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莊園很大,也顯得很空,其內並無多少人居住,如今更顯冷清。

    一眼看去,莊園內處處都懸掛着白綾,所能看到的每一個人,都面露悲慼之色。

    無需人帶領,片刻之後,張若塵出現在靈堂外。

    靈堂中,擺放着一具萬年冰玉打造而成的棺槨,寒氣瀰漫,隱約可以看到棺內躺着一個人。

    除去棺槨,靈堂內還有一個人,正是古松子。

    察覺到有人到來,古松子不由轉過頭來。

    在看到張若塵的瞬間,古松子立刻從靈堂衝出,一把抓住張若塵胸前衣物,怒吼道:“你不是應該繼續陪着你的百花仙子、凌飛羽嗎?還來這裡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讓我進去,我要見靈希。”張若塵顫聲道。

    古松子一把將張若塵推開,眼中滿是悲憤之色,伸手指着張若塵道:“張若塵,你就是個混蛋,你與紀梵心形影不離時,心中可曾想起過靈希丫頭?可憐靈希丫頭一直在這裡等你到來,可到最後,還是沒能等到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靈希丫頭已經不在了,你來這裡還有什麼意義?滾,我不想看到你,靈希丫頭也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如此大的動靜,很快便有人趕了過來,都是張若塵最熟悉的面孔,四哥張少初和九姐張羽熙。

    張羽熙氣勢洶洶走了過來,紅着眼道:“九弟,我對你很失望,你辜負了靈希,她對我們一家是那麼的好,將母后當成親生母親一樣對待,而你又做了些什麼?”

    說罷,張羽熙轉身離去,似乎不願再多看張若塵一眼。

    張少初緩緩走過來,伸手拍了拍張若塵的肩膀,嘆息道:“九弟,節哀,這件事是我們所有人都不曾預料到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句話都沒有說,只是邁步向靈堂內走去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古松子出手,一掌將張若塵震退。

    “我說過,靈希不想看到你,你給我滾。”古松子怒吼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仍舊沒說話,繼續邁步向前。

    古松子眼中充斥着熊熊怒火,一連打出幾掌,將張若塵打得連連倒退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張若塵都一言不發,更不曾還手,任憑古松子一掌掌打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眼見古松子還要繼續出手,張少初連忙出手將他攔住,“前輩,別打了,你就讓九弟進去吧!”

    這時候,首鼠也跟了進來,趕緊伸手將古松子拉住。

    沒有了阻礙,張若塵終於得以步入靈堂,一步步走到萬年冰玉棺前。

    終於,他看到了木靈希,靜靜的躺在棺中,看上去十分安祥,猶如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靈希,你爲什麼要這麼傻?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輕撫木靈希的臉龐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進入靈堂前,他心中都抱有一絲希望,覺得木靈希未死,只是在和他開玩笑。

    可現在,他心中最後一絲希望,也破滅了,木靈希身體冰冷,沒有絲毫生命氣息,是真的已經離他而去。

    失去木靈希,張若塵才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心痛,他的世界在一瞬間變得灰暗,再也沒有別的色彩。

    回想一路走來,木靈希總是在默默爲他付出,而他又給了木靈希什麼?一次次讓木靈希傷心、難過,連陪伴這樣簡單的要求,他都沒能滿足。

    “靈希,對不起,是我來得太遲,是我辜負了你。”張若塵的雙眼越來越酸楚,不知多久沒有流過的眼淚,在這一刻流淌出來。

    “我們都先出去吧,讓九弟單獨在這裡待一會兒,他的心裡肯定很難受。”

    張少初連連嘆息,帶着衆人走出靈堂。

    “我該早些來的,到崑崙界,就該第一時間來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應該知道,哪怕你只是一個凡人,我也絕對不會丟下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拼命修煉,只是想要給你,給大家,一個更好的未來,由我來撐起一片天就行,你沒必要那麼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聲音哽咽,一邊說着,一邊擡起頭來,努力的睜大眼睛,想要收回眼中的淚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會救活你,不惜一切代價。我帶你去找月神,月神一定要辦法……一定有辦法,你必須要活着,我不允許你死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俯下身,正要去抱起木靈希的屍體,帶她去天庭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他整個人卻怔住。

    只見,木靈希不知何時已經從棺中坐了起來,正用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含笑的盯着他,俏皮的道:“你說不許我死,我就不能死?好霸道啊!”

    沒等張若塵反應過來,木靈希豁然起身,一雙玉臂挽住張若塵的脖頸,一張晶瑩淡雅的嘴脣印了上去,與他的嘴脣親吻在一起。

    時間好似在這一刻靜止,張若塵完全呆住,腦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直到木靈希那小巧溼滑的香舌將他的嘴脣撬開,與他的舌頭碰撞在一起,張若塵才終於是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當即,他伸出雙手,緊緊將木靈希抱住,同時主動親吻起木靈希來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?怎麼又活了,誰能告訴我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”靈堂之外,首鼠有些發呆。

    古松子捋了捋鬍鬚,臉上浮現出滿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繼而,他伸手各拍了首鼠和張少初一下,瞪眼道:“看什麼看?趕緊走。”

    不待二人說什麼,古松子便強行將二人拖着離開。

    靈堂內,張若塵和木靈希這一吻,久久不能結束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木靈希從萬年冰玉棺中抱出,雙手攔着她,沒有鬆開,生怕一鬆開,便會離他而去。

    “過分了,所有人一起來騙我。你的主意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有些擔心,擡起頭來,與他的目光對視,緊張的道:“生氣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搖頭道:“當然沒有,只是剛纔得知你死去的那一刻,我才明白你在我心中有多麼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靈希,對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是我的錯,酒瘋子和古松子說得對,我應該一回到崑崙界,便來見你,不應讓你爲我擔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瞭解木靈希的性格,如果其真的強行去融合先祖傳承,那或許今天這一切,就將變成真的。

    真到了那個時候,他將後悔莫及。

    木靈希將頭輕輕邁入張若塵的懷中,臉上露出甜蜜的笑容,臻首微點,道:“嗯,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,你生,我生:你死,我死。”

    聞言,張若塵的心不禁一顫,不由得將木靈希抱得更緊。

    從這一刻開始,他與木靈希的生命,一直交織在一起,爲了木靈希,他必須要好好活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張若塵,你小子也有哭的時候。”酒瘋子到來,大笑着進入靈堂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古松子、首鼠、張少初和張羽熙亦是跟着出現。

    “老酒鬼,怎麼樣?我煉的這顆假死丹厲害吧,張若塵是完全沒有發現破綻。”古松子一臉得意道。

    酒瘋子道:“你厲害,這次的事辦得靠譜。”

    “只可惜靈希丫頭醒得太快,我們辛苦演了半天,全都白費。”古松子搖頭嘆息道。

    酒瘋子瞪眼道:“你懂什麼?靈希丫頭那是心疼張若塵,不過,張若塵,我是真得和你說道說道,這次的事情,還真不能怪靈希丫頭,問題都在你身上,這都過去多長時間了,你居然到現在才趕來鳳凰湖,你也太不把靈希丫頭放在心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都好幾次看到靈希一個人坐在湖邊發呆,你不心疼,我們還心疼呢。”張羽熙附和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些話語,張若塵心中不禁充滿了愧疚,越發覺得自己虧欠了木靈希太多。

    不待他開口,木靈希露出古靈精怪的笑容,道:“哪有你們說的那麼複雜,我就是單純的想給張若塵一個驚喜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驚嚇。”神魔鼠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們把莊園收拾一下,我去做幾道小菜,待會兒大家好好聚聚。“

    說罷,木靈希笑嘻嘻的走出了靈堂。

    “靈希,我幫你。“張羽熙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呆呆的佇立在原地,目光注視着木靈希離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珍惜眼前人,別等失去之後,才後悔莫及。”古松子拍着張若塵的肩膀,意味深長的說道。

    不管張若塵是否與別的女人有什麼瓜葛,他們這些人反正都是希望張若塵能夠好好的與木靈希走下去。

    世間很多事情,都難以預料,所以,他們是真的很希望能夠早些喝到張若塵和木靈希的喜酒,也好了卻一樁心願。

    當然,這是張若塵與木靈希兩個人的事情,他們就算再着急,也不能替他們作主。

    “珍惜眼前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喃喃低語道。

    他的確應該好好珍惜木靈希,早一些給她一個名份。

    這些事情,張若塵其實早就考慮過,只是如今崑崙界局勢混亂,讓他無暇去顧及其他。

    當務之急,最重要的是提升修爲實力,唯有如此,他才能夠保護好所有他所在乎的人與物。

    酒瘋子和古松子的效率很高,不多時便是將莊園內的白綾盡皆收掉,壓抑的氣氛,頓時一掃而空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在張少初的帶領下,來到一個單獨的小院外。

    這裡是林妃居住的地方,平日裡,只有木靈希、張少初和張羽熙會來這裡。

    張少初和張羽熙的生母都早已不在,所以他們倆都將林妃當成生母,張若塵不在的時候,便由他們倆在林妃身邊盡孝。

    “四哥,這些年辛苦你和九姐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張少初一把摟住張若塵的肩膀,笑道:“我們是親兄弟,說這些做什麼,而且我和九妹也沒做什麼,最辛苦的是靈希,她一直細心的照顧着母妃,所以,你一定得好好待她,不然我可饒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頭:“放心吧,我絕不會辜負靈希,不然,我自己都不能繞過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嗯,這纔是我的好九弟,走吧,進去見林妃娘娘。你離開這些年,林妃娘娘一直都很思念你,看到你回來,她肯定特別高興。”張少初催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再說什麼,當即邁步,走進小院,離開多年,他又豈會不思念母親?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