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小院不算太大,可佈置得極爲雅緻,栽種了各種各樣的花草,有數種正在綻放,空氣中瀰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。

    剛一進入小院,張若塵的目光,便鎖定在一位正在澆花的美婦人身上。

    看到這位美婦人,張若塵的臉上,頓時浮現出燦爛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當初特意讓林妃服下了一些延年益壽的靈藥,所以這麼多年過去,單從外表看,林妃並無多大變化,仍舊顯得很年輕,且身體極好,無病無痛。

    在林妃身邊站着一名十分年輕的女子,身材纖細,樣貌柔美,膚如凝脂,背上仗着一對七彩羽翼,她不是別人,正是當初張若塵從天月樓花重金買下的孔雀半人族——孔宣。

    這麼多年來,孔宣一直跟在林妃身邊,負責照顧林妃的飲食起居,可謂是任勞任怨。

    有些出乎張若塵意料的是,孔宣如今竟已是一位聖王,雖然僅僅只是一步聖王,但這已經十分難得。

    由此證明,張若塵當初將《孔雀聖典》傳授給孔宣,是極爲明智的決定。不過,《孔雀聖典》並不完整,也不知她後面又修煉了什麼功法。

    孔宣轉過頭來,一眼便看到張若塵,頓時露出激動之色。

    “主……”

    孔宣剛想喊出聲,便被張若塵阻止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輕邁步,慢慢走到林妃的身邊,在一旁靜靜看着林妃澆花。

    某一刻,林妃轉過身來,終是發現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砰。”

    林妃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張若塵身上,水中水壺滑落,掉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孃親,塵兒回來了。”張若塵眼神柔和,輕聲呼喚道。

    林妃顯得很激動,一把將張若塵抱住,“塵兒,你回來了,爲娘不是在做夢吧?”

    這些年,她一直都很思念張若塵,經常做夢夢到張若塵回來,她真怕現在也是在做夢,夢醒之後,張若塵便又會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能夠清晰感受到林妃對他的疼愛和思念,不由緊緊的將林妃抱住,道:“孃親,你不是在做夢,真的是你的塵兒回來了,孩兒不孝,讓孃親您擔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,我們一家人終於又能夠團聚在一起。”林妃激動不已,眼中不禁有淚水流淌而出。

    張少初走過來安慰道:“林妃娘娘,九弟回來,應該高興,您怎麼還哭了啊?”

    林妃連忙伸手抹去淚水,道:“對,高興,我就是因爲太高興,來,都到裡面去坐,孔宣,快去沏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孔宣笑着應道。

    進入到屋內,直到坐下,林妃始終拉着張若塵的手,哪怕這真的是一個夢,她也想多與張若塵待一會兒。

    “塵兒,這次回來,不會馬上就走吧?”林妃滿眼希冀的看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神柔和,微微一笑,道:“孃親,您放心,這次我會多留一些時間,好好陪陪您。”

    聞言,林妃頓時放下心來,“那就好,那就好啊。”

    不多時,孔宣端着一隻青銅托盤走了過來,托盤中裝着一壺茶和三隻茶杯。

    將托盤放在桌上,孔宣提起茶壺,往三隻茶杯中倒上茶水,分別放到林妃、張若塵和張少初面前。

    “孔宣,這些年辛苦你了!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孔宣連忙搖頭,道:“不辛苦,這都是奴婢應該做的。”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將她從天月樓買出,還傳授她《孔雀聖典》,這份恩情,她一直銘記於心,甘願爲奴爲俾,報答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翻手,張若塵取出一件七彩聖衣,遞予孔宣,道:“這是給你的,以後還得需要你替我好好照顧孃親。”

    “這太貴重了,奴婢不能要。”孔宣推辭道。

    林妃伸手接過七彩聖衣,一把塞入孔宣手中,道:“塵兒給你,你就拿着。”

    見狀,孔宣沒法再繼續推辭,只得將七彩聖衣收下,道:“謝主人恩賜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微笑點頭,他是一個恩怨分明之人,孔宣雖說是婢女,但他卻從未將她視爲奴僕。孔宣對林妃的好,他都看在眼中,自然要有所表示。

    分開太久,張若塵與林妃之間,有着太多的話要說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天色已經是暗了下來。

    正說着話,木靈希、張羽熙、酒瘋子和古松子進入到小院中。

    只見木靈希一揮手,一張大圓桌便出現在院中,桌上擺滿酒菜,看上去極爲豐盛。

    “酒菜都準備好了,大家都快來坐下吧。”木靈希笑着招呼道。

    很快,所有人都落座下來,就連孔宣也不例外,當然這是張若塵強行要求的結果。

    除夕時,張若塵未能趕回來,現在算是補一個團圓飯。

    這些年來,張若塵的神經一直緊繃着,已經好久沒像這般放鬆過,現在他是什麼都不去想,只想好好與親人朋友團聚,吃飯聊天,就像普通人家一般。

    說實話,他是真的很想就這樣簡簡單單過一生,可惜,他不能,人生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事情,並不是他想放下,就能夠放得下。

    來到鳳凰湖,與木家人相見,乃是不可避免的事情。

    當年張若塵率衆攻上無頂山,強勢搶親,讓木家錯失與梧桐秋雨結親的機會,且因此顏面大損。

    所以木家人大多對張若塵沒有好感,一個個看到張若塵,都沒有什麼好臉色。

    尤其木家這些年回到祖地,整體實力大漲,變得傲氣十足,更加不將張若塵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當然,主要也是因爲他們一直呆在鳳凰湖這片覺醒聖土內,對外界發生的事情,幾乎沒怎麼去過問,不知崑崙界已經變成什麼模樣,也不知道張若塵在崑崙界都做了哪些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這裡是我木家祖地,並不歡迎你,你要是識趣,就趕緊離開。”雲崢冷着臉道。

    作爲木靈希的父親,他當初是最渴望木靈希能夠嫁給梧桐秋雨,攀升高枝,一旦秋雨成長爲崑崙界的天地靈根,那他無疑是能夠得到巨大好處。

    可偏偏張若塵毀掉了這一切,讓他希望破滅,淪爲笑柄,他的心中對張若塵是一直充滿惱怒之意。

    “別以爲你做了月神的神使,就有多麼了不起,我們不吃這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我們歡迎廣寒界的諸聖,但唯獨不歡迎你。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的叛徒,居然還有臉回崑崙界。”

    “他或許以爲,沒有他,崑崙界便無法渡過難關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笑,如今天庭界下屬各大世界紛紛派遣強者進入崑崙界,與地獄界對抗,他又算得了什麼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衆木家族人紛紛開口,肆意貶低張若塵,想將張若塵從鳳凰湖驅逐出去。

    事實上,如果不是因爲有木靈希在,他們已經是直接動手了,哪會與張若塵說這麼多?

    在他們看來,張若塵即便實力不弱,但也強不到哪兒去,他們木家完全能夠鎮壓得住。

    尤其是現在他們木家輩分最高的一位老祖宗就坐在大廳內,他們便更加有恃無恐。

    木家這位老祖宗,在崑崙界復甦以前,便已經是聖王境強者。

    崑崙界復甦後,其修爲更是突飛猛進,已經達到九步聖王規則大天地之境,完全有望凝聚出道域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走吧,別自找難堪。”木家聖主木擎天沉聲道。

    他曾在張若塵手中吃過虧,對張若塵最是沒有好感。

    木家如今有着三位聖王境強者,他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另外兩位,自然就是木家老祖宗木星河以及木靈希。

    而隨着時間推移,木家必將誕生出更多聖王來。

    見木家如此多人都針對張若塵,木靈希的臉色當即沉了下來,變得十分難看,早知如此,她就不該帶張若塵來見木家人。

    她現在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任人擺佈的魔教小聖女,她的事情,無須任何人來插手。

    “夠了,誰敢再出言不遜,休怪我對他不客氣。”木靈希冷喝道。

    雲崢當即一拍扶手,站起身來,呵斥道:“放肆,你眼中還有我這個父親嗎?”

    有着一頭鶴髮的木星河端坐在主位之上,眼眉低垂,散發出強大的威嚴。

    “靈希,別忘記你也是木家弟子,爲了一個外人,而威脅自己的族人,未免太不像話了。”木星河語氣低沉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並未退縮,當即便想開口反駁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一步,伸手攔住木靈希,朗聲道:“靈希乃是我的道侶,我來此見她,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胡說八道,此事我絕不同意。”雲崢當即大怒道。

    木星河站起身來,身上散發出極爲可怕的氣勢,眼中綻放出凌厲光芒,直視張若塵,似一頭猛獸,盯上了獵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木家天女,豈是你隨意就能佔有,你以爲你配得上靈希嗎?”

    木星河此刻極爲霸道,想要以勢壓人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張若塵不過是一個小輩,即便天資不凡,可如此短時間,又能成長到何種地步?

    而他已經是九步聖王規則大天地,距離凝聚道域,也已經不遠,足以隨意碾壓張若塵。

    面對木星河的氣勢壓迫,張若塵顯得風輕雲淡,沒有受到絲毫影響。

    猛然之間,張若塵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,猶如一座沉寂萬載的巨型火山,突然爆發。

    “蹭,蹭,蹭。”

    木星河不由自主向後倒退幾步,眼中浮現出駭然之色。

    先前張若塵十分低調,完全收斂氣息,以至於讓他嚴重錯估了張若塵的修爲實力。

    “這種氣息……”

    大廳內,所有木家族人盡皆變了臉色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怎麼會這麼強?不可能的,他離開崑崙界時,修爲才僅僅達到玄黃境啊。“雲崢心中驚駭莫名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