界的大門在這一刻被打開。

    修煉萬重魔山拳,凝聚出一座魔山,算是入門,凝聚出百座魔山,算是小成,凝聚出萬座魔山,方纔算是大成,真正稱得上是通玄級中階聖術,威力直逼高階聖術。

    萬重魔山飛出,如一方小世界降臨,鎮壓向那六位身受重傷的死神騎士。

    “休得逞兇。”

    一位接天境死亡大將暴喝,祭出一方寶印,撞擊向萬重魔山。

    其心中很清楚,如果不出手搭救,六位死神騎士,恐怕都只有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一位死亡大將亦是出手,攻向風巖,不給風巖繼續出手對付死亡騎士的機會。

    知道風巖很不好對付,所以他一出手,便是動用死亡念力,匯聚天地之力,以天地之威,對風巖進行碾壓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風巖那兩雙緊閉的眼睛,猛然睜開。

    頓時,風巖六條手臂齊動,結出奇異印訣,身後神影立刻發生變化,變成三頭六臂,似風巖的化身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神影變得更加凝實,威嚴更甚,釋放出恐怖至極的風雷之力。

    《女媧道訣》高深莫測,每個人修煉出來的力量手段,都會有所不同,因人而異。

    一般情況下,風家弟子修煉出來的都是風之力,可風巖天賦異稟,竟是修煉出風雷之力,變化更多,攻擊力也更強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風雷之力化作一股毀滅洪流,席捲八荒**。

    那位死亡大將的死亡念力,頃刻間被擊潰,竟是難以重新凝聚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這麼強?”

    死亡大將心中震驚不已,眼中不由自主浮現出絲絲懼色。

    他竭盡全力施展出的死亡念力,竟會被輕易擊潰,對方真的只是規則大天地的修爲嗎?

    不待他多想,風巖已經再度出手,以諸多聖道規則結合風雷之力,演化出一個巨大的風雷漩渦,直徑達到數百丈,且還在不斷擴大,似要將整個仙機山都給吞噬進去。

    死亡大將反應雖快,但還是被風雷漩渦吸了進去,無法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“死亡獻祭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巨大威脅,死亡大將當機立斷,自我獻祭。

    頓時,死神之影再現,更爲磅礴的死亡念力涌現,大地劇烈震動起來,一座座山峰拔地而起,景象駭人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諸多山峰飛入風雷漩渦,強行將風雷漩渦撕裂開一道口子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死亡大將以最快速度閃掠而出。

    那些山峰哪怕有着死亡念力加持,也不可能支撐太久,很快就會被風雷漩渦碾壓成齏粉。

    “風雷刺。”

    風巖眼神冰冷,六隻手所結印訣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狂暴的風雷之力凝聚,化爲上百根利刺,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刺出。

    風與雷均代表着極速,兩者融合在一起,速度更加驚人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包裹住死亡大將的死神之影被風雷刺洞穿,一根根嵌入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所有風雷刺盡皆炸開,毀滅之力釋放而出。

    頓時,死神之影再度消散,死亡大將遭受毀滅之力衝擊,通體變得焦黑,失去一條手臂。

    項楚南以金屬魔冠將另一位死亡大將擊退,大笑道:“二哥,幹得漂亮,千萬不要手軟,將這羣孫子都給滅掉。”

    他暫時還奈何不得這位死亡大將,但要將其牽制住,倒也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“放心,他們都跑不掉,我還想着多賺點功德值,好登上天庭界的《聖王功德榜》。”風巖道。

    曾經他在《聖者功德榜》上排名第十三,現在達到聖王境,如果連榜都上不去,那豈不是會被人笑話?

    如今《女媧道訣》他已經修成,實力大漲,也該好好在功德戰場廝殺一番,爭取將功德值提升上去。

    看到己方強者接連遭受重創,鶴殞統帥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,當即便想出手去對付風巖和項楚南,不能眼睜睜看着己方強者被擊殺。

    只是他剛一動,張若塵便擋在他面前,道:“鶴殞統帥,你的對手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杆青色聖槍,從鶴殞統帥眉心飛出,被鶴殞統帥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滾開。”

    鶴殞統帥暴喝,揮動青色聖槍,橫掃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未閃避,雙臂及手掌的竅穴盡皆張開,聖氣源源不斷涌現,注入火神拳套和護臂之中。

    火神拳套和護臂表面騰起熊熊火焰,形成兩片火雲,正面迎向青色聖槍。

    “鐺。”

    青色聖槍被抵擋住,張若塵的身形則是紋絲不動。

    以他大聖之下的肉身,如果被鶴殞統帥隨意一擊就撼動,那未免顯得太弱。

    所謂大聖之下,意味着只要戰力不達到大聖層次,便很難造成傷害,先天立於不敗之地。

    遇到肉身如此強大之人,任誰都會感到頭疼。

    鶴殞統帥雖強,但其戰力距離大聖層次,明顯還相差甚遠,想要傷到張若塵,幾乎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龍遊九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可不喜歡被動挨打,當即便主動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一掌拍出,一條青龍飛出,騰飛九天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青色聖槍生生被震飛,一股可怕勁力透過槍桿傳遞到鶴殞統帥雙臂上,使得他的雙臂不禁輕輕一顫。

    鶴殞統帥眼神深沉,死死盯住張若塵,再也不敢有半點分心。

    之前聽聞赤星神子麾下第三大將——黑炎大將,竟是死在張若塵手中,他還覺得黑炎大將太沒用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不是黑炎大將沒用,而是張若塵太強,徒手便能與他抗衡,完全超出他的預料。

    雖說他並非神子、神子,可他畢竟是貨真價實的臨道境強者,實力絕對不算弱,他還從未想過會奈何不得規則大天地層次的修士。

    哪怕是源魔神子,也是在修爲突破到道域境後,才能與他抗衡,乃至壓他一頭。

    如果讓張若塵成長起來,達到臨道境,豈不是會比源魔神子更強?

    “難怪神子殿下下令一定要將張若塵擒住,此人的威脅,着實是很巨大。”鶴殞統帥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“火奴,還不出手,更待何時?”

    鶴殞統帥大喊一聲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團森白色的火焰,從戰爭堡壘中飛出,這片區域的氣溫頓時驟降,所有人都感覺如墜冰窟。

    在森白色火焰中,有着一個人,一個全身被銀色鎧甲包裹住,無法看清容貌,甚至都無法辨別出其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讓火奴陪你慢慢玩兒,有什麼手段,都儘管施展出來,不然你恐怕就沒機會了!”鶴殞統帥冷笑道。

    有火奴出手,他可以完全放下心來。

    表面上,他們三大統帥是源魔神子麾下的最強者,但實際上,即便他們三人聯手,都未必能夠勝得過火奴。

    火奴出自死神殿,乃是源魔神子的父親親手培養出來,絕對聽命於源魔神子,堪稱是源魔神子手中的一把利刃,專司殺戮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未去理會鶴殞統帥的挑釁話語,只是將目光投向火奴,動用神印之眼,仔細觀察。

    不過,火奴所穿的鎧甲有些古怪,神印之眼竟是無法看透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話語,火奴無比干脆的出手,森白火焰凝聚成一隻十丈對手,徑直向張若塵抓去。

    其顯得十分隨意,好似無須費什麼力氣,就能將張若塵擒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閃避,當即激活火神拳套和護臂,釋放出兩片火雲,對着森白火焰大手撞擊而去。

    通過這一擊,應該就能夠試探出火奴的部分虛實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火雲與森白火焰大手同時炸裂,彼此快速消弭於無形。

    同樣是火焰,但兩者無疑是有着本質區別,一個炙熱狂暴,一個森冷靜謐,完全是兩個極端。

    一股陰寒之力瀰漫而來,使得張若塵體表結起一層白霜,險些被凍結住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很強,好個源魔神子,麾下當真是強者如雲,也不知他本身強到何種地步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聖氣運轉,淨滅神火衝出體外,包裹住全身,白霜瞬間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通過試探,張若塵已經確定火奴是個強勁的對手,值得他認真去對待。

    另一邊,無須他開口,紀梵心已然出手,將鶴殞統帥攔截下,免除風巖和項楚南的後顧之憂。

    風巖當即強勢出手,以《女媧道訣》中記載的精妙聖術,將已經遭受重創的那位死亡大將撕成碎片,形神皆滅。

    繼而,風巖相助項楚南,將另一位死亡大將打成重傷,若非那數十位道域境死亡將軍及時出手搭救,其恐怕也在劫難逃。

    數十位道域境死亡將軍準備得很充分,很快就聯手以死亡念力凝聚出死神之影,否則也無法抵擋住風巖和項楚南的猛烈攻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最近參加“暑期應援季”活動,各位書友可以去qq閱讀支持一下,很簡單,就是發表一下想法,或者打卡,感謝各位。待會兒,還有一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