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劍擊殺火奴,張若塵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特別的笑意。

    揮手間,他將火奴屍體收起,其身上好東西不少,等有時間,再慢慢去清理。

    “須彌聖僧果然厲害,看來他老人家是早算到我會來到這裏。”看着手中的時空祕典,張若塵眼中笑意更濃。

    之前融入時空祕典的那股奇異力量,可謂是非同小可,乃是須彌聖僧所留,蘊含着大量時間和空間法則,可助他參悟時空之道。

    更爲重要的是,那股力量融入時空祕典後,藉助時空祕典,他就能夠在虛空間中行動自如,連時間劍法都能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他在虛空間中,相當於是立於不敗之地,他可以很輕易去攻擊其他人,其他人卻很難攻擊到他。

    “開始狩獵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語,目光在一名名死族強者身上掃過。

    不管怎樣,他首先要對付的,肯定是死族強者。

    藉助時空祕典,張若塵奇快無比出現一名接天境死族強者身後,龍象般若掌施展,直接將其頭顱拍碎,湮滅聖魂。

    有道是,柿子要挑軟的捏,擊殺死族,也要先挑弱的下手,循序漸進。

    畢竟像源魔神子、赤星神子這些絕頂強者,哪怕他藉助時空祕典,也很難擊殺,實力差距着實還太大了些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在場三十一位死族強者,有七位死在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說起來,死族一方其實還有幾個軟柿子,不過那是黑魔界修士、幽神殿二絕和赤狐王的對手,他懶得出手相助,就讓他們繼續鬥下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張若塵的行動爲何不受限制?”

    接連七位死族強者殞命,死族和天庭界的強者均是感到十分震驚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眼神冰冷無比。

    魔槍振動,數十萬道至尊銘紋浮現而出,至尊之力激盪,似要將虛空間劈開。

    一時間,源魔神子的速度竟是暴漲,揮動魔槍,徑直向張若塵殺來。

    到底是完整的至尊聖器,擁有非比尋常的力量,連虛空間也無法完全壓制住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般若也出手,全力撐起命運之門,命運之道施展,一道命運之光無視虛空間壓制,轟擊在一名黑魔界強者身上。

    這名黑魔界強者表面看上去無恙,可聖魂卻已經被命運之光擊碎。

    緊接着,般若再度在讀三道命運之光,所針對的盡皆是黑魔界強者。

    其中兩名黑魔界強者,步了剛纔那名黑魔界強者的後塵,聖魂破滅,死於非命。

    幽月心實力最強,且身上有着一件祕寶,雖遭受重創,卻頑強的活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

    眼見黑魔界三名強者身死,幽月心身受重傷,軒轅立刻當即怒而出手。

    在任何人看來,般若這般強勢擊殺黑魔界強者,都是在針對張若塵剛纔擊殺七名死族強者而展開的報復行動。

    如果無人出手阻止,以般若命運之道的詭異莫測,只怕會有更多天庭界強者遭其毒手。

    幽月心臉色無比難看,此次他們黑魔界有着五位強者來到北域,本想揚名立萬,沒曾想,一場大戰下來,就只剩下她一人。

    石靈昆倒也罷了,是其自不量力,想要虎口奪食,結果被般若控制噬神蟲殺死。

    可他們四人呢?完全沒有去招惹般若,竟也會成爲般若的攻擊對象,難道般若是因爲石靈昆而遷怒於他們嗎?

    只是無論她心中如何惱怒,也是無可奈何,她根本就不是般若的對手。

    若非軒轅裂空出手,她此刻恐怕也已經香消玉殞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他們是真不應該進入虛空間。

    另一邊,張若塵藉助時空祕典,身法輕盈,避開源魔神子連續的攻擊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時空祕典展開,道道銀光化作一座多元空間,將張若塵和源魔神子一併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“空間凍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手一點,空間之力釋放,凍結住源魔神子所在的銀色空間。

    在虛空間內,他無法施展出空間手段,可進入時空祕典形成的多元空間內,他卻能夠隨意施展空間手段,且威力更強。

    “破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暴喝,體表浮現九千萬道聖道規則,強大力量釋放而出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空間凍結無效,連帶着困住源魔神子的銀色空間都被強行震碎。

    不過,源魔神子僅僅只是震碎一層空間,外面還有着數十層空間存在,其並未能夠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停手,連續不斷施展出空間手段,乃至於將青天浮屠塔祭出,轟擊向源魔神子。

    只是源魔神子着實太強大,任何攻擊都近不得其身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催動魔槍,激發出無比強大的至尊之力,強行將多元空間整個擊潰,掙脫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死族年輕一代的十大強者之一,實力當真是強得可怕。”張若塵暗暗讚歎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外界,源魔神子能夠調動天地規則,至尊聖器威力絲毫不受限制,必定會更加可怕,哪怕是動用時空祕典,也難以將其困住片刻時間。

    知道源魔神子太強,張若塵並未再繼續與其纏鬥,轉而對其他死族強者展開攻擊,之前黑魔界四名強者的對手,現在都可以下手。

    源魔神子雖然緊緊跟在張若塵身後,卻根本無法阻止張若塵殺戮己方強者。

    只怪身在虛空間,死族強者都無法發揮出真正實力來,纔會輕易被張若塵擊殺。

    眨眼之間,又有四名死族強者死在張若塵手中,想逃都沒辦法逃掉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都已經深入虛空間,即便想退出去,也已經來不及。

    一轉眼,雙方人數對比發生逆轉,死族還剩二十人,天庭界一方則還剩下二十三人。

    身形閃動間,張若塵出現在赤狐王旁邊,施展出時間劍法,攻擊向赤狐王的對手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想幫赤狐王,僅僅只是順道,方便他這樣一路殺過去。

    時間劍法,劍出必殺。

    赤狐王的對手很強,可還是難逃被時間劍法擊殺的命運。

    而就在張若塵出手擊殺那名死族強者的時候,赤狐王眼中忽然涌現出可怕殺機,竟是一掌拍擊向張若塵的後背。

    其手掌熾烈如火,數十萬道火屬性規則和數十萬道掌道規則同時浮現,凝聚成一座赤紅的聖爐,碾壓一切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感知到危險,張若塵眼中頓時浮現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時空祕典瞬間展開,形成一座多元空間,將赤狐王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數種空間祕術施展,赤狐王掌握凝聚的聖爐,頃刻間破碎開來,消散於虛無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會……”

    赤狐王眼中滿是驚駭之色。

    他本以爲自己可以偷襲成功,卻沒想到張若塵早有防備,讓他偷襲落空。

    不待赤狐王將話說完,張若塵將時空祕典合上,赤狐王瞬間被收入時空祕典之中,變成一幅圖畫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有些慶幸,慶幸事先得到風無形提醒,要不然剛纔還有可能着了赤狐王的道。

    雖說赤狐王還不足以一掌殺死他,可他若是因此受傷,接下來無疑會很麻煩。

    心中閃過許多念頭,張若塵並未在此停頓,因爲源魔神子已經殺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源魔神子臉色陰沉無比,可說是怒火滔天。

    但他卻停了下來,沒有再繼續追殺張若塵,原因無他,想要長時間催發出魔槍的超凡威力,哪怕是他也支撐不住。

    而且,源魔神子也已經看出來,哪怕他爆發出極快速度,也根本追不上張若塵。

    虛空間好似一汪水塘,張若塵就像其中的魚兒,遊弋起來,不受任何阻礙,而他們即便水性再好,也很難遊得過一條魚。

    且他們如果在水中撲騰太久,還可能精疲力竭,溺死在水中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誅殺死族。”

    鎮元開口,當即展開猛烈攻勢。

    現在死族一方被殺得士氣低落,無疑正是大好時機。

    如果他們能夠爲張若塵製造機會,哪怕是死族那些厲害的神子、神女,也一樣有可能被擊殺。

    這座虛空間,簡直就像是爲張若塵開闢的戰場。

    天庭界一衆強者都沒有遲疑,紛紛對死族強者發動猛攻。

    不過,也有一人並未對死族出手,而是悄然靠近接天神木樹幹。

    “打吧,接天神木是我的。”看着接天神木樹幹,十目乾坤蟲眼中滿是貪婪之色。

    只見十目乾坤蟲眉心發光,浮現出一個精緻而古樸的玉瓶來,玉瓶表面鐫刻着無數繁奧祕紋,釋放出絲絲空間力量,竟能對虛空間造成微弱影響。

    此物乃是他在崑崙界意外所得的一件寶物,內蘊乾坤,相信足以將接天神木給收進去。

    只要進入到玉瓶中,哪怕是接天神木中的那些噬神蟲,也休想掀起什麼風浪來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也想打接天神木的主意,未免太過天真。“

    就在十目乾坤蟲想要催動玉瓶時,般若清冷的聲音在其身後響起。

    此刻,源魔神子已經重新去對付軒轅裂開,般若得以騰出手來。

    十目乾坤蟲一驚,立刻轉身將一道泛着神光的符篆打出。

    “去死。“

    這道符篆乃是蒼龍交給他,本是要用來對付張若塵,但現在情況危急,只能先用來對付般若。

    若能將這位命運神殿的候選神女擊殺,他足以憑此揚名立萬,符篆所發揮出來的價值,無疑也變得更大。

    般若眼神平靜,體外浮現出道道金色佛光,化作一座金色的佛蓮,將她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轟。“

    泛着神光的符篆釋放出萬千符紋,凝聚出成百上千顆恐怖神雷,瘋狂轟擊向般若。

    這些神雷威力強大,每一顆都足以粉碎高階萬紋聖器,但此刻卻撼動不了般若體外的金色佛蓮。

    金色佛蓮宛如一件真實的佛寶,以神金打造,金剛不壞,萬劫不朽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