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沒誰比石靈昆更加清楚黑炎大將有多麼強大,否則,他豈會敗得那般慘。

    可他怎麼也想不到,張若塵竟能夠只用一劍,將黑炎大將斬殺,那需要何等強大的實力,才能夠做到?

    此刻,廳內所有人看向張若塵的目光,是真的發生了變化。

    之前,他們還會覺得張若塵可能只是運氣好,機緣巧合之下,將黑炎大將擒住。

    而現在,則沒有人再去懷疑。

    能一劍斬殺黑炎大將,擒住黑炎大將,自然不會是什麼難事。

    自然而然的,一些人看向張若塵的目光,隱含絲絲敬畏。

    「啪,啪,啪。」

    軒轅裂空站起身來,為張若塵鼓掌。

    「好劍法,時空傳人,果然名不虛傳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淡淡一笑:「軒轅兄過獎,我這點手段與軒轅兄相比,實在不值一提。」

    「無需妄自菲薄,如果你修鍊時間長一些,在場有幾人能是你的對手?張若塵,我很看好你,今後若有什麼需要,可儘管來找我。」軒轅裂空笑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很多人都不禁露出異色,他們都知道軒轅裂空是什麼脾氣,沒想到其竟會主動對張若塵示好。

    一時間,很多人在心中重新審視張若塵,即便不能與張若塵成為朋友,但也最好不要成為敵人。

    百變笑笑生和黑魔界的幾人,此刻臉色很難看,他們在這裡,完全變成了笑話。

    「兩位仙子,審問的結果如何?可曾獲取到一些重要情報?」軒轅裂空將目光投向紀梵心和元仙子。

    紀梵心對元仙子微微點頭,隨即邁步走到張若塵身邊。

    元仙子道:「我剛才和百花仙子聯手,倒是有所收穫,正如鎮元道兄所說,死族在仙機山地底建造了一座極為邪惡的死亡祭台,用於汲取北域復甦的力量。」

    「隨著時間推移,死亡祭台的力量會越來越強,到時候,北域的復甦力量將被汲取一空,而北域也將陷入一片死寂。」

    「而死族,則可以吸收死亡祭台汲取而來的復甦力量,增強實力,同時醞釀出一個殺手鐧,徹底打通死族所在星域與崑崙界的通道,到時候,死族大軍就能長驅直下,破滅崑崙界。」

    「主導這件事情的,乃是源魔神子,背後似乎還有著命運神殿的影子。」

    聞言,在場很多人都露出凝重之色,這對他們而言,著實不是什麼好消息。

    如果死族所在星域與崑崙界之間的通道,真的被徹底打通,誰還能夠阻擋死族大軍入侵的步伐?

    尤其還牽扯到命運神殿,無疑是更加麻煩。

    「鎮元,你覺得該怎麼做?」軒轅裂空看向鎮元。

    鎮元雖比軒轅裂空年輕很多,可能夠成為道家一脈領袖,自然很不簡單。所以,軒轅裂空從未小覷過他,這個時候,更是很想聽聽他的意見。

    鎮元微微沉思,道:「既然已經知曉死族的陰謀,那便不能坐以待斃,最好以雷霆之勢,摧毀死亡祭台,重新奪回仙機山,由我們來主導功德戰場。」

    「嗯,本座也是這個意思。不過仙機山情況複雜,隱藏的死族強者,更是多不勝數,想要攻進去,需要做好充分的準備,不可操之過急。」軒轅裂空道。

    作為北域大營的掌舵者,他自然不會讓死族陰謀得逞,否則,他的顏面何存?

    無論如何,北域都不能先失守,他可不想讓那些對頭看笑話。

    很快,在場大部分人散去,只有鎮元、軒轅裂空及另外幾位巨頭留下,繼續商議。

    攻打仙機山,不是一件小事,必須要有詳細的計劃才行。

    各大世界的領袖人物返回,調集大軍,為進攻仙機山做準備。

    哪怕是幽神殿和黑魔界的人,也必須參與進來,這種時候,他們是想抽身,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而當所有人都在緊鑼密鼓做著準備時,羅乙悄然離開北域大營。

    距離北域大營三萬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上,羅乙飄然降下。

    「唰。「

    一名羅剎族強者現身。

    「參見公主殿下。「

    羅剎族強者躬身向羅乙行禮。

    羅乙瞥了一眼身後,淡淡道:「去將後面那隻老鼠解決掉。」

    「是,公主殿下。」

    羅剎族強者立刻閃掠而出。

    另一座山峰之上,元仙子屹立在一株參天大樹的樹枝上,遠遠觀察。

    從見羅乙第一面時,她便覺得羅乙有問題,不太可能是渲蒙大聖的秘傳弟子,所以,暗中盯著他。

    當察覺到羅乙獨自離開北域大營,元仙子便立刻悄悄跟隨,果然是讓她發現了羅乙的秘密。

    雖然她未聽到羅乙與羅剎族強者說什麼話,但羅乙悄悄出來與羅剎族強者接觸,便已經說明問題,且此刻羅剎族強者還向她撲來,更加說明羅乙問題極大,很可能其本身也是羅剎族修士。

    元仙子有些摸不清羅乙的底細,所以,毫不遲疑選擇退走。

    眨眼間,元仙子和羅剎族強者均是消失在天際,不知去向何方。

    羅乙轉過身來,目光看向一個方位,淡淡道:「張若塵,我知道你來了,現身吧!」

    空間泛起道道漣漪,張若塵憑空出現,距離羅乙僅有三丈遠。

    看著羅乙,張若塵微微搖頭:「羅乷,羅剎公主,你可真是陰魂不散。」

    「咯咯咯,你是我的命中之人,我自然要來找你。」

    羅乙發出銀鈴般的笑聲,並未因為張若塵猜出自己的身份,而感到驚訝。

    下一刻,羅乙身形快速發生變化。

    眨眼間,羅乙便從陰柔男子,化作一位身著淺綠色聖衣的高挑美女,頭戴銀白色神晶皇冠,一股極其高貴的氣質,自然散發而出。

    對於羅乙所化的高挑美女,張若塵是再熟悉不過,正是與他有過諸多交集的羅剎公主——羅乷。

    很早以前,他就在懷疑羅乙的身份,經過一些試探,他更是隱隱猜出了羅乙的真實身份,如今算是真正得到證實。

    「說吧,你處心積慮潛伏到我身邊,到底想要做什麼?」張若塵冷聲喝問道。

    羅乷翻了一個白眼,有些幽怨的道:「什麼叫處心積慮潛伏到你身邊?只能說是機緣巧合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意思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那一日,我帶領的一支羅剎族聖境修士,遭到天庭界大軍的伏擊,幾乎全軍覆沒,就連我也受了重傷。就在那時,你的那位兄弟項黑愣子冒了出來,被逼無賴,我只得變化成天庭界修士,沒想到真的瞞過了他。」

    「可恨的是,那黑愣子太自來熟,怎麼都甩不掉,反而被他帶回了天庭界大營,始終沒辦法脫身。」

    「幸好這個時候,他聽到你回崑崙界的消息,於是,我就與他一起到了東域。你說說看,我冤不冤枉?」羅剎公子一雙蓮藕般白皙的手臂攤開,一副無可奈何的慵懶模樣。

    將敵方公主帶回己方大營,如此不靠譜的事,發生在別人身上,張若塵是絕對不信。可是,項楚南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剛才,你與那位羅剎族修士會面,是為了什麼事?」

    羅乷盈盈笑道:「將日晷給我,就告訴你。」

    「看來我只能將你擒下,你才會說實話。」

    「那就換一個方式,你跟我回地獄界,做羅剎族的駙馬,我的所有秘密,都可以告訴你。」羅乷嫵媚妖嬈的一笑。

    那笑容風情萬種,魅惑無邊,就算是聖境修士估計都會陷入進去,無法自拔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為之所動,伸手一握,沉淵古劍出現,一劍揮出,無數道刺目的劍罡,破開空氣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見狀,羅乷不禁搖頭嘆息,道:「你還真是很絕情,正好我在劍冢得到了一件寶物,可以試試它的威力。」

    「劍冢?」張若塵疑惑。

    羅乷取出一物,十分古樸,乃是一隻劍柄。

    劍柄瞬間吸引了張若塵目光,看上似乎平凡無奇,但是,天地間的劍道規則卻已經顫動起來。

    劍柄上,有一股特殊的氣機,與劍冢如出一轍。

    劍冢內各種劍無數,羅乷卻偏只帶出一個劍柄,必然有特殊原因。

    「嘩。」

    羅乷揮動劍柄,頓時,一道神光,從劍柄中迸發出來,瞬間幻化出一道細長的劍身,無數劍道規則交織其上,濃郁神性力量瀰漫開來。

    一時間,天地間的規則,盡皆圍繞光劍轉動起來。

    更為驚人的是,方圓千里內,所有草木都顯露出鋒芒,似要化作利劍。

    草木所化利劍,全都指向羅乷手中的光劍,好似在進行朝拜,這是真正的萬劍朝宗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不由自主顫抖起來,猶如在面對劍中君王,那種威壓,讓其難以對抗。

    「嘩。」

    極為突兀的,滔天劍從乾坤界中飛出。

    滔天劍顫動不已,完全不受張若塵控制,徑直飛向羅乷手中的光劍。

    「怎麼回事?」

    張若塵心中巨震,如此情況,是他以前從不曾遇到過的。

    一個劍柄而已,竟然能夠讓沉淵古劍顫抖,讓滔天劍不受控制,簡直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震驚之餘,張若塵第一時間出手,將滔天劍抓住,不讓其飛向羅乷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動用精神力,與沉淵古劍和滔天劍的劍靈進行溝通,想來它們應該更清楚這一切的緣由。

    讓他驚訝的是,滔天劍的劍靈,完全陷入無意識狀態,只剩下一種本能,想要飛向羅乷手中的神秘光劍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靈,亦是受到極大影響,但總算還能保持清醒狀態。

    「羅乷手中那把劍蘊含劍冢的本源之力,很可能,劍冢的形成,與那把劍有極大關係,我之前凝聚道體,曾在劍冢內吸收過一些劍冢的本源力量,但遠不及羅乷手中那把劍所蘊含的強大。」

    「滔天劍劍體內有著一小團神光,被其他材料包裹起來,我懷疑那一小團神光就是羅乷手中那把劍的碎片,所以滔天劍才會不受控制。」

    「快將滔天劍鎮壓,不能讓內蘊的那一小團神光被收走,不然,滔天劍會廢掉。」沉淵劍靈頗為急切的傳音。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不敢遲疑,連取出時空秘典,以多元空間將滔天劍收進去,繼而全力鎮壓住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他也已經發現,滔天劍中的確有著一小團神光顯化,顯得極不穩定,隨時都有可能脫離劍體飛出去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羅乷揮動手中光劍,數之不盡的劍氣,向張若塵斬殺而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方圓千里那些草木亦是迸發出一道道劍氣,同樣將張若塵鎖定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一凝,再度將時空秘典開啟,形成多元空間,將自身籠罩。

    「轟。」

    萬千劍氣從四面八方斬殺而來,盡皆斬殺在時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間上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如今的修為實力,催動時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間,可說是堅固無比,很難被破壞。

    可面對劍氣洪流的衝擊,多元空間仍舊是層層破碎開來,完全被劍氣淹沒。

    羅乷並未乘勝追擊,剛才那一劍,消耗了大量邪剎之氣,俏臉變得頗為蒼白。雖然憑藉從劍冢得到的劍柄,佔盡上風,但是繼續斗下去,她必敗無疑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已是今非昔比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總有一天,你會來求我的。呵呵!」

    留下這句話,羅乷發出銀鈴般的笑聲,騰空飛起,瞬息之間,便是消失在天地盡頭。()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