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立身在寒冰囚牢之前,凌飛羽眼中滿是震驚之色,不敢相信中年男子所說的話。

    倒是張若塵顯得很淡定,微笑道:“以拜月神教的底蘊,擁有中古甦醒者,倒也在意料之中。不過,前輩既已甦醒,爲何不阻止教內強者勾結外敵?”

    噬靈王捋了捋鬍鬚,眼中閃過一道精光,道:“你倒是挺有見識,竟然知道甦醒者存在,不是老夫不願去管這件事,而是老夫一直在寒冰地牢中沉眠,直到不久前感知到極強力量波動,這才悠然轉醒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,噬靈王所說的強大力量波動,指的應該是他毫無保留釋放焱神腿的力量。

    儘管相隔甚遠,可還是將噬靈王驚動,使其從深層次的沉眠中,緩緩甦醒過來。

    說起來,寒冰地牢的環境,倒的確是很適合沉眠。

    目光轉動,張若塵看向囚牢內的一個洞穴,明顯是纔剛被挖出來,足見噬靈王所言不虛,其的確是剛從地底鑽出來。

    “前輩甦醒的正是時候,有前輩坐鎮拜月神教,相信不會再有什麼人,能夠對拜月神教造成威脅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正常來說,每一位甦醒者都極爲強大,乃是絕頂聖王,可以稱尊一個時代。

    噬靈王面露得色,道:“這是自然,有老夫在,又豈容他人來神教撒野,不過若無必要,老夫不會輕易出手,也不會出現在人前,越少人知道老夫的存在越好。”

    果然,和姜雲衝、洪天機一樣,噬靈王也很低調,暫時不想走到臺前。

    他們這些甦醒者,都屬於崑崙界的底蘊力量。

    凌飛羽一揮手,將囚牢之門打開。

    “請前輩放心,有關前輩的任何消息,絕不會泄露出去半點。”凌飛羽頗爲嚴肅的承諾道。

    噬靈王點頭:“嗯,你先去釋放其他教內強者,不用管老夫。”

    聞言,凌飛羽不由向噬靈王行了一禮,繼而調轉方向,去釋放其他被關押在這一層聖境強者。

    凌飛羽剛走,首鼠便湊近張若塵,道:“塵爺,你怎麼會來神教這邊啊?我還以爲你會先去鳳凰湖找小聖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確打算去找靈希,只是意外聽聞蒼龍想對拜月神教下手,也就先趕了過來,你最近見過靈希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首鼠嘿嘿笑道:“當然見過,我纔剛從鳳凰湖回來不久,現在鳳凰湖發生大變化,一般人還真找不到,塵爺要去見小聖女的話,我可以帶路。”

    “嗯,等這邊的事情解決完,你便帶我去吧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若非蒼龍和阮靈針對他設局,他原本的計劃,便是先去鳳凰湖與木靈希、林妃團聚,之後再來無頂山見凌飛羽。

    如今計劃雖被打亂,但也沒有什麼太大關係。

    不多時,凌飛羽釋放出所有被囚禁起來的強者,與張若塵一同離開寒冰地牢。

    至於首鼠和噬靈王,則是仍舊留在寒冰地牢中,他們父子倆時隔十萬年再相聚,自然是有着許多話要說,寒冰地牢格外安靜,無人打擾,倒是最適合他們父子倆閒話家常。

    聖水峰上有着一片竹林,十分清幽,走在其中的小徑上,會讓人的心緒變得格外寧靜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凌飛羽並肩而行,走了許久,都沒有人說出半句話語來,氣氛有些沉悶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一道聖光自天邊飛來,落入張若塵手中,卻是一道傳訊光符。

    看完傳訊光符上的內容,張若塵不由得露出了笑容,“看來這個蒼龍,還真是很在意阮靈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”凌飛羽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傳訊光符遞了過去,同時道:“蒼龍想要贖回阮靈,讓我開個條件,這卻是得好好利用。”

    看完傳訊光符上的內容,凌飛羽道:“你打算怎麼做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答應蒼龍,既然他主動想要贖回阮靈,那便讓幽神殿出點血,正好我需要一些東西,或許能夠趁此機會弄到手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直接殺掉阮靈,根本沒有多大意義,還是拿來換取一些寶物,才更有價值。

    一番思考後,張若塵刻錄好一塊傳訊光符,揮手打出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取出二十瓶功德洗劍髓,道:“對了,這是給你準備的見面禮,之前倒是錯給了阮靈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看了張若塵一眼,倒也沒有拒絕,很是乾脆的伸手將二十瓶功德洗劍髓接過。

    “飛羽,我……“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說什麼,可還沒有說出來,便被凌飛羽打斷:“你不用再多說什麼,你要說的話,之前我都已經聽到,這些年我早已想得很清楚,你我都是追求無上大道之人,不應被兒女情長所拖累,成神之前,我不會去考慮任何與情愛有關的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凌飛羽那堅定的眼神,張若塵知道凌飛羽是真的已經作出決定,不會再做更改,不由點頭道:“好,一切都等你我成神之後再說,不成神,終是凡俗。”

    不由得,兩人相視一笑。

    將一切說清楚,面對彼此,他們無疑都變得輕鬆了許多,不再糾結,不再煩憂。

    “飛羽,蒼龍想要圖謀的那件寶物是什麼?”張若塵好奇問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眼中閃過一道異光,道:“那是月神昔日留下的月魂珠,傳說乃是廣寒界的本源精華凝聚而成,能夠滋養肉身和聖魂,一般都由教主掌握,只有立下大功的教衆,纔有資格藉助月魂珠修煉。”

    外人只知他們拜月神教擁有至尊聖器——生死銅爐,作爲最強底蘊,卻不知道,他們還有另一件至寶,乃是月神所留,屬於神遺之寶,對拜月神教同樣意義巨大。

    拜月神教能夠一直屹立不倒,代代都能誕生出許多強者來,與月魂珠,有着極大關係。

    “月魂珠還在無頂山?“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點頭:“嗯,生死銅爐和月魂珠,均爲拜月神教的鎮教之寶,除非是總壇被攻陷,否則絕不能帶出無頂山。走吧,我帶你去看一看這件寶物。”

    說罷,凌飛羽化作一道流光,飛出竹林,徑直向着聖金峰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遲疑,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對於月神留下的寶物,他還真是很感興趣。

    聖金峰內有着一座隱藏洞府,外面佈置有層層陣法,哪怕是絕頂聖王,也很難強行闖入。

    整個拜月神教,都沒有幾個人掌握進入隱藏洞府的辦法。

    來到一處崖壁前,凌飛羽施展出隱秘手段,在崖壁上開啓一條通道,繼而邁步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沒什麼顧慮,緊緊跟在後面。

    二人剛一進去,通道便消失無蹤,尋不到半點痕跡。

    通道略顯狹窄,不過沒走多遠,前方便豁然開朗。

    通道盡頭,乃是一個格外開闊的空間,其中瀰漫着濃郁的天地聖氣,幾乎要化成液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瞬間被一座古樸而高大的聖爐所吸引。

    這座聖爐高達二十丈,直徑亦是超過十丈,通體青碧之色,表面鐫刻有大量秘紋,乃至於記載着多種玄妙聖術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座聖爐,便是拜月神教的鎮教之寶——生死銅爐,乃是一件極爲古老的至尊聖器。

    在聖爐表面,有幾塊區域呈現暗紅色,傳聞乃是昔日沾染了神血。

    和青天浮屠塔一樣,生死銅爐亦是沒有器靈存在。

    要不然有生死銅爐在,除非頂尖強者親自出手,否則,任誰也休想打上無頂山。

    “生死銅爐並不僅僅是一件攻擊性的至尊聖器,對神教而言,生死銅爐更大的價值體現在,其內部時間流速與外界不同,可以達到十比一。”凌飛羽上前道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的臉色頓時發生變化,十分驚訝道:“生死銅爐竟然是一件蘊含時間力量的寶物,難怪拜月神教的修士修煉速度如此之快。”

    時間寶物極爲珍貴,哪怕是時間神殿,也拿不出幾件來,尤其是比率極大那種。

    據張若塵所知,崑崙界中最爲有名的時間寶物,當屬掌握在池瑤手中的天輪印,時間比例達到三十比一,其次是劍閣,每一層時間比率都有所不同,第七層達到七比一。

    藉助時間寶物修煉,無疑是能夠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沒曾想,生死銅爐竟也是一件時間寶物,十比一的時間比率,已經是十分難得,在其中修煉十個月,外界纔過去一個月。

    拜月神教有生死銅爐和月魂珠兩件至寶,如果都無法培養出一些強者來,那才真叫奇怪。

    “不僅如此,生死銅爐還會釋放出一種奇異火焰,可以熬煉體質,搭配月魂珠,效果奇佳。月魂珠就在生死銅爐中,這次你讓神教免於傾覆,我可以做主,讓你在生死銅爐中修煉一段時間。”凌飛羽認真道。

    有關生死銅爐和月魂珠的秘密,即便是在拜月神教中,都沒有多少人知曉,更別說是外人。

    至於讓外人使用生死銅爐和月魂珠,就更是不可能,從古至今,拜月神教就沒有開過幾次先例。

    但這次張若塵幫拜月神教渡過一場大劫難,卻是有資格讓拜月神教爲他破一次例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