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(兩章合併一起發。)

    時空結界外,此刻變得格外安靜,落針可聞,許多人都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。

    原本張若塵留在時空結界內,很多人都覺得他是自尋死路,面對那般多死族強者,根本不可能有勝算。

    可是誰也沒有想到,張若塵竟然憑一己之力,力挽狂瀾,將仙機山中近二十萬死族大軍全滅,連死族那些個神子、神女,都沒辦法逃脫,這是何等驚人的戰績?

    “好個張若塵,當真是厲害,難怪風巖會與他結拜成兄弟。”風無形忍不住讚歎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他的救命恩人,他自然是很樂得看到這樣的結果,懸着的一顆心,現在終於是能夠完全放下。

    元仙子眼中閃動着異光,目光緊緊盯在張若塵身上,感覺越來越無法將張若塵看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真是厲害,連道域都未曾修煉出來,竟能主導這場大戰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是很厲害,但也是因爲他藉助了須彌聖僧留下的暗手,還藉助了仙機羅盤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仙機羅盤怎麼會在張若塵手中?”

    “當時那種情況,奪走仙機羅盤的絕不會是張若塵,難道張若塵在暗中還有別的幫手?”

    “沒想到仙機羅盤的作用如此之大,竟能調動仙機宗昔日留下的強大陣法,有了仙機羅盤,在仙機山堪稱無敵,再多死族過來,都只有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“聽聞張若塵做了東域王,難道如今還要做北域王嗎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時間,天庭界諸多強者議論紛紛,心緒盡皆難以平靜,被張若塵最後的表現,深深震撼。

    鎮元面露笑容,道:“張師弟果真是有十足把握,只他一人,便勝過千軍萬馬,如今仙機山的死族被全滅,且死族入侵崑崙界的通道暫時被封住,我等倒是可以輕鬆許多。”

    陸百鳴點頭,道:“此戰張師弟居功至偉,相信消息很快就會傳遍各界,他的名氣只怕會蓋過《聖王功德榜》上排名前列的那些傢伙,能被須彌聖僧選定爲傳人,果然是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以他的眼光,能被他看上眼的人不多,張若塵便是新增加的一個。

    一艘戰船之上,屠氏三兄弟倚靠着護欄,遠遠眺望張若塵的身影,心緒顯得十分複雜。

    想起剛開始時,他們兄弟三人張狂無比,不服鎮元的安排,想要挑戰張若塵,結果遭遇慘敗。

    表面上,他們是服了,但其實心中仍有一些不服,覺得張若塵能擊敗他們,完全是取巧,並不是真的就比他們強多少。

    可在仙機山的戰場上,他們險些被歧陽的可怕瞳術所殺,是張若塵在關鍵時刻出手,讓他們逃過一劫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他們纔算真正心服口服,不再懷疑張若塵擁有着比他們更強的實力,心中更是有着一些感激。

    而現在,他們則是對張若塵充滿敬佩,覺得張若塵無愧崑崙界戰神之名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眼中閃過幾縷精光,不知在想些什麼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張若塵能有這般表現,他是完全不曾預料到。

    不過,倒是如他最開始所想的那般,張若塵的價值確實極大,遠不是十目乾坤蟲所能相比。

    “可惡,張若塵竟然將仙機山所有死族都給滅掉了。”碧雲海握緊拳頭,臉色十分難看。

    他現在是一點都不高興,本以爲張若塵是必死無疑,何曾想最後竟是這樣的結果,那些死族未免太沒用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即便他再怎麼惱怒不爽,也無法改變什麼。

    “唰。“

    一道道傳訊光符飛出,飛向四面八方,很多人都迫不及待想將仙機山大戰的消息傳遞出去。

    在場的修士,都來自不同的大世界,只要他們傳遞出消息,各大世界都能快速知道仙機山大戰的結果。

    東域殞神墓林附近的一座燃燒着熊熊烈焰的地窟之中,商子烆正盤坐在其中修煉。

    此時,商子烆一分爲三,一同接受地火的焚煉,身上均是散發出無比強大的氣息,身體表面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,接近一千五百萬道。

    剛來到崑崙界時,商子烆的修爲纔剛突破到八步聖王境界,如今卻已經是規則大天地巔峰,只差一步,就能凝結出道域來。

    能夠在短時間內提升如此多修爲,有很多原因,其一,商子烆天賦異稟,各方面均不在張若塵之下,修煉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的《三尸煉道》,等於三個人在一起修煉,且那種效果絕非簡單的疊加那般簡單。

    其二,商子烆背景深厚,既有背後族羣的支持,也有焱神的栽培,想要什麼修煉資源,基本上都能夠得到。

    其三,商子烆本身氣運強大,來到崑崙界後,可謂是奇遇連連。

    比如這座燃燒着熊熊烈焰的地窟,便是商子烆的一大奇遇。

    地窟中燃燒的火焰,極不尋常,對商子烆修煉火焰之道的幫助極大。

    作爲焱神親傳弟子,商子烆又豈會不修煉火焰之道?

    另外,地窟之中,原本還生長有一株非凡的火蓮,將其煉化後,商子烆修爲得以大幅提升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地窟之中。

    商子烆三身合一,睜開眼睛,道:“寺寒,你怎麼來了?”

    “子烆,有一件大事發生。”寺寒表情十分嚴肅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站起身來,從地火池中走出,走到寺寒身邊,道:“發生了什麼大事?”

    “剛接到北域那邊傳來的消息,軒轅裂空和鎮元集合大軍,攻打仙機山,這一戰的形勢本來不太好,可沒想到張若塵將形勢完全扭轉,激發出須彌聖僧所留暗手,加上仙機宗遺留手段,竟是以一己之力,全滅死族二十萬大軍,死族多位神子、神女,還有命運神殿的一位神女候選人,也都沒能逃脫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接天神木似乎也已落入張若塵手中。”

    寺寒眼泛寒光道。

    得知張若塵如此出風頭,他心中自然是很不爽。

    聞言,商子烆眼中不禁閃動一道異光,道:“張若塵是我命中大敵,我與他之間必有一戰,他強一些更好,不然這一戰,就顯得沒有什麼意義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如今風頭極盛,先成爲東域王,後又在中域劍冢阻擊不死血族,如今更是全滅仙機山死族,他的實力越來越強,已經鮮有人能夠壓制,子烆你就不擔心嗎?”寺寒皺眉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眼神平靜,淡淡道:“如果我擔心,那與張若塵一戰,我將必敗無疑,他如果不強,又豈有資格做我的對手?”

    “走吧,去陰間,斬殺血嵊鬼王,奪取地魂液。”

    說罷,商子烆一邁步,走出地窟。

    見狀,寺寒連跟上去,斬殺血嵊鬼王,卻是不能少了他。

    仙機山中,張若塵六人以最快速度,打掃完戰場。

    “死族果然要比不死血族富裕,隨便一個九步聖王境界的死族,所用的都是高階萬紋聖器,大哥,這下你的沉淵古劍,不愁口糧了。”項楚南大笑道。

    劍冢大戰結束後,他也去幫着打掃了戰場,不死血族所擁有的寶物,還真是沒法與死族相比。

    雖說沒能得到那些個死族神子、神女的寶物,但他們這次的收穫,仍舊是十分驚人,遠超預期,比在劍冢的收穫更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邪靈收入乾坤界,繼而笑道:“走吧,我們先出去,鎮元師兄他們還在外面等着。”

    說罷,張若塵取出時空秘典,施展出空間秘術。

    空間微微扭曲,五人身影頓時消失無蹤,等到再出現時,已經是在時空結界之外。

    鎮元迎上前來,笑道:“張師弟,你這次可是將我們所有人都給震驚到了,讓人不得不佩服,我簡直要懷疑,這是你故意給死族挖的一個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鎮元師兄過獎,這可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,沒有大家幫助,我連仙機山都進不去,後面的事情,自然也不用去想了。”

    www ☢ttκд n ☢C〇

    “張師弟,你不用過謙,這一戰能夠取勝,關鍵是靠你,能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場大戰,我這一趟,倒是沒白跑。”陸百鳴笑道。

    經歷過這件事後,他對張若塵的態度,無疑是發生了極大改變,更加願意與張若塵親近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所展現出來的各種能力,的確是有資格得到他們道家一脈的支持,如果有需要,他不介意給予張若塵一些幫助。

    “走,先回北域大營,爲張師弟慶功。”鎮元笑道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道:“先等一下,張師弟,仙機山這邊不會有什麼問題吧?”

    “軒轅師兄可以放心,仙機山如今被時空結界籠罩,死族已經無法再輕易進入崑崙界,太長時間不敢說,可要維持個幾年時間,應該不成問題,戰場可以轉移到仙機山背後的世界。”張若塵十分自信道。

    時空結界乃是他親手激活,很清楚時空結界是何等強大,死族想要將之攻破,必定需要耗費極長時間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點頭,道:“既然沒有問題,那便回北域大營吧。”

    當即,所有人都登上戰船,返回北域大營。

    屬於鎮元的莊園內,此次參與攻打仙機山的頂尖強者,盡皆匯聚於此。

    “來,大家一起敬張師弟一杯。”鎮元起身舉杯道。

    頓時,在場之人紛紛站起身來,盡皆端起酒杯,就連碧雲海也不例外,畢竟這種時候,他也不能壞了大家的興致。

    只不過,別人都是笑臉,而他則是陰沉着臉。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無視碧雲海,臉上帶着笑容,舉杯向在場諸多強者示意,繼而將杯中美酒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隨着宴會進行,不斷有人給張若塵敬酒,均想結一個善緣。

    而對這於這種,張若塵自然是不會拒人於千里之外,一一回敬,與一衆強者相處得可謂十分融洽。

    碧雲海突然站起身來,一步步走到張若塵的桌前,道:“張若塵,雖說你是攻打仙機山的大功臣,但有些事情,你還是應該給我們大家交代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起身,淡淡問道:“你指的是什麼事?”

    “一共兩件事,第一,仙機羅盤是被什麼人收走的?之前又爲何會出現在你手中?第二,接天神木你打算如何處理?”碧雲海目光緊緊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時間,在場所有人均是將目光投了過來。

    任誰都能看得出來,碧雲海是故意找張若塵的麻煩,但這兩件事情,也確實是大家都很關心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不少人都在等待張若塵作出回答。

    張若塵哪會不知道碧雲海是什麼心思,平淡道:“仙機羅盤被誰收取?這其實與所有人都沒有關係,至於爲何之前會出現在我手中,自然是仙機羅盤的主人高義,願意助我滅殺死族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張若塵繼續道:“接天神木要如何處理,就更加無須你來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哼,張若塵,難道你想獨吞接天神木?那你得問過在場的諸位是否答應。”碧雲海冷哼道。

    很顯然,碧雲海並未死心,想要借天庭界一衆強者的名義,來迫使張若塵就範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可不是尋常之物,有着太多的傳說,絕非一般的神靈軀體所能相比,其價值恐怕不亞於一件神器。

    任誰面對這等稀世神物,都會忍不住動心,渴望能夠得到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起身淡笑道:“張師弟,將接天神木取出來,讓我等見識一下如何?”

    其語氣聽似在商量,實則帶着不可抗拒之意。

    “怎麼?你是怕我們出手搶奪嗎?”一名身材矮小的年輕男子有些不悅道。

    此人五短身材,其貌不揚,但其眼神極爲深邃,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更是格外強大,最顯眼的,當屬其眉心的豎眼,隱隱有着黑色雷光閃爍。

    “大哥,他是雷絕行,出自雲雷界的雷族,雖與人族形態相似,卻並非人族,天生三眼,擁有驚人的御雷天賦,更爲重要的是,他乃是神靈子嗣,實力極強。”風巖暗中傳音道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並未感到太驚訝,與鎮元、軒轅裂空在一起的幾人,擁有與死族神子、神女對抗的實力,來歷又豈能普通?即便不是神子、神女,也必定根骨體質非凡。

    目光淡淡掃過雷絕行,張若塵平靜道:“接天神木內蘊無數噬神蟲,若是取出來,誰也無法控制,恐會生出大禍來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未免太過小覷我們,這裡可不是在虛空間中,區區噬神蟲,我等還奈何不得嗎?”雷絕行冷哼道。

    項楚南放下酒罈,很是不滿道:“接天神木是我大哥收取的,憑什麼要拿出來?”

    碧雲海冷冷看了項楚南一眼,道:“沒有我們在,張若塵豈能收取接天神木?此物本就應該歸大家所有,豈容張若塵一人獨吞?”

    “你們這是明搶,我絕不答應。”項楚南胸中滿是怒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手按住項楚南的肩膀,道:“楚南,不用這麼激動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他們欺人太甚,我忍不了。”項楚南怒氣衝衝,現在是看誰都不順眼。

    敢欺負到他大哥頭上,這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,哪怕對方來頭驚人,實力強大,他也絕不會退步。

    自他出道以來,還從未怕過誰。

    看到項楚南這般表現,張若塵心中不禁十分感動,笑着安慰道:“用不着這麼生氣,他們要看,就讓他們看好了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張若塵走出大廳,開啓乾坤界,十分乾脆的將接天神木樹幹取出,懸浮於莊園上空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樹幹的直接達到數十里,高度更不必說,當真是能夠與天相接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接天神木樹幹上所有的葉片都已經枯黃,暮氣沉沉,沒有半點生機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麼?”

    一時間,整個北域大營都被驚動,無數修士紛紛擡頭仰望接天神木。

    實在是接天神木太過龐大,將整個北域大營都給籠罩了起來。

    且有着海量神木之氣釋放出來,化作青霧,使得整個北域大營都變得朦朧一片。

    而接天神木樹幹散發出來的磅礴神威,更是讓許多人忍不住想要跪下,頂禮膜拜。

    莊園內的一衆強者紛紛閃掠而出,目光盡皆投向接天神木樹幹,無不露出震驚的表情。

    在不少大世界中,都有神樹存在,但卻沒有一棵,能夠與接天神木相比。

    一時間,許多人眼中都浮現出貪婪之色來,碧雲海和雷絕行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我等平分接天神木吧。”雷絕行有些迫不及待道。

    好像接天神木乃是他的東西一般,根本沒想過要徵求張若塵的意見。

    碧雲海第一個贊同:“嗯,理當如此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雖然沒說話,可不少人明顯十分意動,這要換一個地方,只怕都已經直接出手搶奪。

    “豈有此理,我看誰敢碰接天神木。”項楚南再度發怒,將金屬魔冠取出。

    風巖亦是將緊閉的四隻眼睛睜開,體外清風吹拂,顯然是要堅定不移站在張若塵這邊。

    而裴雨田則是將聖氣注入石刀,只要張若塵一句話,他便會毫不猶豫出手,真要不顧一切催動石刀,他雖然會死,但未必不能拉一兩人墊背。

    紀梵心手中出現一片紫色花瓣,強大精神力釋放而出,別的東西她都可以不在乎,但接天神木,卻是誰也不能碰。

    反倒是張若塵,顯得雲淡風輕,好似一切都與他無關一般。

    鎮元皺起眉頭,道:“如此做不妥,接天神木乃是張師弟從虛空間收取,理應歸張師弟所有。”

    陸百鳴點頭,道:“而且,接天神木本是須彌聖僧所留,張師弟作爲須彌聖僧的傳人,繼承接天神木,理所當然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倆都是站在張若塵這一邊,並無佔據接天神木樹幹之心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站出來,道:“由我來說句公道話,正如碧老弟所說,此次攻打仙機山,大家盡皆出了力,張師弟能夠收取接天神木,也是靠大家的配合,理當讓大家也都分得一些好處,張師弟,你說呢?”

    說罷,軒轅裂空將目光投向張若塵,臉上帶着淡淡笑容,似要與張若塵商量。

    “軒轅兄說得對,能夠收取接天神木,乃是大家之功,誰也不能獨享。”碧雲海應和道。

    他現在是心情極好,有軒轅裂空和雷絕行幫忙施壓,不怕張若塵不妥協。

    不能得到全部接天神木,能夠得到一部分,那也不錯。

    而且能夠趁機讓張若塵吃癟,更是一件令他高興的事情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