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腿之威,赤地千里,大地龜裂,所有的水分,似乎都已被蒸乾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看到蒼龍逃走,卻並未去追擊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想解決掉蒼龍,而是他現在有心無力。

    解開焱神腿第一道封印,全力一擊,幾乎將他全身聖氣都給消耗一空。

    而且蒼龍身着流光功德鎧甲,爆發出千倍音速,即便他現在取出流光功德鎧甲穿上去追,也已經是晚了。

    之前之所以蛻下流光功德鎧甲,主要是因爲焱神腿力量太過狂暴,擔心流光功德鎧甲會受到損傷。

    “看來以後得慎用焱神腿,即便要用,也不能隨便動用全力。“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。

    像這般全力出手,只能是在拼命的時候,要不然,沒能解決掉敵人,自身就該有大麻煩。

    此次蒼龍是受了重傷,又不知道張若塵是什麼狀態,且還有凌飛羽和邪靈在一旁虎視眈眈,所以蒼龍是什麼都沒想,以最快速度逃遁。

    “唰。“

    凌飛羽閃掠而至,伸手扶住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你怎麼樣?”凌飛羽十分關切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強行壓下虛弱感,搖頭道:“沒事,只是有些消耗過度,很快就能恢復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張若塵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懸浮於神光氣海中的驕陽快速旋轉起來,釋放出純粹精氣,轉化爲股股聖氣,快速流遍全身。

    神光氣海中的驕陽,乃是七星神苓的日葉所化,蘊含無比磅礴的神藥精華,哪怕只是散逸出一絲,也能夠裝化爲大量聖氣。

    聖氣稍微恢復一些,張若塵伸手一抓,施展出空間手段,隔空將那些個遭受波及的強者的殘屍攝取過來。

    他並未去查看這些人身上有什麼寶物,直接一股腦全部收起,等有時間再去慢慢查看不遲。

    “走,我們先離開這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凌飛羽重新飛回邪靈頭上。

    此時,阮靈已經癱倒在邪靈背上,眼神有些呆滯,完全被剛纔的景象驚住。

    幽神殿幾名頂尖強者,加上紫楓聖王,盡皆身死道消,就連蒼龍也重傷逃遁。

    這意味着,她只能繼續做張若塵的囚徒,恐怕再難有希望脫身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邪靈的頭上盤坐下來,繼續運轉《九天明帝經》,想盡快恢復過來,這種虛弱感,他從來都很不喜歡。

    邪靈擺動巨大的神軀,騰飛上高空,繼而向着真正的無頂山飛去。

    阮靈被擒,幻術構成的無頂山,已然是快速崩潰,不復存在。

    這一戰若是傳開,張若塵的名氣,定然會再度攀升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並不會主動宣揚出去,想來蒼龍也不會,畢竟這一戰對其而言,完全就是恥辱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絲毫不擔心此事會讓巡天使知道,蒼龍和阮靈既然敢對拜月魔教下手,定然是早就與巡天使打好招呼,巡天使根本就不會管銅爐原上所發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凌飛羽佇立在一旁,靜靜的看着張若塵,張若塵給了她太多驚喜,簡直就像是在做夢一般。

    在她最需要幫助的時候,張若塵憑空出現,爲她,也爲拜月魔教,解決掉諸多麻煩,原來,在張若塵心中,竟是對她如此在乎。

    只是張若塵這傢伙也着實可惡,明明已經知道阮靈假扮她,竟然還那般對阮靈。

    不自覺的,凌飛羽腦中再度浮現出張若塵與阮靈親熱的畫面,不禁讓她有些羞惱,畢竟那個時候,阮靈是化作她的模樣,感覺就像她與張若塵發生過什麼一般。

    邪靈速度極快,不到一個時辰,便趕到真正的無頂山。

    張若塵結束脩煉,站起身來,體內聖氣亦是恢復大半,剩下的,再過一些時間,就能完全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將邪靈和阮靈一併收入乾坤界中,張若塵和凌飛羽降落在無頂山的山腳下。

    阮靈身份不凡,暫時留着,說不得在以後,能夠派上大用場。

    “凌宮主。“

    看到凌飛羽,一名剛到山門前的聖境修士,頓時臉色劇變。

    “唰。“

    其當即轉身,想要折返進入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凌飛羽身形一動,閃電般阻擋在那名聖境修士前方。

    “見到我,爲什麼要跑?“凌飛羽冷聲喝問道。

    那名聖境修士身體顫抖,道:“沒……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說,到底怎麼回事?”凌飛羽身上散發出極爲凌厲的氣息。

    撲通一聲,那名聖境修士竟是直接嚇得跪倒在凌飛羽面前,顫聲道:“凌宮主饒命,不是我,是洪師叔他們。“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近前,道:“幽神殿的人已經進入無頂山,不過只是幾個小角色,不足爲慮。“

    聞言,凌飛羽哪還會不明白是怎麼回事。

    “對我不滿,我可以容忍,但他們竟敢吃裡扒外,我決不饒恕。”凌飛羽眼中浮現出可怕殺機。

    她纔剛被阮靈引出去不久,拜月魔教中便有幽神殿的人出現,只有一種可能,那便是拜月魔教內出現了叛徒、軟骨頭,主動將幽神殿的人帶入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或許,這些人都以爲她這一去便無法再回來,所以纔敢這般肆無忌憚。

    也幸好張若塵來得及時,讓幽神殿的人沒能來得及做更多準備,要不然拜月魔教,或許就真的徹底淪陷,畢竟一旦蒼龍出手,拜月魔教誰能相抗?

    “來人,封鎖山門,沒有我的允許,任何人都不得出入神教。”凌飛羽冷聲吩咐道。

    幾名負責守護山門的拜月魔教弟子連忙應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誰都看得出來,凌飛羽現在正處於氣頭上,沒誰敢在這個時候去觸黴頭。

    沒有去理會那名跪在地上的聖境修士,凌飛羽騰空而起,直衝魔帝聖殿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面帶微笑,一步邁出,施展出空間挪移,自原地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那名聖境修士仍舊跪在原地,根本就不敢起來,更別說是逃走。

    魔帝聖殿位於聖金峰,誰能入主魔帝聖殿,便能夠掌控拜月魔教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率衆攻上無頂山,幾乎把拜月魔教攪了個天翻地覆,連石千絕都不能壓制。

    也是在這個時候,凌飛羽的父親淩修走出。

    很多魔教弟子,早就不滿石千絕,所以便選擇追隨淩修,魔教自此分裂。

    不過,在崑崙界遭到地獄界進攻後,凌飛羽返回無頂山,以強大的實力,整合魔教兩大派系,使得魔教重歸統一。

    只是,魔教中有着一些人乃是石千絕的嫡系,一直都對凌飛羽很不滿,想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待得幽神殿的人打上門來,這些反對凌飛羽的人,便第一時間站出來,主動敞開大門,將幽神殿的人迎上無頂山。

    魔帝聖殿中,洪遠通及其他幾名石千絕的嫡系強者,正與幽神殿的強者談笑風生。

    他們已經從幽神殿強者口中得知,凌飛羽被困,已經回不來,所以他們現在是格外的高興,以爲可以如願執掌魔教。

    “凌飛羽實在是很愚蠢,竟然妄圖與幽神殿作對,完全是死有餘辜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幽神殿想從我們拜月神教中取走什麼東西,那是瞧得起我們拜月神教,我們自然應該全力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請幾位前輩放心,等蒼龍大人到來,我等一定立刻帶蒼龍大人去取那件月神留下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以洪遠通爲首,四名魔教聖王,極力討好着幽神殿的三名強者。

    一名幽神殿道域境強者點頭笑道:“嗯,不錯,識時務者爲俊傑,你們願意爲幽神殿效勞,自然少不了好處,等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其還未曾說完,一道劍光突現,將其生生斬成兩半,鮮血濺在聖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聖殿內所有人盡皆轉頭,看向聖殿入口。

    “凌……凌飛羽。”

    洪遠通四人臉色劇變,眼中滿是驚駭之色。

    凌飛羽立身在聖殿入口,手持葬天劍,眼中浮現可怕的殺機。

    “你們可真是好樣的,自願給幽神殿做狗,要將神教的一切,都拱手送人,石千絕就是這麼教的你們嗎?”凌飛羽面若寒霜,聲音冰冷刺骨。

    “我們……”

    洪遠通四人身體不由自主顫抖起來,根本不敢去看凌飛羽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凌飛羽,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殺我幽神殿的人,難道你就不怕爲拜月魔教招來滅頂之禍嗎?”一名幽神殿強者冷喝道。

    從凌飛羽剛纔隨意一劍,便擊殺他們中的一員,剩下的兩名幽神殿強者盡皆清楚,他們遠非凌飛羽的對手,真要正面對抗,恐怕他們都擋不住凌飛羽的一劍。

    所以,他們只能出言威脅,讓凌飛羽心生忌憚。

    只是他們心中很不安,明明阮靈已經親自出手,對付凌飛羽,爲何凌飛羽還會出現在這裡?難不成是出現了什麼意外?

    “飛羽,需要我幫忙嗎?”張若塵憑空出現在凌飛羽身邊,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道:“你覺得我連他們幾個都殺不了嗎?“

    “張若塵。“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,兩名幽神殿強者臉色頓時鉅變。

    蒼龍和阮靈佈局,主要便是爲了對付張若塵,現在張若塵和凌飛羽出現在無頂山,而蒼龍和阮靈卻不見蹤影,這如何能讓他們不心驚?

    “逃。“

    毫不遲疑,兩名幽神殿強者想要遁走。

    “想逃?你們當無頂山是什麼地方?”凌飛羽冷哼道。

    兩名幽神殿強者均是全力出手,施展出強大聖術,兩道黑色聖光飛出,分別轟擊向張若塵和凌飛羽,想要殺出一條出路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隨意一揮手,身前的空間發生扭曲,那轟擊向他的黑色聖光,竟是向着相反方向轟擊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那名幽神殿強者始料不及,被自己打出的黑色聖光極重,倒飛而出,重重撞擊在聖殿牆壁之上。

    另一邊,凌飛羽揮劍斬滅黑色聖光,繼而欺身到另一名幽神殿強者近前,一劍斬出,令其身首分離。

    緊接着,凌飛羽施展出御劍術,隔空將撞擊在聖殿牆壁上的那名幽神殿強者斬首,出手乾淨利落,沒有絲毫拖泥帶水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