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真理神殿之時,張若塵曾聽到聖書才女與木靈希的對話,知道了一些關於黃煙塵的事。

    本以爲,她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怎麼也沒有想到,竟然會在這樣一個地點,這樣一種身份,這樣一種情形之下,再次見到她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麼了?沒事吧!”

    看出張若塵狀態有些不對,風巖不由詢問道。

    現在大敵當前,不僅是死族,還有噬神蟲,走神無疑會很危險。

    聽到風巖的聲音,張若塵不由回過神來,從紛繁複雜的思緒中退出,緊握的十指緩緩鬆開,輕呼出一口氣,道:“沒事,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聞言,風巖不由放下心來,他還真怕張若塵在這個時候,出現什麼問題。

    剛纔張若塵彷彿魔怔了一般,着實是將他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她便是般若,就是她讓那兩名死命聖衛去對付你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當初鎮壓住擁有大聖象魂和大聖龍魂那一男一女後,是紀梵心出手,從他們靈魂中獲取情報。

    其中最有價值的情報,就是命運神殿三位神女候選人之一的般若出現在仙機山,表明仙機山這邊的佈置,有命運神殿在背後掌控。

    “般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輕聲念出這個名字,目光再度投向立身在九首玄武背上的那道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。

    與張若塵對視片刻,般若將目光收回,顯得十分平靜,彷彿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。

    般若一出現,三位白袍祭祀立刻便是恭敬站到其身後,哪怕他們修爲已達臨道境,仍舊絲毫不敢對般若不敬。

    即便將來般若不能成爲命運神殿神女,但其在命運神殿的地位,同樣會極高,絕非他們所能相比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死亡祭臺被地底的一股股力量衝撞,劇烈震動起來

    衝擊死亡祭臺的不是別物,正是噬神蟲。

    大量的噬神蟲,盡皆散發出藍色火光,照亮地底空間,看上去如夢似幻。

    那些原本隱藏在暗處的死神騎士,紛紛顯出身形,閃掠到祭臺上,生怕遭到噬神蟲攻擊。

    剛纔眼睜睜看着同伴被燒成灰燼,着實是讓他們心驚不已。

    他們的確是不怕死,但也不想死得毫無價值。

    “大人,噬神蟲正在撞擊祭臺,祭臺變得越來越不穩定,該如何是好?“一位白袍祭祀緊張道。

    連不朽大聖級別的攻擊,都難對死亡祭臺造成破壞,偏偏這些不起眼的噬神蟲,卻能威脅到死亡祭臺,看那架勢,簡直是要將祭臺當成食物啃噬掉。

    般若並未顯出慌亂之色,平靜道:“接天神木修煉生命之道,堪稱死族剋星,噬神蟲與接天神木同源,自然也有相似能力,無須擔心,我會將它們收服。“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九首玄武發出低吼聲,操縱冥河,向噬神蟲席捲而去。

    眨眼間,所有從漆黑空洞中涌出的噬神蟲,盡皆被冥河包裹住。

    受到冥河水衝擊,那些想飛出來的噬神蟲,紛紛被壓制,重新逼回了地底。

    沒有了噬神蟲,地底空間再度變得十分昏暗,濃郁的死亡邪氣瀰漫開來。

    不過,經受噬神蟲的衝擊,死亡祭臺的運轉明顯出現問題,短時間內,應該都無法再汲取復甦之力。

    身形一動,般若飛離九首玄武的背部,也飛出死亡祭臺,衝入死亡祭臺下方的漆黑空洞。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,傳說中崑崙界曾經的天地靈根,若能爲我所得,將來必能成神。”碧雲海眼中精光閃爍。

    如此神物,就算是大聖和神,都難免心動,會渴望得到。

    沒有半點遲疑,碧雲海身法施展,化爲一道流光,直奔漆黑空洞而去。

    神物在前,他已經顧不得其它,哪怕是百花仙子,暫時都只能拋在腦後。

    “膽敢靠近者,殺無赦。”

    眉心有着豎眼的白袍祭祀冷喝道。

    死神之影探出一隻手來,海量死亡念力凝聚成一條地獄魔龍,張牙舞爪向着碧雲海撲去。

    碧雲海眼中閃過一道厲芒,碧海青空掌施展,凝聚出一道驚濤駭浪,拍擊向地獄黑龍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地獄黑龍擊潰浪濤,繼而一隻龍爪,印在碧雲海的胸口。

    碧雲海當即倒飛而出,口中噴出一口鮮血,顯然是再度受創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。”眉心有着豎眼的白袍祭祀冷笑道。

    碧雲海捂着胸口,險些再度噴出一口鮮血,被氣得不輕。

    他本以爲死亡祭臺出現問題,已經沒有太大威脅,沒曾想,還是能夠輕鬆將他打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紀梵心等人都在一旁看着,無疑是讓他很沒面子。

    心中快速閃過諸多念頭,碧雲海突然騰空而起,發出一道長嘯:“崑崙界的接天神木未死,就在仙機山地底。”

    既然他一個人闖不進去,那索性便將水攪渾,將更多人牽扯進來。

    至於最後誰能奪得接天神木,那便看各自的手段。

    碧雲海的聲音瞬間傳遍方圓萬里,但凡在仙機山之人,盡皆聽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崑崙界昔日的天地靈根,竟然未死。”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堪稱崑崙界最古老的生靈,本身實力無比強大,掌握無數祕辛,若能得到,成神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修煉生命之道,乃是我死族剋星,一定不能讓天庭界的人得到,必須將其搶奪到手。”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在十萬年前被斬斷,之後便下落不明,原來竟在仙機山中,這一趟來得不虧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聽到“接天神木”四個字,無論是天庭界一方,還是地獄界一方,無比意動,完全沒有繼續打下去的心思。

    很有默契的,雙方停止廝殺,盡皆施展身法,向仙機山中心區域趕去,誰都不願錯過這場大機緣。

    地底空間內,張若塵微微皺眉,碧雲海將接天神木的消息散播出去,着實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
    強者越多,收取接天神木樹幹,便越發不容易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頭,看向風巖、項楚南和裴雨田,道:“接天神木樹幹所在的空間,危機重重,你們最好不要進去,有可能的話,想辦法毀掉死亡祭臺,如果情況不對,你們便立即退走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張若塵將一張空間傳送卷軸取出,道:“這張空間傳送卷軸你們拿着,以備不時之需。”

    無論如何,他都不能讓自己的兄弟去犯險,畢竟這件事情,本就與他們沒多大關係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這說的什麼話,越是有危險,我們才更應該和你共進退,不然還算什麼兄弟?”項楚南瞪眼道。

    倒是風巖伸手接過空間傳送卷軸,按住項楚南肩膀,道:“三弟,聽大哥的吧,我們倆實力都還太弱,就算跟着進去,也幫不了什麼忙,反而可能會成爲累贅,還不如留在外面,說不得在關鍵時刻,還能夠接應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項楚南明顯不甘心。

    風巖道:“別可是了,時間緊迫,不能再耽擱,大哥,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:“放心,不會有事,仙子,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沒有說話,十分乾脆的與張若塵一同閃掠而出,她比張若塵更加渴望得到接天神木的樹幹。

    眼見張若塵和紀梵心閃掠過來,三位白袍祭司立刻便想出手阻攔,死神之影揮動黑色鐮刀,劃破空間,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向着二人收割而去。

    剎那之間,黑色鐮刀劃過張若塵和紀梵心所在,卻並未觸碰到二人。

    藉助空間挪移,張若塵帶着紀梵心直接出現在漆黑空洞上方,繼而毫不猶豫掠入。

    “可惡。“

    眼見沒能攔下張若塵和紀梵心,三位白袍祭司均是惱怒不已。

    沒辦法,張若塵的空間手段玄妙莫測,死亡祭臺又暫時與仙機山失去聯繫,無法鎮壓這片空間,只能眼睜睜看着張若塵和紀梵心闖入進去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都很清楚般若實力是何等可怕,即便張若塵和紀梵心跟着進去,也必定討不到什麼好處。

    碧雲海臉色亦是有些不好看,張若塵和紀梵心進去了,他卻被阻擋在外,等軒轅裂空等人到來,必然會笑話於他。

    邪靈頭上,風巖、項楚南和裴雨田三人佇立着,目光投向上方。

    “來得還真快,我們先退到一邊。”風巖道。

    邪靈當即擺動龐大的身軀,向黑暗角落飛去,暫時隱藏,避免成爲衆矢之的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倒也並不是怕誰,有邪靈在,還有項楚南的金屬魔冠,遇到頂尖強者,他們也未必不能一拼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們還有空間傳送卷軸,真要遇到麻煩,直接離開這裏便是,誰也奈何他們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,他們現在十分淡定,完全就像是旁觀者,靜觀事態的發展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道道身影從天而降,聖氣、魔氣、死亡邪氣……,各種強大力量瀰漫開來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均是投向死亡祭臺下方的漆黑空洞。

    此刻雖然沒有噬神蟲出現,但卻有着絲絲縷縷木靈聖氣散溢出來,乃至於其中還夾雜着幾縷神木之氣,使得死亡邪氣受到剋制。

    任誰都能夠感受得到,有着濃郁的生命氣息,從漆黑空洞中涌出,與此地環境顯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