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邪靈出手,神蟒擺動巨尾,磅礴神力涌現,猛然抽擊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饒是仙機山中心區域的大地堅固,此刻仍舊破裂開來,顯現出隱藏極深的地底空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本想直接施展空間手段潛入,卻受到一股古怪力量阻礙,也就只能選擇用強。

    結界破碎,偌大的地底空間完全呈現出來,死亡祭臺和死神之影在黑暗中顯得格外顯眼。

    上次張若塵潛入探查情況時,死神之影才五百丈高,現在死神之影的高度卻已經超過千丈,凝聚的力量,無疑是要比之前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三位白袍祭司,仍舊盤坐在祭臺上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他們修爲變得更爲高深,已經達到臨道境。

    很顯然,除了因爲他們的修爲早就達到接天境巔峯外,還因爲,死亡祭臺擁有詭祕莫測的能力,如此才讓他們修爲如此快的突破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    碧雲海到來,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他是爲了紀梵心才匆匆從南域趕來北域,對於北域的情況,並不是很瞭解。

    “死族利用這座死亡祭臺汲取北域復甦之力,用以造就大批強者,還想借此進一步打通死族所在星域與崑崙界的空間通道,每過一天,死族的實力都會增強不少。”張若塵簡單解釋道。

    聞言,碧雲海眼中不禁閃過道道異光,道:“死族倒真是好算計,想以戰養戰,豈能讓他們如願?只是在將這座死亡祭臺毀掉後,難道死族不會再在別的地方建造死亡祭臺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頭:“沒那麼容易,想要建造這種死亡祭臺,不但需要特殊材料,還需要選擇特殊地點,仙機山乃是昔日北域第一大勢力——仙機宗的宗門,乃是北域祖脈的發源地,也只有這裏才適合建造死亡祭臺。”

    仙機山非比尋常,要不然接天神木樹幹也不會在這裏。想在北域尋到一處能與仙機山相比的覺醒神土,不說絕對不可能,但也必定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毀掉這座死亡祭臺,便基本上是斷了死族的念頭。

    “你們退開,我來毀掉這座死亡祭臺。”碧雲海信心滿滿道。

    先前與歧陽交手,讓他顏面大損,現在自然要趁機挽回一些,絕不能讓紀梵心看輕他。

    碧雲海願意出手,張若塵等人自然很樂意,當即很配合的退到一邊。

    主要是他們也不知道這座死亡祭臺究竟有些什麼古怪,先讓碧雲海去試探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碧雲海祭出君王戰器,全力催動,調動方圓七千萬里的三成天地規則,醞釀至強一擊。

    歧陽他的確是打不過,但不信連區區一座死亡祭臺也無法摧毀。

    天藍色葫蘆表面浮現出超過二十萬道王級銘紋,更有無數天地規則交織,散發出浩瀚威壓。

    磅礴的君王聖力,從葫蘆口噴涌而出,化作一道無比璀璨的聖光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聖光並未能直接轟擊到死亡祭臺之上,一道幽暗光罩浮現,將聖光抵擋住。

    緊接着,死亡祭臺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力量,如水波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擴散。

    邪靈擺動龐大神蟒軀體,令死亡祭臺釋放出的力量消散於無形,張若塵五人均站在邪靈頭上,並未受到影響。

    碧雲海以君王戰器阻擋在前,同樣無礙,只是其心緒難以平靜,目光死死盯着死亡祭臺。

    “難道說這座死亡祭臺的力量比歧陽更強?”碧雲海心驚不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亦是露出凝重之色,想要摧毀死亡祭臺,果然比他預料的要困難許多。

    想想也正常,死族耗費大力氣建造這座死亡祭臺,將其作爲一大底牌,又豈是隨隨便便可以摧毀?

    死亡祭臺上,三位白袍祭祀均是站起身來,目光先是掃過張若塵等人,隨即鎖定在碧雲海身上。

    碧雲海乃是臨道境強者,且擁有與不朽大聖匹敵的實力,威脅自然要比張若塵等人大得多。

    “敢攻擊死亡祭臺,這是死罪。”白袍女祭司冷聲道。

    碧雲海冷笑一聲:“死罪?我倒想看看,誰能取走我的性命?”

    “死亡割裂。”

    三位白袍祭司一同出手,竟是將高達千丈的死神之影催動。

    死神之影揮動鐮刀,斬出一道黑色鐮芒,似一條長長的空間裂縫,快速向着碧雲海延伸而去。

    “哼,怕你們不成。”

    碧雲海冷哼,一掌向前打出。

    數十萬道掌道規則浮現,引動大量天地規則,凝聚出一片浩瀚碧海,掀起驚濤駭浪,向死神之影拍打而去。

    “出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開口,揮手將青天浮屠塔打出。

    這種時候,他們是不可能獨善其身的,不將死亡祭臺摧毀,根本就無法去收取接天神木樹幹。

    紀梵心、風巖、項楚南和裴雨田均是沒有遲疑,紛紛出手,打出聖術或聖器。

    邪靈自然也不能在一旁看着,擺動神蟒尾,迸發出強大神力,狠狠抽擊向死神之影。

    相比於其他人,邪靈最無所顧忌,或許它的攻擊算不上絕頂強大,但防禦卻是無比強橫。

    事實上,現階段邪靈還無法完全掌控神蟒屍骸的力量,因爲它的聖魂還比較弱,駕馭不了太強的神力。

    目前,邪靈所能爆發出來的力量,還沒能達到不朽大聖層次,要不然,足以在崑崙界橫着走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黑色鐮影承受不住如此多強大攻擊,當即破碎開來,消散於無形。

    “大家助我催動青天浮屠塔,繼續攻擊。”張若塵呼喚道。

    當即,紀梵心、風巖、項楚南、裴雨田和邪靈盡皆出手,各自均是將力量源源不斷注入青天浮屠塔中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震動,瞬間變大,如同一座神山,青色光華浮現,道道至尊之力釋放出來。

    或許是受到邪靈灌注的神力影響,陷入沉眠的器靈意識,竟是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震天動地的獸吼聲,從青天浮屠塔中傳出,更爲強大的至尊之力釋放而出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看到青天浮屠塔,碧雲海眼中閃過一道異光。

    如果他也擁有一件至尊聖器,定然不會敗給歧陽,要毀掉這座死亡祭臺,也會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心中閃過無數念頭,碧雲海又將目光收斂回去,指尖逼出一滴精血,滴在天藍色葫蘆上,沉浸下去。頓時,天藍色葫蘆的表面光芒大漲,爆發出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在這種時候,絕不能讓張若塵等人搶了風頭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至尊之力與君王聖力同時爆發,如天崩地裂一般,勢不可擋。

    死神之影顫動,隱隱有死亡念力散溢出來。

    而下方的死亡祭臺,亦是在震動,變得極不穩定,險些被至尊之力和君王聖力掀飛出去。

    祭臺下方,堅固的大地,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。泥土和岩石不斷向下沉陷,露出一個漆黑的空洞,無數灰塵從地底倒涌起來。宏偉壯觀的死亡祭臺,猶如與大地分割開,處於懸空狀態。

    受此影響,死亡祭臺一時間竟是無法再汲取北域復甦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形勢一片大好的時候,張若塵的臉色,卻是微微一變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他察覺到一絲特別的空間波動,從祭臺下方那片漆黑的空洞中傳出。

    有危險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淒厲慘叫聲,從地底傳出。

    緊接着,一名死神騎士,從地底閃掠出來,身體被藍色火焰包裹,表情格外猙獰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眨眼工夫,他便是栽倒在地,被藍色火焰燒成灰燼。

    灰燼中,一隻藍色的火蟲爬出來,僅有指甲蓋大小,看上去極爲漂亮。

    “噬神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藍色火蟲認出,臉色變得更加厲害,立即向項楚南等人傳音,讓他們後退,與噬神蟲拉開距離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樹幹,果然在祭臺下方。

    因爲,噬神蟲是寄生在接天神木的樹幹裏面。很顯然,剛纔的攻擊,將接天神木樹幹所在的空間,撕裂開了一道縫隙,所以噬神蟲纔會來到地面。

    噬神蟲的可怕是毋庸置疑,即便是神,遇到它,都會相當頭疼。

    現在出現的這隻,個頭只能算是最小的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和滄瀾武聖一同進入那個奇異空間,看到成片的噬神蟲,有的能有拳頭大小,有的更是足有臉盆那麼大。

    個頭越大的噬神蟲,便越是可怕。

    就在所以修士都被噬神蟲嚇住的時候,祭臺上,一團灰濛濛的氣霧中,傳出一道動聽的女子聲音:“傳說,噬神蟲是接天神木的樹蟲,與接天神木一起誕生。這裏居然出現一隻,難道祭臺地底的空間,還長着一株接天神木不成?”

    隨着聲音傳出,一條浩蕩的冥河,從死亡祭臺中流淌而出。冥河內,浮現一頭龐然大物,身具九頭,竟是一頭九首玄武。

    而在九首玄武背上,佇立着一名身材高挑曼妙的女子。她的體外,環繞着由命運規則凝聚而成的鎖鏈,似世間萬靈的命運皆在她的掌控中。

    不是別人,正是命運神殿三位神女候選人之一——般若。

    “祭臺的地底,竟然另有乾坤?”

    “噬神蟲既然出現,地底絕對有接天神木。難道接天神木又長出了新苗?”

    “完全有可能,要不然崑崙界爲何會復甦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即便是死族的修士,也沒想到死亡祭臺的地底,居然又一座獨立的空間。頓時,一個個都興奮起來,摩拳擦掌,想要立即闖入進去,奪取裏面的寶物。

    站在冥河上的般若,則是擡起一張晶瑩剔透的仙顏,目光掃視張若塵等人,最後落到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早就盯向她。

    四目相對的一剎那,張若塵的身體輕輕一顫,瞳孔不禁放大,整個人都像是石化了一般。

    冥河上,般若的窈窕嬌軀,也是不爲人察的微微一晃。

    在一刻,兩人都靜若雕像,呼吸停頓。確切的說,整個天地都像是變得靜止,時間停止了流動。

    除了他們二人,周圍的景象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雖然,他們還隔着遙遠的距離,但是,空間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樣,二人變得近在咫尺,可以清晰看到對方。

    久久之後,張若塵纔是猛吸一口氣,回到了現實中,周圍的景象重新顯現出來,又恢復聽覺和感知。

    雖然,眼前這個女子,已經容顏大變,可是,只看到她的那雙眼睛,張若塵便是將她認出。

    “是她,一定是她,怎麼會是她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十指,情不自禁的握緊,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。

    一時間,他的心揪在一起,一陣悸痛,腦海中浮現出無數曾經的畫面,最後定格在紫微宮的宮門前。

    往昔的一幕幕,竟是那般清晰,絲毫都不曾被忘卻。

    說好要將一切遺忘、放下,原來只是他在自欺欺人。

    目光凝視良久,張若塵的心,劇烈顫動起來,暗道:“沒錯,一定是她,她爲何去了地獄界?又爲何變成了死族?什麼都改變了,這幾年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事情?”

    從未有一刻,張若塵的心會如此的亂,太多疑惑,太多複雜心緒,讓他五味雜陳,卻無法對人吐露半個字。

    一個本該死去的人,又站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關注本書微信公衆號“feitianyu5”,或者在微信收縮“飛天魚”,更多精彩等着你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