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黑炎大將體內的死亡邪氣,瘋狂傾瀉而出,注入死神之影,使得死神之影越發凝實起來,宛如真正的死神要降臨到這座洞窟。

    死神之影探出一隻手,引動磅礴死亡念力,迎上青天浮屠塔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急速旋轉,釋放出一道又一道至尊之力,空間隱隱有着被撕裂的跡象。

    然而,其卻並未摧毀死神之影那隻手,竟是生生被抵擋住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死神之影探出另一隻手,一條泛著深邃幽光的古怪手串飛出。

    這條手串,一共有着十二顆珠子,每顆珠子上都鐫刻着一道繁奧紋絡,似擁有鬼神莫測之力。

    不過,僅僅只有三顆珠子是凝實的,其他都還處於虛幻狀態,似乎尚未凝練完成。

    此刻,凝實的三顆珠子綻放幽光,其上鐫刻的繁奧紋絡浮現而出。

    「定。」

    黑炎大將暴喝,催動手串飛到青天浮屠塔上方。

    手串釋放出強大秘力,好似能夠將一切都禁錮住。

    頓時,青天浮屠塔停止旋轉,至尊之力難以再迸發出來,竟是生生被克制住。

    「嗯?」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泛起一道異光,頗感意外。

    「死亡念力果然非比尋常,在器靈意識沉睡的情況下,青天浮屠塔看來是奈何這黑炎大將不得。」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接天境的強者,果然是不容小覷。

    經過劍冢一戰,青天浮屠塔消耗太多本源力量,器靈意識已然陷入沉睡,短時間,無法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沒有器靈意識配合,青天浮屠塔所能爆發出來的威力,無疑是會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青天浮屠塔被手串鎮壓住,死神之影頓時俯身,探出雙手,抓向張若塵四人。

    紀梵心抬起一隻手,環繞身周的花瓣飛出,化為一條鮮花河流,抵擋死神之手。

    項楚南向前一步,大吼道:「死族,就應該去死,項爺爺賞你一頂帽子戴。」

    說話間,他取出金屬魔冠,磅礴魔氣注入其中,數十萬道銘紋浮現而出,彼此交織,衍生出強大的至尊之力。

    黑炎大將瞳孔緊縮:「又一件至尊聖器。」

    這群人究竟什麼來頭?至尊聖器何時變得如此常見了?

    來不及多想,黑炎大將連忙將更多精氣獻祭,讓死神之影變得更加凝實。

    以死神之影為中心,無數死亡規則浮現,構築成龐大的道域,無數遊離於天地間的規則被吸引而來,圍繞着道域旋轉。

    「砰。」

    金屬魔冠撞擊在道域之上,狂暴力量激蕩,卻並未將道域擊潰,反而是被道域吸住,如陷泥沼。

    「你們三個立刻去對付裴雨田,取回元會聖葯。」

    黑炎大將暗中對三位死亡將軍傳音。

    「是。」

    三位死亡將軍當即行動起來。

    現在黑炎大將抵擋住張若塵四人,紫陽聖王與另一位天庭界聖王,也都早早退到一旁,正是奪取元會聖葯的最佳時機。

    只要元會聖葯到手,他們也就不用繼續與張若塵等人死磕,可以立刻退走。就算元會聖葯已經被裴雨田吞下,他們也有辦法將藥力熬煉出來。

    紫陽聖王和另一位天庭界接天境聖王,此刻正站在一旁觀戰。

    本來他們是說要幫百花仙子,可在看到張若塵祭出青天浮屠塔,他們便立刻退開,避免被波及到。

    那位天庭界接天聖王兩眼放光,低聲道:「竟然有兩件至尊聖器,紫陽聖王,這可比元會聖葯更加珍貴。」

    紫陽聖王亦是眼泛精光,目不轉睛盯着青天浮屠塔和金屬魔冠,眼中不由自主流露出貪婪之色。

    以他的修為實力,若能擁有一件至尊聖器,足以與臨道境強者分庭抗禮,大聖之下難遇對手。

    「寶物就應該掌握在強者手中。」紫陽聖王沉聲道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一道紫氣,從紫陽聖王體內飛出,化為一道匹練,席捲向青天浮屠塔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另一位天庭界聖王強者亦是出手,一隻赤色龍爪探出,抓向金屬魔冠。

    二人都有着好算計,想趁著張若塵四人與黑炎大將斗得難分難解之時,將兩件至尊聖器奪走。

    雖然知道張若塵四人與黑炎大將都不好惹,但富貴險中求,兩件至尊聖器,值得他們去冒險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泛起寒光,冷聲道:「找死。」

    翻手一握,沉淵古劍出現,無數時間印記浮現,猶如繁星點點,美麗而神秘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后發先至,兩道時間劍氣斬殺而出。

    「咔嚓。」

    紫氣匹練和赤色龍爪顯得十分脆弱,盡皆被斬斷。

    也就在這個時候,紫陽聖王與另一位天庭界聖王強者,身體一顫,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虛弱感,瞬間傳遍全身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兩大強者心中震驚莫名,不知道發生什麼。

    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,瞬間出現在兩大強者身邊。

    橫劍一斬,一劍將兩大強者的身體攔腰斬斷,紫色與赤色的鮮血飛灑。

    兩人到底是接天境的絕頂強者,生命力極其強大,所以這一劍並未能夠將他們斬殺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速上前,沉淵古劍刺向其中一位天庭接天境聖王強者的眉心。

    此人本就已經傷得極重,先是被時間印記斬去兩百年壽元,接着又被斬斷身體,此刻完全沒有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「噗。」

    沉淵古劍瞬間將這尊強者的眉心刺穿,劍氣絞碎其聖魂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冷漠,將沉淵古劍抽出,轉而攻向紫陽聖王。

    紫陽聖王眼中露出驚恐之色,大叫道:「你不能殺我,我的師門乃是紫天殿,你若殺我,必有大禍。」

    「原來是天堂界派系的人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紫陽聖王以為會有轉機,連忙繼續道:「對,我們紫天殿乃是洪陽大世界排名第一的大勢力,傳承於天堂界。我們之間只是有一點誤會,沒必要拼得你死我活。你應該也不想因此而得罪天堂界吧?」

    「想用天堂界來壓我?看來你並不知道我是誰。」張若塵嗤笑道。

    聞言,紫陽聖王心中隱隱生出不祥之感,問道:「你是誰?」

    「張若塵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個名字,紫陽聖王頓時瞳孔緊縮,強烈的恐懼,湧上心頭。

    他以前的確是沒有見過張若塵,但卻早就聽說過張若塵的事情,也知道張若塵與天堂界派系之間的各種恩怨糾葛。

    他剛才竟然用天堂界去威脅張若塵,這完全就是自己往刀口上撞。

    「我……」

    紫陽聖王剛想說什麼,張若塵已經提起沉淵古劍,將其眉心刺穿。

    對待天堂界派系的人,張若塵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。更何況,還是在自己與死族強者對戰的時候,背後出手的陰險小人。

    死有餘辜。

    從焱神想要殺死張若塵的時候,或者說,從張若塵成為時空傳人之時,他與天堂界之間的矛盾,便已經無法調和。

    紫陽聖王瞪大眼睛,眼神中充滿不甘,直挺挺倒在血泊中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,神血池的方向,爆發出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量,一道血色刀芒,衝天而起。

    三位死亡將軍本是已經出現到神血池的邊緣,驀地,變了臉色,連忙運用死亡念力,凝聚出一道護罩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死亡念力所形成的護罩先是劇烈震動,隨即破碎開來。

    血色刀芒貫穿護罩,餘威不減,斬殺向三位死亡將軍。

    三位死亡將軍均是倒飛而出,噴出大口鮮血,已然是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神血池中,裴雨田的身影浮現,手持已經變成血紅色的石刀。

    剛才他被打入神血池中,可謂是十分兇險,險些被神血吞噬掉。

    幸好石刀及時護主,為他抵擋住神血的力量,且傳遞給他一些奇異力量,竟是讓他的傷勢在片刻間恢復大半。

    同時,石刀本身宛如一個生命體,吸收大量神血,刀身都因此變成了血紅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憑空出現在三位死亡將軍身後,施展出「輝月如歌」,輕鬆將三位死亡將軍梟首。

    繼而,他揮動拳頭,一拳一個,將三位死亡將軍的頭顱擊碎,斷絕他們活下來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三位死亡將軍並非帝子、神子,只是普通的道域境修士,無法跨境界戰鬥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境界,加上恆古之道的玄妙,殺他們如屠豬狗。

    恆古之道,就是無上之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目光投向裴雨田,道:「你怎麼樣?」

    「還好,死不了,沒想到你竟然會出現在這裏,多謝。」裴雨田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,道:「用不着謝,我們先不急着敘舊,先將這個黑炎大將解決掉再說。」

    裴雨田眼中閃過一道厲芒,右手握緊石刀,道:「好。」

    「嘩。」

    裴雨田揮動石刀,竭盡所能,劈砍出一道血色刀芒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在神血池中吸收了神血,石刀變得有些不一樣,散發出來的氣息,比裴雨田身上的氣息都要強大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刀身,上面的紋路,與北域的山川地勢完全契合,天地之間的力量源源不斷匯聚過去,與刀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猶如整個北域的力量,都壓倒裴雨田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刀揮出,整個北域都電閃雷鳴,天象巨變,群星顫動。

    「唰。」

    與此同時,一道模糊的身影,從張若塵體內飛出,握住沉淵古劍,以超乎想像的速度,斬殺向死神之影。

    那是劍魂。

    劍魂御劍,施展出任何劍術,威力都能達到極致。

    「撕拉。」

    死神之影生生被沉淵古劍斬成兩半,磅礴死亡念力瘋狂宣洩而出。

    沒有了死神之影庇護,裴雨田劈出的血色刀芒,徑直劈砍在黑炎大將身上。

    「噗。」

    黑炎大將口噴鮮血,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「鎮壓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低喝,青天浮屠塔當即旋轉着,鎮壓到黑炎大將的頭頂。

    「不。」

    黑炎大將發出不甘的怒吼,卻根本無法阻止青天浮屠塔。

    嘩啦一聲,隨着一道青光閃爍,青天浮屠塔將黑炎大將收入進塔中,一身力量被禁錮,再也無法反抗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招手,青天浮屠塔快速變小,飛入手中。

    頓時,洞窟內變得安靜,戰鬥算是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「紫陽聖王既然出現在北域,想來他師兄紫楓聖王,也應該來了!」紀梵心開口提醒道。

    「紫楓聖王與紫陽聖王關係很好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兩人是孿生兄弟,在洪陽大世界的名氣極大。紫楓聖王的修為,遠超紫陽聖王,號稱洪陽大世界大聖之下的第一人。」

    「這下麻煩大了!」

    雖說沒有什麼人看到張若塵斬殺紫陽聖王,但是,二人是孿生兄弟,相互之間會有玄妙的感應,感知到誰是兇手,並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況且,像紫楓聖王那樣的強者,多少精通一些推算秘術,不得不防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紫陽聖王本就該死,就算紫楓聖王在此,他也是死路一條。」

    聞言,紀梵心不再說什麼,只是提一句罷了!她相信,就算紫楓聖王真的找上門來,張若塵也有應對之策。

    時間和空間的力量,不是尋常修士可以揣度。

    「或許我們應該先收取神石和神血。」羅乙插話道。

    不由得,張若塵四人,均是將目光投向神血池上方,那片奇異的「星空」,任誰眼中都有精光閃爍。

    「星空」中那些閃爍的星辰,乃是一顆顆神石,數量還不少,一共有十二顆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中流露出炙熱光芒,神石對他的意義,毋庸置疑,擁有神石,就能開啟日晷,實力就能夠快速提升。

    一抖手,沉淵古劍飛出,刺向洞頂。

    一顆神石,瞬間被沉淵古劍從洞頂撬下,並未受到任何阻礙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即伸手一抓,那顆神石徑直向他飛來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就在這時,無比恐怖的氣息,從洞窟深處湧現而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把抓住神石,隨後,目光緊緊盯向洞窟深處。

    隱約間,他看到一道蛇影閃掠而來,張開血盆大口,顯得猙獰無比。

    更為重要的是,蛇影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極其可怕,幾乎要壓得他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這種壓力,從他突破到九步聖王以來,還從未感受到過,即便是血屠也沒有給他如此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不僅是他,其他人也都有相同的感受,簡直要忍不住跪下去。

    「快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臉色驚變,當機立斷,取出一張空間傳送捲軸。

    一道奇異的空間力量出現,包裹住五人,瞬間從洞府傳送出去。

    「砰。」

    蛇影極速撲來,只差一點,便能將張若塵無人留下。

    「吼。」

    蛇影發出陣陣怒吼,震天動地,將洞窟中大量岩石震落,顯露出一塊塊隱藏在岩石內的晶瑩神骨。

    眨眼間,洞窟形態發生巨大改變,乃是一顆巨大的白骨蛇頭,散發出熠熠神光,將陰煞之氣盡皆驅散。

    似是因為失去了目標,蛇影很快退入洞窟深處,洞窟再度恢復平靜,好似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。

    生死崖上,張若塵五人的身影,憑空出現。

    剛一傳送出來,他們便聽到生死崖下傳來的怒吼聲,不由很是心驚。

    「那到底是什麼東西?怎麼會如此可怕?」項楚南一臉后怕之色。

    剛才要是遁走得慢一點,說不得小命就沒了。

    張若塵表情嚴肅,道:「如果我沒有看錯,那應該是一道神念邪體,乃是由神的不滅神念組成,那種力量,不是我們現在的修為能夠對抗。」

    「神念邪體?怎麼會出現神念邪體?」項楚南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你沒看到岩石脫落後,有神骨顯露出來嗎?還有神石和神血,依我猜測,在極為古老的時代,曾有一位神被葬在生死崖下,神雖死,卻有不滅神念遺留下來,神屍不可冒犯。」

    當初在月神山,他曾與黑心魔祖的神念分身交過手,所以對神念邪體,有着一些了解。

    「有神念邪體在,那我們豈不是沒辦法去收取神石和神血?」項楚南面露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他也是嘗過藉助日晷修鍊甜頭的人,自然也很想弄到神石。

    現在是發現神石所在,卻無從下手,他豈能不急?

    「其實,也不是完全沒有辦法對付神念邪體。「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當即將目光投向紀梵心,道:「仙子有辦法?」

    「據我所知,有一種寶物能夠剋制神念邪體,那種寶物,名為五行土,無比罕見。」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心中一動,想起當初在封神台,和真妙小道人曾意外進入一個古老的莊園,乃是天庭界上一個文明的道家聖地——道園。

    道園中,便有着大量五行土。

    道園外的無數凶靈邪物,不敢踏進一步,當時他們就在猜測,道園內應該有着某種力量,能夠剋制那些凶靈邪物。

    現在聽紀梵心這麼一說,張若塵立刻反應過來,那些凶靈邪物,所懼怕的正是五行土。

    提及道家聖地,張若塵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一道身影來,正是道家一脈領袖——鎮元。

    或許,新的道家聖地「五行觀」,也有五行土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也要弄到一些,對付神念邪體,洞窟中的十一顆神石,張若塵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據說,鎮元就是北域。()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