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場所有人盡皆將目光投向張若塵,想看看張若塵會是什麼反應。

    不少人眼神都很冷漠,爲了接天神木,他們根本不在乎與張若塵鬧僵。

    風無形暗自搖頭,他很想爲張若塵說話,可現在軒轅裂空出面,即便他開口,怕也是沒什麼意義。

    元仙子亦是微微皺起眉頭,沒想到事情竟會發展成這樣。

    一番沉思後,風無形還是開口道:“歷來收取寶物,都是各憑本事,既然接天神木是張兄弟收取到的,那便理應歸他所有,沒理由再拿出來分給大家。”

    聞言,碧雲海立刻冷冷瞪了風無形一眼,道:“各憑本事?如果沒有大家幫助,張若塵能有本事收取到接天神木嗎?你要是不想要,沒誰會勉強,但別阻礙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風無形沒有再說什麼,只是默默的走向一旁,表明自己的態度。

    緊隨其後,元仙子、凌空子及另外幾人,也都走向一旁,並不想參與進入這件事情中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候,張若塵纔開口道:“接天神木就在這裏,你們又何必問我?”

    在任何人聽來,張若塵此刻都是很無奈,無法違逆衆人的意志,只得妥協將接天神木交出。

    “算你識相,放心,不會少了你那份。”碧雲海露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軒轅裂空亦是露出一抹笑容,顯然是很滿意張若塵的態度,他就喜歡這種識時務之人。

    其實,他很想拉攏張若塵,若非因爲接天神木太過珍貴,這個時候,他肯定會選擇幫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大哥,真要將接天神木給他們?”項楚南雙眼瞪得極大,眼中滿是不甘和憤怒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說話,只是伸手輕輕拍了拍項楚南的肩膀,同時向其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項楚南眼中露出不解之色,不明白爲什麼到了這個時候,張若塵還顯得那般淡定。

    不過,他還是按捺下來,並未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碧雲海走到接天神木樹幹近前,清晰感受到一股恐怖至極的威壓,靈魂簡直都要被壓碎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能夠感知到,接天神木對他很排斥,不允許他靠近。

    “都已經被斬斷,化爲枯木,竟然還想抗拒我,利用威壓就想嚇退我,未免太過天真,看我如何將你擊碎。”碧雲海眼中滿是貪婪之色。

    說話間,碧雲海將君王戰器級別的天藍色葫蘆取出,全力催動。

    對於自身的實力,碧雲海可謂是十分自信,尤其還有君王戰器在手,要將枯死十萬年的接天神木截斷,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。

    天藍色葫蘆表面浮現出二十萬道王級銘紋,釋放出一道無比璀璨的聖光,徑直轟擊向接天神木樹幹。

    聖光具備極其可怕的攻擊力,足以將域外星辰擊碎,十分輕易的穿過神木之氣形成的青霧,轟擊在接天神木樹幹之上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縈繞在接天神木樹幹周圍的神木之氣劇烈震盪,逐漸消散開來,使得接天神木樹幹進一步顯露出來。

    只是聖光並未能夠對接天神木樹幹造成損傷,哪怕是一絲一毫,連一片枯黃的樹葉都不曾震落下來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碧雲海眉頭頓時深深皺起,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。

    動用君王戰器全力發出攻擊,竟然都無法對接天神木造成絲毫損傷,這無疑是讓他很沒面子。

    “我還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碧雲海發狠,再度催動天藍色葫蘆。

    而就在這時,軒轅裂空臉色劇變,大聲道:“小心,快退開。”

    瞬息之間,碧雲海生出毛骨悚然之感,當即便想退走。

    只是已經太晚,一股浩瀚神威從接天神木樹幹中釋放而出,直接撞擊在碧雲海身上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碧雲海根本抵擋不住這股神威,身體當即爆碎開來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碧雲海的聖魂拼命掙扎着,想要逃脫出來,可最終還是沒能逃過破碎的命運。

    就連天藍色葫蘆,也在瞬間碎裂,化爲一塊塊廢鐵,所有王級銘紋,盡皆被磨滅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在場所有人無不露出驚駭的表情,紛紛向後倒退,將接天神木樹幹視爲洪水猛獸。

    碧雲海可是臨道境中絕頂強者,能夠擊敗不朽大聖,實力強橫無匹,竟會在瞬間被抹殺,實在是太過可怕。

    此時不要說一般人,就連軒轅裂空,眼中也滿是駭然之色,對接天神木樹幹無比忌憚。

    好在那股神威在滅殺掉碧雲海之後,便是快速收斂,並未擴散開來,要不然,在場恐怕沒什麼人能夠活下來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雷絕行目光投向張若塵,冷聲質問道。

    在他看來,此事絕對與張若塵脫不了干係。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看了雷絕行一眼,道:“接天神木乃是昔日崑崙界的天地靈根,崑崙界的所有生靈,包括神靈,都是接天神木孕育而出,哪怕其已經被人砍倒,枯死十萬年,但也絕不是可以隨便冒犯的,尤其是非崑崙界生靈,敢冒犯接天神木,完全就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,爲何事先不說?”雷絕行眼神更加冰冷。

    張若塵冷冷一笑,道:“從頭到尾,我都是按照你們說的去做,出現問題,又與我何干?你是不是覺得,我還應該幫你們把接天神木分好,然後一一交到你們的手中?“

    “哼,是你們沒腦子,與我大哥何干?攻擊一具神的軀體,這種事情只有傻子纔會做,碧雲海自以爲是,根本是死有餘辜。”風巖冷哼道,對碧雲海沒有半點同情。

    他是早就看碧雲海不順眼,現在其自找死路,被接天神木樹幹釋放出的神力抹殺,實在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聞言,雷絕行臉色變得十分難看,卻不知該如何去反駁。

    看到接天神木後,他們確實都被貪婪衝昏了頭腦,遺忘了很多重要的事情,竟然隨隨便便就去攻擊接天神木。

    此時,雷絕行心中其實十分慶幸,慶幸剛纔他沒有出手,要不然,死的人就該是他。

    另一邊,軒轅裂空的臉色也變得有些深沉,就連他剛纔都大意了,與碧雲海想法差不多,覺得接天神木應該不會再有什麼危險。

    現在看來,接天神木仍舊無比危險,並未因爲漫長歲月過去,而失去神威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步步走近接天神木樹幹,目光環視在場所有人,道:“還有人想要接天神木嗎?”

    那些原本興致勃勃之人,此刻卻是都一言不發,他們不是不想要接天神木,而是根本不敢要。

    有碧雲海這個前車之鑑在,誰還敢打接天神木的主意?

    就算是軒轅裂空,此刻也沉默起來,他雖比碧雲海更強大,但如果針對接天神木出手,恐怕也只能步碧雲海的後塵。

    他這次可算是徹底失策,既未曾得到接天神木,還與張若塵交惡。

    “既然沒有人想要接天神木,那我就將接天神木收起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乾坤界開啓,一股巨大吸力出現,瞬間將接天神木樹幹收了進去。

    換做是他,如果沒有接天神木幼苗,只怕也同樣沒什麼希望收取接天神木樹幹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轉過身來,拱手道:“鎮元師兄,陸師兄,風兄,元仙子,凌空子道友,我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,需要先行告辭,我們後會有期。”

    “張兄弟多保重。”風無形拱手道。

    元仙子亦是拱手:“若塵公子,後會有期。”

    “張道友,多珍重,有時間你我一定要好好交流一下劍道。”凌空下拱手笑道。

    鎮元微微嘆息一聲,道:“張師弟,有什麼事情,可隨時傳訊於我。”

    發生如此不愉快的事情,想要讓張若塵留在北域,明顯是不太可能,弄成這樣,他心中不免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陸百鳴走過來,伸手拍拍張若塵的肩膀,笑道:“北域這邊的事情已了,沒我什麼事,我就和張師弟你一起走吧。”

    衝着鎮元等人微微點頭,張若塵道:“我們走。”

    當即,張若塵、紀梵心、風巖、項楚南、裴雨田和陸百鳴一同騰空而起,身法施展,化作六道流光,眨眼便出了北域大營。

    一些人雖然有些不甘心,但這種時候,卻不敢出手阻攔,心中有着深深忌憚,尤其陸百鳴還與張若塵等人同行,就更沒有什麼人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慶功宴就到此爲此吧,我有些乏了,諸位請回。”鎮元開口,卻是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事情弄到這般地步,衆人其實也沒什麼興趣繼續留在這裏,不由紛紛告辭離開。

    想來等這裏發生的事情傳開,張若塵的風頭將會更盛,天庭界的諸多頂尖強者,都會淪爲笑柄。

    另外,碧雲海身死,只怕也會引起不小的震動,尤其是天海界那邊,說不得會有一些動作。

    離開北域大營後,張若塵等人去到最近的一座功德分驛站,徑直前往天犬星的功德總驛站。

    仙機山滅殺那般多死族,自然是要來兌換功德值。

    “張師弟,我先回五行觀,有時間的話,可以來五行觀找我。”一到功德總驛站,陸百鳴便與張若塵道別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陸師兄多保重。”

    陸百鳴點頭,騎乘着太古魔蛟,緩緩飛向傳送殿。

    通過功德總驛站的空間傳送陣,要去往天庭界各大天域,可謂是十分方便。

    “走,我們去兌換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看着陸百鳴遠去,張若塵轉頭說道。

    對於此次兌換功德值,他的心中十分期待,不知等進入《聖王功德榜》前萬名之後,會有怎樣的驚喜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推薦一本玄幻小說《九天神皇》,書荒的書友可以去看看,熱血澎湃,值得一讀。)

    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