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本來他們以爲自家老祖宗可以完全壓制住張若塵,卻沒想到張若塵竟會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咕~!”

    剛纔嘲諷羞辱張若塵的那些木家弟子,不禁都吞嚥起口水來,看向張若塵的目光,充滿恐懼。

    他們剛纔竟然出言辱罵一位絕頂聖王,簡直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前一步,目光注視木星河,淡淡道:“你應該很久沒有在外行走了吧,是不是覺得以你規則大天地的修爲,已經可以天下無敵?”

    “你才修煉多長時間,實力怎麼可能變得如此強?”木星河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之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輕笑一聲:“強嗎?其實我的修爲還不及你,遠未達到規則大天地的巔峯。”

    聞言,木星河臉色再度變化,不斷搖頭道:“不可能,你的氣息如此強,怎麼可能連規則大天地巔峯都未曾達到?就算是道域境強者,散發出的氣息,也無法與你相比。”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一道身影閃掠進入大廳中,一身的酒氣,正是酒瘋子。

    酒瘋子隨意找個位置坐下,像看白癡一樣看向木星河,嗤笑道:“木老頭,你還真是一隻坐井觀天的蛙。你可知道,張若塵回到崑崙界這段時間,經歷過數場震動天庭界與地獄界的大戰,死在他手中的道域境、接天境和臨道境強者,多不勝數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半個月前,張若塵以一己之力,攻破死族建立在北域仙機山的大營,滅掉二十萬死族大軍,連死族的神子、神女,都死掉好幾個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在一個多月前,張若塵在中域冥王劍冢,滅掉不死血族數十萬大軍,同樣擊殺掉數名不死血族神子。”

    “更早的時候,張若塵從陳家老祖宗手中接過薪火令,成爲東域王,擊敗陣法地師神崖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以你區區規則大天地的修爲實力,居然還想以勢壓人,你是想笑死我嗎?”

    酒瘋子話音未落,古松子亦是進入到大廳中,以鄙夷的目光掃過在場所有的木家人,哼聲道:“說張若塵配不上靈希丫頭?不要忘記,我們拜月神教,拜的乃是月神,而張若塵乃是月神的神使,地位何等尊崇?”

    “即便不說這個,張若塵還是崑崙界東域之王,如此身份,如何配不上靈希丫頭?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佩服你們,只知守着鳳凰湖,對外界發生的事情,不聞不問,以爲木家現在很強是嗎?天庭界和地獄界隨便出動一尊強者,都能輕易將木家滅掉。”

    聞言,木星河頓時啞口無言,心中已然是掀起驚濤駭浪。

    不止是他,其他木家族人,也都已經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。

    一人滅掉不死血族和死族數十萬大軍,這是何等輝煌而可怕的戰績?一般人根本是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還有陣法地師,他們雖然沒親眼見識過,但大概也能想象得到,那是無比強大的存在,大聖之下幾乎可以橫着走。

    可就是這般強大的存在,仍舊敗在張若塵手中。

    再聯想到酒瘋子所說的,不死血族和死族有着不少神子、神女,死在張若塵手中,他們已經是無法想象張若塵究竟有多強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去管木家人的反應,慢慢轉過身去,看向木靈希,笑道:“靈希,我爲你準備了兩件禮物,差點忘記送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麼禮物?”木靈希眼中浮現出希冀之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微微一笑,邁步走向大廳外。

    見狀,木靈希連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緊隨其後,大廳內的木家族人,也跟紛紛跟着走出大廳,他們也想看看張若塵究竟能拿出怎樣珍貴的禮物來。

    出得大廳,張若塵一揮手,兩件禮物便是呈現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第一件禮物,乃是一頭鳳凰,足有數十丈高,通體散發出瑰麗奪目的光華,其散發出的氣息極爲強大,不弱於道域境強者。

    而第二件禮物,則是一顆直徑達到百丈的石球,渾圓無比,懸浮於半空中,沉重無比,幾乎要將空間壓得坍塌下去。

    最爲重要的是,石球散發出極其恐怖的氣息,壓抑的氣機瀰漫,實力稍弱的木家族人,均是忍不住跪倒在地,猶如在面對一位高高在上的神靈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有一頭鳳凰?崑崙界還有鳳凰存在嗎?”

    “那顆石球是怎麼回事?爲何會這般可怕?”

    “我受不了了,感覺聖魂都快要破碎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木家族人盡皆驚駭無比,一些人並未跪倒在地,卻也是在苦苦支撐着。

    “十萬年古聖藥,而且是獸形的,好凶戾的氣息,一旦解開封禁,只怕連老夫都會被它輕易撕成碎片。”木星河大口喘息着,眼中浮現濃濃的驚懼之色。

    連張若塵拿出的一株十萬年古聖藥,都比他強大許多,這着實是很打擊人。

    鳳凰湖剛覺醒時,雖然也誕生出了幾株十萬年古聖藥,但卻都沒有什麼攻擊力,與張若塵拿出的這株獸形古聖藥,可謂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煉化這株獸形古聖藥,效果必定要比一般的十萬年古聖藥強很多。

    若是交給他煉化,或許就有望將道域凝聚出來。

    這株鳳凰形態的十萬年古聖藥,乃是張若塵在洛水中的戰神星所得,與那頭被釘死的星空巨鱷有關,來歷可謂極大。

    正因爲其形似鳳凰,張若塵才特意將之留着送給木靈希。

    以他想來,覺醒了冰凰血脈的木靈希,煉化這株古聖藥,必定能得到極大好處。

    “這是一顆神座星球嗎?好傢伙,你居然連這種寶貝都能弄到。”酒瘋子極爲驚訝道。

    “什麼?神座星球。”

    在場所有人臉色均是鉅變,就連木靈希也不例外,沒想到這顆不是很起眼的石球,竟會是傳說中的身着星球。

    眼前這顆神座星球,乃是張若塵從亡虛手中奪來,神座星球內原本有着一縷淡淡的神之星魂,不過他已經請月神出手,將之煉化,如今是誰都能夠掌控。

    任誰都很清楚神座星球的珍貴,這是生靈脩煉成神後,顯化在宇宙星河中的星辰,可映照天地,而一旦神隕落,神座星球就是黯淡下去,很難在茫茫宇宙中找尋到。

    wωω⊕ttκan⊕¢ ○

    可以說,張若塵取出的這兩件寶物,均是稀世奇珍,世所罕見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手輕捋木靈希額前散亂的青絲,面露和煦笑容,道:“靈希,將它們收起來吧,我知道你什麼都不缺,但這是我對你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聞言,木靈希不由輕輕點頭,踮起腳尖,在張若塵臉頰上快速親了一下,臉上滿是幸福甜蜜的笑容。

    一揮手,木靈希將獸形古聖藥和神座星球一併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其實,她並不在乎禮物是否珍貴,只要是張若塵送的,她都會很喜歡。

    沒有了獸形古聖藥和神座星球的壓迫,一衆木家族人盡皆長舒一口氣,那些跪倒在地之人,得以重新站立起來。

    而沒跪倒之人,也是滿頭大汗,身上衣服,早已是被汗水浸溼,猶如剛從水裏出來一般。

    “靈希,帶我去見見廣寒界諸聖。”張若塵拉起木靈希的玉手,輕聲道。

    木靈希盈盈一笑,道:“走吧,相信步極他們,見到你都會很高興。”

    當即,二人沒有停留,徑直離開木家這座大莊園。

    酒瘋子和古松子看了木星河等人一眼,均是搖了搖頭,快步跟上張若塵和木靈希。

    此刻,雲崢早已是懵掉,他本想好好給張若塵一個下馬威,沒想到最後竟會是這樣一個結果。

    這不禁讓他想起數年前,明知無頂山是龍潭虎穴,可張若塵還是義無反顧趕來,強勢登上無頂山,那種自信,令神教無數教徒歎服。

    最後若非女皇成神歸來,只怕梧桐秋雨當時就會被張若塵活祭,而神教更是不知會出現多大的傷亡。

    時隔數年,張若塵仍舊是那般強勢,哪怕他們木家老祖宗歸來,也依然只能仰視張若塵。

    一時間,雲崢心中不禁有些苦澀,像他這般三番四次去挑釁張若塵,又是何苦來哉?

    如果他不是木靈希的父親,只怕張若塵早就想碾死一隻螞蟻般,將他碾殺。

    “我要離開一段時間,你們好好經營木家,切不可再去招惹張若塵。”木星河仰望天穹,有些悵然道。

    “老祖宗要去何處?”

    木擎天連忙問道。

    木星河道:“我要去看看如今的崑崙界,究竟已經變成什麼模樣,風醉生說得對,我就是一隻井底之蛙,不去外界看看,或許我永遠都不可能凝聚出道域來。”

    不待其他人說什麼,木星河騰空而起,化作一道流光,眨眼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而眼見老祖宗離開,在場許多木家人,不禁面面相覷,他們這次可真是徹底把臉丟盡,以後遇到張若塵,恐怕都得繞道走。

    “不用擔心,只要張若塵喜歡靈希,就不會與我們木家爲難,只是今後,我們卻是再也不能去招惹他。”木擎天十分嚴肅道。

    哪怕張若塵脾氣再好,真要將其惹惱,只怕任誰都不會有好果子吃。
最近更新小說