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直到此刻,很多人才注意到,原來噬神蟲並未全部被張若塵收起來,般若身後的命運之門中,還蟄伏着上百隻。

    更爲重要的是,般若能夠控制這些噬神蟲,出其不意之下,任誰都有可能吃大虧,乃至於丟掉性命,石靈昆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饒是小心提防着般若,激戰過程中,還是不免有人遭到噬神蟲偷襲。

    不過,在這個過程中,噬神蟲也在不斷被擊殺,般若控制的噬神蟲,變得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赤星神子一隻翅膀扇動,釋放出磅礴死亡邪氣,觸及到仙機羅盤,強行將仙機羅盤從穹頂剝落下來。

    見狀,雙方強者紛紛出手,展開激烈爭奪。

    張若塵亦是出手,施展出空間手段,想要凌空將仙機羅盤攝取過來。

    其實他如果施展空間挪移,出現在仙機羅盤附近,很容易就能將仙機羅盤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只是那樣一來,他必定成爲靶子,所有力量都會落到他身上,不死也得掉一層皮。哪怕他成功奪取仙機羅盤,也只能選擇遁走,沒辦法再去收取接天神木樹幹。

    爲了仙機羅盤,放棄接天神木樹幹,那是絕對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他此刻出手,不過是想要對死族造成干擾,儘可能不讓仙機羅盤落入死族手中。

    “休想得逞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大喝,強大的死亡念力釋放,凝聚成一根根絲線,將仙機羅盤纏繞住,極力拉扯。

    只是軒轅裂空明顯不會讓他如願,揮動方天畫戟,展開更爲猛烈的攻勢,戟芒劃過半空,將所有死亡念力盡皆斬斷。

    眼見有機可趁,碧雲海以最快速度閃掠而出,催動君王戰器級別的天藍色葫蘆,釋放出一股強大的吸力,將仙機羅盤吸住。

    就在碧雲海即將取走仙機羅盤的時候,般若騰空而起,體外涌現金色佛光,凝聚出一尊金身菩薩,寶相莊嚴。

    “般若波羅蜜手。”

    金身菩薩緩緩伸出一隻手來,向着碧雲海拍擊而去。

    感受到巨大壓力,碧雲海不敢怠慢,連忙運轉聖氣,一掌打出,迎向金身菩薩伸出的那隻手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金身菩薩不動如山,絲毫不曾後退。

    而碧雲海則是向後倒退一步,倉促應戰,稍落下風。

    “死族之人,竟然懂得佛門拳法,且修煉到如此高深的地步,此女不簡單。”碧雲海暗暗驚訝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第一次與死族交手,但懂得佛門拳法的死族,他卻是第一次遇到。

    通過剛纔的短暫交手,他已經確定,般若實力極強,不在他之下,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不由得,碧雲海只得暫時放棄奪取仙機羅盤,轉而全神貫注對付般若。

    已經敗給歧陽,絕不能再敗給般若,否則,他的一世英名,可就徹底毀在北域戰場了。

    身在青色殿宇內,無法調動天地規則,戰鬥只能依靠自身力量。

    碧雲海運轉聖氣,八千萬道聖道規則浮現在體外,形成強大道域。

    揮手之間,一股水浪憑空出現,諸多聖道規則涌入,凝聚成一條水龍,張牙舞爪的撲向般若。

    般若眼神平靜,波瀾不驚,身後金身菩薩緩緩出手。

    看似緩慢,卻準確將水龍的攻擊抵擋住,繼而主動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“她怎麼會懂得佛門聖術?且以死族之身修煉到如此境界。”看着般若身後的金身菩薩,張若塵心中不禁很是驚訝。

    在他的記憶中,黃煙塵根本就不曾接觸過佛門,更別說修煉佛門聖術。

    短短几年時間,黃煙塵搖身一變成了命運神殿候選神女,修爲達到臨道境,還修成佛門聖術,無法想象,其究竟在這幾年中都經歷了些什麼。

    正當般若與碧雲海爭鬥得難解難分之時,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仙機羅盤附近,想要虎口奪食。

    此人不是別人,正是魂界在北域的領袖人物——聶雲道,原本修爲是接天境巔峰,一場大戰下來,其修爲竟是突破至臨道境。

    聶雲道眼中閃過道道殺機,暗道,“張若塵,等我得到仙機羅盤,就來殺你。”

    因爲大曦王的緣故,聶雲道對張若塵無比敵視,恨不得將張若塵碎屍萬段。

    “滾開。”

    碧雲海低吼,一掌對着聶雲道拍出。

    雖說這只是隨意拍出的一掌,可威力仍舊不可小覷。

    想當着他的面奪走仙機羅盤,未免太不將他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聶雲道一驚,臉色微變,連忙全力抵擋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死族的人沒有攻擊他,反倒是天庭界這邊的強者出手阻止他收取仙機羅盤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聶雲道倒飛而出,嘴裡噴出一大口鮮血。

    “碧雲海,你敢傷我。”聶雲道怒吼。

    碧雲海冷哼,道:“傷你又如何?就憑你也妄想染指仙機羅盤,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聶雲道氣急,自他出道以來,還從未被人如此小覷過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一道劍光突現,從背後將聶雲道斬成兩半。

    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,以至於聶雲道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。

    不過作爲魂界修士,其聖魂有些異於常人,在關鍵時刻,從身軀中遁出,想要逃離出去。

    只是其聖魂剛遁出來,就被一柄劍刺中,瞬間破碎開來,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斬殺聶雲道後,那柄劍化作一粒粒銀色的液滴,徑直沒入般若眉心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剛纔是般若出手,使用一柄極爲特殊的聖劍,出其不意之下,將聶雲道殺死。

    可憐聶雲道至死,都不知道究竟是誰殺的他。

    “混元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語。

    對於這柄劍,他是最熟悉不過,曾經在紫微宮宮門前,這柄劍曾刺透他的身體,沾染他的鮮血。

    此劍乃是池瑤以一位獸皇的屍骨煉製而成,極其特別,貨真價實的君王戰器。

    以般若如今的實力,催動君王戰器,要殺死剛達到臨道境的聶雲道,的確是輕而易舉。

    只怪聶雲道太過貪心,實力不夠,卻妄圖染指仙機羅盤,丟掉性命,也怨不得任何人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張若塵看向青色迷霧,仙機羅盤已經從穹頂脫落,想來那道無形屏障,也應該不復存在。

    趁着其他人都在爭奪仙機羅盤,他或許能夠趁機先將接天神木樹幹收取。

    wWW ▪Tтkǎ n ▪¢○

    身形一動,張若塵徑直穿過青色迷霧,進入到接天神木樹幹所在的奇異空間。

    如他所料,果然是沒有無形屏障繼續阻路。

    從外面看,接天神木樹幹分明就在眼前,可真正進入到青色迷霧瀰漫的空間,卻發現接天神木樹幹相距甚遠,可望而不可及。

    另外,張若塵發現,在這個空間內,行動變得十分困難,猶如陷入了泥沼之中。

    “這難道是……虛空間。”

    瞬息間,張若塵想到了時空秘典中對於虛空間的記載。

    虛空間不同於正常空間,極爲特別,任何生靈進入其中,行動都會受到限制。

    虛空間並非是天然形成的,而是以特殊手段開闢出來,空間構造極其複雜,哪怕是空間修士,都難以理解。

    反正以張若塵如今的空間造詣,遠無法理解虛空間的結構,自然也就沒法進行掌控。

    崑崙界能夠開闢出虛空間的修士,也就只有須彌聖僧。

    難道是須彌聖僧開闢出來,用於容納接天神木的樹幹?

    “誰?究竟是誰?”

    猛然間,青色殿宇中響起憤怒的吼聲。

    聽到怒吼聲,張若塵不禁從虛空間退出,向聲音傳出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讓張若塵感到意外的是,青色殿宇中的戰鬥,竟是已經停止,仙機羅盤也不見蹤影,不知被誰所奪。

    紀梵心閃掠過來,道:“就在剛纔,暗中有人出手,將仙機羅盤收走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不禁露出異色,“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,那人根本不曾現身,收走仙機羅盤後,更是銷聲匿跡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暗中竟然還有強者存在,能夠當着如此多強者的面,輕易奪走仙機羅盤,此人是什麼來頭?仙子,在此之前,連你都沒發現暗中有人存在嗎?”

    “倒也不是,從進入這片青色殿宇,我便隱隱感覺到一些異樣,只是那人隱藏得極好,我也無法將他找出來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仙子的意思是,那人是早就已經進入青色殿宇?”

    “嗯,應該是這樣。”紀梵心點頭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由微微皺起眉頭,感覺這一切很古怪,如果那人早就進入青色殿宇,那爲何不早些取走仙機羅盤?難道是沒有發現?

    另外,青色殿宇原本是被結界籠罩,連死族都不曾發現,誰又能提前進入?至少他無法做到。

    心中快速轉過許多念頭,張若塵收斂心緒,道:“先不管仙機羅盤是被誰奪走,先收取接天神木樹幹要緊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立刻會意,與張若塵一同閃掠進入青色迷霧內。

    很快,有其他人反應過來,也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奪取接天神木。”源魔神子沉聲道,

    失去仙機羅盤,接天神木絕對不能再有閃失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更加在意接天神木,因爲接天神木是他們死族的剋星,若是落入天庭界一方手中,他們就會有大麻煩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身影,相繼閃掠進青色迷霧,也即是進入虛空間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爲何行動受到如此大限制?”

    剛一進入虛空間,很多人便是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張若塵?張若塵,你究竟在玩什麼把戲?”十目乾坤蟲大吼道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能夠對空間動手腳,只有張若塵能夠辦得到。

    一時間,很多人都露出警惕之色,目光緊緊盯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是虛空間,一般只有修煉空間之道的神,才能開闢出來。”般若淡淡道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不由看了般若一眼,沒想到其竟會連虛空間都知道,當真是像完全換了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虛空間內行動困難,沒有足夠實力,最好早些退出去,要知道,那些噬神蟲可不受虛空間影響。”般若繼續道。

    此話一出,頓時有不少修士萌生退意,對噬神蟲忌憚不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書的微信公衆號以開通,有興趣的讀者,可以添加關注。微信公衆號:feitianyu5,或者在微信搜索“飛天魚”,每天都有精彩的內容推送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