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面對如此強勢的張若塵,凌飛羽的身體不禁僵住,眼中不着痕跡閃過一道殺機。

    但她並未發作,反而是逐漸放棄抵抗,呈現出欲拒還迎的姿態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裝到什麼時候?”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不由得,他越發的投入,鼻息變得越來越重,一隻手肆意在凌飛羽那絕美的身軀上游走。

    撕拉一聲,張若塵猛然將凌飛羽身上的白衣撕裂,扯下一大塊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要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想要抗拒,可是小嘴被張若塵霸道的親吻着,話都說不清楚。

    張若塵宛如什麼都不曾聽到,繼續出手,將其身上的衣服一塊塊撕碎,絕美的嬌軀逐漸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聖殿內,距離浮空小島不遠處,有着一個很特別的白色空間,如夢幻泡影,明明就在那裡,卻看不見也摸不着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幻術空間,由極爲高明的幻術聖師佈置而成,即便是頂尖強者,也很難能夠察覺到。

    在這個白色幻術空間內,正有着幾個人存在,爲首之人,是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,身高足有三米,身上散發出可怕的黑色聖光,在其皮膚上有着數千萬道聖道規則緩緩流動,彰顯出其本身的強大。

    其不是別人,正是幽神殿大聖之下第一強者,也是幽神的親傳弟子——蒼龍。

    蒼龍身後的幾人,也都是幽神殿的頂尖強者,六絕中剩下的兩絕皆在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一名渾身縈繞紫氣的英武男子,此刻正以充滿恨意的目光注視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此人來歷也不小,出身於洪陽大世界第一大勢力——紫天殿,名爲紫楓,乃是在生死崖底被張若塵擊殺的紫陽聖王的孿生哥哥。

    紫楓聖王比紫陽聖王更加強大,修爲已然達到臨道境。

    儘管無人看到張若塵出手殺死紫陽聖王,可憑藉血脈聯繫,以及特殊的秘法,紫楓聖王還是鎖定了張若塵便是他的殺弟仇人。

    看着不遠處寒冰聖玉牀的景象,蒼龍的身體顫抖起來,眼中充斥熊熊怒火,“可惡,可惡啊。”

    “蒼龍師兄,息怒啊,小不忍則亂大謀。”

    看到蒼龍即將爆發,幽神殿六絕之一的巨龍靈主連開口安撫道。

    幽神殿六絕之一的九首龍太子,亦是附和道:“是啊,這都是阮靈師姐制定的計劃,唯有讓張若塵完全放鬆戒備,才能一舉奪取乾坤界,奪取接天神木,大局爲重,蒼龍師兄,你一定要忍住。”

    就連紫楓聖王也開口道:“蒼龍兄,萬不可意氣用事,張若塵狡猾無比,手段極多,若是將其驚動,說不得就會前功盡棄,乾坤界、接天神木、至尊聖器、流光功德鎧甲等等,你捨得就這樣飛走嗎?”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蒼龍發出一聲怒吼,幾乎快要抓狂。

    但最終他還是忍住了,沒有貿然出手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阮靈是什麼脾氣,如果他出手壞了其計劃,阮靈是絕對不會輕易原諒他的。

    只是看到張若塵這般肆無忌憚的欺辱阮靈,他着實是快要發狂,一直以來,他都將阮靈視爲自己的女人,沒曾想他還沒有碰過,現在反倒是讓張若塵佔盡便宜。

    蒼龍握緊拳頭,咬牙切齒道:“張若塵,我一定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,折磨你千年、萬年,方消我心頭之恨。”

    見蒼龍沒有出手,巨龍靈主和九首龍太子不禁都暗自鬆了一口氣,他們還真怕蒼龍就這樣殺出去,

    要是真讓阮靈的計劃功虧一簣,他們倆絕對不會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想到阮靈的手段,他們倆都不禁打了一個寒顫。

    爲了不被阮靈懲罰,說什麼,他們也得將蒼龍給穩住。

    寒冰聖玉牀上,張若塵推開凌飛羽的雙手,向前一抓,扯下最後一層胸衣,凌飛羽胸前的飽滿,頓時清晰呈現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蒼龍等人所在的白色幻術空間變得一片模糊,無法再看到外界的情況,也無法再聽到外界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啊,張若塵,我要殺了你。”蒼龍怒吼,身上散發出恐怖的殺機。

    巨龍靈主臉色一變,連伸手將蒼龍拉住,道:“蒼龍師兄,乾坤界啊,接天神木啊。”

    九首龍太子亦是出手拉住蒼龍,極力安撫道:“阮靈師姐這可都是爲了你啊,蒼龍師兄,你可千萬不要辜負了阮靈師姐的良苦用心,你放心,阮靈師姐肯定不會吃虧的。”

    “都已經那樣了,你說阮靈不會吃虧?”蒼龍怒視九首龍太子。

    九首龍太子眼中浮現一抹懼色,連忙道:“阮靈師姐是要讓張若塵完全放鬆警惕,接下來,肯定立刻就會動手,不會再繼續讓張若塵爲所欲爲。”

    “對,對,對,張若塵不會蹦躂太久的,一切都在阮靈師姐的掌控之中。”巨龍靈主附和道。

    蒼龍整個人已經處於暴怒的極限,簡直快要爆炸,僅有的一點理智,已經被快要憤怒所淹沒。

    寒冰聖玉牀上,看到張若塵完全陷入慾望之中,凌飛羽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冷笑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將頭埋入她胸前飽滿的一刻,凌飛羽猛然擡起一隻手,一指閃電般點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也就在這時候,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出手比凌飛羽更快,一隻手伸出,一把抓住凌飛羽的脖頸,將其狠狠壓在寒冰聖玉牀上,令其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凌飛羽臉上滿是驚容,完全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。

    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有着一道提醒聲響起,凌飛羽眉心處一個隱藏的幻術空間破碎,一道人影從其中閃掠而出,化作另一個凌飛羽。

    而此時,被張若塵捏住脖頸的“凌飛羽”,容貌發生變化,變成另外一個人,身材容貌絲毫不亞於真正的凌飛羽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一切都已經再清楚不過。

    看着被自己抓住脖頸的絕色尤物,張若塵冷冷道:“阮靈,幽神親傳弟子,主修精神力,大聖之下最頂尖的幻術聖師,爲了設局對付我,犧牲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眼前之人,正是幽神殿兩位領袖人物之一的阮靈,精神力極爲強大,幻術手段最爲厲害,就連頂尖的臨道境強者,都會被其玩弄於股掌之間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五十九階後期的強大精神力,一開始都沒能看穿阮靈的幻術,足見其幻術造詣是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當然,阮靈的精神力和幻術再強,現在被張若塵抓住脖頸,也已經是無法再掀起什麼風浪來。

    一轉頭,張若塵看向真正的凌飛羽,十分關切的問道:“你怎麼樣?”

    之所以能確定這個凌飛羽是真的,是因爲這個凌飛羽身着電母紫衣,手持葬天劍,身上散發出極其可怕的劍意,尤其是劍意,張若塵最爲熟悉,誰也無法模仿。

    凌飛羽微微搖頭,道:“沒事,此人不久前幻化成你的模樣,前來試探我的虛實,我雖將其識破,但卻被其暗算,困入一個幻術空間之中,之後,她便化作我的模樣,等你上鉤。”

    “她想讓我親眼看到你是如何一步步落入她所設置的陷阱之中,奪走你身上所有的寶物,然後再將你帶回幽神殿。”

    “這麼說,你是一直待在她眉心處的幻術空間之中?能夠聽到和看到外界的一切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眼中閃過一道異色,不由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不免有些尷尬,因爲這意味着,凌飛羽不但聽到了他和阮靈所說的那些話,也看到了剛纔的畫面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麼發現的?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阮靈突然開口詢問道。

    對於這次的佈局,她自認爲是天衣無縫,不可能露出什麼破綻,而張若塵明明也已經入局,又爲何會突然對她出手?

    張若塵收斂心緒,轉而看向阮靈,道:“你的僞裝的確稱得上完美,即便你沒有穿電母紫衣,沒有佩戴葬天劍,我也並未生出太多懷疑,幾乎讓我相信,你就是真正的飛羽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在我說起在七生七死圖中所經歷的第七世時,你竟然說我們在其中白頭偕老,度過一生,這便是一個極大的破綻,讓我生出懷疑來,所以我便順勢進行試探,果然,你露出的破綻更多,真正的凌飛羽絕不會像你剛纔這般表現。”

    他對凌飛羽很瞭解,正常情況下,他敢那般胡來,凌飛羽絕對會狠狠教訓他一頓,不可能讓他肆意妄爲。

    白色幻術空間內,蒼龍度日如年,不斷在原地踱步。

    現在無法看到外面的景象,也聽不到任何聲音,完全不知道外面情況變成怎樣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想到張若塵一把扯去阮靈最後的胸衣,壓在阮靈身上,他便要發瘋。

    “我等不了了!”

    半晌後,蒼龍怒吼,再也不能忍受。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蒼龍出手,強行將幻術空間破開。

    巨龍靈主和九首龍太子想出手阻止,卻已經是來不及。

    衝出來的一瞬間,蒼龍目光鎖定在張若塵和阮靈身上,在看到阮靈被張若塵制住,一臉痛苦掙扎之色,蒼龍頓時怒髮衝冠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這個畜生,我要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蒼龍腦補先前張若塵和阮靈可能發生的事,頓時,雙眼通紅,身上散發出無比恐怖的殺機。

    他其實很想出手將張若塵碎屍萬段,可現在阮靈掌握在張若塵手中,讓他不免投鼠忌器,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凌飛羽臉色微微一變,剛纔,腦海中,不自覺的浮現出張若塵與阮靈親熱的畫面,心中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微妙情緒。因此,竟是將蒼龍等人隱藏在旁邊幻術空間這事兒給忘了,沒能及時提醒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極爲淡定,絲毫不顯慌亂之色,似乎早就發現蒼龍等人存在。

    翻手間,他取出一條縛聖索,將阮靈纏住。

    他也算對阮靈不錯,以一層白紗,將其裹了起來,不至於讓其被在場所有人看光。

    “蒼龍,我是專門衝你而來,但沒想到,你如此沒用,竟然讓一個女人出面來對付我,我真是對你很失望。”張若塵搖頭道。

    聞言,蒼龍更加怒不可謁,沉聲道:“張若塵,我就在這裡,放開阮靈,所有恩怨,由你我來解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晃動手中的縛聖索,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,道:“好,我就給你這個機會,隨我來。“

    說罷,張若塵以空間領域包裹住凌飛羽和阮靈,化爲一道虹光,從聖殿中飛掠而出。

    見狀,蒼龍沒有半點遲疑,立刻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巨龍靈主、紫楓聖王等人,亦是沒有遲疑,紛紛緊隨其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